悄然划过的流星

这是一个伤感的故事。

那时的我还在上初一,凭着一次超常发挥的期中考试拿到了人生中的第一个平板。我疯狂地玩着同学们推荐的游戏,但很快便发现地铁跑酷、愤怒的小鸟之类并不能真正激起我的热情。我已临近对游戏失去兴趣的边缘。

一个寻常的星期天下午,我百无聊赖地翻着游戏商店,一个充满科幻感的机器人(其实是一个人带着头盔)图标勾起了我的注意。看介绍,是我没有玩过的船新版本。好奇心驱使着我顶着100kb/s的网速下完了整整1.9G,漫长的等待十分无聊,但事实证明这是值得的。太空飞船迫降在大气层,人马星的救世主带着小队在早已成废墟的地球抗击外星人,还有会说话的人工智能和炫酷的机甲,这些只在电影中才会出现的场景给我幼小的心灵带来了极大的震撼。更不用说它次时代级别的画质,路边石子的精细程度甚至让我怀疑这是不是照片。从此,一个大大的G字深深地烙在了我的脑海里。

通过贴吧,我对Gameloft(也就是开发那款游戏的公司)的了解不断加深。我得知它是育碧的子公司,多次参加E3展并得奖,甚至在Java时代曾是霸主般的存在。我也不断接触到它的许多其他游戏,如现代战争、地牢猎手、狂野飙车等,每一款都极大地扩宽了我的视野。

好景不长。2016年,业界毒瘤维旺迪将魔爪伸向了Gameloft。重金收购,榨干所有IP价值,大面积裁员、换人、关闭工作室,如今的Gameloft就像当年垂死的末年东汉,名存实亡。

可真正击垮Gameloft的不是维旺迪,而是盗版。维旺迪的收购仅仅是加速了这个过程而已。铺天盖地的盗版游戏市场让人们不愿意花“冤枉钱”去购买正版,现代战争4成千上万的玩家中只有一百万个正版玩家。可怕的是,我也是这些盗版玩家中的一员。我出生那年,政府颁布了游戏机销售禁令。伴着无数无敌版、变态版小游戏长大,我从未想过玩游戏竟然还要付钱。更可怕的是,盗版理所当然这个观念在我脑中根深蒂固,即使明白自己的所作所为会带来怎样的影响,我依旧我行我素地玩着盗版,并对那些痛恨盗版的“正版侠”嗤之以鼻,心里总想着我这一点算不了什么,殊不知自己变可能是压垮骆驼的那最后一根稻草。

慢慢的,我发觉了事态的变化。Gameloft不再推出艺术品般的3A大作,取而代之的是体力、小关卡等国产网游套路。我再也找不到当年沉浸到忘记时间的感觉,再也找不回当年的那种快乐。我早已记不清那是哪一天的晚上,在梦里,那把熟悉的红黑相间的步枪又出现在我的面前。我想伸手去抓,却怎么也够不着。看着对面福尔特人的激光飞到我的脸上,我猛然惊醒,才发现自己早已泪流满面。

我又何曾没有想过要去弥补自己的过错。我花了三个月的时间去寻找补票的方法,但却受到多方面的限制,没有一个办法行得通。连这都办不到,我又有什么资格像其他人一样去缅怀曾经的Gameloft?每每想到这里,我便会全身发热,有时甚至会激动地站起来。可坐下静静思考,我能做的只有独自哀叹,重新捡起那份怎么甩也甩不掉的愧疚。

社会在变化,人们的版权意识在不断增强,像atypical games、雷亚等用心做游戏的厂商如雨后春笋一般冒出,可当年“Gameloft出品,必属精品”的口号却再也没人会喊了。我不奢求Gameloft能回到从前,只希望人们知道手游并不止王者荣耀、QQ飞车,知道有人愿意为了自己热爱的游戏付出、奋斗,希望人们能听一听一个躺在病床上的老人年轻时神话般的传奇故事。

夜深人静,一颗流星悄悄地从天边划过,人们都还沉浸在自己的美梦中,只有一双眼睛死死盯着它,许久,只呼出一声长长的叹息。


展开全文

2 条评论

返回顶部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