《三角洲特种部队》的八一军徽与“反华”风波始末

CaesarZX 大事件 2017-05-18
  • 2

18年前,中国正版游戏行业发生了一件“震惊全国”的大事。

1999年6月5日,北京的一位叫赵海涛的青年男性玩家向国内某IT媒体举报,称美国电脑游戏《三角洲特种部队》中存在“严重反华”内容。这一事件在举国亢奋的环境中发酵,结局该游戏的正版被迫从全国各地货架撤下,从此销声匿迹。

这件事要从电子艺界这家公司说起。

1996年,除了上海育碧、台湾智冠的等少数几家外,中国大陆成规模的电脑游戏发行公司寥寥无几。于是电子艺界(EA)成为最早进入中国大陆的外资游戏公司之一,先后在北京上海等地设立了办事处。

我做的矢量中文logo

当年国内游戏产业尚无审查机制,国外游戏公司可以通过国内出版公司直接在中国大陆发行产品。在中国家用电脑逐渐开始进入家庭的90年代中后期,这对国内游戏文化产业的发展是一个比较良好的开始。大量优秀国外游戏先后被代理或引进,尽管价格是当时中国玩家难以翻越的壁垒,但从宏观上看,依然能感受到正在苏醒的市场潜力。

然而,这种潜力在大陆几乎没能浮出水面。从1996到1998年的三年间,电子艺界在中国大陆持续亏损,几乎没有出现过一款成功的游戏。注意,这里所谓的“成功”,以办事处内部的标准,是指全国出货超过3000-5000套而已,而这一数字距离盈利还非常遥远。

1998年下半年,电子艺界北京办事处出现了一系列人事变动,办事处包括首席代表在内的多名负责人和员工被总部撤换。新上任的负责人加快了脚步,对公司的市场策略做出了一系列调整。其中之一就是加速游戏的引进,毕竟本来就是自家游戏,可以省去不少繁琐流程。

1998年10月,《三角洲特种部队》在欧美上市,在全球范围内引起了如潮好评。这款游戏在欧美是由开发商Novalogic自家发行的,但EA拿下了亚洲地区的发行权。电子艺界办事处接到这个差事自然如获至宝,“只”用了3个月就完成了引进和生产,于1999年2月在国内开始销售,售价149元。

1996-1998年期间电子艺界的大陆正版游戏包装,在当年国内的正版游戏包装领域属于良上水平。98年底办事处动荡之后,包装发生了变化,外盒质量有所提升,但CD盒不再像以采用进口材料,质量有所下降。

不过,1999年的这套《三角洲特种部队》,封面本身设计精湛华丽,通体红色,视觉上的冲击力和细节都无懈可击,因此新的瑕疵从视觉上并不影响这套游戏的整体美观度。

然而,他们的这个项目实在是生不逢时。

1999年3月24日,北约开始对南斯拉夫联盟共和国发动空袭。袭击开始45天后的5月7日夜,5颗JDAM炸弹击中了中国驻该国大使馆,导致了3名中国记者死亡、1名使馆工作人员重伤的悲剧性事故。

从这一天起,中美关系急转直下,进入了朝鲜战争以来前所未有的低谷期。在如此严酷的政治气氛中,任何一次不谨慎的举动就可能引起舆论哗然乃至全民激愤。可这样的事居然还真发生了。

现在回到那次举报事件。就在中国驻南使馆被炸1个月后的6月5日,那位北京玩家声称,在他玩《三角洲特种部队》时,在某战役某关卡中发现了一架带有中国空军“八·一”军徽的法国产“小羚羊”侦察直升机,和三角洲的其他多数任务一样,玩家此关的任务就是消灭所有敌人并安全撤离,这个“所有敌人”自然包括这架直升机。

图为中国陆军航空兵装备的“小羚羊”

我1998年底在自己家的奔腾100里通关了《三角洲特种部队》,但当时我并未注意这方面的细节。为了弥补这个缺失,也为了完成这篇文章,我特意重温一次。现在我们来回顾一下这个任务的详细情况:

根据当年那位玩家的举报,被击落的“小羚羊”出现在行动代号为Condor(秃鹫)的关卡任务中,场景是乌兹别克斯坦中部某地区。

游戏任务目标是消灭所有敌人并占领敌方机场。在任务简报中,你会看到“敌方基地至少有一架‘小羚羊’轻型攻击直升机”的警告。

在任务中,当你顺利杀到目标基地附近时,你会接到无线电通知说“直升机起飞了”。不久后,你就会看到那架传说中的“小羚羊”从山头远远地冒出,呼哧呼哧朝你径直扑来。然而,一旦让它靠近,你就基本上没好果子吃了,于是你得在它靠近你前就把单发改为连发,如下所示把它给打下来。

然而,当你走近飞机残骸时会发现,焦黑的机身上只有全新生成的焦黑贴图,看不到任何爆炸前的贴图,更何况什么徽记了。

调查到这里线索断了,此时的我非常佩服那位北京玩家,他能用某种巧妙的办法接近这架直升机,仔细观察它完好机身上的军徽,同时还不被击毙。

因此我必须另辟蹊径。运气不错的是,我在游戏的另一个战役:新地岛战役的“Birds of Prey”(猛禽)任务中经过一番恶战,又见到了这架直升机。

这一次它是停靠在机库中的,我总算得以好好地绕它走了几圈,得到了我想要的东西——这的的确确是一架“小羚羊”。

而且机身上的徽记,真的是……非常似曾相识。

面对这样的结果,让我们回顾一下当时的国内各机构的反应。

热心玩家6月5日的举报得到了极其迅速的响应:次日,国家新闻出版署就宣布介入调查,已通知“相关的责任单位”(电子艺界)上交一份说明报告,并将组织技术人员对该游戏界面与图像进行审查,得出结论后将作出相应的措施,并向社会公布结果。

北京市公安局有关人士也在媒体上表示,这种游戏违反了国家有关电脑安全规定,若证明是故意行为将按刑法处置。6月9日,北京某报刊文《美国反华游戏再次升级》。紧接着,当时的北京电视台《第七日》栏目也对本事件做了负面报导和评论。

一周后的5月12日,包括连邦软件、上海茂立、赛乐氏、8848网上超市等等当时全国最大的一批软件连锁销售组织和渠道同时“主动”宣布,将电子艺界正版游戏产品《三角洲特种部队》下架。他们是在从媒介获悉该游戏涉嫌有反华内容后主动做出这一决定的,希望以此响应全国性的“抵制热潮”。到13日,全国已经有超过600家软件专卖店将停止销售这款游戏,并做下架和就地封存处理。

上述几家软件销售组织和渠道的代表如此表态道:

电脑游戏中出现反华内容是绝对不能容许的。一旦发现,我们将不惜经济损失全面抵制。同时他们表示,向中国市场推销这种产品的厂商应当对恶劣的影响和由此造成的全部国内厂商的经济损失负责。

事件发生后,入华3年从未遭遇过公关危机的电子艺界办事处讳莫如深,对外发言极为谨慎。在与媒体记者的接触中,刚刚上任不久的新负责人孙敬伟对于《三角洲特种部队》的“反华”指责不予承认。他解释道:

……尽管游戏直升机机身上的标志与中国空军的军徽很貌似,但是红色五角星中间并无明显的‘八·一’字样,只是一个黄色色块,所以不能就此认为那就是中国空军的军徽。而且各国战机都较相似,我们游戏中的战机标志与某些标志相似也是可能的。

而对于红色五角星中的黄色色块究竟是什么图案,孙敬伟表示:“一时无法解释。”

我们回过头看一下那个截图里的徽记,和实际的中国空军军徽做做对比,真的很像呢!

6月21日,《中国国防报》又刊出《美国将“导弹”装进游戏软件“特种部队”对我发动文化战争》一文,直接抨击“美国通过电脑游戏将这些霸权主义的文化产品悄悄向中国渗透,妄图以此摧毁用导弹打不垮的目标。”

如果你点开大图,还可以注意到,文中也提到了1996年的策略游戏《文明2》——美帝用《文明2》妄图“彻底消灭”中华文明。顺便提一下,1997年的《帝国时代》也因包含大量烧杀掳掠我中华民族的“反华”内容而遭遇不测。

然而戏剧性的是,就在同一天,新闻出版署音像和电子出版管理司对《三角洲特种部队》的调查结果通过各大网络媒体公布了。专家审定会认为:从技术上分析,游戏中的标志不能认定为中国空军机徽。通过局部放大图可以看出,五角星中没有“八·一”字样;红色五角星两边的两条横杠的位置与我国空军军用飞机标志的位置不完全相同。

这看起来是非常令人欣慰的结局,可以想象电子艺界当时松了一口气的样子。

然而,这件事最后还是不了了之了:《三角洲特种部队》再也没有通过销售渠道重新上架。由于相关政府部门没有下发允许重新上架的通知文件,没有国内哪家软件店敢“私自”上架惹事儿。就这样,正版《三角洲特种部队》在大陆上市了不到4个月后,彻底从这个国家消失了。事件性质之严重,不亚于后来的《命令与征服:将军》。只不过,后者根本没有在中国发行过正版,哪怕在国内遇到了极其严格的禁令(在很长时间成为了一款不可说的游戏),但若要说“正式损失”,依然在一定程度上比《三角洲特种部队》幸运。

2000年前后,游戏在中国还是一个不太能创造经济价值的产业,受到的争议已到达了一个顶峰。前有光荣四君子事件挑起的全国性民族事件,后有光明日报的《电脑游戏:瞄准孩子的“电子海洛因”——由一位母亲控诉引出的暗访》,中国单机游戏市场在那几年接连遭到重创。其中《三角洲特种部队》的“反华”风波在喧嚣一时后,鲜有人提及,它的盗版传播丝毫不受影响,依然流行于中国的大街小巷,与4个月寿命的正版遥相辉映。

最后,即便当时政府部门没有明确指示,依然会有公司积极响应“市场需求”,比如这家公司和这个游戏:

【完】


展开全文

1 条评论

返回顶部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