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高达设计之父”大河原邦男:我只是做了自己的本职工作

毛毛王 文化 2019-03-10
  • 12

大河原老师小时候看漫画也被训过。

熟悉高达系列的朋友一定都知道大河原邦男这个名字,作为日本动画产业最早以“机械设计”职务独立署名的机械设计师,大河原邦男40余年的工作生涯,创造了无数影响深远的机甲形象,参与了数十部动画的机甲设计工作。如高达系列的《机动战士高达》《机动战士高达 F91》《新机动战记高达W》《机动战士高达 SEED》等,另有《无敌钢人泰坦3》《勇者王GaoGaiGar》等超级机器人作品,中国玩家童年熟悉的《小双侠》《宇宙骑士》中的机甲设计也出自他手。

大河原邦男在广州“大河原邦男日系机甲设计大展”现场手绘RX-78-2

本周在广州开幕的“大河原邦男日系机甲设计大展”请到了大河原邦男本人出席并签售,游研社在活动中对他进行了专访。由于一些版权限制的原因,大河原邦男不方便回答一些具体作品相关的问题,所以我们主要围绕他个人的一些喜好和对行业的看法、感受,和他进行了简单的交流。

游研社:您是什么时候开始对机械感兴趣的?

大河原:大概是在小学四年级的时候。那时候我们学校里的老师在做一个机械相关的社团,我就是在那边学到了一些机械相关的知识,也慢慢地有了兴趣。那个时候我还小,像我出生的时候(1947年)二战也才结束两年左右,当时的日本处在战后重建阶段,制造行业并不发达。

所以小的时候在学校摆弄机械,是感觉很新鲜的——拆开来装回去,再拆开来再装回去,有这样的兴趣爱好。当时比起画画来讲的话,我其实更喜欢摆弄这些机械零件,就像玩玩具一样。

游研社:您做机械设定这么多年,自己最满意的作品是哪个?

大河原:(笑)这个问题要分两部分来谈。首先就我个人喜好来讲,最喜欢的是《小双侠》(ヤッターマン)里面的设计,这个是我自己作为本人来讲最喜欢的。

《小双侠》中的“机械狗”(ヤッターワン)

(从专业角度来讲)最成功的作品的话,我觉得应该是《装甲骑兵》里的设计。从“成功”角度的话,这个要更好。

《装甲骑兵》系列中的代表机体“ATM-09-ST Scopedog”(摄于广州“大河原邦男日系机甲设计大展”,下同)

游研社:那么您个人比较欣赏哪位同行的作品呢?

大河原:Macross(超时空要塞)。这个画得相当好。

游研社:您作品中有很多设计参考了现实中的工业设计,那么您最喜欢的工业设计或者说工业制品是什么?

大河原:我的话嘛,最喜欢的就是车子,速度很快、富有运动感的跑车。

游研社:40多年前您做机设的时候,那时候的背景是日本制造业开始崛起并繁荣的年代,人们当时对机甲感兴趣和这方面应该是有一定关系的。而现在这个时候,机甲依然能够吸引现在的年轻人,主要靠的是哪方面的魅力?

大河原:是这样没错,过去受欢迎和历史有一定关系。另一方面,虚构的机械作品是有超越时代的魅力的。可能风格随不同时期会有区别,但现实中没有的东西,就容易成为小孩子的梦想、幻想,是一种憧憬。因为小孩子没有看到过,他就会去想象,他会去憧憬。从年轻的时候就憧憬,然后会连同这个童心一直带到成年。

高达F91设定图

我们大家也是童年过来的,像机甲这一系列的话,肯定是相对来说容易被男孩子所接受。男孩子小的时候都是喜欢那种比较强的角色啊,有些强角色是现实当中没有的,看上去很帅的、很酷的。

游研社:今年有许多机器人动画被改编成了真人电影,如果高达也被改编成真人电影,您会有怎样的期待?

大河原我们当年都是动画片,包括我的机甲系列,日本都是动画片,那个年代并没有真人的这种高质量的(机甲)电影。近期的这些真人的机甲类的电影,从某种角度来说是时代变迁的产物,交给喜欢这个类型的年轻人去发展吧。

对于我来说,我的习惯是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真人电影这方面,因为并不是我的专业领域,所以不能轻率发表意见。

游研社:40年前的日本,巨大机器人可以说是象征日本的一个文化界的工业符号。那么现在的日本,如果要用一个机械类的形象来表现的话,您觉得它应该是什么,会有什么特征?同样的,您眼中的中国,如果用一个机械形象来呈现的话,又会是什么样子?

大河原:过去的话,你刚刚说的的确是这么回事。但是由于时代的变迁,我觉得现在的日本好像是没有这种能代表它的虚构机械形象。因为日本社会整体还是比较条条框框的,现在这个时代的创新力不够,大家就是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方方框框这样做好,所以现在我也想不出一个能代表它的形象。

泰坦3设定图

中国的话,我之前没有想过中国各方面建设和发展如此迅速。相比日本来说,发展方面少了一些保守和克制,像一部高速行驶的火车。能发展到什么情况,我是看不清楚的。它今后各方面的发展,视野的话是很宽广的,很多元的,不像日本就是专注一个两个这样的。所以我觉得很难用一个形象来形容。

游研社:最后一个问题,近几年您参加了一些关于您的展会,您有什么感受?

大河原:最初进这个行业的时候,我的目的很单纯,就是为了自己的家庭、孩子,通俗点说就是“养家糊口”。行业认可我的工作,我也一门心思想把这个工作做好,这么几十年来就做这一个工作,专注于这个。一直做到退休,我觉得这个工作就结束了,我已经把这个任务完成了。

这些年设计出来的东西这么受欢迎,我自己是没想到的。从我退休之后,各个地方的活动也好,还有签售仪式就经常叫我去,可以说是直观了解了自己作品受欢迎的程度。这个当初是想不到的——本来只是想做好工作,然后就参加了各种各样的活动,我自己都没有想到会变成这样。

活动现场的强袭自由高达,目测约5米高

小时候的我很喜欢漫画,但当时日本的教育很单纯,就是读书、读书,大家都说你要好好学习不能总看漫画。直到我后来做了这方面的工作,有一段时间都不好意思和周围的邻居、熟人说,好像做这个就和“玩物丧志”差不多,不是那么体面的工作。

现在时代变了。我出来参加展览,参加活动,能确实体会到时代变了,能体会到文化的包容和多元。


展开全文

8 条评论

返回顶部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