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个游戏还要集体背井离乡?这在小国的确可能发生

夜语 文化 2017-07-26
  • 1

他们的政府已经提前把所有的数据中心都搬到了卢森堡,数据存到了云上,这样即便国家被占领,仍然能维持正常运作。

外国游戏开发商在伦敦设立工作室的情形并不罕见:芬兰Rovio、冰岛CCP和土耳其Gram等都曾这么干过。他们或看中了英国丰富的人才资源,或想进军当地市场,而ZA/UM这家名不见经传的爱沙尼亚开发商有着一个更为无奈的理由——

逃避可能发生的战乱。

ZA/UM工作室原来总部设在爱沙尼亚首都塔林,公司现在正在制作一款名为《绝不休战》(No Truce With The Furies)的RPG游戏,在游戏中,玩家将扮演一名警察,遭遇各式各样的人物和案件,玩家所做出的选择将决定游戏的走向。

ZA/UM共有28人参与这款游戏,其中8人即将跟随团队搬往伦敦,团队制作人Kaur Kender已经举家搬到了英国,他希望团队中其他人也能这么做。Kender说:

我们团队有一些非常优秀的人,他们还在爱沙尼亚的大学中担任教授,所以可能不会过来,但其他人都想来这边。如果公司想要发展壮大,就得雇佣更多的人才,但这些在爱沙尼亚是不能实现的,没人想去那儿,因为每个人都认为俄罗斯会打过来。
我们的政府已经提前把所有的数据中心都搬到了卢森堡,数据存到了云上,这样即便国家被占领,仍然能维持正常运作。但那不是我们想要的工作环境,即便政府能把数据都保存到云端,我们也不能坐以待毙,所以我们要搬到伦敦去。

ZA/UM工作室制作人Kaur Kender

爱沙尼亚是一个波罗的海小国,人口只有130万人,1940年,爱沙尼亚被前苏联吞并,1991年才从俄罗斯独立。独立后的爱沙尼亚开始向西方靠拢:1994年,爱沙尼亚加入了北约,2004年加入欧盟,2011年加入欧元区,爱沙尼亚资讯科技发达,国民收入也高。

近十多年来,爱沙尼亚和俄罗斯两国一直因为边界问题而争论不休:两国曾多次指责对方派遣间谍暗中活动,今年5月,一名俄罗斯公民因为间谍罪名被爱沙尼亚政府判处五年监禁,与此同时,北约派遣了约800名英军士兵驻扎在爱沙尼亚,以“阻止俄罗斯的入侵”。

紧张的局势无疑对ZA/UM的工作造成了影响,弄得团队成员人心惶惶,无心工作。Kender说:

我们都是创意工作者,绷紧的神经不利于我们的工作,因为你老是想着是不是应该要挖壕沟、练习射击,准备打仗,搬到伦敦就解决这个问题了。

也许在外人看来他们的担忧有点杞人忧天,但作为一个曾经被前苏联吞并过的小国,当地人对俄罗斯有着天然的恐惧,而克里米亚被俄罗斯吞并的事实则加深了这种恐惧:国力要强大得多的乌克兰尚且无法和俄罗斯对抗,就更别提爱沙尼亚了。

ZA/UM不是首个为躲避战乱而逃离祖国的游戏工作室,曾打造了“地铁”系列游戏的乌克兰4A Games,就在2014年俄乌冲突期间将工作室从基辅搬到了马耳他。

那英国就安全吗?事实上,当今世界上没有一个地方是绝对安全的,英国这些年也频繁遭遇恐怖袭击,为何ZA/UM工作室选择了这里?退一步说,即便英国比爱沙尼亚更安全,但英国当下正准备退出欧盟,这无疑也会给当地的欧盟企业和国民造成影响。

但Kender选择相信英国政府,目前工作室已经落户伦敦哈克尼区,Kender希望在这边把《绝不休战》完成。他说:

有些工作在爱沙尼亚没法开展,互联网并没有让这个世界变得完全扁平。如果你想开展游戏的市场营销,你只能在伦敦或洛杉矶,没有其他选择,欧洲其他地方都不行,因为游戏媒体都在这两个城市。

为何不选择洛杉矶呢?

Kender对此解释说:“首先,去美国很难;其次,这边很容易找到合适的人才。”

当下,Rovio、CCP、Gram和King等知名游戏开发商都在伦敦设有工作室,那么有这些大型工作室挡在前头,ZA/UM是不是招人会更困难呢?Kender不同意这个观点,他说:

绝对不会,这些2000多人的大型工作室之所谓选择英国,就是因为招人方便,这和餐馆街是一个道理:当很多成功的餐馆都扎堆在一条街上时,会吸引更多的人过来就餐,这样每家生意都会很好。游戏行业也是这样:大公司会吸引更多的人才到伦敦来,对我们也是利好。

更何况伦敦对于游戏行业还有税收减免的优惠,Kender也看中了这一点,他说:

伦敦的税收优惠政策比其他地方要好得多,可能美国得州的奥斯丁也有类似政策,但我认为还是不如伦敦。当下我们正在开发的游戏还没申请这个政策,我们准备为下一款游戏申请。

Kender认为,就算抛开局势动荡的因素,爱沙尼亚的竞争力也比不上英国。《绝不休战》是ZA/UM的首款游戏,下一步,他们还有三款新游戏的开发计划准备同时进行。Kender说:“如果我们的首款游戏大卖,那下回我们就玩把大的,如果你想做大做强,想融资,都得在伦敦才能实现。”

虽然名字叫《绝不休战》,但游戏内容和制作团队当前所遭遇的情况并无直接联系。游戏设定在一个反乌托邦的城市,当地只有一种法律:物权法,这导致城市陷入无政府状态。

Kender说游戏设定是完全虚构的,他们不是在影射爱沙尼亚,而是想探讨地缘政治和意识形态方面的东西。这种做法很大胆,因为玩家一般不关心游戏中的政治内容。

Kender说:

在游戏中你可以扮演自己想要成为的人,我们不会发表任何政治观点,但游戏中环境与我们当前所处环境有类似之处。我们团队中有各式各样的人:女权主义者、自由主义者、社会主义者……我们和而不同,这样保证了我们的游戏中出现更多的观点和生活方式。

可以肯定的是,将工作室从塔林搬到伦敦为ZA/UM赢得了更好的机遇,但当今游戏市场竞争非常激烈,如果《绝不休战》没有从中脱颖而出,如果大家最害怕的事情——俄罗斯入侵——成为了现实怎么办?他们还能回去吗?Kender的结论是:“在塔林能做的事情,在伦敦都能做,所以无论成败,我们都会留下来,就这么简单。”

(本文内容编译自GamesIndustry.biz)


展开全文

评论

返回顶部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