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常和暴雪、育碧一起出现的“维旺迪”,到底有什么来头

夜语 游戏史 2017-06-06
  • 1
“那一天,游戏大厂们终于想起被巨头维旺迪支配的恐惧。”

维旺迪(Vivendi)这个名字,可能关注过游戏新闻的朋友都有些耳熟。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它经常会出现在暴雪有关的新闻里。不仅暴雪,在雪乐山、动视、育碧、Gameloft等知名游戏公司的旁边,都曾有过维旺迪的影子。

最近,有关维旺迪将收购育碧的小道消息又甚嚣尘上。当前维旺迪已持有超过25%的育碧股份,按照法国的法律,如果持股达30%,就必须提出收购要约。

维旺迪对待游戏公司的方式相当粗暴直接:收购、合并、重组、裁员、卖出……工作室在经过这一系列的组合拳之后,往往元气大伤,甚至一蹶不振。

暴雪、雪乐山和动视已经领教过维旺迪的可怕,育碧会不会重蹈覆辙?难道我们连土豆服务器都要用不上了吗?

维旺迪的发迹之路

维旺迪究竟是何方神圣?为何其有着翻云覆雨的巨大能量?

简单来说,维旺迪和迪士尼、时代华纳等娱乐大佬同处全球八大巨型媒体跨国集团之列,业务范围包括音乐、电视、电影、出版、电信、互联网和游戏等。除了游戏之外,它旗下的环球音乐是全球最大唱片公司,拥有超过25%的全球音乐市场份额。

这家有着一百多年历史的巨头,自身很有传奇色彩。1853年,法兰西第二帝国的皇帝拿破仑三世,亲自签署法令成立了“通用水务公司”,也就是维旺迪的前身。目的是恢复自二月革命动乱之后,一直处在半瘫痪的城市水务职能。通用水务公司的首笔业务,落足于法国第三大城:里昂。

拿破仑三世成立通用水务公司的皇帝法令

这位法国历史上的末代皇帝恐怕没有想到,仅仅为了恢复城市功能作出的一个决定,却让欧洲诞生了一个水务巨头。到19世纪末,通用水务公司除了为法国主要城市提供水务服务外,业务还扩散到了像威尼斯、伊斯坦布尔、波尔图这些外国城市。

就这样勤恳耕耘主业100多年后,1976年,通用水务公司迎来了自己历史上的传奇掌门人:担任公司CEO长达20年的盖伊·德乔尼(Guy Dejouany)。

盖伊·德乔尼,1920—2011

德乔尼最大的贡献是实现了通用水务公司的战略转型。而他当年使用的主要手法,至今仍影响着维旺迪——那正是他们最为世人所知也最为“臭名昭著”的手法:收购。

在德乔尼的手腕下,1980年起通用水务公司开始用收购手段扩大业务门类,一开始还是和水务环境相关的,比如废物处理、污水灌溉之类的,之后逐渐扩散到能源、物流、建造等大门类上。基本上是哪些行业火,或者哪些行业有政策利好,就买哪些行业的公司。而他们最早在第三产业的进军,是1983年帮助建立了法国第一家收费电视台Canal+。

后来1996年德乔尼卸任,他的继任者梅西埃加大了在电信和媒体行业进军的力度。到这会儿公司旗下的业务门类已经五花八门,“水务”这两个字作为公司名,已经不再适合了

1998年,通用水务公司更名为我们熟悉的“维旺迪”。

这一年,也是他们进入游戏玩家视野的一年——暴雪和雪乐山都归到了他的麾下。


北方暴雪和雪乐山之死

在说这两个公司之前,我们先简单列一下他们是怎么跟维旺迪扯上关系的。

  • 1994年,暴雪被经销商Davidson & Associates收购
  • 1996年,雪乐山和Davidson & Associates被CUC International收购
  • 1998年,雪乐山和Davidson & Associates被卖给了哈瓦斯通讯社
  • 同年,哈瓦斯通讯社被维旺迪收购 

然后暴雪和雪乐山就都成了维旺迪的小弟。

2003年,因与维旺迪意见不合,北方暴雪四位创始人集体离职,引发业界轩然大波。这四位创始人也是“暗黑破坏神”系列游戏的核心主创,因此也被称作“暗黑四巨头”。

这一年,共有30名员工离开了北方暴雪。人员的大规模出走让北方暴雪元气大伤,在2005年,暴雪公司宣布北方暴雪关闭,而北方暴雪当时正在进行的项目《暗黑破坏神3》也被延期。

雪乐山在这里也过得不太好,到维旺迪之后的第二年,旗下所有开发工作室就都被维旺迪关闭了,雪乐山成为了一家纯游戏发行商,并发行了《家园》、《半条命》《霹雳小组》以及暴雪《暗黑破坏神:地狱火》等经典游戏。

2000年,维旺迪收购了好莱坞八大电影公司之一的环球影业,成立维旺迪环球,雪乐山和暴雪被并入这个新的集团公司。

2004年,维旺迪环球重组为维旺迪游戏,80%业务被卖给通用电气。暴雪被并入维旺迪游戏,雪乐山的业务部门则被解散——这家有20多年历史的游戏公司被维旺迪弄得名存实亡。

暴雪的日子要好一些,因为2007年维旺迪游戏和动视合并成的动视暴雪,在2013年通过回购股票,基本摆脱了维旺迪的控制。

育碧自救之路

在看到动视暴雪的营收蒸蒸日上后,维旺迪高层希望找到另外一家游戏发行巨头来弥补当年退出动视暴雪的错误。考虑到育碧是欧洲最大的游戏厂商之一,且同为法国企业,无疑就成为了维旺迪的最佳目标。

2016年,维旺迪欲恶意收购育碧,消息传出,行业哗然,舆论纷纷抵制。虽然最后没能成功,却获得了育碧旗下的手游公司Gameloft的几乎全部股份。收购完成之后,原Gameloft董事会成员已经集体辞职,相当于公司彻底落入他人之手。

为获取市场和投资人欢心,维旺迪有可能把Gameloft变成下一个雪乐山:将其重组、裁员、合并,并在榨干价值后出售。

在失去Gameloft之后,育碧于2016年9月收购了曾风靡全球的《2048》的发行商Ketchapp,并在法国投资银行Bpifrance的帮助下,用1.22亿欧元回购了400万股约3.2%的公司股票,从而保住了董事会免受维旺迪染指。

育碧CEO Yves Guillemot也多次公开反对维旺迪对育碧的收购。Guillemot称,维旺迪根本不懂游戏,如果维旺迪收购育碧,将破坏公司创作游戏的根基。

纵观维旺迪之前的所作所为,Guillemot的担忧并非没有道理,但他的底气却没有那么足:在2017年2月育碧公布的2016-2017第三财季财报中,营收已出现同比下降。面对财大气粗的维旺迪,Guillemot需要花费更大的力气,来让股东对育碧保持信心,否则,育碧恐怕会和Gameloft一样,难逃被恶意收购的命运。


展开全文

1 条评论

返回顶部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