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代主流玩家老了,他们的表情包也老了

C9 文化 2018-05-09
  • 5

当我们回过头来看这些曾经一时代表了互联网流行文化的影像时,才发现已经过去了那么久。

时间过得飞快。

德国Boy,那个“我练功发自真心”的德国Boy,那个“你三岁小孩吗,弄死!”的德国Boy,那么“有节操!有节操!有节操!”的德国Boy,一晃眼他31岁了。

这位31岁的老哥,网红、鬼畜、空耳、表情包界的元老级人物,今年3月在Youtube上发布了一个视频,来展示自己重看当年走红视频时的反应。

尽管德国Boy的中文至少有十级,我们还是为这个德语视频加入了中文字幕:

现在他看着当年的自己,有些哭笑不得。

如今而立之年的德国Boy,经常会在Youtube上传说唱音乐,这可能是从当年视频就展现出来的天赋使然。应说唱粉丝们的要求,他做了这个视频。

起初,他的表现相当克制。

但看到“有节操!有节操!”一节,仍然是扑哧一乐,忍不住想扬起手臂挡脸。

到“蕾丝NEET!蕾丝扒了只剩下NEET!……没事干的时候我就爱吃包子!”的地方,又情不自禁地拍起大腿,狂笑不止。

德国Boy感叹:“我必须说,感觉自己挺有天赋的,很多说法的确很有想象力。” 

这令人深表赞同。在看完这个视频后我没忍住,又回头点开一个德国Boy的空耳视频。

我想起第一次遇见德国Boy是在AcFun,那时刚知道鬼畜和空耳是怎么回事,循着推荐视频一个个看,看剪辑洗脑搞笑、弹幕人才济济、空耳贴切喜感,刷到德国Boy的时候更是被完全折服。

那是万恶之源。

一个鬼斧神工的视频!演出与空耳如天作之合。每一句!真的是每一句台词都不容删减,一删减就会少一个笑点。

这个2002年诞生的视频,很多人以为是德国Boy玩游戏(原版台词显示是《虚幻竞技场》)时,掉线了,或者电脑出了毛病,导致他暴走,摔键盘当出气筒。

然而并不是,它其实是德国Boy的表演。

有一个说法是,真正的万恶之源实际上是当时德国反游戏暴力的浪潮。

2002年德国发生了古腾堡中学校园枪击案,有16名受害者,凶手家中发现了《虚幻竞技场》《反恐精英》与《魔兽争霸》,被德国媒体大肆报道。德国Boy录下这个视频,可能是为了展示一个真正的疯子是什么样子,对比正常的玩家又是什么样子。

之前很多人可能没想过德国Boy与游戏的渊源会有那么深。

我们和德国Boy的感情完全是靠互联网与时间连结在一起的,但这也可能是一种玩家之间的缘分。

缘分无处不在。

大家非常熟悉的四老外,充分展示了淡定与亢奋之间只存在一线之隔的这四位,其实是国外知名游戏媒体IGN的员工,从左到右分别是当时的任天堂部门主编、任天堂部门执编、实习生和IGN创始人之一兼娱乐部高级副总裁。

而我们与他们之间的缘分其实源自E3与任天堂。

四老外是在2003年E3任天堂记者招待会上摆出了四副臭脸。当时任天堂只公布了一款让人提不起兴致的《吃豆人》对战,对比其他展台的PSP、《合金装备3》、《光环2》与《半条命2》,任天堂收获四张面瘫脸并不意外。

但到2004年E3,任天堂一改颓态,高调公布了《塞尔达传说:黄昏公主》。四老外真情流露,欢呼雀跃起来。

是的,这两张照片其实时隔一年。

但妙就妙在,四老外几乎没怎么变,表情落差又如此之大,如此的连贯和戏剧性,给了表情包制作者很大的发挥空间。

在过去的十多年里,我们借四老外来表达自己的情绪,我们对某件事物的无感或兴奋,对反转的失望或惊喜,就没有四老外办不到的情景。但我们并不关注四老外到底是谁,就像没有去了解德国Boy真实的生活一样。

只有当老朋友们再次出面的时候,才会欢笑情如旧,让人别有一番感怀。

那是2014年E3。阔别十年,四老外就重新聚首过一次。当年任天堂发布了Wii U平台塞尔达新作的首部预告片。四老外再演当年,又为《塞尔达传说》欢呼了一次。

然后到2015年E3,去年还有预告片的塞尔达新作再次了无音讯,不过好在四老外多留了个心眼,机智地掏出了去年的存余,用昏昏欲睡来表达任天堂带给人的失望之情。

再到2016年E3,失踪两年的塞尔达新作终于回归,化身成《塞尔达传说:旷野之息》,不仅登陆之前说好的Wii U,也同时在任天堂的新主机Switch上发售。这才是令人满意的E3。

果不其然,四老外还多留了一张心满意足的照片。

你能看出四老外和十多年前有什么区别的吗?我看他们的头发稍微有些稀少了……

时间的确过得飞快。

当我们提到“老游戏”时,你可能更多会回想起1998年的《星际争霸》《合金装备》《生化危机2》《辐射2》《半条命》,而不是2008年的《侠盗猎车手4》《辐射3》《求生之路》《骑马与砍杀》《时空幻境》。

但其实后面这些游戏距离现在也已经十年。2008似乎不像1998一样距离我们那么遥远。

十年足以让我们原本下意识觉得新鲜的事物变得衰老。

表情包、鬼畜、空耳,乍一听,我们也会觉得这是网络时代的新鲜事物,是亚文化,是年轻人喜欢的新兴文化。仔细想想才发觉,它们已经陪伴了我们很久。

2003年因一个无心回眸被美术老师拍下,上传到网络的第一代表情包小胖,如今已结婚快7年,女儿也四岁了。

十年前刚传入中国的暴走漫画,现如今,其中的那些名人明星,囧脸的姚明已经退役,奥巴马连任后结束任期,眯着眼看人的小李子和挠头的成龙都拿下奥斯卡,连拍手鼓掌的金正恩最近也和平踏入了韩国领土。

从2008年就与粉丝打成一片的王,比利·海灵顿,在退役演艺圈后,也曾频繁地参加中日两国的漫展与活动,十年间,为我们带来了无穷欢乐。然而在今年3月,他因车祸意外逝世。王的微笑表情成为永恒。

也许我们仍然在用这些表情,从当年的天涯、猫扑、人人,到如今的微博、微信、知乎,表情包生生不息。

表情包本身也在更替,江山代有才人出,熊猫脸、蘑菇头正在各领风骚,闪瞎眼的复古中老年表情包也可能重新兴起,“XX天下第一”永远都在随着时兴的游戏发生着变化。

有时我们只是很难意识到,31岁的德国Boy也好,十年一聚的四老外也好,一代代的表情包正在老去,就像我们玩家自己。


展开全文

2 条评论

返回顶部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