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依然在玩《守望先锋》的玩家,如何看待这款两年前曾风靡网络的游戏?

铂依西娅 文化 2018-09-30
  • 24

一时的喧嚣散尽后,在玩《守望先锋》的玩家也都有着自己的理由,和对游戏的看法。

距离《守望先锋》正式上线已经过去两年零四个月了,在2016年的夏天,暴雪推出的《守望先锋》可以说在社交网络上达到了白热化的程度。无论是精美CG动画,还是漂亮的游戏人物模型、较为完整的人物设定,以及游戏自身友好的上手难度,都让非常多的玩家迅速接受了这个耳目一新的游戏,其衍生的种种网络现象甚至一度超越了游戏本身,成为了网络流行文化的一部分。

2016年,《守望先锋》一度风靡网络

但当一时的喧嚣散尽后,那些留在游戏里的玩家、还有刚开始接触它的玩家,也都有着自己的理由和对游戏的看法。


游戏里的人生赢家

“唐较瘦”是一名刚刚参加工作的女孩,目前正在从事游戏行业相关工作,尽管刚刚参加工作有许多的事情要忙,但她仍然保持着和好朋友打《守望先锋》的习惯。两年来,除了单机游戏,她几乎把所有的游戏时间都花在了这个游戏上。

在遇见《守望先锋》之前,我几乎是不碰游戏的人。

唐较瘦是一个重度社交媒体用户,平时在微博上最喜欢互动的内容也几乎都和美剧、动漫相关的,在接触《守望先锋》之前,她对于游戏的认知还停留在男生之间的交谈中。2016年6月,由于身边同学和微博上的动漫博主都不约而同的沉迷于一款游戏,引来了她对这个游戏强烈的好奇心,打听了一下才知道他们说的就是《守望先锋》。

“我一开始玩这个游戏或许算是跟风吧,因为那时候《守望先锋》太火了,身边人都在讨论,但是后来才觉得,这个游戏节奏明快,真是出乎意料的好玩。”唐较瘦这样评价这个游戏。游戏的人物模型、画风都很吸引她,这让她很快产生了兴趣,并毫不犹豫地花钱买了一份。

唐较瘦也喜欢收藏一些《守望先锋》的周边玩具

她最喜欢的英雄是法老之鹰、D.Va和天使之类的辅助英雄,“这些英雄操作起来都不复杂,但我刚玩法老之鹰的时候经常会死,因为很难找到愿意牵我的天使,D.Va就比较容易了,血还很厚。那时候我和朋友开黑什么英雄都敢拿,托比昂、秩序之光、半藏这些什么地图都用,现在就不一样了,我都是看阵容选英雄,大多时候补位辅助,每次一局打完看到队友给我点赞,我都很开心。”

这两年来,唐较瘦天天都和朋友一起玩游戏,像模像样的写开黑日记,录精彩集锦投稿媒体等等,除此之外她还和朋友报名参加了《守望先锋》挑战者联赛,虽然没能打到线下赛,但也完成了他们自己定下的小目标。毕业时,唐较瘦放弃了进入传统大公司的机会,毅然选择了游戏行业。

现在和男朋友一起打排位,已经成为了唐较瘦的日常,她男友喜欢玩突击位英雄,而她喜欢玩天使牵着他,但凡看到这两人同时在线,亲朋好友都会自动退出组队,因为不想吃狗粮。

“我因为玩这个游戏,做了很多以前不敢做的事,这种突破带来的喜悦真的令人难忘。”唐较瘦说,“别人说这个游戏是火了凉了的,我并不关心。因为我的朋友们还在玩呀。”


并不孤独的高端玩家

Aii在B站直播《守望先锋》差不多有一年的时间,他的粉丝并不算太多,直播方式也相当随性,有时候早上播几小时,有时候晚上播,并没有稳定的播出时间。

尽管如此,Aii依然拥有不少忠实观众,原因很简单:他的技术不错。Aii的国服账号接近4500分(《守望先锋》排位最高分5000),亚服账号有4100多分,这些分数都是他单排打出来的。

Aii和粉丝的互动很少,但粉丝要求他大部分时候都会去满足,“之前有人发弹幕让我玩一下新英雄破坏球,我就去玩了,新英雄的用法和搭配我能很快摸清楚,毕竟这个游戏20多个英雄,我已经很熟悉了,他们希望看到我对版本改动和新英雄的玩法理解。”Aii说到,“有不少玩家喜欢看直播胜过自己玩。”

Aii的近期使用的国服和亚服账号分数(玩家本人不愿透露游戏ID)

经历了这个游戏从大火到稳定的阶段,在Aii看来,游戏列表里的确有一些好友不再上线了,但玩家数量减少为游戏排位赛带来的改变是很小的。

不过有些情况他还是能感觉到的,比如他遇到的外挂比起从前少了很多。身为一个FPS游戏,《守望先锋》也曾不可避免的遭受了外挂的打击,为了改善游戏环境,官方就外挂问题做出许多努力,在游戏刚上线就实行了严厉的封号制度,现在通过两年运营经验总结了一些经验,改善很多问题,Aii表示现在的排位赛他已经很难碰到外挂了。

“我现在几乎是遇不到外挂了,自从玩家举报可以得到反馈后,我能切实感受到游戏反作弊措施实行的效果”Aii这样评价现在的国服排位赛环境。

举报成功的玩家都会收到这样一封信

“单排的体验的确没有和朋友一起那么好,不过上分快,而且很有成就感,还能偶尔听听队友说骚话,大部分时候我觉得挺有趣的。”Aii表示,“那些体验不太好的情况也没什么值得奇怪的,每一个有排位系统的网游都会出现,我每天通过玩这个游戏学习里面的技术和套路,然后演示给观众,大家都高兴,对我而言这个游戏就是很耐玩。”


新人攸宁:和朋友们一起玩很开心

《守望先锋》不缺乏新人玩家,攸宁就是其中之一,作为一个多年的游戏玩家,攸宁更喜欢MMORPG这类网游。2016年还在上大二的她玩剑三时惊讶的发现,公会里的小伙伴们在等任务的同时,纷纷挂机去玩了一款叫《守望先锋》的游戏。

这让攸宁很好奇,经过了解,在剑三中拥有很多时装的攸宁发现自己对这个游戏的画风有着独特的好感,于是她决定买一份来试试,但是不知为什么,游戏下载完出现了无法打开的情况,攸宁就将游戏晾在一边暂时遗忘了。

2017年底,攸宁的闺蜜提出一起玩《守望先锋》的主意,攸宁就试着点开了自己桌面上的游戏图标,惊奇的发现游戏居然可以玩了!于是在闺蜜的软磨硬泡下,攸宁顺利“入坑”。尽管大部分时候遭闺蜜“逼迫”成为其绑定辅助,但他们几乎每天都在欢笑中度过,这一段美好时光在攸宁看来十分难得。

因为节奏明快,英雄技能较少,攸宁觉得这个游戏的新手友好度比她以前接触的游戏要高多了,因此刚开始她每天都会上线和闺蜜一起玩上几局。

攸宁和她在《守望先锋》中认识的小伙伴的好友群

最近和她的好朋友都在为毕业的事情焦头烂额,也没有太多时间一起玩游戏,但在好友群里,他们依然会在群里插科打诨,开开玩笑,如果有空,必须组队开一局。这样的经历让攸宁觉得十分宝贵。

“我马上要出国了,可能因为时差不能再和他们一起玩游戏了”攸宁为此有些忧伤,“这是一段难得的缘份。”


结语

对于玩家而言,《守望先锋》所创造的价值其实不仅于此。游戏自身的素质和初期在玩家当中的口碑很不错,与此同时在游戏刚上线之初,《守望先锋》拥有网络上现象级热度的同时还催生了大量的周边文化,产生了属于自己的独特影响力。

由于人物形象优秀,自游戏诞生以来,在社交媒体以及一些ACG文化相关场合,《守望先锋》相关的形象占据着重要地位,各种相关周边作品人气极高。

而两年后的今天,这个游戏的相关文化在cosplay和同人等圈内依然保持着相当的人气和吸引力。



时至今日,《守望先锋》在整个ACG圈里的影响力依然很大

能够在玩家领域有这样的成就,除了游戏本身的素质外,也和《守望先锋》本身在游戏角色和故事的塑造上有很大关系。作为一款竞技类游戏,《守望先锋》在人物塑造上承接了暴雪擅长讲故事的特点,游戏在推出的时候,整个世界观的架构、角色人物的整体塑造就比较完整,每个人物与人物之间、甚至地图与人物之间都有着既独立又互相关联的复杂联系,使得角色深入人心,再加上一直以来为人称道的CG动画,让这个游戏在游戏之外更多了许多可供粉丝挖掘和回味的地方,也为它在更广阔的领域创造了潜力。

《守望先锋》游戏宣传CG短片《双龙》曾令无数玩家入坑,并且获得了2016年好莱坞音乐传媒奖提名

另一部短片《最后的堡垒》获得威比奖2017在线电影及视频最佳编剧提名

在近几年兴盛的电竞领域,《守望先锋》联赛(简称OWL)第一赛季成功举办,为暴雪在OW电竞领域的第一年交出了合格的答卷,取经NBA的赛事体系也得到了OWL战队老板的好评。

美国俱乐部C9的CEO -Jack Etienne曾在推特回复中透露,2018年守望联赛赞助所得收入已经出乎了他的预料

OWL第二赛季开始之前,包括国内虎牙、bilibili在内的一些业界巨头相继支付重金争取OWL联赛席位,这样的规模,对于商业化起步时间并不算久的电竞行业而言,这无疑是不可多得的大手笔,消息公布后,在业内也引起了广泛关注。

Owl目前的正规程度让粉丝、投资者等等众人感到放心

与此同时,在玩家领域,这样模仿传统体育的电竞赛事将会创造相应的电竞明星,明星效应催生粉丝文化,一方面带动周边发展,一方面有利于联赛的持久运作,对于OWL来说,那将是更大的机遇。

Owl中国粉丝自己制作的游戏

2018年《守望先锋》世界杯上,中国队再次晋级八强,让很多国内玩家备受鼓舞,未来拥有四支中国战队的OWL第二季,或许也将带给国内《守望先锋》一些改变。


展开全文

43 条评论

更多评论
返回顶部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