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撒”的最新作为什么是一款桌游?

薯片君 趣闻 2018-07-08


作为最成功的独立游戏开发者之一,能走出自己熟悉的领域,是一个可贵的决定。


上个月底,知名独立游戏制作人“E胖”埃德蒙·麦克米伦正式公开了《以撒的结合》系列新作《以撒的结合:四个魂》的真实面目。

(《以撒的结合》其实是一个知名的错译,更准确的应为《以撒的燔祭》,但考虑到认知度,这里采用了民间流传更广的译法)

如埃德蒙之前所说,这是一款多人游戏,是他从未尝试过的东西,并将运行在一个任何人都拥有的“平台”上——现在我们已经知道,这是一款支持2-6人共同游戏的桌面游戏。游戏目前正在Kickstarter上进行众筹,预计将于2018年11月正式推出。

道理我都懂,但为什么是一款桌游?

“E胖”埃德蒙·麦克米伦是美国独立游戏领域的先驱者之一,他先后参与制作了《超级肉肉男孩》《以撒的结合》等知名独立游戏,以胖硕的体态、满脸大胡子、阴暗而肮脏的卡通画风和热衷于体液、人体器官与排泄物的独特审美而广为人知。

请填写描述

面对这样的一位制作人,无论他拿出什么样的作品都是不足为奇的。在通过《超级肉肉男孩》一举成名之前,E胖是一位职业漫画家,热爱绘制各种扭曲的人体和奇形怪状的怪物。空闲时,就自己制作各种怪异而荒诞的Flash游戏,比如操纵一个男性生殖器形状的飞行物击落屏幕上的方形色块之类的。

尽管如此,E胖也承认,桌游确实是他没涉足过的领域。

“我最早萌生想法是在一年半之前,当时有人我回答说,‘我不想那么干,如果想做的话我会自己设计的,目前我对桌面游戏完全没什么思路,等我想到了再和你联系’。”

在这段对话发生一年之后,有一个周末,E胖生病了,病中的他突然想要做一款“以撒”题材的桌面游戏。

“我开始在纸面上设计游戏的原始形态,等我感觉到还不错的时候,我就和我妻子一起去工艺品店买了一堆索引卡片,然后用一周时间搞出了个可以玩的粗糙原型。”

请填写描述

除了E胖本人之外,他的妻子兼合作伙伴丹妮尔·麦克米伦(Danielle McMillen)和老搭档泰勒·格莱尔(Tyler Glaiel)也参与了游戏的制作。

虽然在名字上致敬了《塞尔达传说:四支剑》,但《以撒的结合:四个魂》在游戏机制上与强调多个玩家合作共赢的前者大相径庭,按照E胖的说法,“它能带来友尽,也能赢得爱情”。

游戏中,每个玩家都要扮演一个《以撒》系列中的角色,他们可以在自己的回合内购买物品、击败怪物,也可以在回合外使用手中的卡牌对其他玩家的行动进行协助或者阻挠。而游戏的最终目标是通过击杀怪物首领来获得灵魂,先拿到4个灵魂的玩家就能获胜。

请填写描述

虽然游戏的最终胜利者只能有1个,但在游戏过程中,玩家们也会为了利益而选择短暂的结盟,然后再根据局面小心警惕盟友的背叛或者先行背叛盟友。

可以预见的是,在游戏过程中,领先的玩家可能会遭遇其他玩家的集体针对;而落后的玩家也可以通过误导和欺诈的手段从盟友那里获得利益,之后再把盟友一脚踢开独获胜利。人与人之间的尔虞我诈会让游戏更加趣味横生。

和系列中的其他作品一样,《以撒的结合:四个魂》为玩家提供了丰富的角色、敌人和物品,不同的游戏要素和卡牌组合可能会碰撞出种种意想不到的结果,并由此带来丰富多彩的可能性和长久不衰的新鲜感。

游戏卡组中包含4个起始角色,分别是该隐、以撒、犹大和抹大拉,并已通过众筹目标的达成陆续解锁了参孙、夏娃等新角色。此外,卡组中还包含了100张基本牌、100张宝物牌和100张怪物牌,以及100个用来标示玩家持有金币数目的代币。这其中,有玩家耳熟能详的各种旧有物品和怪物,也有针对《四个魂》设计出来的新面孔。

请填写描述

此外,游戏中还会包含有“掷骰”要素,这一机制的引入进一步加大了游戏的随机性和戏剧性。实体卡牌中附带两个骰子,分别是血红色的六面骰和深黑色的八面骰,扔起来真是既刺激又有范儿。

虽然目前该游戏还未开放媒体测试和玩家测试,但按照3位制作人和被他们拉来一起测(feng)试(wan)的《植物大战僵尸》初代主策划乔治·范(George Fan)的说法,这游戏真是爽爆了,他们几乎是一局连着一局,不间断地游戏。

众筹也要玩花样,不走寻常路的制作团队

《以撒的结合》的老玩家们应该知道,E胖和他的搭档们非常热爱和玩家互动,并且善于在互动中玩出各种妙趣横生的花样。

在这帮人玩过的花样里,最有名的莫过于《以撒的结合:胎衣》的Keeper解锁事件了,这是个网络与现实两方面共同构成的虚拟现实互动游戏(Alternate Reality Game)。

这一事件中,制作人在游戏里隐藏了数字、图像等信息,并通过通过字母谜题、ASCII码转换、音频反转等方式将线索藏进谜题里,而玩家们则通过分析和解读获得其中藏匿的“隐语”,并按照提示在现实中通过拨打电话、挖掘物品等方式逐步推进事件进度。

请填写描述

当挖掘团队在地下发现了制作人预留的雕像,并将雕像上的暗示解开并告知制作人后,制作人立刻在Twitter发布了一张“成就解锁”的图片,图片上写着“玩家们解锁了……一些隐藏的东西!”与此同时,游戏迎来新的版本更新,隐藏角色Keeper正式解禁。这一刻,全球各地的玩家们一同欢呼胜利。

请填写描述


这么一群热爱“搞事儿”的人,在众筹的时候自然也不会循规蹈矩。普通的众筹会把目标定为“众筹金额达到XXXX美元”,文艺一点儿的可能会定下“Twitter话题下推文达到YYYY条”之类的目标,而这次《以撒的结合:四个魂》的众筹目标则是一派“弃疗”景象。

举个例子,游戏最基础的解锁目标是这样子的:

  1. 收养一只猫,并给它起名叫“Guppy”。

  2. 为该游戏制作一个百科页面。

  3. 25个人发出他们的“以撒”主题手工作品照片。

  4. 30张带有“#lookmomimisaac”标签的粉丝哭泣的照片。

  5. 赞助者达到5000人。

  6. 完成5项目标中的4项之后,解锁“一个头发很多的人”,并前往下一阶段。


当然了,上面5条其实已经是制作团队能拿出来的最“正常”的目标了,至少比“粉丝们为他们的母亲写40首诗”或者“发出109张带有‘#imetedmundmcmillen’标签的长得像我(E胖)的照片”要正常多了。

请填写描述


《以撒》火了,E胖的烦恼也多了

对于E胖而言,《以撒的结合》的爆火纯属意外。

从2001年开始,他就一直用业余时间制作各种flash小游戏。这其中包括后来名声大噪的《超级肉肉男孩》的前身《肉肉男孩》,但更多的是反响不大的小众作品。

当时正好是“独立游戏”这一概念刚刚开始形成的时间段。E胖、《时空幻境》的制作人乔纳生·布洛(Jonathan Blow)和《FEZ》的制作人菲尔·费斯(Phil Fish),这些日后在独立游戏领域人尽人皆知的大佬们,当时都还默默无闻。

《肉肉男孩》和《超级肉肉男孩》让E胖崭露头角,而《以撒的结合》则让他走上巅峰。最初版本的《以撒的结合》是E胖和他的搭档Florian Himsl共同制作完成的flash游戏,游戏的情节参考了《圣经》中亚伯拉罕燔祭亲子以撒的故事,而游戏设计则致敬了E胖钟爱的《塞尔达传说》,两位制作者用一周时间完成了游戏形式的构思,之后用4个月时间完成了成品。

请填写描述

令他们感到惊讶的是,《以撒的结合》发布之后,很快就在独立游戏玩家群体里火了起来。虽然这游戏风诡异可怖,情节含混不清,而且难度极高,但是优秀的游戏设计和丰富多样的游戏要素都让玩家们着迷,并且一跃成为Roguelike类游戏的代表。这之后,他们又在发行商Nicalis的帮助下,使用更先进的游戏引擎开发了重制版《以撒的结合:重生》,并陆续为游戏扩充内容,先后发布了《以撒的结合:胎衣》和《以撒的结合:胎衣+》两个版本。

《以撒的结合》系列为E胖带来了收入和名气,但也为他增加了许多烦恼。他一度对“以撒”感到厌烦,并重新思考自己真正想做的游戏是什么样的。压抑、烦躁、痛苦、偏执,这些负面情绪在他身上不断积累,这也催生了他的平台动作游戏新作《终结将至》(The End is Nigh)的诞生。

请填写描述


而在《终结将至》完成之后,E胖也终于通过思考得到了内心的平静。他想要通过更加多样化的游戏形式来展示他的思考与感悟,将《以撒的结合》中那些情感与触动传递下去。

不久前,E胖和他的同伴们已经公布了《以撒的结合》的前传作品:《损友传说》(The Legend of Bum-bo)。

一如既往的,这款游戏的命名致敬了《塞尔达传说》(The Legend of Zelda),而游戏类型则采用回合策略+消除的形式,玩家通过类似于《糖果传奇》或《宝石迷阵》的方式,将多个同类型的图案连接在一起进行消除并获得各类资源,然后消耗资源发动攻击、防御和回复等各种动作。


请填写描述


一如17年前,那个名声不彰、资金不足,却又兴致满满的独立游戏制作者埃德蒙·麦克米伦。

请填写描述




展开全文

评论

返回顶部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