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人马哺乳时用人奶还是马奶

一个严谨的科学问题。

半人马在唯物主义世界的挑战

如果奇幻生物能对自己的造物主“人类”发表评价,半人马可能是意见最大的那一个。

同类型的“半兽人”圈子里,人马、蛇妖、人鱼,都是人首兽身的生物,待遇却有很大差异。

蛇妖里,中国有女娲,外国有美杜莎,都是响当当的人物;人鱼就更美好了,是家喻户晓的海的女儿;相比之下,关于人马的故事总是有那么点奇怪。

第一只人马是好色、暴虐的神仙与一朵云交配而成的产物,这支人马下界后延续了父亲强大的生育能力,与一头母马交配形成了半人马种族。

半人马种族在历史上最浓墨重彩的记载,是他们参加邻国拉皮斯部落的婚礼。会场上,半人马们酒后乱性试图抢走新娘,最终导致了拉皮斯人与半人马族之间的大战。

古希腊陶器拓印《半人马族与拉皮斯人的战争》(公元前 520 - 500年)/画中人类与半人马手中石块的相对大小,是为了突出半人马的超自然力量 古希腊陶器拓印《半人马族与拉皮斯人的战争》(公元前 520 - 500年)/画中人类与半人马手中石块的相对大小,是为了突出半人马的超自然力量

八卦的希腊人对这个故事的细节如数家珍,他们把此事记录在各种古希腊文物上,让这个种族“大脑长在下半身”的印象深埋人类心中。今天星座学里,关于射手座急躁、花心的说辞可能也有被这个传说波及的成分。

但历史总归是历史,到了唯物主义盛行的现代社会,人类对这种奇幻生物的看法是否开始变得正面了呢?

好像也没有。

同样作为奇幻生物学爱好者进行猎奇研究的好材料,半人马和另外两个半兽人姐妹还是流于了不同的命运。关于蛇妖,人们会问“她们是怎么蜕皮的”;关于美人鱼,人们会问“她们用肺呼吸还是用鳃呼吸”,等等类似的五花八门的问题。

但到了半人马这里,问题意外地非常统一:半人马哺乳用人奶还是马奶?

几乎每个对半人马生理学有所探究的爱好者最后都会发出这样的疑问,而又因这个问题的参与和讨论者众多,甚至还一度分出过两支学派

那么,这个疑问产生的缘由到底是什么?

一切还是要从半人马的解剖学开始说起。


半人马解剖学矛盾

人类可能不喜欢半人马的性格,但对他们的身体却充满好奇。

其中一个观点认为,半人马的身体结构符合黄金分割比,他们比人类多出的马身部分实际上可以构成另一种视觉上的协调,而不会令人感到突兀。

所以从某种程度上说,“神”在创造它的时候虽然动机敷衍,但还是阴差阳错的给出了一幅视觉上颇具美感的身躯。

但也有不够完美的地方。

人们的意识中总会觉得,人马的身形就是不如人鱼或者狼人那样,有协调的身体衔接。

这种印象的原理很简单,造物主在创造人马的时候,既保留了人体的胸腔,也保留了马身的胸腔,如果将马身部分概念化地还原成人体,就可以明白我们实际看到的人马身体结构就是下图右边那个生物所呈现出的那个样子:

而如果设计成狼人那种兽首人身的生物,呈现出的效果也只会更加滑稽:

不过,这种粗浅的直观判断远不能让那些追求严谨的奇幻生物爱好者却步。

“人马身体结构合理性”的支持者以人类和马类生物结构为基础,通过一个个精密考究的解剖图试图解释着,一套内脏系统在两个腔室中完全可以和平共存。

致力于这种研究的人有很多,但核心思路无非是讨论如何把哺乳动物的内脏均摊在这两套腔体之中,所以研究成果大同小异。

通常来说,他们都会把人身部分扩展成人马的胸腔,马身部分扩展成腹腔,中间的连接处有一层厚厚的支撑横膈膜进行分割。被解构的人马有更长的肺,臃肿的消化系统,保留着人的12对、马的18对肋骨,而肥厚的心脏则不得不被搬到没有肋骨保护的交接处。

当然,这些推测离经得起推敲的真实人马内脏构造还有一定距离,很多细节也不太符合生物学规律。但目前来说,人和马胸腹分隔的理论已经可以算是一种相对合理(看起来)的解释了。

不过,该论点还有个明显的“漏洞”。

因为在这个理论基础下,半人马身体分别处于人的胸部和马的腹部的外露乳房——有两套。


问题凸显

把这个问题说得更直观一些就是:半人马究竟是怎样哺乳的。

借用一个叫做Wanda的女士总结:

“你懂的,我一直在考虑半人马和母乳喂养的方式,就像你一样。 半人马女人应该不会有两对乳房,一个在前面,一个在后面吧? 所以我想到了这一点——”

如果不能把这个问题解释清楚,“胸腹分隔论”就缺乏足够的说服力,进而,半人马在唯物主义世界存在的合理性也将受到严重的质疑。

事实上,像Wanda女士一样,世界各地的人马爱好者都不约而同地找到了这个核心问题点。

在推特:

“半人马下面的马乳房会像上面的人乳房那样产奶吗?——@MJ在聊到哈利波特里缺少女性半人马时说。” “半人马下面的马乳房会像上面的人乳房那样产奶吗?——@MJ在聊到哈利波特里缺少女性半人马时说。”

Reddit:

“半人马宝宝是通过人的乳房还是马的乳房喂养的” “半人马宝宝是通过人的乳房还是马的乳房喂养的”

国内的论坛:

以及,知乎:

人们都发出了同样的疑问。


马乳派和人乳派

关于这个问题的解,不同的研究者有不同的理解和判断,根据结论,很自然地就形成了两种观点对立的学派——人乳哺乳派和马乳哺乳派。

这两种不同立场的研究者们各自又都有支撑自己观点的证据和理由。

马乳派

这一派观点支撑主要来自两个方面:生存和营养。

马乳派学者认为,从进化学角度讲,一个稳定健康的动物种群一定要有在哺乳期间保障安全的能力。


人类女性可以一边走动一边给婴儿喂奶,也可以用一只手托起婴儿,很多动作都不会受到妨碍;马妈妈也可以在自己吃草的同时不妨碍小马驹吮吸。因此,“半人马女性同样应该能够在不破坏幼儿哺乳能力的情况下轻轻地移动”。

“半人马女性同样应该能够在不破坏幼儿哺乳能力的情况下轻轻地移动”“半人马女性同样应该能够在不破坏幼儿哺乳能力的情况下轻轻地移动”

基于这种观点,从“解放生产力”和“保障安全”的两个层面考量,经得起进化论推敲的半人马种群只有可能是通过马乳哺乳——

因为如果用人乳哺乳的话半人马妈妈很难靠自己的力量支撑人马宝宝的体重。

由于幼儿半人马的身高很难达到人体直立时的乳房高度,站立哺乳的方法也很难行得通。

另一个是从营养角度。马乳派认为,马奶成分中有更丰富的钙质和维生素等营养元素,而人乳中的营养则相对匮乏。

也就是说,人奶的奶量和奶质都不足以支撑拥有马身的半人马幼儿的营养需求,因而很容易导致营养不良或者发育畸形等情况。

然而,这种从哺乳形态和营养成分出发的马乳派理论虽然看似挺有道理,但事实上整体的推导过程更多的是出于猜测。根据我了解,仅从营养角度看,人奶马奶的差异更多的可能只体现在量的方面,因此很难成为决定性的依据。

即便如此,马乳派理论依然有不少拥趸,从漫画《骑乘之王》输出的观点来看,其作者马场康志显然属于马乳派观点的支持者:

漫画《骑乘之王》 漫画《骑乘之王》

人乳派:

人乳派有很多用以回击马乳派论点的说法。至少他们认为,马乳派从“哺乳方式不便”考量推导出的观点非常脆弱。

作为一种智慧生物,半人马根本无需在哺乳期间也时刻保持警惕、保持站立的状态与所谓的天敌们争分夺秒,人马妈妈完全有条件在安全的环境中跪坐哺乳。

或者,把半人马宝宝背在背上,也是一种解决办法,类似于这样:

出自:大英博物馆电子资料 出自:大英博物馆电子资料

再者,半人马妈妈的臂力,也并非如人们想象中那样不堪。

《人马少女的烦恼》 《人马少女的烦恼》

更关键的是,马乳哺乳的高度固然合适,但因为人类面部太过扁平,可以想象将这种扁平的面部倒悬着抵在人马妈妈的腹部吸吮的人马宝宝姿势将是一种多么扭曲的形态。

这还不是最重要的,半人马宝宝有人的头部和人的嘴巴。在大多数哺乳动物中,婴儿嘴和母亲的乳头就像是锁和钥匙的关系。奶头尺寸正确,对婴儿顺利实现吸吮反射有决定性的作用,这一点,也正是人乳哺乳派的有力的证据之一。

另外,除了一些姿势和位置问题,人马能顺利哺乳需要考虑的真正的生物学问题还有很多。

首先,半人马一定是早熟的,否则就会出现马身部分已经可以自由行动,人体部分还未发育健全的状态:

这种猜测和判断足够合理,也确实可以有一些事实依据作为支撑。

马的妊娠期(11-12个月)比人类的妊娠(9-10个月)更长,人类的新生儿看起来非常虚弱,这主要是因为人类的盆骨限制很难承受更大的婴儿头部。但拥有马身的半人马骨盆可以让他们在妊娠期上更有弹性,从而有条件孕育出更强壮、有独力性的人马宝宝,他们可以比人类婴儿更快地支撑自己的身体,所以母亲不必时刻陪伴婴儿几个月的时间,也许这只需要几周甚至几天,哺乳期也会相应地缩短很多。

如此一来,人类乳房位置不容易到达的问题,也就根本算不上什么麻烦了。


人性的光辉

其实不止在今天,自古以来,奇幻生物学者们一直都在为人马的哺乳问题争论不休。

致力于半人马的生理学和营养学的艺术家Jan van der straet在1580年出版的一本图书中绘制了这样的插图:

《半人马家族》,作者:Jan van der straet 《半人马家族》,作者:Jan van der straet

也许就像图中表现的那样,人乳派马乳派本可能根本不用站在对立面,人马妈妈也完全可以充分地把自己的两套乳腺系统利用起来。

但除了那些理论性的东西,人们其实还有一个非常介意的一个点。

如果半人马一定要通过马乳哺乳,人马宝宝钻到母亲的胯下进食,不能与母亲相拥,感受肌肤之亲,这总让人觉得缺少了些智慧生物的“人情味”。

而且就算是能同时进行,吃马奶的孩子看起来也总是有些不受待见:

约翰·乔治·希尔滕斯伯格(1806-1890) 约翰·乔治·希尔滕斯伯格(1806-1890)

从历史资料的结果上看,至少艺术家们几乎都是这种观念的忠实拥护者。

例子数不胜数,比如蚀刻师托马斯·沃利奇(1700−1766)创作的《正在哺乳的人马母亲》:

意大利画家塞巴斯蒂亚诺·里奇(1659-1734)的《半人马家族》:

巴黎东京宫的建筑雕刻:

英格兰牛津郡伊夫利村的英格兰教会教堂建筑雕刻:

以及文艺复兴时期尼德兰画派的一些作品:

两千多年的人马史,人乳派在艺术领域始终占据着绝对的优势,这让人有点意外,却也在情理之中。

毕竟,由人类创造的生物,终究还是会是闪耀着人性的光辉。


展开全文

38 条评论

更多评论
返回顶部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