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离几天电子游戏的世界,我去逛了逛这两天的Dice Con桌游展

很方便 趣闻 2017-08-29
  • 12

说到桌游,很多人会想到前一段时间非常火热的狼人杀,或者像游戏王、万智牌这种集换式卡牌游戏。而在整个桌面游戏的大类下其实还有品类众多、玩法丰富的许多优秀作品并不为大家所熟知。

上个周末,北京举办了一场Dice Con2017华人桌面游戏大会。在这个桌游展中就展出了2000多种不同的桌游作品。这对于桌游爱好者们,以及想要感受桌游魅力的朋友来说可是一个绝佳的机会。

在这里我们又能看到哪些令人眼前一亮的桌游呢。

在桌游的展会上,当然少不了三国杀、狼人杀这样经典的桌游大作,不过对桌游了解并不那么深入的观众,更吸引眼球的可能是一些非常知名的艺术作品跨界而来的桌游。

比如作家马伯庸先生的《古董局中局》就被改编成了这样一款同名桌游。

游戏中你要通过与各位玩家的唇枪舌战来鉴别宝物的真假、话语的虚实,在现实中上演做局、破局的戏码。

像《权力的游戏》,《星球大战》这样的全世界知名IP也有着以其中故事背景或者设定来改编的同名桌游。

这里也能看到许多既有游戏改编的桌游,比如前段时间众筹成功的《黑暗之魂桌游》。

当然除了既有艺术作品改编桌游作品之外,更多的是拥有自己独特世界观的原创桌游。

我第一个去体验的是口碑一直非常不错的《十万次相亲》。

在这个游戏中,玩家先选择一个自己想要扮演的角色,每个角色都有着不同的魅力,比如漂亮、热心、乐观等等。假如你的手中有一张“热心”,就可以对有“热心”特质的角色进行表白。于是游戏时,你就要说着“我喜欢你的热心”来向对方表白,成功的话两方都能获得相应的分数。然而,情场上的失利总是难免的,不但有可能会被心爱的人“残忍拒绝”,也许还会遭遇“家长阻拦”,而这些都是玩家可以打出功能牌之中的其中两种。

“相亲”现场

要说麻将,相信大家绝对不会陌生,可是麻将上的图案就一定要局限于饼、条、万和东南西北风吗。

有位设计师就带来了这样一款有些类似麻将的《中央之域》。

这个游戏用了麻将牌的材质,将中国的各省市简称以偏旁部首的形式拆分成为单独的牌。最后通过偏旁部首的组合,率先集齐相应数量省市文字的一方即可获胜。虽然开始时面对零散的文字“部件”有些难以下手,平衡性也有待改善,但就游戏本身,我觉得是一次非常不错的尝试。而这套桌游的学习过程,也让人感觉回到了刚上学时不知道该给字加什么偏旁的儿童时代。

除去种类繁多的棋牌类,桌面游戏中其实也有着不少“动作游戏”。

这类游戏一般不需要研读复杂的游戏说明,只需要了解一两句话就能解释清楚的游戏规则,就能开始游戏,而所能获得的乐趣可是丝毫不少。比如下面这个游戏,玩法有点像冰壶,用手指弹出的棋子必须要碰到对方的棋子才能有效停留在场上,最后计算场内棋子的分数,分高者获胜。当然,让自己的棋子留在高分区内的同时,又要考虑到怎样把对手的棋子击出场外,可并不简单。同时出其不意的物理碰撞也经常会出现一些意想不到的效果,这可能也算是现实游戏相对于电子游戏的一个优势之一吧。

在这次的展会上,还能看到许多带着孩子一起来玩的观众。

新天鹅堡是一家来自台湾的出版社,他们代理发行了许多国外桌游佳作的中文版本。在他们展区中由于有着许多家庭游戏,因此也聚集了许多孩子和家长。

我在试玩了这里的很多作品之后,感觉这些游戏并没有因为是“儿童向”而让人感觉非常幼稚,相反在这里即使家长不给孩子防水,也不一定能战胜他们呢。

新天鹅堡发行的人气弹指桌游《冰酷企鹅》 

我觉得一个好的家庭游戏,就应该像这样并不需要多么照顾儿童的接受能力,而是能让家长跟孩子自然地站在同一个高度相互切磋。父母不会因为游戏的无趣把陪孩子当成一个不得不做的任务,而孩子也能感受到来自家长的尊重。

《奇鸡连连》在非常经典的井字游戏基础上,加上大吃小的元素后有了更为丰富的可玩性

另一方面,现在有些家长希望孩子做什么事都能兼顾学习、锻炼智力。当然,有许多家庭向桌游都可以解释出有着一定程度的教育功能,像“锻炼反应能力”“增强记忆力”等等。但是我觉得这些“功能”的宣传意义远远大于实际的意义。

放下这些虚无缥缈的“教育”包袱,和孩子在一起度过的轻松快乐时光,难道不就是最宝贵的吗。

现在在中国,桌游在整个游戏大类里可能是一个相对小众的领域。但我觉得并不一定是因为桌游不好玩,可能仅仅是因为了解它的人不够多。

Dice Con2017现场

Dice Con无疑是我们接触桌游了解桌游的一个非常不错的平台,它让更多的人能非常全面地感受桌游的魅力,也让更多人找到跟朋友亲人增进感情的方式。

Dice Con2017现场

不过即使你错过了这次展会也没什么,桌游这个东西,如果你愿意花一点时间了解它,它一定能还给你一个全新的美妙世界。


展开全文

评论

返回顶部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