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白机《龙珠外传》:龟派气功怎么就成了“拳拳体爆光”?

拳拳体爆光,拳拳光气气,气气体体爆,气瞬爆,爆爆光光光……如果你看得懂这些不明觉厉的文字,那一定玩过那款著名的《龙珠》改编游戏。

早在九十年代,《龙珠》就是男生之间最热烈的讨论话题之一。如果能在红白机上玩到《龙珠》的游戏,那更是美事一桩。卡牌RPG《龙珠Z外传 赛亚人灭绝计划》,就是随着这股热潮进入玩家的视野。这部FC末期的高容量游戏,居然成了许多玩家心目中的神卡。

战斗画面魄力十足,表现力突破八位机的限制,玩法内容新奇有趣,凑卡拼必杀让人欲罢不能。再加上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大IP,曾几何时,《龙珠外传》就是红白机玩家口中的巨牛卡。

画面爆炸、容量惊人,当然牛卡的价格也很感人。动辄两三百的单卡定价和全日文内容,让不少鹏朋友捏着人民币含恨流泪,转身去买了四合一、八合一之类的动作游戏卡。你说四百一盘的《龙珠家族合卡》?那是王思聪家的玩具吧。

自从玩了《龙珠外传》,一个问题就始终萦绕在长鼻君周围——为什么好端端的龟派气功,到游戏里就成了“拳拳体爆光”?这究竟是拍脑袋想出来的歪点子,还是另有什么玄机奥秘?

拳拳体爆光是如何诞生的?

把时间调回1992年。那是《龙珠》在日本最火的时期(当然现在还很火),漫画和动画的情节都推进到了最令人热血沸腾的高潮部分,万代趁势以一年一作的速度,在FC上不断推出《龙珠》的改编游戏。

这一年的5月底,当万代的游戏制作人大久保悌伸完成了最新的《龙珠Z3烈战人造人》后,陷入了深深的烦恼之中——下一代的《龙珠》游戏究竟该怎么做才好?

《龙珠Z3》也是许多人童年的美好回忆《龙珠Z3》也是许多人童年的美好回忆

从1986年的《神龙之谜》开始,万代已经在FC上接连发行了六部《龙珠》游戏。自第二代的《大魔王复活》起,这个系列就一直延续着卡牌战斗RPG的系统。

年货加上一成不变的玩法,让许多玩家新鲜感不再,渐渐玩腻了《龙珠》的游戏,销量也节节败退。从《神龙之谜》的百万销量,下滑到《龙珠Z3》的不足50万。再牛的IP,也经不住这么薅羊毛呀。

求新求变势在必行,制作人大久保悌伸期望在下一代作品中,既能找出全新的玩法,又不破坏《龙珠》系列的传统。

除了系统,Z1、Z2和Z3在界面上也高度复用除了系统,Z1、Z2和Z3在界面上也高度复用

正当大久保悌伸烦恼的时候,忽然脑中划过一个点子——何不用两张卡牌组合在一起?

如果你玩过之前几作《龙珠》游戏,尤其是国内影响力较大的《激神弗利萨》和《烈战人造人》,都知道《龙珠Z》系列游戏里,战斗时卡牌都是单张打出的。一张卡面上的汉字和数字决定了角色战斗方式和攻防数值。如果想要出必杀技或者放波,就得用写有“必”字牌或同门派的卡牌。

悟饭的门派也是“魔”,知道谁是亲爹了吧悟饭的门派也是“魔”,知道谁是亲爹了吧

大久保悌伸的创新之处就在于,增加“牌组”这个维度,而不是单卡出招。卡牌间的排列组合能够发挥出更大的威力,战斗的策略性陡然大增,过程充满变数和挑战。

两张卡牌组合的想法一出,就像打开了天窗一样,新游戏的开发方向豁然开朗。一个又一个的新点子不断涌现,三张卡牌、四张、五张……一套名为Arrangement的新卡牌战斗系统,就在《龙珠》游戏的团队中诞生了。

家暴现场家暴现场

原本通过使用“必”字牌发动的必杀技,现在需要像打麻将一样凑出一副牌才能发动。越是厉害的必杀技,需要凑的牌就越多,当然也越难。

可这样就出现了一个新的设计问题,牌面如何与必杀技对应呢?

前几作的系统就不存在这样的问题,用“必”字牌就是必杀技,“拳”字牌或者拳头图标就是打拳,“蹴”字牌或者鞋子图标就是脚踢,直观易懂,不会有毛病。可是凭什么“拳”字牌和“光”字牌凑在一起,就能放能量弹呢?

前作就是卡牌一对一前作就是卡牌一对一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游戏的制作者特意更改了卡牌的功能,还追加了许多新牌面。

首先他们将前作里代表流派的“界” “龟”“魔”等汉字,改回成最初几作的“拳”、“蹴”等攻击方式。每一种必杀技,也尽量用贴近含义的汉字进行组合。。

比如最著名的龟派气功,就用了“拳拳体爆光”来代表——龟派气功可不就是用拳头和拳头在身体前爆出来的光波么?

龟派气功是比较典型的例子,还说得过去,但有的必杀技就不那么好处理了,比如第一个送主角孙悟空上西天的魔贯光杀炮。

单单为了这个短笛的必杀技,制作者可谓是绞尽脑汁。为了能够给魔贯光杀炮一个合理的汉字组合,他们特意在卡牌中追加了“贯”这个牌面。后来实在想不出“贯”字牌在单用的时候应该如何表现,和其他牌面显得格格不入,不得已又将其剔除出了选项。

无奈之下,魔贯光杀炮的牌面组合,最后成了让人摸不着头脑的“气气体体爆”。

像这种为了某个特定必杀技而增加的卡牌还不在少数,最多时整个游戏中共有十七种汉字牌。最后删删减减,还剩下10种左右,组合成了最终看到的必杀技。

上面说的这些还不算什么,有更难搞的。游戏里很多招式在漫画中虽然有所表现,但从来没有正式命名过。像贝吉塔父子就特别爱用各种无名的能量炮,动不动就是一连串光弹连发,烟尘很大但屁用没有。这种必杀技该叫什么名字呢?

所以游戏的制作者还不得不为这些有实无名的招式起名字。你还记得游戏里短笛最强的招式吗?就是那个“分分分爆投”,短笛憋出六颗绿油油的光弹把敌人包围的招式。最后制作者给他起的名字叫——“魔空包围弹”,形象生动,还被后来的游戏沿用。


戏说不是胡说,改编不是乱编

自从《龙珠》的动画版权交到东映手中之后,添加各种原创剧情的事情就没少发生过。但是由万代改编的游戏却一直老老实实地遵循着原作的步伐,从小悟空出山,一直做到沙鲁。

直到有一天,万代发现他们游戏的剧情进度竟然赶上了漫画,这可慌了手脚。面前摆出了一道难题:要么做原创剧情,要么停工等漫画。

坐拥《龙珠》这么大的IP,当然不能停工,制作原创剧情的外传游戏,就成了必须执行的工作。

但是戏说不是胡说,改编不是乱编,原创剧情不等于胡编乱造。虽说只是个FC上的游戏,但要改编《龙珠》也得按照规矩来,需要根据漫画设定好的世界观进行改造。

每当有小朋友问“孙悟空有几个女朋友”时,长鼻君心里都十分难受——

废话,当然只有一个啦!废话,当然只有一个啦!

当时东映已经开始了榨取龙珠剩余价值的计划,不仅在冗长的TV版中不断注水,原创剧情和拖沓节奏让漫画读者叫苦不迭,还时不时搞出原创内容的OVA和剧场版,来骗取粉丝荷包里的小钱钱。

游戏版权方万代趁机跟进,从这些原创剧情的OVA企划案中寻找素材。

当时摆在制作组面前的OVA方案有好几个,既有讲述大特兰克斯回到未来之后的战斗经历,也有孙悟空父亲巴达克的生平事迹。

经过与《龙珠》动画编剧小山高生的一番讨论之后,最终决定使用兹夫鲁人复仇赛亚人的情节作为主题,制作《龙珠外传》的游戏。

盘腿老爹就是最后的兹夫鲁人盘腿老爹就是最后的兹夫鲁人

兹夫鲁人的设定并非空穴来风。在鸟山明开始创作赛亚人篇的时候,就开始设定孙悟空故乡的历史变迁,兹夫鲁人就是在这一创作阶段,被鸟山明加进入《龙珠》的世界观里。

兹夫鲁人是宇宙中具有高度文明并且善良的种族。他们接纳了流浪的战斗种族赛亚人,想不到却遭遇了现实版的农夫与蛇。恢复元气的赛亚人消灭了兹夫鲁这个种族,抢夺了他们的星球,并将其改名为贝吉塔星。

兹夫鲁的科学家为了向忘恩负义的赛亚人复仇,这才有了《龙珠外传》的剧情。

从兹夫鲁这个名字上,就透露出浓厚的鸟山明和龙珠风格。

熟悉《龙珠》的人津津乐道于鸟山明是个吃货的事实。他把各种食物加入到《龙珠》的世界中。贝吉塔就是蔬菜,孙悟空就是胡萝卜,雅木茶就是饮茶,还有天津饭、饺子、杂烩饭大王……整部龙珠就是个饭店食堂。

而这个想要向赛亚人复仇的兹夫鲁(ツフル)人,其实是日语フルーツ调换了字母顺序。フルーツ就是英语fruits(水果)的片假名转写。

也就是说,贝吉塔(蔬菜)星原名水果星。当你看到游戏里最终Boss兹夫鲁科学家大战贝吉塔时候,应该意识到这是一场水果与蔬菜之间的世界大战。

世纪对决:蔬菜大战水果世纪对决:蔬菜大战水果

兹夫鲁人并非只出现在《龙珠外传》这样的游戏中,事实上,漫画和动画中一直都有兹夫鲁人的影子。

还记得贝吉塔和弗利萨手下所穿的战斗服吗?可以根据人的身材大小随意改变,打人造人的时候连小林和孙悟饭也穿上了。这件高科技战斗服就是兹夫鲁人的科学结晶。


与时间与容量战斗的战斗系统

《龙珠外传》中只有五位Z战士参加战斗,除了短笛之外都是超级赛亚人。游戏前半段的流程里,只能操作一个角色进行战斗。虽然说是5名Z战士,但从头至尾,有一个人始终无法操作,完全由AI控制。

不用说你都能猜出这位是谁了,当然是傲娇王子贝吉塔。

日漫经典组合:没头脑和不高兴日漫经典组合:没头脑和不高兴

每个《龙珠外传》的玩家一说到贝吉塔,无不是又爱又恨,咬牙切齿。谁都知道贝吉塔的大招终极闪光是“爆爆光光光”,但就是死活用不出来。能攒这么多“光”字牌就不容易,可弱智的AI就是不肯打出排好的超必杀。

如果你还在尝试让贝吉塔打出终极闪光,劝你省了这力气吧,因为游戏的开发者早在二十年前就告诉玩家,就算打出贝吉塔其他所有的必杀技,都不可能用正常手段使出终极闪光。

关键在于AI太傻。

开发者说,贝吉塔的必杀技有很多只需要两个字,而AI会倾向于使用已经用过的必杀技。所以当你辛辛苦苦攒出三个“光”字牌的时候,很有可能在下一回合中,被贝吉塔用“拳光”、“分光”、“蹴蹴光”给浪费了。

此时只能一口老血吐在屏幕上。想要一睹贝吉塔终极闪光的风采,只能在对战模式中尝试了。

既然贝吉塔的超必杀这么难打出来,为什么还有这么多人乐此不疲地尝试呢?

无他,唯酷炫耳。

不得不承认,《龙珠外传》里的战斗表现水准,已经达到了FC的最高峰。大魄力的特写镜头,富有冲击力的必杀效果,让玩家耐着性子凑出一副好牌,然后放下手柄好好欣赏不亚于16位机游戏的必杀画面。

相比之下,贝吉塔儿子的必杀技“气瞬爆”就好凑多了相比之下,贝吉塔儿子的必杀技“气瞬爆”就好凑多了

然而在这些精美无比的必杀技画面背后,是制作组焦头烂额的开发工作。

制作人大久保悌伸说,制作必杀技的特写画面,就是在与容量和时间战斗,而且这是一场绝对不能输的战斗。

因为万代的年货策略,使得制作组必须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内,开发完全套《龙珠外传》的游戏。

偏偏龟派气功、终极魔闪光等超必杀的特写,又特别占容量。要知道那个时候的FC卡带容量是极为有限的,和现在动辄90G的游戏包不可同日而语。

对于战斗画面,制作组曾有过更多的想法,不仅仅是必杀技,连普通攻击也有不同的表现。比如四张“蹴”字牌连在一起,就会有四连踢的特殊动画。只可惜最后因为容量实在不够,只得作罢。就连“分分分爆投”魔空包围弹的特写也被忍痛放弃。


上个世纪的“泛娱乐”纠葛

近几年,中国的游戏界大佬,又开始搞“泛娱乐”的概念,也就是把游戏、动漫、影视剧打通,共同打造一个大IP。这不过是二十多年前日本人玩剩下的东西。想当年《龙珠外传》上市的时候,就搞了一把影游联动。

既然《龙珠外传》的剧情来自OVA动画的原创剧本,那何不干脆做一个动画,多少还能挣点钱呢。因此就有了这部为配合游戏而推出的OVA《龙珠Z赛亚人灭绝计划》。

OVA以上下两卷录像带的形式发售OVA以上下两卷录像带的形式发售

OVA的剧情完全和游戏里的一模一样。上来就揍圆头兵,让玩家忍不住高呼神还原。动画里要场景切换时,索性直接镜头对准电视机,把游戏里贴纸小人选地图的过程给录了下来。动画的配乐也是根据游戏音乐改编而来。

游戏和动画差不多是同期进行制作的,游戏做完了,动画片也准备就绪,这时却发生了奇怪的现象。

《龙珠外传》的OVA动画被分成了上下两卷发售,上卷在1993年的七月下旬发售,下卷则在八月底。而游戏的发售日却是在八月初。

这就意味着,玩家还没有拿到游戏卡的时候,就已经被动画片剧透了一大半剧情。如果是前作那种照着动漫改编的作品也就罢了,可这是第一部原创剧情的《龙珠》游戏啊。弗利萨和一干剧场版原创角色将登场的信息,被OVA曝得一干二净。

这种游戏内容被意外泄露的乌龙,居然还牵扯出《龙珠》版权方的利益纠葛。

最初万代在企划游戏后,同为《龙珠》版权方的集英社和东映也看上了《龙珠外传》的题材,于是和万代协同工作,制作了这部动画。

集英社的算盘是打着游戏攻略的名义,把OVA当成《少年JUMP》的奖品,促进杂志的销量。想不到以非卖品出现的动画片却出现了一些游戏零售店里。集英社不得已,将非卖品改成了公开贩卖的商品。

游戏攻略比游戏本身还出得早,这件怪事让集英社和万代之间造成了不大不小的问题。

还记得这两位杂鱼吗还记得这两位杂鱼吗

好在动画的下卷是在游戏发售后才与观众见面,否则这个游戏中最大的彩蛋就会在还没发售时就被破了梗。

凡是玩通过《龙珠外传》的玩家,都必须要知道这件事情——兹夫鲁的科学博士并不是真正的最终Boss。如果在十个回合之内将其击倒,在看完制作人员表后一段时间,就会出现真正的Boss——红色的怨念产物哈奇夏克。

OVA动画中完整地还原了游戏里的彩蛋,连放完制作人员表再开始真正决战的设定也完全一致。

只可惜与游戏不同,进度条轻易地出卖了这个彩蛋。

什么,你打完博士就关机睡觉了?那你的人生已经不完整了。什么,你打完博士就关机睡觉了?那你的人生已经不完整了。

过了近二十年,在2010年的时候,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款《龙珠》改编游戏的《龙珠:怒气爆发2》在PS3和XBOX 360上登陆。游戏最良心的地方,就是把《赛亚人灭绝计划》的动画片给重新制作了一遍。

原本上下两卷的动画,被压缩到了一集的篇幅里,因此玩家最熟悉的圆头兵彻底没有了。剧情更是能省就省,只剩下打打打。但是全新的高清画质,依然让老玩家泪流满面。

只要你在游戏里看完这部动画,就能够使用当年游戏里的噩梦,隐藏Boss哈奇夏克啦。

遥想当年,《龙珠外传》是长鼻君第一个通关的RPG,从此爱上了这个游戏类型。为了找攻略爆机,长鼻君又认识了游戏杂志《电子游戏软件》。时至今日,长鼻君依然对1994年的那篇攻略念念不忘,只因为里头写着这样的内容——

在那个吃饱了撑的年代里,只为了研究出这个“某个地方,某样东西”,长鼻君把所有地图的所有格子都走了个遍,也没有找到能让悟饭的HP变为9999的方法。

直到查遍攻略资料,包括日本二十多年前的攻略本,才知道压根没有这回事。五片拼图碎片都在地球上,根本不需要去找大头鱼。提升悟饭的碎片就在金字塔里,最高也只能到9500。

原来我们的青春,就是在这样单纯而美好的游戏中悄悄逝去的啊。

这又是什么鬼?这又是什么鬼?


展开全文

8 条评论

返回顶部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