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年前夭折的红白机版《模拟城市》,终于重见天日

  • 16

差点成为“红白机XX合一”的一份子。

《模拟城市》系列自1989年就在Dos系统上推出了第一部作品,到现在为止已经在不同平台上诞生了很多个衍生版本。

对于大部分玩家来说,最熟悉的《模拟城市》版本当然是PC版,手机版则次之。至于用手柄来玩模拟城市?很多人会认为是天方夜谭,更别说用30年前的老主机了。

各种版本的《模拟城市》

但早在27年前,1991年4月,初代《模拟城市》的制作人威尔·怀特和马里奥之父宫本茂就曾一起合作,将其移植到任天堂的SFC上。

更值得注意的是,当时这款游戏还宣传说要推出红白机(FC)版本。但随着时间推移,这个项目半路夭折,消失在了人们的视线里。要不然,无数玩家玩到的第一个《模拟城市》,恐怕就是红白机版了,还可以加入到长鼻君的64合一怀旧套餐里。

受限于超任主机在国内的流行程度,或许有很多玩家都没有听说过这款游戏,但事实上这款游戏在当时相当有意义。

《模拟城市》的制作人威尔·怀特和宫本茂的合影

初代《模拟城市》的设计师威尔·怀特创作这款游戏的动机,源于他在1984年所设计的一款非常普通的直升机模拟射击游戏《Raid on Bungeling Bay》。

当他做完这款游戏之后,突然灵感一闪发现“驾驶直升机在城市中四处破坏的确很有趣,但设计关卡时的地图编辑器好像更有好玩”,《模拟城市》因此得以诞生。

初版《模拟城市》发售在Commodore 64平台上

以现在的目光看来,当时的《模拟城市》非常简陋,只有一些粗糙的抽象线条和图形来代表城市中的不同建筑,没有任何立体感。但《模拟城市》相比当时市面上的其他游戏,是一个完全不同类型的存在,而且从销量上来看也算得上成功。

与此同时,宫本茂正在为即将上市的SFC设计首发游戏,他当时已经有打算要做一款可以模拟城市建造的游戏,直到他玩到《模拟城市》时,他表示:

我想要的元素已经全在这个游戏里出现了。

于是双方便开始了合作,准备将这款游戏移植到自家平台上。作为首次合作的尝试,这款游戏的移植平台先是锁定到了红白机上。

1991年1月的冬季消费电子展上,红白机版的《模拟城市》第一次在世人面前亮相,并预告将于当年夏季正式发售。

可这第一次的亮相,就成了《模拟城市》在红白机平台上的绝唱。之后红白机版的《模拟城市》杳无音信。几个月后,《模拟城市》摇身一变在超任平台上发售。

玩家们开始疑问,最初红白机版的《模拟城市》究竟是因为何种原因而夭折了呢?不过当时的资讯不发达,《模拟城市》初代的知名度也远没有后来那么高,这事很快就不了了之,尘封在了历史里。

直到去年,一位美国的二手游戏收藏家才将这款早已埋藏在游戏历史灰尘里的游戏解封。当时他将这“可能是世界上唯二的”两盒红白机版《模拟城市》卡带带进了西雅图当地的一家中古游戏店,最终证明了这款游戏的确存在过,并非只存在任天堂的宣传画册上。

这才是红白机版《模拟城市》在世界上的第二次露面。

最近这两盒游戏被带到了世界上最大的老游戏收藏展——波特兰复古游戏博览会上展出。最终,其中的一份被卖给了一位私人收藏家,而另一份则留给了他的原主人。

视频游戏历史基金会(VGHF)通过检查这两张卡带和其中的数字拷贝,也发现了这款未上市游戏里的许多细节。

经过检查,工作人员确认这两张卡带里的内容完全一致,的确是同一款游戏,而且版本也相同。在卡带正面的标签上,有一个封装日期:1990年12月20日。熟悉当年游戏开发故事的人解释说,这两盒卡带可能是用来测试用的,考虑到上面的日期和游戏第一次露面的时间,这极有可能就是1991年1月于冬季消费电子展上展示的那个版本。

根据1991年2月的任天堂官方内部杂志《Nintendo Power》介绍,红白机版本的《模拟城市》与后来超任版的游戏相比“区别非常小”:仅仅只是一些图形细节上的改动而已。而从解剖游戏数字拷贝的结果来看,情况的确如此,游戏的核心玩法都已经做好了,“只不过看起来更粗糙一些而已”。

最关键的区别则在于,这两盒红白机版本的《模拟城市》并不是一个完整的游戏,其中有大量的程序错误,还缺失了很多关键图形文件,好在这并没有影响游戏的基本运行,所以说这两盒游戏的的确确是可以玩的。这也再次映证了这两盒卡带的用处真的可能只是为了某一次的特殊展示或者测试而准备的。

另一个惊喜是,当时负责这个游戏配乐的人岡素世(Soyo Oka),同样也是后来为初代《超级马力欧卡丁车》制作配乐的人,当年她分别给红白机和超任两个版本的《模拟城市》都制作了不同的音乐。由于发行的问题,她当年的这些作品也险些被掩埋起来,不过好在这两盒游戏终于等待了重见天日的一天。

虽然我们目前仍无法考证,究竟是什么原因促使任天堂最终取消了红白机版本的《模拟城市》,不过对于当年参与开发过这一版本的人来说,在27年之后以这样一种方式可以让玩家们看到自己的成果,无疑也算的上是一种鼓励了。

如果我们把这种挖掘藏在尘土之下游戏也看作是一种另类的“考古”的话,作为玩家来说,我们对老游戏文化的执着和喜爱也会更有意义。


展开全文

4 条评论

返回顶部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