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燕姿出新歌了,但你得在RO游戏里才能听到

Realchris 文化 2019-07-11

今天,对于全国的RO玩家来说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仙境传说RO》代言人孙燕姿,为玩家们写了一首主题曲——《守护永恒的爱》。此时距离孙燕姿上一次代言RO并献唱《梦想天空》,已经过去了16年。

比较特别的是,这首新曲的发布形式不同于传统的歌曲发布,《守护永恒的爱》是首发在游戏里的,玩家需要完成前置任务“难以忘怀的身影”来获得这首歌曲。玩家也可以在游戏中获得道具CD,并用音乐盒播放。

2003年,燕姿曾为RO献唱一首《梦想天空》,向往梦想与自由,充满青春的气息,为许多冒险者带来治愈的力量,成为网游代言史上的经典之作。时隔16年,RO玩家们终于又听到孙燕姿的带来的游戏主题曲,不由得让人感慨万千。

对于很多新玩家来说,可能疑惑RO这个这个名字为何有如此持久的生命力,每次都有巨大的号召力。要明白这一点,就需要解释这款游戏当年是怎么火起来的,以及曾为玩家们带来了怎样美好的回忆。

2003年,的《仙境传说》(RO)由游戏新干线(台湾智冠的子公司)运营。当时大陆的游戏宣发还不太流行找代言人,对游戏的宣发,还处于试探期,而对岸比较谙熟商业运作,所以一上来就请了孙燕姿。要知道。孙燕姿当时可是处于声望的顶峰,2001年发行的歌曲《我要的幸福》、《绿光》等都是家喻户晓;2002年她登上《亚洲周刊》封面,甚至有“男有周杰伦,女有孙燕姿”的说法。这种量级的明星代言,瞬间就让游戏名气大燥,火遍半边天。

(RO还有很多当时先进的运营思路,比如出资料片时光盘带周边发售,做成类似单机典藏版的形式)

“仙缘奇牌”包,含孙燕姿演唱的歌曲《守候永恒的爱》CD,以及RO主题扑克等“仙缘奇牌”包,含孙燕姿演唱的歌曲《守候永恒的爱》CD,以及RO主题扑克等

当然这些只是辅助,RO吸引玩家们的关键依然是游戏品质。那么RO在当时来说属于“独树一帜”的作品,因为它带有很强的二次元风格:事实上它改编自韩国漫画家李命进的同名作品,是一部关于北欧的奇幻漫画。(RO全名是“RAGNAROK”,即我们常说的“诸神的黄昏”,原系北欧神话中预言的一连串巨大劫难,大多数原来的神在这些劫难中会死去)二次元概念今天非常流行,但在2002年时尚属稀缺,ARPG类二次元更是少见。再加上当时的游戏少有使用北欧神话背景者,所以首先题材和画面这两个点就已经很吸引人。

(著名的《石器时代》和《魔力宝贝》画风都偏二次元,不过它们是回合制游戏。还有一款比较火的《疯狂坦克》则是休闲游戏)

妖术师(Sorcerer),法系三转职业之一,官方设定图片妖术师(Sorcerer),法系三转职业之一,官方设定图片

具体到玩法,RO拥有“相当多的职业”,以绝对数量来说达到了59个,远远超过魔力的44个。当然实际上它是用“转职”的方式来体现这些职业,算上纯转混转,真正的可用职业(或说实用职业)路线大概十多条,虽然不及魔力但也算得上是变化丰富了。

装备方面除了常规设计外,最重要的有两点。一是“头饰”:虽然在RO里人物的武器、装甲都不会反映在游戏界面中,但人物的头饰却是可见、可变的。所以头饰首先有外观效果,相当于其他游戏里的“时装”。其次,大部分头饰没有属性但也有一些是职业限定、季节(活动)专属、氪金稀有掉落、附带强大效果……它们撑起了玩家的好奇心和欲望,是游戏的主要动力之一。可以说,RO的装备分两种,“头饰和其他”。

(后来一些神秘服务器甚至允许玩家自行设计、上传头饰,这时你可以把它看成是一种MOD,类似Steam的创意工坊)

玩家自行设计的头饰玩家自行设计的头饰

另一个重点是“卡片”。其实你可以把它理解为其他游戏里的“宝石”,因为有些装备是有孔的;你可以在孔里插上卡片来获得它所提供的属性或效果,就像在孔里镶嵌宝石、符文或是别的什么东西。这个系统肯定不能算新,因为在孔里镶 “Rune Word”是Diablo2的经典玩法。但仔细回忆一下2002年8月(韩服开服)时,好像还真没有什么MMORPG有此设定。而且RO里的卡片也有近千张,从简单的+1力量、+1敏捷到+1000血或+10%魔法攻击等千变万化的效果,高级卡片甚至能以某种几率释放强大的技能,也就是我们说的“技能卡”。(在今天,有个叫POE的游戏就是以这套系统而闻名)

海量的头饰和卡片让RO有点像是“收集游戏”,后期出的套装也印证了这一点。

数量如此庞大的装备、卡片要如何获得?本质上还是打怪掉。不过这里有个相当奇妙的设定:RO里有个道具叫“神秘箱子”(Old Blue Box),特点是非常神秘,因为你有可能从里面开出任何东西——它的掉落列表有好几十页长,而它可以由从最初级的波利到最顶级的“MVP Boss”掉落。所以开神秘箱子比开彩票还刺激,这大概算是RO独特的梗。

为了衬托这个梗游戏里有一张卡片叫“邪恶箱卡片”(饰品),装上后每次击杀魔物就有几率掉出神秘箱子?然而这个“几率”是0.1%,换句话说出神秘箱子的几率就和你去斯坦索姆打瑞文戴尔然后他掉马的几率一样高……当然在RO里刷怪比刷瑞文戴尔快多了。

(游戏里还有张邪恶礼盒卡,效果么就是打怪后有几率掉邪恶礼盒。如果同时装备这两张卡,除了提升掉率外,掉的也会将是紫色宝箱!这就是强大的套卡效果,听着来和Diablo里的绿装是不是很像)

游戏里当然也有很多怪物,比如最初级的敌人“波利”(Poring)。它看起来很像其他RPG里的“史莱姆”(Slime,这个词有时显得相当糟糕),不过从背景来说它实际上是北欧神话里主神奥丁的汗水,也就是“老男人的臭汗”。这个设定实在是不太吸引人,然而在游戏里它们摇身一变,成了萌萌粉色小果冻、长期以来都是广大玩家尤其是女玩家所追捧的对象。直到今天,波利仍然是许多人心目中的RO象征。

另外还有一些怪物成为了我们欢乐&痛苦的回忆……比如游戏里有个怪物叫“盗虫”,会吃掉(回收)地上的装备,对于新人来说有点像是噩梦:新人不知道物品的价值,每次捡东西前要先问“这个好不好啊值不值钱”,等看到回答时扭头一看东西已经被盗虫吃掉了,顿时哇的一声哭出来。

但毒蛇出没七步之内必有解毒草,我有个朋友应运而生,捡地上东西的速度比盗虫还要快,东西掉出来的同时他就已经将其收入囊中。因为速度实在太快甚至被官方GM认定是外挂而封号,然后他就去投诉,GM说我现在放你出来你捡一个我看看,能做到我就信你。然后他就真的做到了,GM想来会惊得嘴都合不拢……后来他就得了个外号“两条腿的盗虫”,我们一起组队玩魔兽时只要有他我们就绝对不会开“自由拾取”。

此外,RO由于之前提到的源自漫画的背景,也吸引了许多爱好者,衍生出繁荣的周边文化。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以RO为主题的Cosplay和同人本(无论是糟糕的还是不糟糕的)都是最多的。当然也不是我要特地提到糟糕同人本,因为RO官方的宣传图(比如职业立绘),衣服所占的比例经常都不到30%……

很多人可能早就离开了RO,但却一直活跃在RO同人圈里很久,甚至把RO抱枕一直用到今天。所以这也是它令人怀念的地方之一。毕竟RO的国内代理虽然换了几次但游戏一直在运营,手游《仙境传说RO:守护永恒的爱》更是找回了孙燕姿来代言,今天发布新的主题曲,可以视为这个RO在近几年的一个里程碑。毕竟,连孙燕姿都回游戏唱歌了,还有什么理由觉得它已经离你远去呢?


展开全文

1 条评论

返回顶部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