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码宝贝》这些年发生了什么?

夏冰雹 文化 2018-09-14
  • 13

徽章,亚古兽,天使兽,还有美美飞起的帽子。

前段时间,东映和万代南梦宫共同举办了数码宝贝感谢祭2018活动,并在活动上公布了以“《数码宝贝大冒险》20周年”为主题的一系列新作情报,包括电子游戏新作《数码宝贝 绝境求生》,以及新的剧场版动画《剧场版数码宝贝大冒险(暂名)》,以及一系列周边产品。

此外,收录了初代《数码宝贝》动画经典台词和音乐的液晶玩具也已经正式发售。

作为横跨玩具、漫画、动画、广播剧、集换式卡牌、电子游戏等众多领域的跨媒体作品,《数码宝贝》系列曾经享誉全球,在日本、欧美、中国等各地收获巨大反响,成为一代人的童年记忆。

而进入21世纪之后,《数码宝贝》系列的影响力却日趋下降。TV动画收视惨淡,电子游戏销量平平,试图延续曾经辉煌的剧场版动画《数码宝贝tri.》也毁誉参半,系列经历了漫长的低谷期。

从曾经的巅峰,到后来的低谷,《数码宝贝》系列到底经历了什么?新作的公布对于系列而言,又有着怎样的意义呢?


从液晶屏幕里诞生的《数码宝贝》

1996年, 日本千叶县WIZ公司的社长横井昭裕带着一份名叫“拓麻歌子”(たまごっち)的新企划案来到他的老东家万代。他此次前来,是希望和在玩具大厂万代合作,共同推出这一产品。

横井昭裕展示了“拓麻歌子”的基本形态:它的外形是一个卵形玩具,小到可以让小学生握在手掌中,正面有一块液晶屏幕,可以显示点阵构成的图形,屏幕旁边是三个圆形的小按钮。开动机器之后,屏幕上会显示出来一个模模糊糊的小宠物形象,玩家需要用按钮与它互动:它饿了的时候要吃饭,困了的时候要睡觉,屋子脏了要打扫,经过一段时间之后还会长大。

这样一个简单的小玩具,在技术上并不存在什么问题,只不过万代并不清楚这样一款产品究竟会不会受到欢迎。抱着“试一试”的心态,他们和WIZ合作,于1996年11月正式发售了这款产品,也就是“电子宠物”的始祖——第一代拓麻歌子。

横井昭裕和万代员工真板亚纪共同完成了产品的设计。这款产品有着图案诙谐的外包装、颜色鲜艳的塑料外壳和可爱的宠物形象,专门面向年轻的女孩子。玩具推出之后,很快在日本各大中小学里大受欢迎,女孩子们争先恐后地购买拓麻歌子。这款产品取得了意料之外的成功,乃至于很多学校都为此立下了“禁止携带电子产品进入教室”的规矩。

面对拓麻歌子的大受欢迎,万代自然深受鼓舞。考虑到拓麻歌子是一款针对女孩子设计的玩具,万代决定为男孩子们推出一款类似的玩具。在万代的设想中,这款新玩具在结构和玩法上与拓麻歌子相似,但是设计上削弱了“可爱”的特质,展示出更为帅气的一面。这个男孩版的“拓麻歌子”企划,被万代命名为”数码怪兽” (デジタルモンスター,Digital Monster)。

1997年6月,数码怪兽玩具正式投入市场。为了推动玩具的销售,万代在漫画、小说、集换式卡牌等各种领域都展开了攻势,并先后在SS、PS和WS等主机和掌机平台上推出了最早的数码怪兽电子游戏——当然,这些游戏的性质更近似于运行在电视屏幕或掌机屏幕上的电子宠物,而不像后来那样包含有大量剧情和独特的世界观。

不过,真正让数码怪兽变得家喻户晓,乃至于风靡全球的,还属万代授权东映制作的TV动画《数码宝贝大冒险》。

《数码宝贝》动画版主题曲

这部动画以细腻的人物和数码宝贝角色设定、跌宕起伏的剧情和精致的画风,在中国、美国等国家大受欢迎,引发了全球性的《数码宝贝》热潮,成为了许多人童年的美好回忆。

时至今日,以《数码宝贝》初代动画为题材的二次创作依然在日本、美国、中国等各国长盛不衰。无论是八位主角,还是仙女兽、天使兽、战斗暴龙兽、花仙兽等人气数码宝贝,都成为了同人绘画、同人小说和cosplay的热门题材。

而伴随着动画的风靡,万代出品的数码怪兽液晶玩具也大受欢迎。2000年,数码怪兽液晶玩具的全球销量达到1000万台;2001年,全球销量突破2000万台。

借助第一部动画打下的良好基础,《数码宝贝大冒险02》也很快播出,并于2001年引进中国,这也就是我们熟知《数码宝贝》第二部。这部动画延续了《数码宝贝大冒险》的剧情和世界观设定,故事时间设定在初代动画结局的三年之后,此时,初代的主角们已经成长得更加稳重可靠,八神太一等人以前辈的身份,为二代主角团队提供了许多支持和指导。战斗暴龙兽等初代的人气数码宝贝们也尽数登场,并在这部动画中再次大展身手。

在两部TV动画的带动下,《数码宝贝》系列的液晶玩具、模型玩具、漫画、小说、广播剧、集换式卡牌等产品不断推陈出新。

而《数码宝贝》题材的电子游戏也开始蓬勃发展。数码怪兽液晶玩具的精神继承者《数码宝贝世界》系列游戏和根据动画前两部设定制作的《数码宝贝大冒险》系列游戏先后推出。

《数码宝贝》系列就此登上巅峰。


世界观的快速扩张与低落

对于万代而言,《数码宝贝》虽然是一个跨媒体作品,但最为核心的依然是玩具业务。无论动画,还是电子游戏,亦或是漫画、广播剧和集换式卡牌,存在的最大价值都是扩大这一品牌的影响力,并借此提高玩具销量。

《数码宝贝》动画的广泛传播,直接导致系列走上了另一条道路。为了尽可能地提高玩具销量,一方面,万代开始将玩具设计和销售的重心转移到动画的周边产品上,另一方面,动画续作的制作方向也必须与玩具的推广和销售计划相一致。

可以说,动画的成功让《数码宝贝》系列与动画的成败绑在了同一根柱子上。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2001年,TV动画《数码宝贝驯兽师》开播。这也是《数码宝贝》系列的第三部动画作品。这部动画十分大胆的放弃了前两部动画所建立的世界观,而是采取了平行世界的处理方式,与数码宝贝并肩战斗的人类不再是“被选召的孩子”,而被称为“驯兽师”。

为了配合万代所推出的新型玩具和对战卡,《数码宝贝驯兽师》在设定中也加入了“通过刷卡强化数码宝贝”的机制,这也是动画播出与玩具销售相互关联的方式之一。

而最为重要的改变在于,这部动画将《数码宝贝》动画系列的世界观进一步扩大,正式引入了“四圣兽”、“十二帝魔”等概念。

此前,虽然《数码宝贝》的小说与漫画中已经包含了较为宏大的世界观,但动画作品中一直维持着较为简单的背景设计。而从《数码宝贝驯兽师》开始,后续动画不断加入高层世界观设定,这些设定为系列粉丝们增加了众多谈资的同时,也为新粉丝的加入增加了障碍。

尤为重要的是,作为跨媒体作品,《数码宝贝》系列原本就有着在不同作品中展开不同世界观的传统,创作者们可以自由的设定自己的故事背景,而官方则对此缺乏控制。这种做法有利有弊。一方面,想法不同的创作者都可以尽情发挥,这使得数码宝贝的世界宏大而又多元;另一方面,众多的平行世界也明显的提高了这一系列的“准入门槛”。

尤为不利的是,《数码宝贝驯兽师》的跨媒体攻势主要集中于日本国内,而在美国、中国等国外市场缺乏布局。由于剧情和世界观与前两部动画缺乏关联,这部动画在日本之外的其他国家始终难以被观众们所认可,这也导致了前两部动画在海外市场打下的良好基础难以被《数码宝贝驯兽师》所继承。

在《数码宝贝驯兽师》之后,第四部动画《数码宝贝最前线》和第五部动画《数码宝贝拯救者》也都采取了新的原创世界观。

五部《数码宝贝》动画,居然包含了四个不同的世界观设定,这对一般动画而言是难以想象的。万代和东映的这一做法,现在看来固然是富有魄力,但在当时,对于那些通过两部《数码宝贝大冒险》动画建立起对《数码宝贝》系列热情的国外粉丝们而言,这种做法无异于自绝生路。

无论是“人类变身为数码宝贝”和“人类和数码宝贝直接对抗”这样具有颠覆性的设计,还是“十斗士”、“三大天使”、“爆裂模式”等概念的陆续增加,和“皇家骑士团”等设定的逐渐补足,数码宝贝世界观的复杂化趋势已经难以阻止。

而就在这一时期,在日本本土,也爆发了“《魔法少年贾修》接档事件”。

2003年,《数码宝贝最前线》播出结束之后,东映预计将在2004年推出第五部动画作品,而其中的空档期则用漫画改编作品《魔法少年贾修》填充。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魔法少年贾修》在观众中的人气颇高,电视台将原定的一年播出时间延长至三年,导致《数码宝贝拯救者》推迟至2006年才正式推出。

长达三年的空档期,使得《数码宝贝》在日本的热度开始快速下跌,大量爱好者转投其他作品。而《数码宝贝》系列的粉丝群体,也遭遇了“断崖”式的缩减。受此影响,万代的数码宝贝系列玩具销售业绩陷入低迷。

三年之后,新TV动画《数码宝贝拯救者》终于播出。考虑到系列粉丝们年龄逐渐增大,这部动画在风格上进行了变革,设定和剧情都变得更加成熟化。尽管如此,在系列影响力显著下降的不利条件下,《数码宝贝拯救者》最终未能让《数码宝贝》重回巅峰,只能说是延缓了下滑的速度而已。

而2007年,《数码宝贝拯救者》播放结束之后,《数码宝贝》动画又迎来了两年的空档期。

2008-2009年,《数码宝贝》系列陷入冰点。这两年中,不仅TV动画迟迟未有新作,周边产业也受到了影响。日本本土未再发售新的液晶玩具,也未推出新的漫画作品。与此同时,数码宝贝题材的电子游戏开发也几乎中断。

许多人就此认为,万代南梦宫已经放弃了《数码宝贝》系列。


绝地求生的《数码宝贝》

2010年,系列的第六部动画《数码宝贝合体战争》开播。然而由于制作经费不足等原因,《数码宝贝合体战争》出现了明显的质量下滑,甚至于负责制作的朝日电视台拒绝为这部动画制作片尾曲,这也为《数码宝贝合体战争》的播出留下了阴影。播出之后,由于收视率过低,动画遭遇了多次停播。受此影响,数码宝贝玩具的销售也遭遇不顺。

为了重新提升人气,在《数码宝贝合体战争》的第三期《数码宝贝合体战争~穿越时空的少年猎人们~》中,制作方让系列历代主角重新回归,使得八神太一、本宫大辅、松田启人、神原拓也、大门大等历代角色并肩作战。

然而,这一做法也引发了争议。一方面,这种“穿越”式的剧情使得《数码宝贝合体战争》的基础设定遭到破坏;另一方面,前代主角们的戏份较少,这也导致了许多爱好者的不满。

所谓“不破不立”。在影响力下降至极点的情况下,万代南梦宫、东映等各方开始重新考虑《数码宝贝》系列的前景。面对着日本国内子供向市场的激烈竞争,他们转而开始寻求《数码宝贝》在成人市场和海外地区的全新发展。

2015年,《数码宝贝物语 网路侦探》先后在PSV平台和PS4平台发售,收到了良好的市场反响。虽然已经无力和当年的对手《精灵宝可梦》针锋相对,但这两部作品都在低廉的资金限制下,做出了特质化的游戏内容,并获得了《Fami通》34分的评分,踏入白金殿堂。

之后,游戏陆续推出了英文版和繁体中文版,在欧美和中国市场也收到了良好的市场反馈。这款游戏首先在香港地区获得了较好反响,之后影响力从香港传入大陆,许多大陆地区的游戏玩家也购买了游戏。

曲折离奇的剧情、时尚帅气的人设,和众多热门数码宝贝的参战,都让这部游戏在中国地区取得了不错的市场反响。当年深受《数码宝贝》TV动画影响的孩子们,此时已经成长为青年,这款既有美好回忆又有全新内容的游戏为他们带来了良好的游戏体验,成为他们重新接触《数码宝贝》系列的一大契机。

游戏领域先拔头筹之后,《数码宝贝》动画继续发力。

2015年11月,作为数码宝贝大冒险15周年纪念计划的重要组成部分,《数码宝贝tri.》正式发布,简体中文字幕版也很快引进中国大陆地区。

《数码宝贝tri.》延续了《数码宝贝》前两部TV动画的剧情,时间在初代动画的6年之后。此时,前两代的主角们已经陆续进入高中和初中,而摆在他们面前的,将是来自数码宝贝世界的新危机。主角们有了什么全新的改变,他们与数码宝贝之间又能产生什么样的新可能性,这些都让人期待。

《数码宝贝tri.》以剧场版动画形式发布,共分为6章,目前已经全部播出。这部动画不仅在日本地区取得了不小的反响,在中国地区也获得了广泛关注,成功引发了又一阵回忆热潮。

而系列的经典名曲《Butter-Fly》也被重新改编为《Butter-Fly~tri.Version~》,作为新的主题曲使用。

而令人悲伤的是,在演唱了这首主题曲后不久,《Butter-Fly》的原唱者和田光司先生就因病去世,《Butter-Fly~tri.Version~》也成为他留给《数码宝贝》爱好者们的最后礼物。


《数码宝贝》的未来

2017年《数码宝贝物语 网路侦探 骇客追忆》在PS4/PSV平台发售,销量与前作相比有较大差距。 此外,由于剧情设计和角色塑造上的诸多问题和不足,《数码宝贝tri.》的后三章在粉丝中受到了广泛的批评。2018年5月发售的《数码宝贝tri.》最终章成为全六章中销量最低的一卷,不足第一章《再会》的一半。

好在,经历了诸多风雨的《数码宝贝》系列已经足够坚强,不会因为一两次不尽人意而倒下。

2017年是《数码宝贝》系列的20周年。为此,万代南梦宫发售了初代数码宝贝液晶玩具(元祖暴龙机)的20周年纪念版等周边产品,并在原宿举办了「数码宝贝大冒险 THE REAL WORLD」主题展览,引发了又一阵纪念热潮。

2018年7月,万代南梦宫推出了系列手游新作《数码宝贝再现》,这是一款包含内购要素的免费游戏,发售之后一天之内就冲到了日本App Store免费榜首位。

此次,《数码宝贝 绝境求生》和新剧场版动画的公布,进一步展现了东映和万代南梦宫对于《数码宝贝》系列的信心和决心。全新风格的《数码宝贝 绝境求生》,以及《数码宝贝大冒险》系列的剧场版动画新作,前者代表了《数码宝贝》的创新和再生,后者则延续了《数码宝贝》的经典情怀,两者搭配得恰到好处。

而面对中国市场,万代南梦宫和东映依然有所期待。除了与大陆地区的视频网站开展合作,引入正版动画之外,自《数码宝贝物语 网路侦探》之后的多款电子游戏也都包含有繁体中文语言。

此次,在日本方公布了《数码宝贝 绝境求生》的日文预告片后,不到24小时时间内,台湾万代南梦宫娱乐就公开了游戏的正式中文名称和中文预告片,并宣布将推出繁体中文版。这无疑是东映和万代南梦宫对中国市场潜力的一种认可。

《数码宝贝》系列正开始以全新的面貌,回归到粉丝们的视野之中,并在中国地区逐步扩大其影响力。

以数码兽数据库(中文)、百度数码宝贝吧、百度数码暴龙吧为代表,众多《数码宝贝》相关网站和论坛也不断将国外的一手情报与内容引进国内,一个《数码宝贝》粉丝组成的健康有序的生态圈正在逐步形成。

《数码宝贝》的未来将会如何呢?让我们共同期待。


注:《数码宝贝宇宙 应用怪兽》为全新IP,不属于《数码宝贝》体系之内,故不在文中加以介绍。


展开全文

15 条评论

更多评论
返回顶部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