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CE拍了部ACG情景喜剧,我们和几位主创聊了聊

骗徒零 趣闻 2019-01-09
  • 1

VICE旗下媒体“别的次元”拍了一部ACG情景喜剧,他们希望来看的人都够“酷”。 

今年是《我爱我家》播出后的第25个年头,对于70后和80后来说,这部经典情景喜剧留下的绝不仅只是风靡大江南北的葛优瘫,时至今日它的影响还在延续。

贼贼、杨子和他们身边的一群朋友都是看着《我爱我家》成长的人,这部经典作品在他们心里埋下了一颗用情景喜剧传递内心想法的种子。

大约34年前,他们做过一个叫KusoGameSuckerK.G.S)的系列视频,把怀旧向Kuso游戏跟自己设计的剧情结合到一起,也在其中融入了对《我爱我家》《疯狂店员》《瘪四与大头蛋》等作品的理解,获得了很好的效果。在他们看来,K.G.S系列作品至今都独树一帜,它也是如今即将推出的作品的前奏和开端。

杨子说:同时喜欢ACG喜欢流行文化喜欢摇滚乐喜欢亚文化等等的,在我这么多年的人生里,我并没有见到很多,恰巧我和我的哥们儿们就是这样一群人。我觉得这件事我们来做最合适。

杨子口中的这件事,就是将有关于这些文化的信息知识,用更具戏剧性的方式包装后,推广传播给更多的人。

2017年,他们萌生了拍摄一部情景喜剧的想法,打算延续K.G.S的精神内核,把自己浸淫多年的文化糅合进去,从当年打游戏看漫画追《我爱我家》的沙发上站起来。

于是就有了《沙发帝国》。

上周六,别的次元为《沙发帝国》办了个试映Party,我们受邀去现场观看,也跟贼贼、杨子他们聊了聊。

在这部情景喜剧里,他们以自己的真实生活为原型,讲述了两个胸无大志、沉迷流行文化无法自拔的年轻人,辞掉各自的工作创业开店——然后活不下去的故事。

这两张“员工证”道出了他们的人设这两张“员工证”道出了他们的人设

为了这部剧,贼贼和杨子伙同剧组其他人干了不少荒唐事:

为了抢拍落日惆怅氛围的外景,在附近找不到公共厕所的地方一憋再憋;

打劫了身边哥们儿所有的游戏漫画玩具库存来给剧中的那家小店精卫填海

创作了一首起码在一定时期内能成为PlayStation、暴雪、EA、育碧爱好者们的国歌的歌曲……

他们也说了说自己心中的《沙发帝国》——我说不出他们的回答算不算正经,不过这可能正是他们想向我们传递的:要疯得有道理、疯得有样儿。

现在你可以先看一看这个“国内首部大型ACG情景喜剧”的第一集,听听他们都跟我们掰扯了些啥。


生命中的每一分钟每一秒都是在胡逼

Q:我在Party上看了前两集,感觉有部分演绎还是即兴的成分比较大,那天Party上你们也说了,有些部分挺胡逼的,大家第一次演情景喜剧是什么感觉?

贼贼(编辑):生命中的每一分钟每一秒都是在胡逼。没骗你。多亏有多年来,电台播客录制的经验与磨合,彼此已经确立了一份说不完道不尽的默契,感谢公司所倡导的企业文化,难得的让我们将各自的天性得以保留并时不时的可以拿出来释放一下。演情景喜剧没啥太大感觉,就是有点压力,怕自己的表演掉链子,反复NG,影响摄制组同事们的积极性。

杨子(创意):其实说起来即兴的形式,也是现阶段我们最好的选择,因为我跟贼贼都没有学过表演,所以我们必须回归的日常的常态里,才能自然轻松的把想说的话说出来,变成台词,这是我们探索过程中的一个发现,要不然就会形成那种尬演。你现在在剧集里看到的大多数我们的对话表演,基本跟我们俩平常聊天的状态没什么大区别。所以我对于演的感觉很少,有的时候并不觉得自己在演,更像是日常聊天。而且我们本身也抵触那种靠大呼小叫和装疯卖傻来制造笑点的表演方式。更想像老派的情景剧一样,利用语言上的巧思和构造来惹人发笑。

Q:制作团队里有人有相关的编剧、拍摄经验吗?还是大家都彻底放开了去挑战一个完全陌生的领域?

贼贼:庆幸我们所处的环境里,没有《沙发帝国》这类的剧集,我们可以肆无忌惮的进行创作。遗憾我们目及的视野中,没有《沙发帝国》可以当作参考的范本,来避免我们走太多弯路。实话实说,我喜欢都市言情必须发生在二环以里的风花雪月的故事,《沙发帝国》的制作,一定程度上,逼迫我必须变成自己22岁时的思考方式,想象力也要更大胆。一想到我们大家在做一件没太多人做过的事,就兴奋的睡不着觉,蹬被子,失眠,一失眠就爱瞎想,想着想着好多内容也就都出来了。

大喆(制片):这一季《沙发》制作人员都来自VICE中国自己的制作团队,在参与制作《沙发帝国》之前对相对传统的纪录片制作和拍摄有一定经验,所以在制作《沙发》这样的片子时是有一定挑战性。不过对我们来说ACG领域并不是陌生的,我们很喜欢这个话题,对制作新形式的片子也很有热情,我们有机会可以跳出原来的舒适区去做一些更开脑洞的事情,和更多不同的同事合作磨合,积累新的经验,这很有趣。

Q:看完《沙发帝国》的预告片和第一集会发现,预告片剪出了一种悬疑惊悚的味道,但其实这是个情景喜剧,这么做是为了营造反差感吗?

贼贼:其实预告片变成纯粹悬疑剧的气质,我看的时候觉得太意外了,我想象中的预告片可能是那种剧情里tag的体现,比如新时代的疯狂店员、把宅男的标签镀了层金但是自己不稀罕来张贴、喜欢ACG文化的酷孩子才是我们的哥们儿之类的。不过也甭担心,悬疑剧情确实有所体现,会在第四集中出现。

杨子:其实《沙发帝国》这个系列剧还是以轻松搞笑的路线为主,但是预告片剪辑成这样也是有理由的:第一,为了制造一种反差的效果实际播放的成片会和预告片形成反差;第二,我们这次的试播季的最后一集,就是第四集。其实和预告片的氛围情绪差不太多,是个比较神秘主义悬疑成分和戏剧冲突很足的剧集,会和前三集的画风不一样。

麻小(剪辑):从某种程度上是的,因为我们这个系列想做的内容定位也有意营造一种岔的幽默感,有时候是互相之间,有时候自嘲。预告的这种反差感是想让观众在故事和剧情之外体会到这种茬,看完正片回想到预告的时候可能会会心一笑。但是完全说这是为了反差也不准确,因为我们第一季的确设计了跟悬疑有关的情节,只是具体的呈现方式跟预告有所不同,预告片目的是让更多人看到并对片子产生兴趣,但又不把正片的精华提前透露出来,所以综合考虑采取了目前的办法。

Q:把背景设定在一家在生死线上挣扎的小店里,有什么特别的用意吗?

贼贼:我们看上去像是掌握了生财之道的商业巨子吗?所以,就先从0开始吧,或者说是从负开始。我们需要压力的捶打,我们离不开暴风雨的浇灌,RPG式的打怪历练,不就是为了享受Level Up时的那份喜悦吗?观众的温馨目光注视我们慢慢成长,壮大,符合自然发展规律。我们就想吃点苦,别拿金汤勺给我们喂糖水儿。

杨子:其实这样的设定,第一是我们都有实体店的情结,从小就是在逛这些ACG实体店;第二也是对应了现在实体店生存困难的现状,也是符合我们的人设的:基本上胸无大志,沉迷流行文化无法自拔,辞了各自的工作,想有个秘密基地当自己的容身之所。


拒绝用游戏的思维来推广游戏文化

Q:在试映的Party上你们说过,之前的想法是结合一些热点,把大家熟悉的东西用情景喜剧的方式演绎出来,比如第一集就是以说唱为主,之后的剧集也是这样操作吗?

贼贼:多元表现方式出击是必然的,就如同我们的兴趣爱好也并不只是停留在某一个领域上。以前我们在我们的第49期电台节目(网易云别的电波)中表达过:这些年完成了不少轮的淘汰朋友与被朋友淘汰的演变,许多朋友大家在一起玩都是基于喜欢电子游戏的大前提,然而当游戏的话题聊伤后,也没什么其他可聊的了。说唱只是一种表达我们情感的输出形式,那首歌曲起码在一定时期内,能成为PlayStation或者暴雪、EAUbi爱好者们的国歌吧。下次我们玩的形式会更出乎大家的意料。我们拒绝用游戏的思维来推广游戏文化,其他领域的也一样

杨子:也会考虑的,毕竟也要考虑到传播上的问题。但是肯定不能傻蹭热点,还是得有的放矢。如果确实这个热点合适,也符合我们各自的人设和剧集的调性,我们不介意拿过来再重新解构一下,但是大前提是要为剧情和内容服务。

Q拒绝用游戏的思维来推广游戏文化很值得琢磨,请具体说说你们都准备了哪些策略、或者说你们认为什么样的方式和思路,才适合让ACG文化被更多主流大众认可和接受?

贼贼:深度与温度并存。好为人师的内容大家伙儿肯定见得比我多多了,又不是考试,每天活着都够累的了,谁爱看你跟这舞文弄墨,我觉的得时刻把自己摆放在哥们儿身边人狐朋狗友的位置,消除居高临下的落差,跟群众们勾肩搭背,打成一片,拿出点感情来,别跟google朗读似的面对受众。至于内容表现上的方式和思路,大家还是看视频吧。我们先在ACG情景喜剧领域替大家扫雷,谁让我们喜欢呢。

杨子:因为现在玩游戏早就不是游戏宅的专属了,任何属性的人都在玩游戏,所以拿游戏圈的那套话语体系来说事我觉得是行不通的,有距离感的。我想的是要作出一个任何人都觉得有趣的剧集,让不玩游戏不了解ACG的人也能从中感受到好玩的元素。说白了,我们想带给《沙发帝国》更多酷属性。


我们就是《怪奇物语》里那几个小孩长大后的样子

Q:在Party上你们选取了一个读者的期望(或者说建议),大意是希望《沙发帝国》不要走国产情景喜剧的老路,披着ACG的外皮演绎烂梗老梗,你们觉得做到这一点了吗?

贼贼:我觉得我们做到了。考虑了五分钟的回答。因为我们是真喜欢。早在沙发帝国之前,我们做的几集怀旧向kuso向电子游戏视频,就是独树一帜的。我们将信息知识更加戏剧性的推出。我们就是《怪奇物语》里的那几个小孩长大后的样子。

杨子:附议。这么说吧,喜欢游戏的有很多人,喜欢玩具的也有很多人。但是同时喜欢ACG喜欢流行文化喜欢摇滚乐喜欢亚文化等等的,在我这么多年的人生里,我并没有见到很多,恰巧我和我的哥们儿们就是这样一群人。我觉得这件事我们来做最合适。

大喆:我觉得披着ACG的外皮演绎烂梗老梗我们真正意义上地避免了,但是关于这个国产情景喜剧的老路我觉得不能一言以蔽之。

        我从小就跟着家里看国产情景喜剧,诸如《我爱我家》、《编辑部的故事》、《候车室的故事》、《东北一家人》、《炊事班的故事》等等,我到现在还是相信这些都是经典作品,只不过后来有些作品,似乎对当代年轻人的语言和现代都市生活的状态上的理解出现了偏差,虽然在收视率上获得了很大的成功,但是从我个人情感倚重角度来看,离以前的作品还有很大的距离,更谈不上超越。个人认为中国的情景喜剧还在一条路上走着,除了审核红线不能逾越,还没有说哪条路是走不通的,这个所谓的老路我理解不到。

        说回这个刚刚起步的栏目,我们结合了情景喜剧,同时我们也加入了许多其他新的元素和表现形式,如果说我们也能幸运地成为国产情景喜剧历史进程当中的一撮土,那确实是一件值得感动的事,但我们的首要任务可能不是这个。另外说一句题外话,于公于私,我都希望大家对待这个栏目可以温柔一点,不管怎样你都不会对一个刚见面的小孩说请不要长成一个SB哦宝贝


ACG文化幻想搭建出来的帝国变成你坚强的精神帝国

QVICE一直以来都聚焦年轻人的生活和流行文化,这次别的次元做《沙发帝国》是希望向观众们传递些什么?

贼贼:一份快乐儿童餐开盒式的喜悦。有营养的牛奶(知识点)、带来松脆快感的薯条(过瘾的台词)、充实的汉堡(15分钟的时长),当然,微博转发节目送的抽奖就是套餐玩具(偷笑)。

杨子VICE是个关注年轻人的媒体,同样,《沙发帝国》也是个给年轻人看的剧集。如果说非要有什么价值观的传达的话,我并不希望他们畏惧自己人生的种种境遇,变成蜷缩在自己沙发上靠着ACG来度日的逃避者。我希望是把《沙发帝国》当作你面临人生种种好的坏的各种境遇时,心中依然有一个你童年所有这些ACG文化幻想搭建出来的一个帝国,变成你坚强的精神帝国。同样这也是鞭策我们自己的话。

Q:最后来一句话吸引大家去看吧!胡逼的正经的啥都行,让我们看看《沙发帝国》的味儿!

贼贼:我们只和真正的酷孩子们在一起玩。

杨子:酷孩子都来沙发帝国!


展开全文

1 条评论

返回顶部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