坎坷过后,这款国产赛博朋克像素风游戏就快做完了

骗徒零 文化 2018-12-27
  • 44

希望能苦尽甘来。

11月22日是二十四节气中的小雪,成都深夜湿冷的风吹得人缩手缩脚。被一首《成都》唱红的小酒馆里,白俄罗斯后摇乐队The Last Sighs Of The Wind正在台上演奏,台下的田超举起手机拍了一段视频,上传到“迷雾侦探交流群”,引来群友的一片呼应。

正在演奏的这首歌,是新游戏《迷雾侦探》使用的主题曲《The Return Of Thunder》,田超是这个游戏的制作人。


充满彩蛋的Demo

各色广告灯牌永不熄灭的光,填充着不见天日的未来都市。裹紧风衣的私家侦探驻足在街头,7-12便利店的门上映出他孤独的身影。远处拥有自我意识的机器人和人类分而处之,双方互相依存又忌惮彼此的关系已经持续了很多年……在细腻的像素点描绘下,一个科技发达却又处处透露着颓败气息的城市画卷若隐若现铺展开来,就是我们所看到的《迷雾侦探》。

这段时间正逢《迷雾侦探》的Demo在Steam上开放下载,官方讨论群比以往更加热闹,新玩家的加群通知也变得更频繁了些。每天都有人在群里讨论着游戏,那个几十分钟流程的Demo,被群友挑出各种细节,翻来覆去地讨论。

《迷雾侦探》最初的英文名字是Mr.Mist,后来改为Tales of the Neon Sea(霓虹灯海轶闻),原因很简单,就跟很多玩家第一眼见到这个游戏时的印象相同,被灯红酒绿映衬出迷幻感的都市,十分赛博朋克。游戏里高水准的美术令人惊艳,虽然是个像素游戏,但画面质感十分细腻,彩灯、镜面等反射出的光影也毫不含糊。

脱去赛博朋克的外衣,《迷雾侦探》本质上是一个以剧情为主的解谜游戏,讲述了拥有机械身体的侦探寻找线索破获谜案的故事。在游戏中可操控的角色有两个:主角侦探和他养的小猫威廉,在Demo里都可以体验到。

目前放出的Demo一共包含3个游戏片段,上手都比较容易,跟着提示稍微动脑研究一下就能顺利解谜。田超表示,他们在Demo版本中刻意降低了解谜的难度,目的是和让更多玩家先了解游戏,到了正式版难度会高出一截。

在demo里除了游戏本身,也设置了非常多的彩蛋。一般以广告牌、海报的形式呈现,你能在侦探的房间看到路飞被悬赏的通缉令海报,也能在街边找到一家名为7-12的便利店。

侦探的床边还放了一台古董游戏机,点击它系统会提示插卡就能玩,至于是不是真的设计了游戏卡带,田超说现在还在保密阶段,要等到游戏正式发售后让玩家自己去探索。

“这个(加入彩蛋)主要是我的创意,我比较喜欢用这种小的点来让故事变的更加诙谐和有趣。因为整个故事相对灰暗和深沉,所以用这些小细节来调节一下。”田超说。

这个“相对灰暗和深沉”的故事整体灵感来自于《银翼杀手》,在最初游戏还没有确定时,他们就一直使用BladeRunner(银翼杀手)来作为代号。

《迷雾侦探》的开发目前已经进行到了到最后的调试阶段,田超透露,游戏预计将在明年第一季度正式发售。由于版号问题,现在暂时只能确定在Steam上线,但只要有机会,团队肯定也会在国内渠道发布。


“感觉没什么,就是很苦逼”

手领科技这个团队最初是由田超和一群爱玩游戏的好朋友共同组成的,从2013年到现在的5年时间里一共做了8款手机游戏,《迷雾侦探》是他们在PC平台的第一次尝试。

刚跟田超开始聊天时,问起这些年做游戏的感受,他第一句话就是“很苦逼”。“苦逼”这个状态从开始做游戏就一直伴随他们。

之前都在做手游,但是不会做氪金,所以一直都没有收入。

田超也解释了不做氪金的理由:这是团队成员商量后一致决定的结果,倒不是大家乐意干赔钱的买卖,而是因为都是热爱游戏的人,所以决定把制作方向定位在“绝对专心做以玩法为中心的游戏。”

这个决定的影响有好有坏,好的方面是团队磨练了好几年后有了一定品牌收获,之前做的有2款手游《仙子奇踪》和《消诺克》获得了苹果首页推荐,这对他们来说是很大的鼓励和认可。

《仙子奇踪》

但问题是,这些年不仅没赚到什么钱,还得自己掏钱补贴开发。团队里负责管理和对外的王可佑也说:“(前几年贴钱做游戏)一直是自己扛,负重前行。”

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去年才有所改善。

去年年初,手领科技在成都7322文化创意工厂租了个由仓库改造而成的咖啡馆,把这里作为工作室的新“根据地”,差不多也是在这个时候,新项目《迷雾侦探》被孕育出来。

新的环境在一定程度上给团队带来了不少正面影响,用王可佑的话来说,“仓库里的邻居们各种大神环绕,平淡的交往中也为我们的游戏创意带来无限可能”。

王可佑分享的惬意办公环境实拍图

团队窝在这里安心做游戏,偶尔也会邀请玩家过来做客。去年6月底他们就在蒸汽动力上发帖,准备好咖啡零食和游戏周边,邀请感兴趣的玩家去免费体验。


爆红惹来的众筹风波

虽然逐渐步入了正轨,但《迷雾侦探》的“出道之路”还有一些别的波折。

自从团队做出《迷雾侦探》的游戏雏形后,他们就尝试用各种办法让玩家来了解这个游戏,到处跑各种展会宣传,游研社就是在去年11月的一个游戏展上认识了他们,也第一次为《迷雾侦探》做了报道

古典的像素画风和时下流行的赛博朋克主题让他们获得了一大波关注,与此同时也带来了“人红是非多”的麻烦。去年11月经由多家媒体报道后,《迷雾侦探》的知名度猛然上升,游戏素材很快就被人盗用,翻译成英文后放到国外知名众筹网站Kickstarter上集资,短时间内就筹集到近万元。

虽然解决得比较及时,这个虚假众筹页面在1天内就被下架了,但由于盗用素材的账号显示地址在国外,追究起来难度很大,更别说起诉了。直到现在提起这件事,田超也感到十分无奈,尽管这次风波也从一个侧面体现了《迷雾侦探》表现出来的素质确实很吸引人。

在这之后,田超的团队开始做众筹的相关准备。今年1月,手领科技在摩点上正式为《迷雾侦探》发起众筹。

他们设定了5万元的目标金额,本来以为要慢慢等,没想到开筹不到1个小时就达成了目标,而且数字还在不断上涨,最后总共筹集到8万多元。今年8月,他们在Kickstarter上又众筹了一次,筹到的资金也超出了自己预期的50%,开发团队的成员们说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迷雾侦探》在摩点网的众筹页面


苦尽甘来

田超和他的伙伴们好像迎来了一个好时候,不仅游戏现在有了一定期待度,还有其他领域的陌生人也对他们释出了善意。

《迷雾侦探》使用的主题曲《The Return Of Thunder》,也就是上周田超在小酒馆用手机录下的那段演奏视频中的曲子,是团队的美术负责人曹恩熔发现并推荐使用的。他们通过微博上留下的邮箱联系到乐队,希望能花钱买下这首歌的版权用在游戏里。

这支来自白俄罗斯的乐队里没人会讲英语,双方只能靠着谷歌翻译来勉强交流。没想到当乐队看到《迷雾侦探》后,就决定不收取版权费用,免费让他们使用曲子,等到游戏上线了给乐队成员们都发个Key就行。

乐队与开发团队上周在小酒馆留下的合影

对于现状,田超还是挺满意的:“(现在)得到了许多玩家的认同,也收到了很多客观的评价和意见,能帮助我们做更好的优化。”

“客观的评价和意见”其实就是跟游戏相关的讨论。自从Demo上线以来,田超和王可佑只要有空就会在群里回上几句,要么针对游戏问题解答疑惑,要么跟群友吹水嬉闹。

群里频繁刷屏的一个话题是催游戏,每天都有人发几毛几分钱的口令红包,换来齐刷刷的“日常催更”“睡前催更”队形,田超自己有时也会去抢一抢。他还给自己立了个Flag:游戏销售破百万就穿女装。

“飞叶”就是田超

他们也会在群里鼓励大家一起帮忙纠错,承诺只要有人发现新bug,他们就会给挑出毛病的群友寄小礼物。所以在闲聊之外,群友也正儿八经提了许多改进意见,比如Demo第2部分中有个拼齿轮组合线索的小游戏,被群友吐槽齿轮没有卡得严丝合缝就开始转,叫“制作人出来挨打”,田超就“放话”回敬:

我明天必须把齿轮改了,堵住你们的嘴~。

写这篇文章的时候,王可佑正好在群里发起了一场有奖活动,让群友分享从《迷雾侦探》Demo中截的沙雕gif,以及以迷雾侦探为主题做的沙雕赛博朋克图。

20分钟后,已经有手快的群友做出了第一张图。

图片由制作者周申恒授权分享

群里欢笑声一片,欣欣向荣。


后记

在做游戏之外,他们租来当工作室的咖啡馆也没耽误,每天照常营业,不过生意并不太好。田超跟我开玩笑说,咖啡馆的客人就是他们自己,自产自销。

常客还有几只猫猫狗狗。柴犬“蛋总”是投资人的,还有一只小狗是自己跑来公司,被他们留下收养的。

虽然工作室之前经历了不那么顺利的几年,但他们好歹还是坎坎坷坷地走过,等来了改变现状的《迷雾侦探》。现在这帮兴趣相投的朋友自在地做着游戏,过着猫狗双全的日子,满怀梦想期待着一切都好起来。


展开全文

24 条评论

更多评论
返回顶部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