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制作一款角色扮演游戏

第一天下午5时,白板上密密麻麻的简图和文字,开发进度2%

“关于游戏的大体内容我就介绍到这里,我们的最终目标是制作15分钟的战斗demo,为期一个月。大家有什么想法吗?”

房间里沉默了一会儿,两个女生窃窃私语,一个男生目光呆滞。围坐在一块儿的大家,选择的是互相交换眼神而不是发表意见。

“这不可能”离策划刘能最近的程序谢广坤首先打破了尴尬的氛围。

第一天上午8时,白板上密密麻麻的简图和文字,开发进度1%

“你先跟我说说到底做的是什么玩意儿嘛,反正他们还没来。”提问的是心不在焉的程序谢广坤,他坐在房间一角的沙发上,一边盯着大电视里生化危机2重制版的画面,一边大力摇着手柄的摇杆。谢广坤操控的里昂正被丧尸啃咬,需要正确的操作才能挣脱。

“该从哪儿说起呢……这是一款中国风的角色扮演游戏,整体还是向传统角色扮演靠近的,但是我会做大量的修改。”

“嗯?”

“比如故事上,这是一个复仇的故事,主角是父母双亡的兄妹,他们练成功夫后就被师父放下山了。和传统的复仇故事不同,游戏中段他们就完成复仇了,仇人就是他们的师父。”

屏幕上从黑暗中浮现出“你死了”三个大字,于是谢广坤借此机会询问刘能:“等等,我们要做的是哪一部分?”

“你放心,只用做一点点。”

“嗯,你继续,然后呢。”

“当完成了复仇以后,他们在返回家乡的途中发觉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原来他们的父母当年即将达成一桩灭绝人性的恶行,他们的师父当机立断阻止了悲剧的发生。”

谢广坤打开了两罐碳酸饮料,把其中一罐递给刘能便豪饮起来。

“接下来发生了一件改变了这对兄妹所处国度的大事,这件大事其实是当年恶行被阻止后的蝴蝶效应。所以故事到这里不是简单的是非对错、快意恩仇了,而是价值观的碰撞。游戏进行到这里,玩家之前在游戏中选择的影响越来越明显,直至结局。有两种结局,兄妹分道扬镳或继续共同完成未竟的目标……”

“谈谈游戏的部分吧,如果这只是一款传统的中国风RPG,那我不觉得它有被做出来的必要。”

“嗯,核心是战斗。”刘能也喝了一大口饮料。“我猜你玩过很多动作游戏吧?”

“是的,你准备做的是一款动作游戏?”

“不,依然是回合制游戏……把动作分解的回合制游戏。”

“我不明白。”

“把动作游戏的闪避、轻击、重击、跳跃还有种种组合技能等元素化为主角的‘一个个动作’。”

“你一拳我一脚来来回回,这和动作游戏有什么关系。”

“不同的是我会把一些即时反应的因素加进来,配合时间限制和能量限制,创造出最贴近动作游戏体验的回合制游戏。”

“大概懂了……”

刘能拿出来一块白板,拿起油性笔就开始画了起来。白板上出现了传统45度角战棋游戏的网格,简单的技能栏在中下方,时间和条状栏在中上方,两个人物各占一格。

“好的现在假设你来操控这个人物。”

“轻击。”

“敌人闪避了。现在出现了一个动作条,光标在条上快速移动,只有停到了正确的位置才会打断敌人的闪避。出现动作条是由属性等因素判定的,如果判定不成功则不会出现。现在假设你失败了,敌人闪避成功了,敌人使出了一招远程攻击”

“我打断一下,如果我成功了就代表我会使出第二招吗?”

“是的,除了这个以外,技能、位置、战场状况等等因素都会影响你或敌人是否能使出第二招。当然无论有多少招,都受时间和能量限制,甚至某些招数还受此影响,比如临近时间结束伤害更高且更容易失败。全部使用完即为回合结束。而新的一个回合可以选择修改技能、观察战场,在此时时间不会流逝。”

“好的,我能闪避这个远程攻击了吗?”

“你装备了盾牌所以这时又出现了一个格挡的动作圈,动作圈缩到正确的位置停下才算作格挡成功,刚刚缩小和缩到中心都算作失败。这次你把动作圈缩到了一个极难停下的位置,于是格挡成功抵挡了所有伤害,还发动了弹反。敌人的远程攻击被弹回并造成了伤害。现在你大概明白这个系统的运作机制了吧。”

“等会儿,你说主角是兄妹,也就说我们可以操控两个角色?”

“这就是另外一个系统了,叫技能合作和角色配合,就不详谈了,这个系统是用来让另外一个角色不至于在玩家操控角色时只是傻站着,既包含AI的判定也有玩家的操作,而且这套系统对敌人也有效。”

由于长期没有“按任意键进入游戏”,大电视开始播放演示动画,这种复古的设定已经在现在的游戏里不多见了。演示动画播放的是纸片人一样的艾达王,经过镜头一转变为了画面惊艳堪比CG动画的艾达王。

“好吧,坦白说……日式角色扮演游戏,已经在即时+回合这块儿有许多尝试了。你凭什么觉得你这的这一套有卖点?”

刘能略显犹豫,随即又恢复了他那均匀、沉稳的语速:“因为……得有人去做,以国产游戏的身份去做。”

“啥意思?”

第三天下午6时,概念图,开发进度5%

“要不咱们先点披萨吧”终于,音效刘一水无意间让大家达成了一次共识,虽说不是每个人都喜欢吃披萨,但是这是过去三天他们的和平时刻,只能出现在进食的时候。究竟是什么原因把他们凝聚在一起,或许这六个人里谁都不知道,包括把所有人聚在一起的策划刘能。

华灯初上,阳台上的微风混合着这个城市白天的疲惫和夜晚的兴奋,在这里可以看到近的远的车和人,更远的则是看不到边际的楼群,光线不知不觉的越来越暗。

音效刘一水拿着一块披萨走向阳台,他看到一些熟悉的图像。“打扰一下,这是我写的评测吗?”

“是啊,是你写的。你怎么看出来的?”策划刘能放下了手机,拿起了半块披萨。

“我会为我的评测加上一些简笔画……我自己画的,嘿嘿。”

两人坐到了两把躺椅上,以中间的披萨和饮料为界,远处有不知名的鸟和无人机飞过。

“其实我有三个人选的,最终还是选择了你,知道为什么吗?”

“这些评测?”

“嗯,写的有点意思。”

“哪儿有意思?”

“我喜欢你写的这段:辐射新上海滩在发售前就承载了许多非议。由国外主创的中式背景游戏,很多玩家哪怕看到游戏预告都认为这是个假消息。尽管美术的部分基本都外包给了上海的工作室,但要说以往二十年里这种情况的可能性为零,真是一点也不为过。”

“自己写的评测被别人念出来是有点奇怪呢,哈。”

“做为有传承的IP,前作要口碑的有口碑,要销量的有销量,发售前有很多老玩家一看到这个名字就坐不住了,国内外论坛几千上万楼的请愿帖要求终止发售这个游戏,因为他们认为这游戏必定会雷,理由千奇百怪。结果正因为这种极低的期待,导致这款正常发挥的游戏被捧上了神坛……好了,说老实话,你到底觉得这款游戏是怎么样的?我读完整个评测,你好像有意在隐藏自己的好恶。”

“我玩了200个小时,还没加一个MOD。要说不喜欢,那肯定是假的,可是我觉得它还是少了点什么。”

“是什么?”

“它对于角色扮演这个游戏类型的探索又更进了一步,但是仅仅只是进了一步,似乎是无心插柳,他们甚至没在宣传中提到这一点……我得详细解释下。”

“愿闻其详。”

“这些年网状任务线、网状NPC关系、时间标尺都不是什么新鲜内容了,核心要素就是牵一发动全身,一个选择影响三个任务走向,有五个NPC对此有不同反应,第一天和第五天这些NPC的命运可能还不同……要说更进一步,就是把这些内容塞到了一款3A大作里,剧本水平合格,演出效果也不错。这是自然而然的发展结果,我在多年前就相信角色扮演绝不是越来越简单,而是随着技术的发展重新复古,回到那些经过优化的复杂设定上去。”

“那么遗憾是什么?”

“遗憾就是这个精妙的系统,只能支撑三十个小时的内容,这还是十几种不同选择相乘下的结果,除此以外还是线性的或松散的内容。”

“容量很重要?”

“是啊,非常重要。一款角色扮演的大型单人游戏,有个三十小时已经足够让大多数玩家满意了。但是这是角色扮演啊……你知道,它本来应该是这几年大放异彩的一个游戏类型,它沉寂太久了,大部分时候只是其他游戏类型的陪衬,我只能看到平庸的剧情和数不清的装备。”

“我也有这种感受,比如十里洋场这个任务,到了主角拿回高斯步枪这一步,之前所有与军统头子有关的NPC都会出现在码头,结果他们只是杵在那儿看着主角完成复仇然后就散场了。我一度以为这是出了BUG,结果后来一查实际游戏就是这样的。这可太浪费之前的无数种选择互相影响的复杂设定了,强行收束到了一个结局上。”

“总是有进步,也总是有遗憾。”

“话说回来,我们制作的demo,你有没有想过也有可能是个遗憾?”

听到这句,音效刘一水侧过来看了一眼刘能,刘能没有看他,望着不知道是远方的哪个位置出神。

“肯定是有遗憾的,大家临近毕业都很忙的,时间又短,经验也不够……就当做是一种历练吧。”

“有期待,才会有遗憾。”

说完,刘能把最后一口披萨塞进了嘴里,起身走进了室内。

第八天上午10时,能动的人物和能动的场景,开发进度20%

“要不,你们先把这个问题商量好?我出去抽根烟。”程序谢永强是这个小团队里唯一会抽烟的,他准备趁这个机会清静一阵。

于是房间里只剩下了美术王小蒙、策划刘能两个人。他们之间的讨论已经趋近白热化,从交流观点到了互相怀疑的阶段。

“我是真没明白你到底要求的是什么风格,可算是知道为什么网上那么多揶揄甲方的段子了。”

“具有现代气息的、自成一体的中国风。不模仿就是说……”

“行了,别复读了,这样。你在网上找你需要的风格图片出来,我尽量还原就是了。”

“我找不到。我认识你的第一天就跟你说过了。”

“你试着找过了?”

“是的。”

“我不相信。”美术王小蒙没好气的打开一包薯片开始吃,还把脚搭到了放脚椅上,放以前她根本就不爱吃这些零食。

“日式、韩式、美式算是比较典型的三种风格,而在这三种风格下还可以继续细分,比如互相混合的风格,或者韩式风格掺杂一些画师的个人改造。你知道他们的共同点是什么吗?”

“有话直说。”

“共同点就是,哪怕我找来一个完全不懂美术的人,只要给他看足够多的图片,每张图下标注是什么风格,他就可以开始分辨其他图片是什么风格了。关键是,一眼就能看出来。”

“你找不到一眼就能看出来的中式吗?”

“我能在网上找到很多已经有强烈个人风格、水平极高的国内画师,都是我根本不可能请得起的业界高手。但是,我从他们身上看不到现代气息的、不带模仿痕迹的中式风格是什么样的。”

看着美术王小蒙疑惑的眼神,刘能顿了顿接着说道:“我这么形容吧,第一得是成熟的、独立的,可以被模仿和学习的,在美术设计的工业流水线上,这种风格可以被刚刚及格的新手和经验丰富的老手拿来用,水平肯定不一样,但是谁来看都能看出来就是游戏领域的中式画风,不是别的。我说自成一体的就是这个意思,可以有模仿的痕迹,比如韩式像是日式和美式的杂交,但是我们说韩式的时候,韩式就是韩式了,不是别的什么了。”他站了起来来回踱步,像是要发表演说。“第二是现代气息,其实自成一体就肯定具有现代感了,我要指出是一个误区,就是说中式风格的时候,总有人想去从很多年前的经典作品或者大师风格里去找灵感,这确实是一种途径,不过我认为,如果真有成熟的中式风格存在了,它一定是博采众家之长的,而不是对经典的简单模仿。”

“冷静。”美术王小蒙也站了起来,挺直了身板还是矮刘能半个头。“我有点明白了,也得告诉你,我根本做不到。按你的意思,这种风格需要大量画师长时间的积累才能总结出来,那么它‘咻’的一下被我研究出来了,你觉得可能吗?”

“试试看嘛。”

美术王小蒙去了趟洗手间,回到了自己的电脑前,对刘能说:“试呗,到时候demo完不成,可别赖我。”

刘能看到桌面上几个psd文件,似乎有点心怀歉疚:“不不,我不会怪你的。大家都看的到你这几天的辛苦。”说着,他掏出了一个U盘。“我有上百款游戏的美术设定集,当然没法把它们全带过来,所以我做了一份扫描电子档,这些设定集对找到这种风格有帮助……”

美术王小蒙猛地一回头:“你为什么不早点拿出来?!跟我这儿较了几天的劲图啥呢?”

“我是希望你能理解我的意思,而不是看了几张图就开始画。”

“神经病!”

骂归骂,过了一会儿,房间里除了空调的噪音。还是只剩下了数位板上哒哒的动静。

程序谢永强并没有走远,而是在门外听完了这个过程。他不是那种喜欢和人争论的人,这几天碰到各种大小争论,选择的都是“烟遁”。正是因为这种习惯,以至于他听到屋里的人达成临时共识后,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第十五天晚7时,能动又能看的人物,密密麻麻的代码,开发进度35%

按计划目前的开发进度慢了大约四天左右,这对于一个月的期限来说已算是严重延迟,更不要提到开发后期还有可能出现状况。于是美术王香秀提出一个方法,并为其想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缓和紧张气氛、提高工作效率。

她带来了一只三花公猫。

经过众人的轮番“蹂躏”,这只四岁的三花公猫跳上了冰箱又窜进了阳台险些打翻几盆多肉。就这种状况看来,它跟工作效率估计是没什么关系了。策划刘能给了美术王香秀一个眼神,她只好努力安抚这只一下见了这么多生人的猫。不多久,猫就在她腿上睡着了,或许也没有睡着,只是闭目养神。美术王香秀看了一眼手上的抓痕,哭笑不得的叹了一口气。

同时负责3D建模和UI、图标的王香秀是这个微型团队里一个缩影。几乎每个人都得同时完成几种分工。所谓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在当初召集这些人时策划刘能也考虑到了这一点。按照毕业散伙饭上他的原话来说,“如果不是我还得有自己的生活,我恨不得全部自己上。”——这是酒话,策划刘能还是从心底佩服这些30天战友的。

到了十点半,房间里几台显示器的屏幕相继暗了下来。刘能提出时候不早了,谢永强可以陪王香秀可以回家了。这对小情侣倒是异口同声的拒绝了,他们似乎是这个团队里除刘能外对这个项目最上心的人。谢永强说自己的电动车还没充满电,也是随意找的理由,说这话时他的手一直没闲下来。而音效刘一水也破天荒的选择留下来,表示音乐、音效的工作并不如他想象的那般简单,后面还有测试的工作要做,必须赶一赶进度。

刘能略有深意的注视着这些逐渐充满干劲的团队成员,便坚决要求大家休息一刻钟。说完便径直去了阳台。

三花公猫似乎也是累着了,被王香秀放到脚垫上时只是抽动了两下便换了个姿势继续睡觉。

“嗯,没打扰你思考问题吧。”

“不,不会。”

“跟你说个事,别往心里去啊。” 这句话在夜晚的微风里语速快、声音小,又显得有点刺耳。

“哦,说嘛。”

“咱们几个人其实一直有个疑惑,就是你是不是富二代。尤其是谢永强,嘴上没说啥,心里可八卦了。还有谢广坤……”

“我不是富二代。”

“啊……”被打断的王香秀有点手足无措,这答案让她没法继续深究。

“你来问也好,那么也麻烦你来向他们传达。毕竟这种话题用开会的方式告知大家,不太合适。”

“传达?……”

“你就听,有问题就问。”

“好!”

“我曾经是个富二代。我不喜欢这个词,可是要让大家方便贴标签,可能也就是这个词了吧。租这个地方、你们的差旅费和两餐零食饮料还有别的杂七杂八的费用不是一笔小钱,为了完成这个项目基本把我的积蓄和奖学金全用完了。如果我现在还是个富二代,要给你们开工资也不是不可以。可惜现在我只能做到这个程度了。这里两台笔记本、一台台式还是我问朋友借的。”

“等等,信息量有点大。”

“一个个问嘛,畅所欲言。”

“积蓄?如果你是一个富二代,那没必要存钱,如果你不是富二代,那你即使存钱也不会有多少吧……”王香秀突然意识到自己问了一个不适当的问题,因为这很有可能牵涉到家庭变故这样的私人问题,赶忙又补充:“你不愿意回答这个可以不回答的。”

“当我还小的时候,我的父母认识许多朋友,所以我能得到一些好处也是正常的。当时的我选择把留下了这些好处,而不是交给父母或者自己挥霍,或许就是为了这一天的吧。几万块能做什么?可不够帮助我家里现在的状况,却足够完成这个项目了。”

“听起来……你在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准备做游戏相关的事。”

“是啊。”刘能深深呼了一口气,思绪不知飘到了何方。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王香秀会到了刘能的意思,主动提问。

刘能也打开了话匣子:“我接触电子游戏很早,记事起收到的第一件生日礼物,就是ps4 pro。后来稍微大了一点,每年的新作不满足了,又迷上找那些比我还大的游戏来玩。在我初三的时候,我就做了一件事,算是最初级的游戏开发。”

“是什么?快说快说。”这个故事吊起了王香秀的胃口。

“那会儿我读的是封闭式寄宿制学校,本来这座学校就以纪律严明闻名,而临近初中毕业考试,气氛更加紧张。”刘能喝了一口矿泉水,接着说到:“所有的电子产品都被禁止出现在班主任和宿管老师的眼前,就在这种情况下,我从舍友藏的平板上玩到了仙剑奇侠传和生化危机。”

“那是什么游戏?好像听过。主角是不是玉田和刘英……”

“我说的是几十年前的仙剑奇侠传和生化危机。总之我迷上了这两款游戏后,就决定做一款自己的游戏……在一个本子上。”

“哈?”

“我把所有的游戏内容,全部详细的记在了一个本子上。200页的小本子写的满满当当。记得里面不仅有整条故事线、所有任务,还有图片和战斗界面,数不清的内容。现在让我再做一遍肯定是做不出来了。男主角叫李昂,女主角叫赵吉尔,还有双持榴弹枪的酒枪仙、会变异的拜月暴君什么的,人物形象我都是按照同学的样子来画的,游戏名字叫《生化奇侠传》。”

“有点雷人……呵呵。”

“我的这种编法,和国产山寨游戏也没多少区别。当时挺当回事的,所以被班主任发现没收的时候我还是伤心了很久的,哪怕把结局的部分完成再被收走也好吧。没办法,谁让我傻到上课自言自语的学习游戏人物说话呢。据说班主任把这个本子交给我家长了,我也再没问过这个本子到底到哪儿去了。”

“嗯,每个故事都需要一个结局。”

刘一水和谢永强此时正坐在大客厅一角的沙发上,这个位置算是离阳台最远的了,角度却正好能看到一点点阳台上的状况。

“他们在说啥呢。你不好奇哦。”

“我猜小秀还是去问了。”

“问啥?”

“刘能是不是富二代。”

“问这个合适吗?”

“大家不都好奇嘛。”

“所以你让小秀去问了。”

“不是我……嗨,不说这个,等她有空了我再问问。”

“这个轰拳的音效还有有点问题,爆炸时有明显的爆音,还略有延迟,是不是绑定有问题呀。”

“啥?哦,对对,我再看看是怎么回事。”

话题的突然转折是因为刘能和王香秀从阳台回来了。

“开工吧。”

第二十四天上午9时,看起来什么都有了只是不能玩,开发进度60%

“我说过了,这不可能。”

“看来我需要重新解释一遍。”

“解释嘛,我有一整天时间。”

“这款demo一定要体现出一个宗旨,就是分解动作游戏。举个例子,当敌人要攻击时,屏幕上会出现闪避和队友打断的提示,选择打断就出现同心圆判定,选择闪避就出现后左右选择。”

“光是闪避我就做了三个版本,一个是停止左右移动光标的动作条,一个是你刚说的闪避方向按键,一个是用鼠标画特定图形。你有想好到底哪个是合适的吗?”

“这些可以全部留下,或许别的地方还需要,目前还没到最后调整的阶段。材质和骨骼绑定还有些问题……”

另外一个声音:“啊?不是说好的只做到那个程度的吗……(声音越来越小)”

“你以为这是拼乐高啊,挪来挪去的?那数值、属性与平衡解决了吗?我猜你又要开始解释了。”

“通过大量的被动技能改变游戏方向,这个总思路是不会变的,可以让反应时间变短动作条更频繁,更加偏向动作游戏,也可以让反应时间变长动作条变少加强环境特效、属性克制、队友行动等要素,更加偏向策略游戏……你这问有点偏题了。”

“我只是不想大家这些天的努力只是为了陪你一个人玩,你明白了吗?”

旁边一个声音:“我可不想看你们吵架了。不过这次我站谢广坤。”

刘能叹了一口气,说:“我没有在玩。”

“在刚开始,我只是觉得奇怪。但还是按你说的做了,可是后来要求修改的次数越来越多,我怀疑你有没有事先想好。”

“细节需要打磨。”

“好,我这么问吧。对于这个demo,你到底想把他做到什么水平?就用市面上有的游戏来打比方。可别说没有。”

刘能打开了电脑,在搜索框输入了一款游戏的名字,随着几十张图片铺满了屏幕,众人不知是第几次陷入了集体沉默。

时针走了约一个钟头。

谢永强准备为这场讨论给出一个结论:“所以刘能的想法是这样的,等于整了半天,我们做的就是这款游戏的画面升级、系统魔改的精神续作。”

“是画面略微升级、系统严重魔改的沾边精神续作。”刘一水在旁边补充到。

刘能很干脆的给出了肯定的回答。

“所以,为什么呢?大家终于理解你的意思了,可是这个demo的意义是什么?考古吗?”

“因为我相信它作为一款游戏,它能让某些认为很久没玩到好游戏的人,觉得好玩。”

第三十一天晚9点,团队解散,发布demo,开发进度?%

不幸:

一个土匪敌人在开场就浑身发抖,在三回合后变成染疫鬼兵,最终传染所有剩下的土匪,这段剧情最终在游戏里被删除了,改为一开场就是土匪和染疫鬼兵混搭的敌人兵种配置。

最后两天所有人加班加点赶制出了一个补丁解决了游戏一部分BUG,最终版本号1.0.1,正好和他们的房间号一样。(至于1楼为什么会有可以远望的阳台,不必深究)

一张平常需要耗费20小时的图片,最终被王小蒙连续14个小时赶了出来,这张图片最终被用作游戏的宣传图、主界面背景图以及demo通关图。

市场分析,也就是这款demo到底什么样的玩家会喜欢,这个议题刘能依旧无法说服谢广坤。

数据平衡基本建立还留有“些许”瑕疵,存在完全违反游戏规律的技能搭配。

战争迷雾在场景中的功能与预想相比大打折扣,依旧保留了下来。

光线渲染和物理模拟的最终呈现十分粗糙。

所有的粒子效果都被完全删除了。

散伙饭依旧是披萨。

万幸:

除了不幸以外,这款demo基本按计划完成了。

在第8遍打通这款demo以后,刘能将游戏程序封装打包上传到了论坛。这是一个聚集了许多独立游戏爱好者的论坛,这几天论坛人气空前绝后、屡创新高,今天在线人数达到了史无前例的300人。

原因很简单,这个论坛三天后就要关站了。

房间里只剩下了刘能和刘一水。看得出刘一水的紧张程度不下于刘能,点烟、开薯片一气呵成,还编了电动车没电这种理由。刘能倒是没在乎刘一水的奇怪表现,而是一边看着上传的进度条,一边自顾自的回忆起了一些往事。

“我的父亲曾经对我说过,你的梦想越是遥不可及,你就越得活得像一个最现实的人,这样才有可能实现你的梦想。”

“嗯。”

“于是我问他,如果最现实的结果是这个梦想就不该存在呢。他就答不上来了。原来我以为他也不知道,后来我才知道,他用上半辈子给出了这个问题的答案,就是他的事业与家庭。”

“哦。”

“所以,谢谢你,谢谢你们,到此为止吧。”

一个响指,刘一水应声消失,烟一转,到了刘能的手上。

随着夏季深夜清凉的微风,整个房间成堆的图纸、文稿一齐发出了纸张的响动,一本名叫《如何制作一款角色扮演游戏》的旧书被徐徐翻开。

第一百九十一天晚3点,散伙席

有人在朋友圈里发了几张散伙席拍上的照片,配的文字是觥筹交错,下面第一条回复就是“装X”。这条回复也是席上的某位发的。

几位熟悉的朋友看得出刘能并不是真正的高兴——尽管今天晚上他真的喝了很多啤酒,说了很多胡话,完全不像平常那个喜欢解释来阐述去的刘能。所以这几位朋友也没有加入“恭喜刘大少爷毕业就能继承家产”“比我们这些打工的厉害到哪里去了”这样的恭维大队。

喝到天蒙蒙亮了,这几桌的人已经走的差不多了。所谓曲终人散,什么来年再聚、不忘初心终究也只是过眼云烟。

临走的时候,看起来像是喝高了的刘能口齿不清的问了旁人一句:“你说我的下一代,能看的到属于当代、属于全世界的好游戏吗?”

“这你得去问那些真正做游戏的人,他们不会说十年、二十年,他们关注的是眼前,是手上必须得做的事,就像你一样。”

刘能猛的一激灵,全身绷直,警觉的观察周围,却发现旁边并没有坐人,上厕所的上厕所,喊代驾的喊代驾,昏迷的昏迷,并没有人理睬他之前的提问。


展开全文

2 条评论

返回顶部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