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A不小心给《战地5》的纳粹角色安上了反法西斯英雄的姓名

嘤肉卫星 趣闻 2019-06-07
  • 8

这大概是开发商的无心之失,但也提醒了游戏制作者对于历史题材的游戏内容要格外谨慎小心。

我们经常会见到游戏角色和现实人物重名的例子,通常情况下,这样的巧合无伤大雅,但对于一些特殊的题材和背景而言,把一个特殊的名字放到错误的角色身上,可能会找来十分严重的后果。

以二战为背景题材的游戏《战地5》最近新推出了一位名为威廉·弗兰克(Wilhelm Franke)的反派角色。根据官方介绍,威廉·弗兰克是一位来自德国、无情残酷的爆破专家。

在官方放出的宣传片中,威廉用炸弹引爆了教堂,面无表情地击杀了数名盟军士兵。虽然官方没有明确表态,但很明显,他就是游戏中法西斯势力的代表。

 威廉·弗兰克作为游戏中反派势力的代表人物在游戏商城中出售并获得了一定的人气 威廉·弗兰克作为游戏中反派势力的代表人物在游戏商城中出售并获得了一定的人气

战地系列的开发商经常使用这样的方式增加游戏代入感,在《战地1》中,他们甚至给玩家操控的每一名士兵加上了真实姓名,以此体现战场的真实性。而这位“威廉·弗兰克”在二战历史上也确有其人,他1891年在德国出生,并于1945年在二战的炮火下丧生。

但尴尬的是,现实中的威廉·弗兰克虽然是德国人,但加入的是反法西斯的一方。据德国媒体报道,威廉·弗兰克自二战爆发后一直都致力于反法西斯战争,他和他的家人在1944年被纳粹逮捕,1945年时威廉·弗兰克死于盟军对德国的空袭。

无论如何,现实中的威廉都和残暴无情的纳粹沾不上边,将他的名字放在同时期的另一个反派角色身上很容易招来玩家们的批判和争论。

很快,发行商EA就在一封公开的邮件声明中道歉并表示:“我们已经意识到新推出的角色在历史上是一位真实的反法西斯成员,我们没有任何不尊重他们的行为。”此外,EA承诺很快就会修改角色的名字。

类似的问题在《战地5》中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开发商DICE为了让自己的游戏更加真实,就曾加入了名为“The Last Tiger”的章节——一个从德国人的视角讲述剧情的关卡。

DICE希望能从另一个视角呈现真实的战场,也一再表示“The Last Tiger”并不是一个歌颂英雄的故事,但涉及到这种特殊的背景,这个关卡还是找来了不小的争议。

这次的重名事件,大概只是开发商的无心之失,但它也提醒了游戏制作者对于细节和内容的考量必须格外谨慎小心——尤其是在特定的历史背景里。


展开全文

15 条评论

  • 2019-06-12 14:32:40
    总结的这句比我说得那么多废话精辟!
  • 2019-06-10 08:17:46
    感觉您的思想确实不无道理,历史对生活在历史中的人影响很大,随着时间的前进,后人观看历史也是已一种旁观者的角度,正如我们去了解前人历史一样
  • 2019-06-10 00:14:43
    您太自谦了,仔细想了一下,没觉得您的三观有什么问题,倒是我的言论在当下并非所有人都能接受的,您多见谅才是
  • 庚咛 回复 秦钟:
    2019-06-09 17:58:43
    也没有生气,我就是说一下我对这种事的看法,我知道有些偏激,可能是因为觉得其他方面没有更容易接受的能让大众了解的渠道吧。
  • 秦钟 回复 庚咛:
    2019-06-09 17:28:02
    因为你身在现在历史中,只对鸦片战争后的敌对国深恶痛绝,如果是金兀术我们可以扮演,杨家将里也可以唱四郎探,然而那时人不行,扬州十日嘉定三屠,当时人也深恶痛绝,不会轻饶满贼清妖,如今这些人去哪了,这就是历史局限。记得谁打你的有时不那么重要,研究历史,分析时弊,记得为什么会被打可能更重要一些,这不算模糊边界,而是事件影响力原本就有限度。重大新闻影响力,如果没有特别后续不过也就一个月左右而已。至于游戏嘛,提供另一种历史的可能性而已。高堡奇人也算一种政治幻想了,1984也是~不要因为这个担忧或者生气嘛
  • 庚咛 回复 秦钟:
    2019-06-09 09:08:48
    没有个人芥蒂啊,我只是觉得,在现在的环境下,已经有不少人模糊甚至扭曲这段历史的定义,而在这样的多人单纯突突突爽游里,对此风气只有助长而非矫正的作用,避免重蹈覆辙,重要的就是让更多人了解到这场战争的性质和特殊性,然而爹5这样的游戏,只能淡化人们心中的印记。很多人觉得这只是个游戏,不要较真,但是我个人立场,我是无论如何不可能去扮演日军去重复以往的侵略与掠夺,玩家在其中只能感受到杀戮的快感,然而这恰恰是对于二战最严重的禁脔,我只是担心这样会进一步恶化当前一些人的历史观
  • 秦钟 回复 庚咛:
    2019-06-08 23:03:09
    我不是说您说错,只是觉得,应该想开一点,真的不要把一些认为是大是大非的事成为个人的芥蒂,于历史,不过沧海一粟,最有用的,大概是如何避免重蹈覆辙吧
  • 秦钟 回复 庚咛:
    2019-06-08 22:37:39
    不是这个意思,我指我们只能理解明亡之殇,五胡乱华,宋金辽之争,但无法真正体会这种痛苦和冲击,古往今来从没有杀人是对的,但必然历史进程就是一个记录和淡忘的挣扎,有些对的自然是对的,有些错也永远是错,只是隔了几代你就无法体会得到这些——当然我刚刚举例多少有些汉本位的例子,但仅仅只是说明一个情况,再如炎黄之争,商周更替,白起坑降,屠城灭族之类的就更多了去的了,能留下的伤痛也不过剩下鸦片战争至今而已
  • 庚咛 回复 秦钟:
    2019-06-08 21:55:45
    但是和公理相类似的,一些道德准则和尺度涉及到人类的根本性问题,纳粹这种行径之所以要被永远唾弃以至于发明反人类罪来定义,就是因为他们违背了这个根本性质,这一点不应该也是不能被模糊的。
  • 秦钟 回复 庚咛:
    2019-06-08 21:46:17
    这个也很正常啦,人类生命太短,历史虽也不很长,但总比生命长许多,朝代更迭王国兴亡,很多正义其实还有局限性的,没办法要求后辈太多,只求我辈现在牢记历史,将来的正义取决于将来的三观
更多评论
返回顶部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