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周终止一部辱华作品:中国网友打赢了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Lushark 大事件 2018-06-09
  • 3

从动画开始宣传到项目终止,短短两周之内完成逆转。

美国女作家苏珊·桑塔格曾在《魅人的法西斯》(Fascinating Fascism)中这样写道:“法西斯主义在今天也依然顽固地存在着,并且披上了以其他理念为名的外皮:诸如将生命视为一种艺术形式、对于美的苛求、盲目的崇勇、个体意志在社群狂欢中消解,以及反智。”

而正如她所说的,尽管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已有70余年,但它依然阴魂不散地蛰伏在生活中的诸多角落,伺机抬头。但值得庆幸的是,在最近的一桩事件中,中国的年轻一代用实际行动,证明他们可以完成一场没有硝烟的反法西斯战争。


 星火 

5月22日,日本轻小说《在异世界开拓第二人生》公开了改编为动画的消息,并预计于10月份播出。该小说从2014年开始在网络上连载,讲述的是男主人公在94岁寿终正寝之际,经召唤穿越至异世界开始第二次人生的故事。这本小说的在线版累计点击数近1亿9千万,在日本发行的纸质版销量超过100万本,算得上是人气作品,动画化也可说顺理成章。

这样以“龙傲天”“穿越”“异世界”为噱头的动画几乎每个季度都有,国内的动漫媒体照例转载了这个消息,以这小说在国内的关注度原本并不会掀起多大的风浪,但一条转发微博却让事情起了波澜。

博主“长门有C改二”指出,这本小说的主角设定是一名曾在世界大战中屠戮了上千人的杀人魔。联系现实稍作推敲,我们就不难得出这位主角的身份恐怕是一名参加了侵华战争的日本士兵。这样的人物被设定为主角,还在享尽天年之后前往异世界欢度第二人生——这对于在二战中深受苦难的中国人来讲显然难以接受。

长门有C是B站的前员工,也是一名视频UP主,曾坚持制作每个季度的新番前瞻视频长达七年,因此有不少日本动画爱好者关注他。因此他的这条留言一经发出便不胫而走,先是在小范围内传播了开来。

那么小说中的内容究竟是否如他所言呢?

《在异世界开拓第二人生》的开头,讲的是主人公功刀莲弥被一名自称为创造神的幼女告知,自己已经在94岁高龄寿终正寝,并被选中前往异世界开始第二人生。然而,因为创造神把主人公的身体也恢复到了青年时的状态,所以他的记忆也随之消失,只凭借着肉体积累下的经验开始在异世界闯荡。

换而言之,主角穿越前的现实身份在一开始还被作为伏笔隐藏了起来,直到小说第一卷的中盘才被揭示开来:

小说原文:

功刀蓮弥  人族  享年94歳。 

現在リソース不足の9201-0846-2525-4989へリソース充填の為、界渡り中。 

元の世界番号は8190-9735-1414-3878であり、特記する事象なし。 

界渡り前は、功刀一刀流第14代当主。 

幼少より剣道を嗜み、13歳にして剣術へ移行し、その才能を開花させる。 

15歳より、武者修行と称し中国大陸へ渡り黒社会で活動。 

刀一本で大人数へ切り込み、生還する様から「剣鬼」の異名で呼ばれる。 

黒社会活動中の殺害人数は5年間で912名に及ぶ。 

その後、世界大戦に従軍。 

4年間の従軍期間中の殺害数は3712名、全て斬殺。 

「ブレードオーガ」のコードネームで畏怖される。 

終戦後は功刀流の家督を継ぎ、後進の育成や、剣術の普及に尽力。 

各地で公演や剣術の実演を行い、功刀一刀流を広く普及させ、国内外に49の道場を持つに至る。 

晩年は刀匠として大成し、「華蓮」の銘を持ち、人間国宝に指定。 

 美食家としても知られ、自身も高い料理の腕を持つ。 

94歳と127日目にして、老衰にて死去。 

生涯殺害数、5730名。

翻译:

功刀莲弥 人族 享年94岁

为了补充编号:9201-0846-2525-4989的世界的资源,穿越中。

原本的世界编号:8190-9735-1414-3878,无特殊事项。

穿越前为功刀一刀流第14代传人。

从小喜好剑道,13岁改习剑术后崭露才能。

15岁以武者修行的名义前往中国黑社会中闯荡。

因为凭借一把砍杀多名成人并生还而被称为「剑鬼」。

在从事黑社会活动的5年里杀害912人。

之后从军投入世界大战。

从军4年杀死3712人,且全部为斩杀。

以「Blade Ogre」的行动代号令人闻风丧胆。

战后继承功刀流,继续精进和推广剑术。

在各地举办公演或示范剑术,促进功刀一刀流的普及,在国内外拥有49间道场。

晚年成为大刀匠,刀铭为「华莲」,被指定为人类国宝。

同时是知名美食家,自身也厨艺高超。

于94岁127日时,衰老而死。

生涯杀害数:5730名。

以上就是作者在进行网络连载时所写下的主人公生平,后来出版社推出纸质版时,也保留了这一段落:

该桥段同样出现在了由小说改编的漫画中,还展示了主人公在参加世界大战时所穿的服装,与日军在二战时期的军服相似:

由此我们便可以坐实,这本小说确实就是以一名杀人成性的战争屠夫作为主角的,而“曾来到中国”“参与世界大战”等设定更是不免让人怀疑作者的居心。

实际上事情发展到这里,不论这位主人公参加的是一战还是二战、投入的是中国战场还是太平洋战场、斩杀的对象又究竟是谁,这种用杀人数来彰显实力的描写都足已令人感到不适,正可说是“盲目的崇勇”和“反智”,乃至对于战争的美化。

抵制这样的作品显然是理所应当的。

随着知乎上出现了“如何看待日本10月新番中出现参加了抗日战争,并用刀屠杀了3000多人的男主角?”的问题,事件开始为更多人所知。由于动画毕竟要等10月才开播,所以大家的态度还多以揶揄为主,纷纷表示到时候要是有哪家视频网站引进就去举报。

然而就在此时,有人发现了这本小说实际上早已经通过正规渠道被引进了国内。

上文提到的Hobby Japan出版社是一家重视海外尤其是中文市场的公司,早早就与台湾的东立出版社、长春的吉美文化等国内公司达成了合作关系,后来又将旗下HJ文库的众多作品在线版都打包给了轻文轻小说代理——其中就包括了《在异世界开拓第二人生》。

不过与日文原版所不同的是,在轻文版中描写主人公的身世的章节被做了一定程度的修改,没有了“前往中国”和“参与世界大战”的部分,夸耀杀人数的内容也被如数删去:

但这有些掩耳盗铃意味的处理并不足以平息网友们的愤怒。作为进一步的回应,轻文轻小说在5月29日从网站上下架了该小说,并发布公告解释称小说内容皆为海外版权方直接提供,也就是说轻文拿到的即是删减版,因此未能及时发现不当内容。

已经燃起的火苗,并没有因为这份力求息事宁人的声明而熄灭。


蔓延

随着事情进一步发酵,关注此事的人越来越多,信息的传播也开始发生偏差。

或许是有人为博人眼球刻意杜撰,又或者只是拷贝走样带来的以讹传讹,上图中这样“小说主人公曾经在昭和十二年攻入敌国首都斩杀千余人”的说法开始传播起来,而这很显然就是意指南京大屠杀。

这个说法一时间引得群情激愤,传播甚广,使得事件的受关注度更上一层楼,也引来了《环球时报》的记者求证此事:

但正如大家所见,即便是全程参与此事的长门有C也没法给出这一说法的原文出处,因为这确实一个出处已不可考的流言。

不过这并没有影响《环球时报》的稿件在第二天如期而至。

5月30日,《环球时报》发表了文章《情节如此令人发指的日本小说,竟然被引进中国国内了!

在该文中,记者将事件上升至国家层面,直指如此作品的存在反映了日本主流社会对于二战罪行的漠视态度。这篇报道不仅进一步推动事件在国内广为人知,也经人翻译被转去了日本本土,以“这本轻小说惹火了中国官媒”为话题产生了反响。

另一方面,由于《环球时报》的报道主要以援引网友搜集的资料为主,对于事件的前因后果记叙略有偏差,也没有提及上文所说的轻文引进版与日文原版小说内容存在差异。这使得轻文在公告中所说的“审查时并未发现不当内容”被误解为“该小说中的设定并无不当”,一时间轻文又上了风口浪尖。

这显然超出了轻文对于事件发展的预料。

当天下午,轻文就删去了原本的公告,再次发布了态度更为诚恳的新公告,在修改措辞以期避免误解的同时,表示将同日本版权方进行交涉,永久终止与该小说原作者的合作,并且要求其对此事造成的伤害和影响对全体中国人民进行道歉。

此外,轻文网站上所有来自HJ文库的作品也被发现已全部下架。

紧接着,本次事件最主要的转折点来了,有网友在5月30日晚上找到了小说原作者まいん的推特账号,通过检索与“中国”相关的信息,发现其在2013至2015年间曾发布多条侮辱诋毁中国的信息:

这名作者发表了诸如“中国人居然知道说道德心”,以“提到爆炸当然就是中国,这是素材啊”来评论8.12天津爆炸等等言论,甚至蔑称中韩两国为“虫国”和“奸国”。这些证据可说是坐实了这位具有反华乃至有法西斯倾向,尤其是在《在异世界开拓第二人生》连载期间依然如此,令人不惮以最坏的恶意去怀疑他设定的主人公身世是在影射现实。

国内网友开始自发地以这份铁证如山的记录为依据,在作品的官网及推特留言,向作者以及日本出版社讨要说法。

日语中将在网络上引发大规模争议的现象称为“炎上”,这个词用来形容此时的《在异世界开拓第二人生》和其作者可说是再恰当不过。公众舆论、企业渠道、民间活动……抗议这部作品的火焰开始熊熊燃烧,以多条路径从中国燃向日本本土。


燎原

就在局势愈演愈烈的当口,《在异世界开拓第二人生》的官方网站在本周一公布了动画版主演声优的名单,涉及的四位配音演员都并非初出茅庐的新人,而是已有了一些代表角色的人气声优,在国内也积累了一定粉丝基础:

因此名单一经公布便引起一片哗然。

一些比较激进的意见认为这说明日方选择了无视中国观众的意见,更有人将声优们接下这项工作等同于他们认同原作中的不当内容,呼吁对这些演员参与的所有作品都进行抵制,甚至还有人趁乱提议实施人身袭击。

但就在对声优们的声讨愈演愈烈的同时,一些理智的粉丝也开始尝试通过各种渠道向声优们背后的经纪公司传达此事并伸张自己的诉求。

尤其是四名声优之一的中岛爱原定于将在6月24日来到上海举办个人演唱会,因此也有人联系了这一活动的国内主办方源子文化,后者也表示已与日方为此事进行交涉。

此外还有人发邮件向中国驻日本大使馆知会此事并表示得到了肯定的答复:

对于那个不知轻重的小说原作者而言, 这一夜想必是四面楚歌、如坐针毡。在次日凌晨3点,小说作者まいん在推特上连发六条道歉声明,向各界人士道歉,并表示将停止连载以及注销推特账号:

但此事造成的影响显然已经不是几条不痛不痒的推文所能消解的,事件依然在中日两国的互联网社区发酵。关心此事的日本人在此时还以动漫爱好者或是2CH乡民为主,大部分人了解事件的前因后果,也大多认为作者是咎由自取,抱以看笑话的态度围观此事;而国内的网友则继续对该作品的金主施加压力,压要求正式方回应与解释释。

功夫不负有心人事情,接下的发展的对于热心此事的中国网友们可谓捷报频传。

从6月5日晚上到第二天上午,四名原定出演该动画的声优都分别发表公宣布告已辞演该片。

6月6日下午,出版社Hobby Japan在主页发布公告,为此书以及作者的不良发言向各方致歉;之后又在通告中补充了对小说的处置方式:该的书所有库存全部终止出版。

6月6日晚间,《在异世界开拓第二人生》的官弹出布通告,制作委员会宣布该作品的动画化计划终止:

就此,从动画开始宣传到项目终止,在短短两周内完成了逆转的这场抵制行动,可说是获得了胜利。而按照一般流程,进入宣传期的动画多半已经开始投入制作,项目终止所带来的损失估计也够让投资方以及原作者喝上一壶并引以为戒了。

这无疑是一个值得载入互联网史册的事件,在普通网民的努力下,就完成了一场声势浩大的跨国抗议行动,将一部包含不当内容画作品拉下马来。这是史无前例的。

有人说这体现的是市场的力量,这样的说法固然言之有理。毕竟根据日本动画协会出版的《日本动画产业报告2017》,近年来海外销售已经成为了日本动画最主要盈利点之一,而中国市场更是在其中扮演了举足轻重的角色,来自中国观众的意见理应已成为日本动画业必须侧耳倾听的声音。

但是,除了这些场外影响,更重要的是我们在抵制该作品的过程中是以符合程序正义的方式表达了正当的诉求,不止是作为在二战中受难的中国人,更是以尊重生命、反对战争的立场提出抗议,并最终赢得了胜利。

这才是真正值得我们骄傲之处。


余烬

在国人为抵制行动划上圆满句点而庆祝时,在日本,这桩事件其实才刚刚浮入主流媒体的视野,并凭借着“动画项目在两周内因为来自中国的影响而被终止”这一惊人的结果引发关注。

早期的报大多多如实记录了事件的前因后果故而此大部日本网友人都对小说作者的行为表示难以理解,也认同中国网民的举动体现了“人权”与“正义”。

当然,也有人提出:这样的处理结果是否违背了创作自由?

但正如日本的漫画之神手冢治虫在《漫画的作法》所提到的:

对作品做出控制或限制十分恐怖的事,因为这是对言论的打压。

然而,在绘画漫画作品时,也有要必须遵守的规则,那就是基本的人权。

虽然无论多么严厉、重大的问题都可以通过漫画手法来倾诉,但是唯独这基本的人权,是无论如何也不可以拿来开玩笑的。

具体而言则是:

·拿战争、灾害的牺牲者的事来开玩笑之事。

·对特定的职业表示轻蔑之事。

·对某一民族、国家人民、大众冷嘲热讽,表示不屑之事。

这三点,无论什么情况下,无论什么漫画作品,都请务必遵守。

并且这与你是职业漫画家,还是业余画手,亦或是第一次画漫画的人都无关。

如果有画家触犯以上三点,我希望他身边的人或是读者能够务必警醒他不要这样做。

这段文字最早是中国网友在知乎上引用来评价此次事件的,而如今又被传回了日本,自然也得到了许多认同。

然而想必大家还记得上文提过,有人曾在贴吧号召人身袭击男主角的声优。这番在国内没有得到什么认同的言论,却经翻译传播到了日本,引起强烈反响。更有人开始添油加醋,称制作组正是因为这样的死亡威胁才终止了动画项目。

同样的,上文所提及“主角参与了南京大屠杀”这一不符合原作内容的乌龙,也被拿来说事,暗示作者是被人有意构陷的。

随着越来越多不知事件来龙去脉的围观者被误导,这桩事正在日本被演绎成另一个版本——中国观众通过诬陷作者、扒作者黑历史等手段来终止他们不喜欢的作品,甚至有人开始为作者叫屈喊冤。

一场原本能够以“两国人民达成认同”为结局而平息的风波,最后竟又在有心人的鼓动下余波暗涌,这多少令人感到遗憾。


展开全文

3 条评论

  • 2018-06-22 13:39:39
    后面解释的话因为字数太多被隐藏了,不要老拣语病想着反驳别人。
  • 2018-06-14 05:48:00
    大哥。您最好查查什麼是民粹。民粹主義首先是一種政治理念。本事件根本沒有訴諸政治。這單純是網民,作者,出版方之間的交鋒。如果消費者連發出不滿的聲音都不行。那還談什麼言論自由和創作自由。原作者沒有因爲創作反華作品而獲罪或者罰款。只是部分普通讀者集體表示了不滿意。難道讀者沒有表達不滿意的自由嗎。最終出版方肯定會根據市場考量來決定出版什麼作品。這是純粹的市場行爲。任何漫畫,小說,自己搞着玩當然有這個自由。但要放在市場上銷售。難道別人不能提意見嗎,不能表達不滿嗎。
  • 2018-06-10 16:58:20
    对于过去糟糕的历史,我们该用怎样的方式铭记才合适?
    我是坚决反对像@人民日报在微博上那种煽动仇恨的行为的,日本侵华,是他们的错(在国际法、人道主义方面,而在经济、政治方面我甚至不觉得日本做错了),更是我们的弱。我们需要记住的是自己挨过打,是谁打的我们真的不重要,总不能因为现在我们变强了再打回去吧!而且只要我们再变弱,照样会再次受到四面八方的攻击,日本只是离我们近了方便,所以下手更狠吧。
    以至于这次事件,我不觉得我们这边的网友们做得有多值得称颂,虽然对方的作品有极大政治右倾风险,但民粹(企图动用舆论抵制作品
返回顶部
在app中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