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躲藏到公开,LGBT游戏角色其实已经发展了30年

跳跳 文化 2019-01-09
  • 8

“为了让这个游戏能被大众玩到,我不得不做一个异性恋版本。”

似乎所有的事都赶在一起来了。

前几天,模拟人生圈子里的知名创作者Simsie发布了自己最新的《模拟人生4》档案(类似于其他游戏的Mod)。她在这个“mod”里对游戏做了大量修改,从商铺到街道再到路边的电灯和垃圾桶,工作量非常庞大,足以让她在介绍视频中滔滔不绝地谈论了20分钟。

本来这些修改不管再多,也只会在《模拟人生》的玩家圈内传播。偏偏是Simsie的一句“对了我把游戏里的浴室改成性别中立的了”,让她的工作得到了很多媒体的报道。

游戏媒体Kotaku的报道游戏媒体Kotaku的报道

然后就是今天早上引起轩然大波的“《守望先锋》封面人物士兵76突然变同性恋”事件。暴雪编剧在推特确认了士兵76和另一位男性有多年恋爱关系,一下引起了国内外大量守望玩家的大规模论战。在论坛、微博等社交媒体里,几乎每个与《守望先锋》有关的地方,都有持不同观点的玩家在战个不休。

NGA今早7点的帖子,到下午已经有40页近一千条回复了,在守望专区已很久没有出现热度如此高的贴NGA今早7点的帖子,到下午已经有40页近一千条回复了,在守望专区已很久没有出现热度如此高的贴

在更早一点的去年12月末,一个关于游戏的博物馆展览在柏林举办——也是关于LGBT的。

这个展会的内容揭示出一个事实:游戏里的LGBT内容不是近几年才出现的什么新鲜事物,早在20世纪80年代,电子游戏中就出现了设计师有意识宣传性别平等的内容。

展览展出了1988年发售的《超级马里奥兄弟USA》的任天堂官方说明书。在说明书中,粉红色小恐龙Birdo被描述为“一个认为自己是女孩的男孩”。她被认为是最受欢迎的早期跨性别游戏角色——尽管在那个年代,很多人并不知道游戏具体情节,更不用说每个登场角色的人物设定了。

Birdo就是右手边的粉红小恐龙Birdo就是右手边的粉红小恐龙

除了有LGBT角色登场的游戏,展览者们还找到了 “世界上第一款LGBT游戏”:《卡斯特罗的卡佩尔》。这款游戏发布于1989年,是一款慈善游戏,游戏本身不收取费用,但是开场时会建议玩家捐款给指定的艾滋病防治机构。

世界上第一款LGBT游戏的软碟世界上第一款LGBT游戏的软碟

在《卡斯特罗的卡佩尔》中,玩家要扮演一个女同性恋侦探,去寻找被绑架的女王。游戏中有不少涉及同性恋和跨性别的内容——也因此,当时它只能在地下LGBT论坛传播。游戏的开发者拉尔夫称当时的社会氛围对LGBT人群还非常不友好,他们只能在几个私人BBS(论坛的早期形式)上传递这个游戏,然后偷偷地玩。

《卡斯特罗的卡佩尔》游戏画面《卡斯特罗的卡佩尔》游戏画面

“为了让这个游戏能被大众玩到,我不得不做一个异性恋版本。”拉尔夫感慨,“今天的LGBT者们不用遭受这种待遇真是谢天谢地”。

彩虹色是世界LGBT运动的象征颜色,代表着多元和包容。这个游戏展的名字就是“Rainbow Arcade”(彩虹街机),展览的内容也按照彩虹的颜色分为黄蓝紫等多个板块。

从展览中能看出,独立游戏一度是关于LGBT内容最有力的载体。商业公司为了顾及声誉和影响,往往不愿意冒犯公众主流价值观。

然而公众主流的价值观也随着时间不断变化,到了21世纪,很多商业游戏也不再忌讳LGBT内容——GTA中有诸多同性和跨性别人群,今年最为知名的要属《最后的生还者2》E3预告片里的接吻镜头。

《最后的生还者2》预告片中艾利和一位女性角色接吻《最后的生还者2》预告片中艾利和一位女性角色接吻

当然了,对于在游戏内体现LGBT,一直有着反对的声音。展览也将这些反对和抗议展示了出来——从2006年《魔兽世界》不允许成立LGBT公会到著名的“玩家门”事件(2014年前后关于女性游戏开发者的一次大论战)。

还有一些更早的、存在于早期论坛的截图存档。有趣的是,今天在关于《守望先锋》76事件相关讨论中能看到的很多言论——“我只是想好好玩游戏,不想看到开发者的私货”、“我不反对LGBT,可是他们会毁了游戏的”,早在1990年的早期互联网社区中就出现了。

不管反对者们多么愤愤不平,关于LGBT的游戏内容不可能再回到那个“只能在地下论坛里传播”的时代了,3A游戏里出现几个跨性别者或同性恋已经变成稀松平常的事,媒体对LGBT游戏内容的报道也大都是正面的——即使这或多或少是为了与所谓“政治正确”妥协。

某种角度上说,这妥协正证明了LGBT内容出现在游戏中已经变成正常现象,就像我们生活的世界中正常地存在着LGBT人群一样。

并不是“似乎所有的事都赶到一起来了”,而是这个世界毕竟已经变了。


展开全文

33 条评论

  • 2019-01-15 10:47:21
    我个人是挺喜欢同性文化的,但是一种元素要符合情境才能发挥出良好的化学反应。
    猎空本身是一个性格比较活泼,好动,有点假小子气质的角色,所以看到官方漫画中她和女朋友亲亲我我一点也不意外。
    但76的LGBT设定感觉更像是制作者一拍脑门加上的,从之前的CG与设定中我很难发现他身上具有男同气质。大家可以参考电影《熟悉的陌生人》中那个同性恋胖子的人物个性,他和76有着相似的“隐藏派”设定(只不过一个是主动隐藏,一个是被动隐藏),但胖子的个性决定了他作为男同会更加令人信服。
    如果暴雪真的想在守望中加入男同元素……说真的,还不如加在DJ身上。
  • 2019-01-12 03:14:17
    当然我不是宣扬什么极端人种/血统概念
    -
    就好比苹果的库克这种大资本家,顶级阿尔法群体,性别/取向对他们而言没有什么意义
    库克发达是因为他优秀
    而不是因为他是LGBT概念里的Gay才变得发达
    -
    而不是嚷嚷着各种政治正确口号,打着身份政治来捞取各种利益(舆论、话语权、票仓、金钱等等等等)
  • 2019-01-12 03:00:40
    点赞了你部分发言,也比较认同你的大多观点。
    -
    我也有些少自己的看法。
    尤其是对你那句【本质都是人】。
    -
    相当多科幻类作品都在探讨什么是人,例如赛博是不是人之类
    但这些作品都很难有定论这些脱离自然范畴的究竟是不是人(但基本最后都承认社会公民资格)
    -
    LGBT里面的transgender我个人看来就【不是人】,脱离了自然范畴的肉体改造
    当然它们自然是有社会/国家的公民/人民这种身份
    -
    那么T这种存在,它们是否值得绝大部分,遵循人类自然以及千年来(相对)稳定的两性道德下的普通人的尊重
    当然我个人是持否定观点的,尊重不可能随随便便就给予任何人/物
    我个人也是认为这个世界根本不存在不会存在【平等】这种东西
  • 2019-01-10 00:23:09
    看嘛,社会的确在变化
  • 2019-01-09 22:07:24
    没错,真正的平等,就是一视同仁,像对待普通人那样
  • 2019-01-09 19:44:00
    不然76和大锤我觉得也行,最好再多对法鸡和天使。但暴雪是绝对不可能让角色这样双双出柜的,所以暴雪真的只是在蹭热度而已。
  • 2019-01-09 19:41:01
    但关于守望先锋的闪光和76出柜嘛,我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有点想笑,闪光出柜用一页漫画说明。76出柜用了一张照片。暴雪就是利用LGBT的名声让自己声誉变好而已。如果暴雪真的更重视这个群体的话,那么应该让76和死神结为伴侣。首先,这对CP人气都很高,具有良好的群众基础,一对相杀相爱的情侣。要是76真的和死神一起出柜,隔天绝对在推特和P站上出一大堆图。
  • 2019-01-09 19:31:35
    书读得少,不对LGBT的影响力和其他类似政治正确的内容以及对社会产生的问题发表任何观点。但身为一个百合控来说,游戏中出越来越多同性恋这一点我还是很相当支持的。但就事论事,《最后的生还者》人家艾丽在一部DLC就吻过了好不好。二代出柜合情合法合理,公开公平公正。难道真的要看艾丽这白菜给某只猪给烘了吗?顺便一说任何想要鬼父的人都是人渣中的人渣,不解释任何反驳。当我看预告片时看到艾丽那一吻我这个干爹感叹万分,艾丽真的是长大啦,长大啦,会去烘白菜了。
  • 2019-01-09 17:32:52
    马克思曾用犹太人在德国的遭遇来引出一系列对政治平等的抨击。我认为他说的很对。在民众大多瞧不起某个人种或者少数存在的时候,特意去为这个人种提供政治平等环境,其实是在掩埋不平等。特别是对黑人,在现在的大环境下,人们本应该心知肚明自己对黑人是何种态度,但由于政治正确,他们可以不知羞耻地说,“我们不歧视”。这种暗戳戳的歧视最致命。
  • 2019-01-09 17:23:39
    问题的根源在于西方白左政治家正在把可化解的矛盾变成不可化解的矛盾!白左看上去给少数分子争取权利,实际上确实在不断挑拨社会主流与少数分子的裂隙!
更多评论
返回顶部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