育碧顽皮狗任天堂,14位游戏开发者合力完成了这张速写图

馒头粉丝 趣闻 2017-07-20
  • 3
这是一张集合欧美日三地,10余名或来自著名游戏厂商,或来自独立工作室的游戏设计师们,抛开画工太低的羞耻,勇敢配合完成的速写。

Stephen Totilo是国外著名游戏媒体Kotaku网站的主编,除了做常规访谈外,最喜欢做的就是拉来游戏开发者们,一起搞点奇奇怪怪的事情。比如让他们挨个提问题给其他业界人士,来个访谈一条龙,或者轮流跟这主编下一把井字棋。

在今年的E3上,Totilo突发奇想,让来自世界各地的游戏开发者在他的采访笔记本上共同创作一幅画。于是他的成果,就是花了3天时间,找了14个游戏界著名开发人员,接力合作完成了一张速写。

接龙画速写的灵感,始于对育碧功勋设计师Michel Ancel的访谈。当时Ancel正在介绍《超越善恶2》的有关内容,访问即将结束时Totilo脑子里灵光一闪,邀请Ancel在自己的记事本上画个东西。 

Ancel欣然同意,他坐在椅子上,弓着腰,用1分钟画了1个月球和几颗星星。

为何要画一个月球?可能是因为《超越善恶2》是宇宙背景吧。 

既然是对育碧相关人员进行访谈,《刺客信条:起源》的首席设计师阿Ashraf Ismail也不能放过,游戏访谈结束之际,Totilo递过记事本,Ismail顺势在月球上面画了个漂浮的宇航员。

第二天,Totilo逮着了《这是我的战争》的制作工作室,11 Bit的设计师Jakub Stokalski,现在他正在领衔新作《寒霜朋克》的开发,游戏主要的概念就是冰霜环绕的世界里耸立的一座高塔。

所以Jakub非常应景地在月球上画了座塔。

到当前为止,大家还都以月球为中心作画。轮到《指环王:暗影战争》的首席设计师Bob Roberts的时候,队伍开始歪了。Bob一开始有点担心自己的画工拿不出手,扭扭捏捏不知道怎么办,憋了一阵终于画了个兽人头出来。

接下来画风就愈加奇特了,场地转到当地一个业者举办的酒会上,在大堂上就先后有三位先后献上了自己的画作。

首先是 “虚幻竞技场” “战争机器”系列制作人Cliff B,搞了好多年血肉横飞的突突游戏之后,Cliff B童心大开,先是在月球上补上第二座高塔,然后又给月球画上了眼睛,还在一旁加了颗小月球,整幅画的风格立刻走向呆萌路线。

紧接着2K的一位开发人员,在月球边上画了只太空猫,肚兜里还装了只老鼠。

这位开发人员随即把记事本交给旁边的剧作家Corey May,这位作家曾经是“刺客信条”系列的编剧,刚转投2K。鼓捣文字多年的作家,也在自己拙劣的画工跟前犹豫了,重压之下在角落里弄了个小人儿出来,果然水平与6岁儿童不相上下。

进入酒会现场,Totilo径直冲到另一个独立游戏开发者身前,请他献出自己的一份力量。这位开发者名叫Dan Tabar,来自瑞典,曾经花了11年时间做了款叫做《表层指挥》的游戏,年龄也从高中生成长为30岁,现在正在弄一个行星探险游戏。

独立游戏开发者一般都多才多艺,他就顺势在月球上画了个探险者追逐生物的场景出来。

至此,这幅速写呈现出两个方向:

对自己水平有自信的人,都照着最初的月球作画。没自信的人,就选角落或其他不影响月球的地方,哆哆嗦嗦的瞎画一通。

下一位是位前网站编辑,现VR游戏开发公司从业者Sam Kennedy,他在记事本上搞了个看起来好像挺惊讶,也有点困惑,姿势却很兴奋的小人出来,文字工作者都这么不擅长作画么?

酒会最后,Totilo找到了前迪士尼互动副总裁John Vignocchi,他曾经是“迪士尼无限”系列的背后推手。他在记事本上花了数分钟时间画了一个马里奥的脑袋出来。

伴随这个看着有点微妙的马里奥,他还分享了一个有关自己的小段子。据说他小时候看游戏杂志EGM,上面有介绍SFC的《超级马里奥世界》的文章,里面有张宫本茂大师画的马里奥设定草图,那张草图的样子从此就留在了他的脑海中,并随他长大成人。现在他努力的将脑海里的那张草图,重现了出来。

虽然在早期的EGM杂志上没找到那张草图,但宫本茂这辈子画过无数马里奥,放上一张形态类似的签名照上来对比一下,需注意这是特意选中的一张,宫本茂随便一张马里奥都比这张要强。

看来迪士尼也不是随便挑一个人出来都能画两下的……

到了第三天,Totilo根据日程安排,决定让微软索尼任天堂,这三家各自独占游戏的相关人员来结束速写计划。先出手的是《腐败国度2》的开发工作室创始人Jeff Strain,他很熟练地在那只兽人头周围添上了几只苍蝇,再加上一句“脑子”的台词,立刻就把兽人头变成了僵尸头。

微软之后是索尼——顽皮狗新作《神秘海域:失落的遗产》的创意总监Shaun Escayg,再次遇到了羞于出手的境遇,经过一番挣扎之后,整出了一堆模糊的线条。

这线条放远了仔细看看,大约能认出来是新作的两位主角娜汀和克洛伊的样子,呃,好吧,好歹能认出来。

最后是任天堂跟光荣脱裤魔合作的产物《火焰纹章无双》,任天堂这边由火纹系列长期担当美术设计的樋口雅大负责,话说专业人士出手就是不一般,他先是用手机搜了张马尔斯的图片参考,然后照着图片画了几笔就完成了这位系列经典主角的形象。

光荣脱裤魔这边是早矢仕洋介,长期以来都被戏称为“硫酸脸板垣伴信的小弟”,他再次让画作回归到最开始的月球上,用一座富士山给这幅奇妙的速写图做了结尾——果然是日本人呢,到哪都记得富士山,跟我们画长城差不多吧……

其实这幅画作原本还应该有一部分存在,Totilo先后问过15位对象,获得14位的协助,唯一那个拒绝的,是美国任天堂总裁雷吉,理由是画工太差,不愿丢人。

最后,Totilo在2017年E3的成果,就是下面这张集合欧美日三地,10余名或来自著名游戏厂商,或来自独立工作室的游戏设计师们,抛开画工太低的羞耻,勇敢配合完成的速写。

不知道明年E3这位主编又要搞什么新奇东西出来。


展开全文

评论

返回顶部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