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年的小姐姐做了一个“恋与上海龙”,逆袭联赛就是现在

骗徒零 趣闻 2018-09-26
  • 16

在这个游戏里,你的目标是组建战队,进军《守望先锋》联赛夺取冠军。联赛的最终决赛到来前,你有半年的准备时间。

无奖竞答:下面这张图里的游戏是什么?

那些忙着抢答的朋友先冷静一下,再仔细看看,你打《守望先锋》的时候真见过这个界面?如果我告诉你,这是一个恋爱养成模拟经营游戏,你相信吗?看看下面的视频,你就知道这“守望味儿”的亲密互动要怎么展开了。

前段时间,ID为Nancy Zhou的小姐姐在YouTube上放出了这个视频,其中展示了她独立制作的游戏《OWL 2K18》,把《守望先锋》联赛赛程以及各家知名战队搬到游戏里,让玩家模拟经营一支战队。

姐夫超酷警告

《OWL 2K18》的核心目标是组建战队,进军《守望先锋》联赛夺取冠军。在游戏设定里,你刚刚烧了2000万美刀,取得参加《守望先锋》联赛的资格,这时候你可以选择战队,不同的战队代表不同难度,从简单的伦敦喷火战斗机、纽约九霄天擎等,到中等难度的休斯顿神枪手、首尔王朝等,再到代表地狱难度的上海龙,除了数值会有不同外,体验的队员互动剧情也有差别。

在《守望先锋》联赛的最终决赛到来前,你有半年的准备时间。在这段时间里主要目标有两个,首先是需要不断训练,用积攒的技能点来点亮技能树,从基础阵容开始,一路往上解锁更复杂的新阵容。在与其他队伍对决时,你需要根据对敌方的了解和分析,来判断对手会拿出什么阵容,从而制定能够克制对方的策略。这时候如果没点亮相应的技能树,就只能被按在地上摩擦了。

举个例子,每支队伍开始都会有源氏+猎空的基础放狗阵容,在此之上可以解锁天地狗、铁拳放狗等,基本上现有的套路能在其中看到。

根据Nancy的说法,在不同难度下点技能树的情况会天差地别,比如伦敦喷火战斗机可能随便点一点就全亮了,但上海龙想要点满技能树,除非你是经营大师,否则就是痴心妄想。

战斗中你还可以发表情包来互动

另一个要点就是培养好感度了(终于到了很多人期待的部分,我知道你们在期待什么!)队伍成员的好感度是游戏中很重要的一环,刷好感度不仅能让你看到选手之间有爱的日常互动,还会对比赛中的胜负判定产生影响。

由于大量训练会使队员的情绪低落,当某个队员的心情差到一定程度就会生病,放任不管继续下降的话,他会选择退役。队伍的人数上限是12人,虽然随时可以购买选手来补充队员数量,不过每位选手一旦退役,就再也不会回来了。

队员的心情可以通过外出娱乐、与队友互动、赠送礼物等来补足,同时这也是增进他们之间好感度的重要途径。当然,无论休闲娱乐还是交易选手都要花钱,除了游戏开始时会给一定的初始资金外,往后基本只能靠直播和赞助来积累财富。而且如果选择的难度较高,玩家很大概率只能对着明星选手吓人的价码咋舌。

可以送包括NS、PS4在内的各种礼物刷好感

在这个部分,Nancy埋了不少玩家熟悉的梗作为彩蛋。例如,假设你的队伍里有ShaDowBurn,在休闲时间让他去做饭的话,他就会把厨房炸了。诸如此类的小彩蛋很多,对于熟悉队伍的人而言,看到这些往往都能会心一笑。

ShaDowBurn禁止进入厨房,期限50年!

此外,也有一些让玩家感到扎心的剧情,比如如果玩家没有控制好心情数值导致海鸥退役,他走的时候就会触发Nancy专门准备的特殊剧情对话。Nancy表示,虽然根据实际情况做了一些这方面的剧情,不过希望大家永远都不要打出来这些彩蛋,让选手们能一直活跃在赛场上。

如果你熟悉今年的《守望先锋》联赛,在玩这个游戏时会顺利很多。为了能尽量提供原汁原味的联赛体验,Nancy的流程设计很大程度上尊重了今年的赛程,尤其在队员流动方面。例如你知道现实中某位队员会在决赛前被开除,那就可以不用在他身上投入太多资金,留着钱去培养其他选手。

《OWL 2K18》的开发者Nancy原名叫周南,是个1997年出生的上海姑娘,目前就读于纽约大学,学习计算机科学与游戏开发。

周南

《OWL 2K18》脱胎于今年3月周南的游戏编程课作业,当时她喜欢的上海龙之队比赛处在0:20的艰难境地,这让她很难受,于是灵光一现,想到不如做一个能模拟联赛的游戏帮上海龙逆袭。在最初写设定的备忘录里,她写到:“本游戏又名《拯救上海龙》,把大腿全买回家,从0:20走上人生巅峰”。

不过这个时候《OWL 2K18》的重心还放在恋爱养成上,她用“恋与OWL”来概括它的本质,决定比赛胜负的主要因素最初也只是队员之间的羁绊,只要不断约会、送礼物就能提升数值。游戏名字中的“OWL”表示“Overwatch Love”(对,并不是大多数人猜的Overwatch League),“2K18”则是对《NBA 2K》系列格式的效仿。

由于工程量巨大,这个项目当时被暂时搁置下来。直到今年季后赛结束,周南暑假期间百无聊赖,再加上自己喜欢的另一支战队纽约九霄天擎队也没能夺冠,这让她对联赛结果耿耿于怀,才又重新把这个游戏捡起来继续做。

受到心仪选手退役、赛程坎坷艰难的影响,她的重心开始从恋爱养成转向模拟经营,更加重视联赛模式的设计,希望能以此让玩家体会到职业选手奋斗的不易。

出乎意料的是,在公布游戏后,《OWL 2K18》很快收获了许多关注。从内测报名的情况来看,俄罗斯和泰国的玩家反响最积极,现在已经有不同国籍的玩家用爱发电,帮忙翻译文本。像俄罗斯就有一群粉丝自发组成了一个“俄化组”,仅仅几天就完成了翻译工作。德语翻译因为只有一个老哥在做,所以速度比较缓慢,不过也在稳步推进。

在有了一定的关注度后,周南干脆将最初游戏中一些涉及恋爱元素的擦边球都删了,一方面是希望玩家更加专注于比赛本身,另一方面也是为了避免让只冲着经营战队而来的玩家感到不适(她发现关注者里直男比例超乎想象的高)。

由于《OWL 2K18》还在内测期间,视频里展示的内容都还会有添加和修改。等测试结束后,游戏会免费发布在她的个人主页(点击“阅读原文”即可前往)、Reddit和NGA上。另外周南也说,之后她可能会去询问暴雪关于版权方面的问题,如果可以她也会把这个游戏发布到steam上,方便大家游玩。

周南做游戏很大程度上是受了IT潮男老爸的影响,从小她就被爸爸抱在腿上玩《魂斗罗》《仙剑奇侠传》等游戏,稍大一点,爸爸又教了她Flash,看着她会做一点东西后就放她自己探索了,不过她开始专心研究游戏制作却是在高中时期。

15岁时,她被家人送到美国波士顿附近小乡村的高中上学,对于正值青春期的少女来说,把她放在什么新鲜事物、娱乐活动都难以接触的地方,这简直跟坐牢差不多,她简直要抓狂。在万分无奈中,只能把无处挥洒的一腔精力倾注在钻研技术做游戏上,同时也拼了命地学习,努力考进城里的大学,离开这座“监狱”。

终于熬到考完大学,选择专业时周南本来想报艺术班学习插画,但老爸担心她学艺术没前途,以后找不到好工作,所以退而求其次,选择了自己喜欢老爸也认同的计算机科学与游戏开发专业。

离开波士顿小乡村,周南就放飞自我了,大学期间一闲下来她就独自去不同城市、国家参加各种Game Jam(即要求开发者在短时间内根据特定主题制作一款游戏的活动)。让她印象最深刻的,是在今年Global Game Jam纽约场与一位谷歌工程师组队的经历。

在现场遇到谷歌工程师时,周南内心狂喜:参加Game Jam这么久,终于有一次能抱到大腿了。这位老哥以代码见长,而她出于喜欢美术,在以往参加Game Jam时往往担当主美的角色,组队做游戏可谓强强联合。

还没来得及高兴多久,组队完成后谷歌的工程师老哥就羞涩地提出,自己平时一直写代码都写烦了,这次想挑战一下美术。当时她内心完全堆满了黑人问号表情包:啥?再说一遍?

但人家都提出来了,她也不好意思拒绝,只能挑起主程的大梁。画画的主程去与写代码的主美“强强联合”,最终做出了一个让她捂脸不忍直视的游戏《Face to Face》,做音效的哥们儿宽慰她:“反正我们是来玩的”(她后来都没好意思把这个游戏放到个人主页上)。

谷歌工程师评价:“我觉得我画得还挺可爱”

不过这次状况频出的主程经历也给了周南一些信心,在前不久上海交大举办的VR Jam上,她担任队长兼主程做的“VR真人炉石”《肥宅传奇》为自己圆了拿个Jam奖的梦。

周南现在的目标是成为班尼特·福迪(就是那个曾经让你们受苦的抡大锤游戏的作者,他是周南大学的CG教授)那样的一体机,能够自己全方位负责做好游戏。周南现在对未来还有些迷茫,因为她感觉自己更像半路出家的野路子,不知道游戏大厂的生态适不适合自己。不过她对独立游戏有很强的执着,所以唯一能确定的是,无论今后是否进入游戏行业工作,她都会坚持做自己喜欢的独立游戏。


展开全文
返回顶部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