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世纪的小朋友,好多靠这部动画认识了牛仔和西部

你有没有看过?

《荒野大镖客2》上市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这些日子里你有没有在美国西部的世界里,找到了属于自己的狂野和刺激?

还是说光在做铲大粪的任务?

我们很早就在电视上接触过西部题材的影视作品了。不过在众多的作品里,长鼻君的西部日常知识,却是来自一部另类的幽默动画——《幸运的鲁克》。

这部动画当年在很多地方台都播过,可能很多朋友都有点想不起来,我先来帮你回忆一下:瘦高的鲁克,聪明的白马,蠢萌的笨狗,还有排列有序的江洋大盗……一部夸张搞笑的动画,让很多人忘记了西部世界的血腥,反而留下了许多欢乐。


什么?鲁克不是美国人画的!

牛仔、左轮枪、西部世界……这部充满浓浓西部风情的动画片,当然是美国的……什么,《幸运的鲁克》不是美国人画的?非但不是美国动漫,而且作者开始创作的时候甚至都没有到过美国。

很难令人相信,《幸运的鲁克》虽然讲的是美国人自己的故事,但下笔的人却是来自欧洲小国比利时。

即便是在国家林立的欧洲,比利时也只能算是个小个头的国家,人口数量比北京户籍人口还少。但在世界漫画的版图上,比利时可是个不折不扣的超级大国,"漫画之国"的称号绝非浪得虚名。

在一个世纪内,他们为世界贡献了数不胜数的漫画经典,创造出一个又一个鲜活的漫画角色,随便说几个估计大家都很熟悉--《丁丁历险记》《蓝精灵》《斯皮鲁》等等。没错,他们都出自比利时。

直到今天长鼻君才意识到,童年对欧美动漫的美好印象,其实都是比利时人给的

在璀璨的比利时漫画群星中,有一颗夺目的星星显得与众不同,它就是《幸运的鲁克》。它的作者莫里斯,也因此成为又一个漫画大神。

很小的时候,莫里斯就被送到耶稣会开办的教会学校读书。然而他的兴趣全然不在学习和信奉上帝上,漫画杂志成了他生活中最大的乐趣。而美国漫画形象米老鼠的诞生,在少年莫里斯的心中树立起一座崇拜的偶像——沃尔特·迪士尼。能拍出迪士尼那样的动画,也成了他一生追求的目标。

小时候谁要带本《米老鼠》来,绝对成为人缘最好的人

第二次世界大战过后,欧洲百废待兴。莫里斯如愿以偿地成为一名职业漫画家。他的工作是为著名的法语漫画杂志《斯皮鲁》画画。

《斯皮鲁》既是杂志名,也是其主打漫画的名字。八十年代中国盗版的《斯皮鲁》小人书,是长鼻君童年最喜爱的漫画之一,至今仍对红色礼宾服的斯皮鲁难以忘怀。

可惜这本书长鼻君只有上册,没有下册……

为《斯皮鲁》工作的时间里,莫里斯结识了三个志同道合的朋友,在杂志社有“四人团伙”的称号。他们都是漫画师,都希望能够创作自己的原创作品,而莫里斯儿时教会学校滑稽的教师制服,和喜爱的西部电影浮现在自己的脑中,给了他们创作的灵感。

就这样,一个穿着黄色衬衫和黑色马甲,行走在西部世界的牛仔,在莫里斯的画笔下诞生了。

最早的鲁克形象,和现在有很大不同

1946年12月7日,莫里斯创作的《幸运的鲁克》刊登在当期的《斯皮鲁》杂志上,这个正直勇敢,个性鲜明的牛仔,加上对欧洲读者来说陌生的西部风情,让这部漫画一炮而红。

此前欧洲只有零星翻译过美国的西部题材漫画,而比利时漫画家一出手,立刻就打响了牛仔的名号。

这时的莫里斯,才刚刚过完他的23岁生日。

第一期《幸运的鲁克》


他改变了鲁克

《幸运的鲁克》的成功,让莫里斯和他三个朋友大受鼓舞。至此,莫里斯开启了他长达半个世纪的创作之旅,陪伴幸运的鲁克走到人生的终点。

1948年,莫里斯和四人团伙的其他成员来到了美国。这个因画美国题材而红的比利时画家,第一次踏上美洲大陆的土地。他恐怕没有想到,之后他将在这个陌生又熟悉的国度里,度过人生里最重要的六个春秋,并且遇到工作上最重要的伙伴。

出名前莫里斯为幽默杂志绘制的封面

莫里斯对外宣称,他此番来美国的目的,是为了在当地采风,寻找当年遗留下的西部旧貌,以便更好地创作《幸运的鲁克》。在美国西部,莫里斯拍摄了大量的照片,了解当地的风土人情,感受历史遗留下的气息。

然而莫里斯心里还藏着另一个目标,也是他到美国的真正目的,那就是拜访他童年的偶像--沃尔特·迪士尼。

此时的迪士尼正在造更大的梦——迪士尼乐园

此时迪士尼已经成为好莱坞当之无愧的动画之王。与沃尔特·迪士尼见面的时候,来自欧洲的年轻漫画家提出了他的真实想法:

迪士尼公司能不能将《幸运的鲁克》拍成动画片?

沃尔特·迪士尼看着这个比利时人,没有多说什么。显然,他对《幸运的鲁克》毫无兴趣,或者说,他可能对来自欧洲的漫画都毫无兴趣。

沃尔特·迪士尼过世后,迪士尼公司为《幸运的鲁克》发行了动画的录像带

铩羽而归的莫里斯遭受到不大不小的打击,把《幸运的鲁克》做动画,将会成为他心中一个难解的结。

尽管在迪士尼那里碰了钉子,莫里斯却在美国找到意外的合作伙伴,一个同样在美国旅行的欧洲人,热内·高斯尼。

高斯尼是一个波兰裔的法国犹太人,他来美国的目的更加单纯,是想直接进入动画界。而和莫里斯一样,他的愿望没有达成。

两个失意人一见如故,相谈甚欢,小三岁的高斯尼对莫里斯的创作很感兴趣。1955年,当莫里斯完成了他长达六年的美国之旅回到返回欧洲时,高斯尼也回到了家乡。

从这一年开始,高斯尼以编剧的身份,正式加入到《幸运的鲁克》的创作之中。正是因为高斯尼的到来,让《幸运的鲁克》完成了一场脱胎换骨的升华。

高斯尼不仅为《幸运的鲁克》创作了一个个精彩的故事,更重要的是,他为原本平庸的漫画世界,加入了许多绝妙的设定,并在日后成为这部漫画最具有代表性的标志。

高斯尼加入前的鲁克还是个大下巴的耿直汉子

在莫里斯最初开始创作时,幸运鲁克不过是个普通的牛仔,就和许多西部电影里的主角一样。高斯尼到来后,给鲁克加上了一个让人一下就记住的特征:

射得比谁都快,比他的影子还快。

这里长鼻君说的当然是打手枪……打左轮手枪啦。所以你们还记得动画片的片头里,鲁克转身对着影子开枪的镜头吗,这就是高斯尼的神来之笔。

白马、罪犯和狗

回想一下,《幸运的鲁克》还有什么让你至今难忘的元素?笨笨的监狱狗,聪明的白马,还有四个身高呈等差数列的罪犯,这些统统都是高斯尼想出来的!

鲁克的坐骑白马卓里·詹波并不是高斯尼带来的。它从莫里斯创作第一部《幸运的鲁克》开始,就是这部漫画里永不缺席的角色。但是他独特的角色形象,却是高斯尼树起来的。

高斯尼把卓里的设定改成一匹聪明绝顶的白马,会说话,会下棋,人会做的他都会,人不会的他也会。

有了聪明绝顶的马,自然要添加一个愚笨不堪的动物作为对照组,于是高斯尼给漫画添加了一个特别搞笑的新角色--监狱的警犬阮坦兰。

这只德国牧羊犬有多笨,只要看过动画片的人心里都有数,它号称是"世界上最笨的狗"。然而这只狗也不是高斯尼凭空捏造的,而是玩了一个小梗。

高斯尼在设计笨狗阮坦兰的时候,其实是想恶搞一战时期著名的狗明星,拯救华纳影业的功臣任丁丁。这只被法军从德国工厂里解救出来的德国牧羊犬,可能是有史料记载的最早的动物明星。

因为恶搞过于明显,有的国家比如土耳其,索性就把《幸运的鲁克》里的笨狗,直接翻译成了任丁丁。

任丁丁可能是欧洲最有名的狗

还有那几个身高排列井然有序的黑帮罪犯道尔顿兄弟,也是这部动画片里最重要的笑料制造者。其实美国的观众一听这个名字,就知道是在恶搞19世纪美国西部最著名的犯罪团伙之一——道尔顿帮。

如果你玩过最新的《荒野大镖客2》,一定会对惨烈而可悲可叹的主线任务抢银行记忆犹新。那场因被人算计而最终伤亡惨重的任务,就很大程度上借鉴了道尔顿帮的覆灭经历。

道尔顿兄弟的最后一次犯罪就是去抢银行。当他们提着钱要离开银行的时候,发现已经被警方团团围住。与《荒野大镖客2》不同的是,道尔顿兄弟在这场交火中几乎全军覆没。

不过在《幸运的鲁克》里,道尔顿兄弟却令人忍俊不禁,不得不佩服高斯尼和莫里斯的丰富想象力,将严肃血腥的暴力犯罪,变得如此幽默搞笑。

高斯尼还从美国带回来一套全新的构图方法。在美国的6年间,莫里斯也学习到了许多不同的漫画技巧。他开始尝试在作品中,加入好莱坞式的分镜头,许多画面,都可以从西部片中找到渊源。


穿越八年的动画

漫画确实火了,可是让莫里斯始终念念不忘的,是有一天能够让幸运的鲁克动起来。

在漫画连载了二十多年之后,莫里斯终于得偿所愿。他的好伙伴高斯尼兼任导演和制片人,拍摄了两部《幸运的鲁克》的动画电影。

正当莫里斯为实现夙愿而感到欣慰之时,高斯尼却突然离开了他。1977年,高斯尼在一家诊所接受心脏检查时突然停搏,比莫里斯还小的他就这样离开了这个世界。

“雏菊镇”是《幸运的鲁克》的首部动画

导演兼制作人的离去,并没有影响《幸运的鲁克》动画的拍摄。莫里斯怀着悲痛的心情,将计划中两部电影拍完。不久之后,中国观众所熟悉的TV版动画出现在观众的眼前。

在中国播出过的《幸运的鲁克》动画片,总共长达52集。不知道细心的观众有没有发现,前26集与后26集的片尾是不一样的?

这可不是日本动画常用的季中换ED套路,实际上中国观众看到的《幸运的鲁克》是拿前后两季拼起来的。这两季的出品年份相差甚大,制作公司也完全不同,连出品国家都不一样。

是鲁克!不是路克!

当年26集《幸运的鲁克》动画播出获得不错的反响。但不知为何,新的一季迟迟不见踪影。

直到8年之后,观众们才迎来了《幸运的鲁克》的后26集。而此时的制作方,早已换成了法国的动画公司。其中画风的转变,不知你小时候是否有所察觉。

看过动画片的观众一定会记得鲁克的一些小动作,比如整天叼着一根麻杆,显得特别有范儿。但是漫画的粉丝就要抗议了,这跟我们熟悉的鲁克不一样啊。

原来漫画中,幸运的鲁克一直叼着的是一根烧到半截的香烟,这也更加符合西部世界的气氛,你看《荒野大镖客2》里还时不时要拿根烟提提神呢。

但是在制作电视动画的时候,考虑到这是一部针对少年儿童的动画片,如果主角总是抽烟,会对孩子们造成不良影响,以为抽烟是件很酷的事情。

于是在动画里,鲁克嘴里的烟被一把掐了,换成了小麻杆,显得更加轻松。一同被去掉的,还有各种关于种族歧视的玩笑。

那么原作者莫里斯对动画的这一改变怎么看呢?

与许多怒斥魔改的漫画作者不同,莫里斯对烟头改麻杆的做法非但没有生气,还主动配合动画,将漫画里鲁克嘴上的烟,也换成了麻杆。

从此以后,幸运的鲁克不再是烟不离口的老烟枪,读者再也没有看到他过抽烟。无论是漫画还是动画的粉丝,都看到了一个更加健康的鲁克形象。

为了表彰莫里斯的这一举动,世界卫生组织特意颁发给他一枚大大的奖章,以表彰他为世界禁烟运动做出的努力。


当然有游戏

《幸运的鲁克》电视动画第二季推出的1985年,游戏公司就在当时美国各种主机上发售其改编作品--除了主流的NES。因为机种大多比较冷门,真正玩过的人其实少之又少。现在我们来数数《幸运的鲁克》改编游戏曾经登录过的平台:

Coktel Vision、Amstrad CPC、Atari ST、Thomson TO……估计很多朋友能听过这些主机的名字已经不错了,更不要说玩过。

大杂烩式的Coktel Vision版《幸运的鲁克》

还有的主机可能听过名字,但从没玩过,比如大名鼎鼎……或者说恶名昭彰的飞利浦CD-i。

这就是那个曾经诞生过史上最差《塞尔达传说》、任天堂一听其名就唯恐避之不及的CD-i。这台冷门的主机上居然也有《幸运的鲁克》。

画面看上去还不错

直到法国游戏公司Infogrames获得了《幸运的鲁克》的游戏改编权,这个著名的漫画才在主流主机上崭露头角。SNES、GB、GBA、PS上都有过《幸运的鲁克》的游戏,只不过这些游戏都只在欧洲发行。

鉴于中国盗版商一向忽视欧洲游戏,所以我们在国内也很难见到这些游戏了。

DS和Wii也有随剧场版动画一起上市的改编作品

2001年,莫里斯在比利时布鲁塞尔度过了人生最后一段时光,但是《幸运的鲁克》并没有走完他的旅程。

作为全世界最热门的西部题材漫画,鲁克和他的白马,还将继续着他们的故事,为全世界的读者带来欢笑。而我们的西部之旅,也才刚刚走到一半。不说了,我去玩大镖客在线模式了!


展开全文

20 条评论

更多评论
返回顶部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