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与偷心:这些优秀的游戏与电影有哪些共通之处?

偶然轻狂 文化 2017-07-10
除了怪盗团,还有人也在做着“盗梦”与“偷心”的勾当。

你爱的人并不爱你,一个人的时候你总会想,明天她会不会突然回心转意呢?

黑心老板每天都在压榨你全部的精力,在不堪重负之下你是不是会想,要是他明天突然变的和蔼起来该多好?

正义终将战胜邪恶是永恒的真理,可是现实世界并没有那么多睡一觉就转恶为善的故事。但是在游戏和电影中,这样的故事并不鲜见。这就是“偷心”的故事。

作为目前PS4平台上非常优秀的日系RPG游戏之一,《女神异闻录5》(下简称P5)除了保持系列的一贯特色玩法之外,更吸引人的是游戏的剧情设定,即一群有着让坏人悔改能力的怪盗:他们可以“偷心”。

游戏中,玩家随着剧本发展需要潜入“坏人”的潜意识之中,通过偷走象征着欲望的“秘宝”,便会令他们心生悔改,从而达到怪盗团“惩恶扬善”的目的。这让P5看起来不简简单单的像一部供人娱乐的小品,而更像是一部经典的批判现实主义作品——不仅剧中的各种案件在日本的社会新闻中都可以找到来源,更重要的是这种能力使很多玩家产生共鸣,渴望着自己化身成“怪盗”,拥有这种特殊的能力,以发泄他们对于现实种种挫折和不满。

“偷心”这种行为,并不是《女神异闻录5》的首创,也就是说,不只是这群中二少年,还有一些人有着同样的能力。想必看过《盗梦空间》的人在初上手P5的时候,一定会觉得似曾相识。


《盗梦空间》和《女神异闻录5》

盗梦空间是导演诺兰拍摄于2010年的电影,片中小李子身为造梦师,通过进入别人的梦境,从他们的潜意识中盗取秘密,或是植入一个观点以达到改变一个人的目的。

在设定上,两部作品对梦境的描述如出一辙。如真实场景一般,梦境中所有的景物和人都是靠想象力而形成的。两者都是潜入到对手的“潜意识”之中,一个是殿堂,另一个则是梦境。只不过一个为了“偷盗”,一个则为了“植入”。

对于“偷心”的方式,两部作品都需要让对手意识到自己的秘密(秘宝)会有被窃取的危险,从而将无形之物在梦境(殿堂)中实体化才能完成。在《盗梦空间》电影开始不久,小李子当面对入侵对象斋藤先生发出警告,公开了自己是盗梦者的身份并且说明自己可以盗取一切,迫使对方进入警戒状态,从而找到藏机密文件的保险箱的真正地方。 

盗梦空间》中小李子一上来就暗示斋藤的商业机密有被窃取的危险

P5之中需要在现实中向对方寄出预告信,让他明白秘宝有被窃取的风险,进而使殿堂(即潜意识)中的秘宝具现化为特定的实物,这样才能完成顺利的偷出来,否则欲望仍旧只是虚拟的一种情感。

侵入者收到预告信,预示着第二天将强制进行最后“偷取”秘宝的行动

相较于《盗梦空间》,P5的“偷”显然更加直接,并不需要筑梦师去构造梦境——游戏里的殿堂一早就存在,你只要找到正确的名称即可;入侵方式也非常粗暴,没有药剂师没有图腾——只需要一个手机APP,手机地图为您导航。 

在《盗梦空间》中需要遵循构造梦境-催眠入侵梦境-唤醒的严格过程

P5里面,进入梦境只需要一个奇怪的异世界APP,和正确的目的地即可

盗梦空间这个名字来命名P5似乎同样合适,电影原名inception,本意为开端,开始。字面意思看起来跟植入观念的剧情没太大联系,却因为传神的意译成为经典。而盗,梦,和空间这三个词,分开来看可能更加适合P5。


 潜入梦境的女医生——《红辣椒》

如果说盗,梦,空间这三个词可以完美概括P5剧情的话,另一部动漫作品则描绘了一个同样的更加相似故事:这就是已故日本动画家今敏在2006年推出的动画《红辣椒》。

动画《红辣椒》海报

《红辣椒》取材于小说家筒井康隆的封笔之作《梦侦探》。某医学研究中心的美女医师千叶敦子和天才科学家时田浩作一起发明了一种能监测患者梦境的仪器“DC MINI”,这种划时代的仪器可以通过进入患者的梦境,从而对其进行治疗。

某日该仪器突然被盗,参与到研究中的工作人员一个接一个的陷入到混乱的梦境之中。敦子借助自己在梦境之中的另一个形象——梦侦探红辣椒,进入这些混乱的梦境之中,试图磨平凶犯的心里创伤,并一步一步揭开真凶的面目,上演了一出真实与现实互相融合的梦幻剧。

 敦子和梦境中的自己“红辣椒”,与主角和梦境中的怪盗装束设定非常相近

在电影《红辣椒》中,同样构筑了一个可以“共享”并且能够进入的梦境,这个梦境和P5之中的殿堂设定非常相像,所有具象都是潜意识之中欲望的集合,每一个人都有自己心中不尽相同的黑暗一面。

无法面对真实的自己,梦中则在流质的长廊中奔跑,无法脱身。

 缺乏社会认同的患者,梦境是一个由婴儿形象的玩偶构成的游乐场。

两部作品也都曾使用沙漠场景来表现梦境宿主的孤独和无助。

动画中的幕后黑手想要疯狂占有和控制,最后迎来自己的毁灭,他的助手则因为渴望认同而甘愿成为他的工具,这与P5中反派的设定如出一辙,甚至是最终boss战都跟非常相似。在动画中,我们可以找到非常多二者相似的设定。

蓝色的蝴蝶在《红辣椒》中表示梦境中的指引:

在P5中,同样有蓝色蝴蝶代表天鹅绒房间对主角更生的指引,这一形象也是整个女神异闻录系列天鹅绒房间的代表:

像不像P5里的天鹅绒房间?


谁更像是一场真正的梦? 

看过《红辣椒》的人,免不了和《盗梦空间》进行比较。好莱坞商业片历来十分尊重观众,即使是烧脑片,导演也会在片中留下诸多线索给观众思考,《盗梦空间》如此,诸如《穆赫兰道》,《源代码》等等也如此。

再真实的梦境之中也会有格格不入的东西来告诉你,这是梦,这不是现实。跌入浴缸,带来的是阁楼突然被大水淹没;下暴雨的街道,突然冲出一辆火车等等。这也是影片结尾最后人们对于作为图腾的陀螺讨论的原因。

大水冲破梦境

梦境中的闹市区出现一辆火车

但在《红辣椒》中,梦境的表现则显得肆无忌惮,更像一场艺术展。红辣椒在梦境中不停的变身穿梭,连入梦的扮相都变成了能七十二变的孙悟空。动画中并没有采用传统蒙太奇的手法,而只是靠主人公身处不同的环境来完成形象的切换,从一幅画到另一幅画就完成了一次变身。丝毫没有从现实到梦境的穿越感,整个过程一气呵成。

红辣椒在梦境中以孙悟空的造型出场,暗示着数不尽的变化

对于梦境中混乱的人群来说,欲望通过极其抽象的姿态,表现了近乎癫狂的狂欢,毫无关联的东西统统出现在一个画面中带来很大的违和感,一个人可以同时拥有N种矛盾的对立人格。越脱离实际,才是越真实的梦境,对于扭曲的欲望来讲,这可能是最恰当的表现。

通过多重玻璃表示梦境中的分裂人格

讽刺日本社会乱象:上班族集体跳楼自杀

梦境中的女学生援交现象和偷窥女生的变态

动画《红辣椒》的导演今敏,则可以说是英年早逝的代表。作为可以和宫崎骏,押井守,大友克洋共同代表日本动画被世界认可的代表导演之一,留下的长篇动画作品不过五部半而已,包括《红辣椒》,《未麻的部屋》在内,都留下了深刻的个人烙印:梦境,割裂的多重人格,色彩和空间。尤其是他的作品中对于人的私欲的探究都非常发人深省,直刺人们内心中最脆弱和黑暗的角落。

至于《红辣椒》里的经典配乐则出自平泽进之手,两人也是可以媲美“宫崎骏+久石让”的黄金拍档,也成为了今敏作品的一个标志。

今敏的另一部著名的作品《未麻的部屋》

我们无从考证桥野桂在创作P5的剧本之时,是否借鉴了《红辣椒》或者《盗梦空间》其中的元素,但是我们可以看到P5是在这两者的狂欢和冷静之中选择了一条折中的路线:每一个梦境(殿堂)都显得被主人的欲望塑造的天马星空,但是又严格的遵循着某种特殊的秩序。《红辣椒》中认为的梦境是无尽头的,P5中的梦境则是一座座狭隘的宫殿,唯有在有限的空间内,才能将控制欲和占有欲表现的最大化。

《红辣椒》中认为梦境是无限的空间,在梦中灵魂才能得到真正的自由和随心所欲

P5的重点并未放在这个梦境本身的塑造上,而是在于对“偷心”行为是否正义的拷问之中。正如P5最后一场审问时主角所说的,真正的正义在于“帮助弱者”“罪人理应受到惩罚”,因为大多数并不等同于为了大多数,后者才是“偷心”的真正含义。

这也让这部游戏最终还是落在了对现实的思考当中。在这三场别具一格的梦境结尾,主人公都从梦境中逃脱,最后回归于平静的现实之中。作为被现实逼的无处藏身的人,他们为了改变别人而去偷心,目的还是想回到一个更好的自己。

这恰恰证明了一个道理,虚实终有归——所谓“偷心”,表面上偷的是别人,其实被偷的反而是自己:自己最后也改变了自己。


展开全文

评论

返回顶部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