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群只穿着内裤的日本大叔和他们15岁的同人格斗游戏

半球 游戏史 2018-09-17
  • 13

这款诞生于2003年的游戏在上个月登陆Steam后,获得了93%的“特别好评”。

2003年,京都的冬天格外的寒冷。

在室内街角一幢不起眼的房子里,一群男人在悄悄地进行拍摄。如果正巧有不知道事情原委的路人看见拍摄现场,说不定他会选择报警——

屋子里的这群人,光着上半身,下面只穿了一条白色的内裤,同时在做着各种奇怪的动作:地板上打滚、一边跳跃一边发出奇怪的喊声,时而看起来随着某种节奏起舞,时而又像是毫无规则地乱晃一气。

虽然外面的温度很低,但是房间里的这群年轻的小伙子已经热得满身都是汗,这丝毫没有影响他们在摄像机前一丝不苟地完成着各种搞笑的动作。

在他们的努力之下,一款名叫《内裤空手道白痴》的同人格斗游戏在2003年来到了我们面前。

这个游戏的画面或许会让国内玩家想起当年的《东东不死传说》

15年后,《内裤空手道白痴》在今年8月以免费游戏的身份登上了Steam,很快下载量就达到了16万,目前好评率是93%。对于一款15年前的“风格诡异”的写实画面格斗游戏来说,这个成绩相当不错了。

作为一款风格明显很小众的同人格斗游戏,在今年6月举办的第二次世界大赛上,《内裤空手道白痴》居然吸引了30名参赛者来争夺世界第一内裤格斗家的名号。

那么,《内裤空手道白痴》这款超越常识的游戏是谁设计的?它又是如何开发出来的?前些日子,日本游戏媒体denfaminicogamer采访了这款游戏的制作者五间谁(以下以“芝麻酱”代称)、玉出、苦罗那怒(Clannad的日文同音汉字,以下以Clannad代称)以及Steam版本的发行人派罗,也许你能从他们的对话中找到答案。

——今天请各位来到这里,主要就是想听听当年《内裤空手道白痴》的开发故事,虽然目前游戏在Steam上可以免费下载,但是从目前的下载量和今年的世界大赛来看,喜欢这款游戏的玩家数量相当多呢。

芝麻酱:是有点不可思议呢,世界大赛比赛结束之后有人说希望能大家一起拍张照片留念,再一问,这位哥们是从冲绳远道而来的,真不知道该如何报答他才好。

芝麻酱(五间谁)

——比赛开始前还有个女性玩家想找参赛选手要签名,毫不夸张地说,我完全没想到会有女生玩这款游戏。过去采访了一下才知道她还是个在Twitch上专门直播《内裤空手道白痴》的死忠玩家。

派罗:Steam版推出之后,游戏的反响比我们预想的要好得多。虽然从游戏的题材来看,我们也觉得肯定会有不少人没办法接受,但实际上留言反对的人也很少。

芝麻酱:很多外国玩家喜欢得不得了,尤其是在玩的时候笑到差点让周围的人觉得他脑子有问题。

玉出:笑到都不能正常操作(笑),国外玩家在对战的时候嘴里喊着“切腹!”、“猫耳朵”什么的欢乐得不行,看着这些我真的很高兴啊。

玉出

——作为一款真人画面的格斗游戏,我其实有点担心(游戏中登场的各位)会暴露个人身份。

芝麻酱:说起来挺不好意思的,在当时开发游戏的时候,我和扮演佐罗的人一起找来工口杂志研究,看看遮住眼睛还是遮住嘴巴更能让人无法识别相貌……

——作为最终结果,芝麻酱和佐罗遮住了眼睛,Clannad遮住了嘴巴,玉出则完全没有任何遮挡吧。

玉出:我原本是玩COS的,20多年前就开始参加各种COS活动了,露脸也没什么吧。

——那都扮演过哪些角色呢?

玉出:娜可露露或者藤崎诗织什么的吧。

——啥??你?

玉出:我在自己的网站上也放了很多照片的,所以对于以真面目示人没什么抵触吧。

芝麻酱:在《内裤空手道白痴》之前,我们还做了一个叫《过劳传说 本番》(过劳传说的日语发音和饿狼传说高度相似)的写实格斗游戏,当时大家对于在游戏里露脸就没什么意见。虽然也有一些挡住眼睛或者嘴的形象,但那些都是为了增加娱乐性的点子。

《过劳传说 本番》游戏画面

后来我们把游戏拿到同人活动现场拿去卖的时候,Clannad就觉得可能版权上会有问题。

Clannad(苦罗那怒)

Clannad:Key公司开发的恋爱AVG游戏《Clannad》原本预定是要在那时候上市的,但结果两年之后才发售。

《Clannad》在2001年正式公布之后的两年内一直没有发售日的确切消息,直到2004年才正式上市。和前两作《Kanon》和《AIR》一样,本作也是以“让玩家落泪”的故事内容为卖点

原本打算是因为《Clannad》要上市,那我们也弄个叫“Clannad”的角色来凑个热闹吧,结果反到是《内裤空手道白痴》先一步完成了。另外,游戏里的背景音乐用了《AIR》里的鸟之歌。背景也使用了《Kanon》里的素材。

派罗:发行Steam版的时候我们也觉得这可能不太妙,然后看了Visual arts的二次创作指南之后才发现,里面写了“扒乐谱OK”,这才让心里的大石头落了地。

——目前游戏的下载量已经有16万,单纯从数字来说的话,至少有16万人看到了各位15年前的样子吧。

派罗:要找愿意在写实游戏里露脸的人,很可能全世界你也找不到100个。如果在算上连身份信息都不在乎的话,那人数肯定会更少。

芝麻酱:要和《双生女神》(1994年在PS主机上推出的格斗游戏,主人公妮娜和席琳采用写实形象,而其他角色都采用二维动画处理,这种独特的混搭给当时的部分玩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相比的话,数量应该会多一些。

《双生女神》

玉出:说起来,现在的家用机游戏想轻松卖到16万套也不是那么容易吧,从这点来看,Steam版《内裤空手道白痴》的成功简直有点让人觉得不可思议呢。

——三位可以说算是游戏的核心开发人员了,那么你们是如何相识并走到一起的呢?

芝麻酱:我和Clannad从小就认识,我们两家距离只有步行5分钟的路程吧。

Clannad:然后2000年的时候玉出突然来到我家,给我的电脑装了个Windows。

芝麻酱:那时候我是在BBS上认识Clannad和玉出的。

派罗:那时候关西地区很流行用BBS联系然后一起开发游戏。那时候很多人把自己做的游戏免费放到BBS上,大家互相玩其他人的作品然后进行交流。

芝麻酱:要说格斗游戏的话,很多人都是通过《街霸XVI》认识的。

《街霸XVI》是夏普在自家个人电脑X68000上推出的一款格斗游戏,其明显借鉴了当时流行的《街霸2》,同时,玩家可以向游戏中导入自己设计的角色并自由组合其他资源。在经过各种改造和二次创作之后,诞生了大量稀奇古怪的同人格斗游戏

派罗:换到现在的话,《街霸XVI》的替代者应该就是“MUGEN”(由Elecbyte公司开发的免费2D格斗游戏开发引擎)了吧。一想到25年前就有那么一大批设计格斗游戏角色的高手存在,即便现在来看的话我依旧觉得很了不起啊。

玉出:那时候算是格斗游戏的全盛期吧,当时也没少摆弄《街霸XVI》。

芝麻酱:就这样,我们通过网络互相认识,后来发展到在游戏促销活动上直接真人见面。那时候大家都拿出自己设计的角色来让其他人玩,然后在听取别人的意见之后再进行修改。那时候我们并不能24小时都挂在网上,当时关东和关西地区流行的东西完全不一样,每次去秋叶原都能看到一些完全没见过的角色。后来我们一年内互相交流了很多次,之后就把那些没见过的角色都带回去了。

现在其实也一样,要打算一起做什么的话,首先你要找到志同道合的伙伴,但是在那个时代,如果不好好调查一下的话,连知道在哪能找到那些人都是件很困难的事情。

在进入BBS,找到志同道合的人之后,首先就得要对方的电话号码。不过,也正是因为不使劲儿找的话可能根本找不到这些地方,所以我也相信同样来到这里的人肯定跟自己有着共同的兴趣爱好和热情。

派罗:所以大家的伙伴意识都很强,毕竟让一个第一次见面的人在自己家里留宿并不是很多见的。

我们一直待在玉出家里,即便不认识的人也很平常地住下来,而且我们几乎都不知道对方的真名字。

——一直?

玉出:游戏里那个“竹竿君”,他在我那住了两个月,期间一次门也没出过。

窝在玉出家里两个月没出门的竹竿君

因为当时我们聊得很开心,谁也不想回去,后来又的人干脆就请假不去上班,或者下班之后直接回我这里,总共差不多有40人经常住在我这吧。

——这已经不能算是线下聚会了吧……

芝麻酱:2楼的一间小屋子有5个人用来玩游戏,然后别的房间用来玩桌游,1楼的屏幕一直在放一些莫名其妙的外国动画片和各种小电影。哪些人什么时候来,什么时候走完全不清楚,至于这些人是谁就更不知道了。

玉出:顶多也就是知道我是这个家的主人吧。

芝麻酱:说正经的,我现在也不知道玉出的本名是什么。说起来已经认识30年了,家庭住址和他结婚的事情我都知道,要说一起去喝酒那估计得超过100次了。

——一群互相不知道姓名却有着相同兴趣爱好的人,因为共同的爱好产生了一种独特的信赖感,网络世界真是奇妙呢。

玉出:我们这个群体差不多就是这种感觉吧。

芝麻酱:所以像《内裤空手道白痴》这种游戏我们做起来就很容易了,喜欢的人就会来参加,不喜欢的人也不会说什么不好的话。

——当时有不少做得不那么认真的游戏很流行,而《内裤空手道白痴》看起来很荒诞但内涵并不是这样,可能这也是Steam版大受好评的原因之一吧。

芝麻酱:我们也并不是说贬低谁(的游戏),可能只是《内裤空手道白痴》里面登场的那些角色互相看不上眼吧(笑)。

——那么《内裤空手道白痴》游戏的开发工作是在玉出家里进行的吧。

派罗:我听说第一个说想做这个游戏的人是Clannad。

Clannad:当时《比基尼空手道宝贝》很流行所以我就说:“要不我们也做一个?”

《比基尼空手道宝贝》是2002年发售的PC版写实格斗游戏。虽然角色都是穿着比基尼的美女,但游戏整体的人物动作散发着一种说不出来的傻乎乎的感觉,作为一款诞生于写实游戏高潮末期的作品,该游戏在同类游戏爱好者中拥有一定知名度

Clannad:年底和大家聊完之后就决定要做一款像《比基尼空手道宝贝》那样的游戏。

芝麻酱:当时我们说:“大家都已经30岁了,要干的话就趁现在吧,至少先把素材拍摄出来再说”。都30了,再不干就来不及了吧(笑)。

——趁大家身材还没走形的时候留个美好的纪念。就好像平面偶像退出娱乐圈前出的最后一本泳装写真集那种感觉吧。

Clannad:因为有开发《过劳传说》的经验,素材拍摄工作很快就完成了,但是后面的事情做起来才发现一点也不轻松。即便直说拍摄工做的话,因为有来自全国各地的人,做起来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芝麻酱:拍摄工做用了两天就完成了,第一天先拍的“贰忍贺死丸”和“玉之辉”,其他人都是在第二天拍完的。

贰忍贺死丸

玉之辉

Clannad:另外拍摄的时候是2月份。

玉出:那时候的京都冷的要死。

Clannad:人齐了之后我就对大伙说:“请大家脱掉衣服,只留一条内裤”。

——事前有没有和大家说这个事情呢?

Clannad:只有“猫耳朵”是被我们骗过来的。

玉出:把他骗过来的人是我。当时他住在四国,我就跟他说要搞聚会,让他来我家。

芝麻酱:然后他就在大冬天里通宵骑摩托从香川跑到京都来,然后刚落脚就被人递了一条白内裤。除了他之外,其他人都是以“要做写实格斗游戏”的理由叫来的。可能也没跟他们说要脱到只穿一条内裤吧。

猫耳朵

派罗:虽然猫耳朵是被骗过来的,后来我听说他在拍摄的时候变得很投入呢。

猫耳朵和贰忍贺死丸

Clannad:最开始的时候很不情愿地接下了拍摄用的白内裤,后来干脆自己拿纸板做了猫耳朵和尾巴当道具。

芝麻酱:明明是被骗过来的(笑)。

玉出:最后他跟我说:“早跟我说的话我就能提前做好准备了啊”。

——真是投入过头了……

芝麻酱:除了猫耳朵,演佐罗的人除了内裤之外的道具都是他自己准备的。我脸上的小面具也是自己去买来的。

佐罗

佐罗和芝麻酱

另外仔细看游戏角色的像素图的话其实是能看见体毛的,本来原图是用PS修正过的,但仔细看的话还是有漏掉的部分。

——话说玉出脑袋上戴了顶写着“NEO GEO”的帽子吧?

玉出:因为我最早玩COS的时候扮演的就是特瑞(《饿狼传说》系列主角之一),胸前贴的是“Pro Action Replay”(英国公司开发的一种用来在游戏内聊天的硬件设备),手上戴的是《铁拳》里的ken和akira的道具。

Clannad:这些信息即便知道也没什么值得高兴的吧。

芝麻酱:所以就算知道会用铁山靠也没什么新鲜的吧。

玉出:不过当时还是有人注意到了,跟我说:“你脑袋顶的东西有问题吧”。不过要说在国外玩家里人气最高的还是芝麻酱和猫耳朵。

Clannad:以前举办的投票活动里芝麻酱是第三位。

芝麻酱:那是同志网站吧……

Clannad:游戏中用的技能名称和具体动作都是让每个扮演者自己写的,这个是当时的笔记:

芝麻酱:想要让游戏变得严谨的话,系统上的一些细节制作是非常必要的,比如说脸朝向左边的时候被对手跨越头顶的话朝向就会改变,这里就需要一个动作模块;被打至浮空前角色失去平衡的一瞬间也需要一个动作模块。

无论是必杀技还是普通攻击动作都是完全交给扮演者来设计的,让他们自由发挥。之前6月的世界大赛上有人觉得佐罗起身的动作比较慢,这实际上是扮演者当时跟我们说在起身的时候加入甩斗篷的动作,并不是故意要设计成这样。

Clannad:所有出场的人的兴趣爱好和想法各不相同,所以每个登场角色都有其独特的个性。

比如说“伸展(ストレッチ)”的技能,换做是我的话绝对想不出来,当时看到这些动作的时候我就托着脑袋想了很久要如何处理才好。

左侧人物为“伸展”

——现场肯定热闹得很吧?

芝麻酱:只要开心就好啊,无论什么样的技能都会做到游戏里去。但是只有一个例外,就是“升龙拳”和“波动拳”不行。

玉出:结果游戏里波动那种飞行道具技能都很弱。

Clannad:说道无敌技能的话,全身无敌判定的技能是没有的,部分无敌倒是有一些。

芝麻酱:这个游戏的目标用户并不是那些高水平的格斗游戏死忠玩家。可能他们之中有70%的人用不出技能取消+升龙拳这样的连续技,所以游戏里所有角色的重击伤害都进行了强化。

善用连续技的话确实能比较快速地击倒对手,但即便只用重击的话,一样能打到最后一关。从难度设定上来看的话,即便是小学1、2年级的孩子随便按几下也能有不错的体验。

Clannad:单人模式最初三关的AI基本上可以说是什么都不会做,本来就不是以对战为前提开发的游戏,只要看起来好玩就行。

只是,作为参考样本的《比基尼空手道宝贝》里,很多动作并没有做中割(动画制作中将原画缺少的动作补齐,属于最费时的基础作业),人物的动作看起来呆头呆脑的。对于当时的写实格斗游戏来说,那样的水准并不能令人满意,所以在开发的时候我特地对这部分进行的强化。

——说完角色和技能了,那么游戏的故事情节又是如何呢?

芝麻酱:并没有明确的主线故事,简单来将就是有一个十年召开一次的武术大赛,获胜的话就能获得黑色内裤,仅此而已。

Clannad:话说回来,有故事??

芝麻酱:还不是你说要编一个的,还是在游戏做完了之后……

Clannad:没办法啊,那时候我一直在忙着切图。

——两天的拍摄结束之后,具体的游戏开发花了多长时间呢

芝麻酱:拍摄完成之后就需要从动画里把动作的每一帧分解出来,这纯粹是个体力活。想象一下,下班之后说继续干活吧,然后打开PhotoShop一看,满屏幕都是2、3百兆一张的大叔照片,这有点无法理解了……

Clannad:那些都是我来完成的。把这些内裤男的动作一张一张地切出来,这工作干太久的话对精神状态有影响,所以我就一口气把它全干完了。

芝麻酱:本身我们也不是生手,所以也没花太长时间。反过来说,如果感受不到快速进展的话很可能就会半途而废了。

Clannad:都是靠感觉吧,哪些地方需要切出来做成一帧,这种知识储备还是有的。

——《内裤空手道白痴》的动作都是60帧的,动画效果看起来很顺畅呢,

Clannad:直立Pose以外的图有部分进行了缩小处理,因为站姿是玩家最经常见到的,所以开发的时候所有站立Pose的原图没有任何压缩裁剪。

玉出的站姿动态

玉出:这活儿很累人啊。

芝麻酱:反过来说的话下蹲轻攻击其实有两三种不同的模式,可能没什么人会注意到吧。

——游戏公布后玩家的反应如何呢?

Clannad:当时是在4月1日公布的游戏消息,后来的一周内很多玩家都以为这是个愚人节的玩笑。

芝麻酱:公布过了十天的时候我们公开了一个只能使用玉出的体验版,那时候玩家才反应过来说“原来是真家伙啊”。

——虽然不是一款万人皆知的游戏,但没想到在15年后还能借助Steam登上世界的舞台。

派罗:我也是偶然发现的,当时我就想能不能让全世界的玩家也能玩到这款游戏。那时候正好正赶上我打算要创办一家专门发型同人游戏的公司。当时就打算用这款游戏来打头炮。于是我就找到Clannad,从他那里获得了授权。

——作为游戏的开发者,各位没有想过要把游戏推广到全世界吗?

芝麻酱:就算这是我们做的,难道说要靠这个游戏称霸世界嘛?这可是我们这帮人穿着内裤出场的游戏哦。

——确实如此……

芝麻酱:反正我们那时候也不知道Steam,不过之前就已经在活动上免费发放过,虽然不清楚是怎么回事,“您愿意就好”。

——所以说在上Steam之前就已经免费发放过?

芝麻酱:开心就好啊。虽然不是说完全不想赚钱,只是这个心里目标很低。如果说去东京漫展玩的话,能把路费赚出来就够了。

回家的路上能在牛角(日本知名烤肉连锁店)吃一顿的话那更好,毕竟是因为喜欢的成分在里面,我们也不想把自己努力做出来的东西从一开始就免费到处发。

Clannad:要说花费的成本的话,顶多也就是拍摄费用和聚会的钱,一共不到10万日元。

派罗:而这样一款只是因为喜欢而开发出来的游戏,现在居然能发展到举办对战比赛的热闹程度。

6月的世界大赛现场,左侧为使用自己角色的芝麻酱

——人气这么高的话,那是不是也能期待下线上对战或者是升级版,或者是续作呢?

芝麻酱:续作实际上已经算是在开始做了。开场动画的一部分当时已经做完了。一个肩上披着披风的内裤男带着一群保镖进入到一栋废弃的大楼里,在打开公文包之后发现里面装着一条黑内裤……

Clannad:从系统角度来看,追加新角色是可以实现的。与其说是钱和时间,不如说是这是个精力够不够和想不想干的问题。如果精力够的话,没钱也完全能做。

芝麻酱:开发《内裤空手道白痴》根本不需要钱,即便真去募集起来也花不完。完全是精力的问题。

派罗:现在已经有很多玩家希望能开发网络对战模式了呢。

芝麻酱:我就直说吧,要用服务器的话可能维持会比较难。

派罗:现在租个服务器也花不了多少钱了吧。

Clannad:话是这么说,系统构架什么的还是要找专门的人来帮忙设计。

玉出:像EVO那种巡回比赛当时也想办一场来的,但是因为预算问题最终没能实现,要是有谁能出钱的话……

——最近Kickstarter这种众筹平台有很多啊。

芝麻酱:那无论是网络对战还是续作还是EVO巡回赛什么的都交给Kickstarter吧!这简直太万能了!

玉出:如果钱花不完的话就把多余的当成比赛奖金好了。

芝麻酱:无论是网络对战还是续作也许并不是完全不可能呢,曾经参加制作的这些人找个机会一起吃吃烤肉喝喝酒,聊开心了然后可能大家就说:“那一起干吧”,我们这帮人想要做什么的时候基本都是这个套路。


尾声

实际玩过《内裤空手道白痴》的人也许能赞同下面的这句话:

作为一款格斗游戏,《内裤空手道白痴》在整体质量上,尤其是作为格斗游戏核心的战斗系统部分,比起当时那些随处可见的正经厂商开发的同类作品来说丝毫不落下风。

虽然各个角色间的平衡性还有待进一步打磨,但无论是技能的衔接和连续技的爽快感,作为一款格斗游戏所必备的要素,《内裤空手道白痴》全部都有。

那些参加了今年6月举办的世界大赛的人,他们中大多数都是对游戏的技能判定和动作拆解非常熟悉的重度爱好者。虽然规模还很小,但把《内裤空手道白痴》当成一种竞技游戏来热烈讨论的社群业已存在,从这点来看,也许玉出说的参加EVO的可能并不能说完全是零。

对于芝麻酱和Clannad以及玉出这些及时游戏爱好者又是游戏开发者的人来说,他们多年以来一直坚持的做自己喜欢的事,以及那种看淡金钱的坦然态度,对我们现在身处的这个时代来说,无疑是难能可贵的。

如今的玉出、芝麻酱和Clannad

如今,游戏的开发门槛比几十年前已经低了很多,各种众筹平台也导致了大量独立游戏有如雨后春笋一般地冒了出来,其中也有不少商业色彩浓厚的产品。这个现象是好还是坏先放到一边,无论对于游戏开发者,还是媒体或者游戏玩家来说,《内裤空手道白痴》的再次出现,也许是要告诉我们:“个人和小团体开发的游戏到底意味着什么呢”?

好吧,其实我最想说的是:你想不要这条内裤呢?


展开全文

6 条评论

返回顶部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