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位对基努·里维斯喊出Breathtaking的人现在怎么样了?

薯片君 趣闻 2019-07-12
  • 19

Peter “Breathtaking” Sark已经变回了普普通通的Peter Sark。

因为E3大展上冲着基努·里维斯高喊了一句“You are breathtaking”(是你令人窒息!),Peter Sark一下子火了。

在此之前,他只是一名普通玩家。

他拥有Xbox Live会员资格已有16年,在YouTube上有自己的个人频道,这个频道运营了9年时间,频道里放满了他喜欢的东西,电子游戏、热门明星、篮球比赛,还有电影。偶尔有些相对热门的视频能拿到上万次播放量,除此之外一般只有几十到几百次观看。

依靠着年复一年的积累,他的YouTube频道逐渐有了5千个订阅者,看起来一切都在向着好的方向发展。他还给自己画了个卡通形象,和真实的他别无二致:黑墨镜,大胡子,摆着酷酷的姿势。


如果按照这个节奏发展下去,Peter Sark大概会和成千上万个有志于在网络上展示自己生活的普通人一样,过着简单、私人的生活。

不过这一切都在6月10日那一天改变了。那一天,他对着基努·里维斯高喊“You are breathtaking”的身姿被全球各地的游戏媒体记录在笔下,从此和Breathtaking这个词结下了不解之缘。

他的推特很快被大家发现了,ID是Peter “Breathtaking” Sark。他自己也激动地转发媒体记录下那个瞬间的小视频,并且开心地宣布:“那就是我!Peter “Breathtaking” Sark,是我本人!

他的网络生活一下子有了变化。

在那之后的很多天里,每天他都要收到各种“Breathtaking”表情包,世界各地的陌生人们像旅游一样来到他的推特围观,他也忙于回复那些想要了解他的人和支持者们。

甚至连CDPR官方也和他交谈,想要送给他一份价值250美元的《赛博朋克2077》典藏版。不过Peter Sark拒绝了这份意料之外的礼物,他转而回复CDPR,希望他们能改为捐赠一辆玩具车给一家儿童医院。

这个回复翻起了些许波浪。有人质疑他利用这个事件来炒作自己,或者是在利用自己获得的名气来强迫CDPR——毕竟,一份豪华版游戏的售价只有250美元,而他希望CDPR捐赠的玩具车则价格高达3000美元以上。

在这些批评的声音看来,Peter Sark不再是那个简简单单的冲着舞台高喊的游戏玩家。

面对网友们的众说纷纭,Peter Sark没有保持沉默,而是正面回应了这一事件。他贴出了一张和《赛博朋克2077》官方推特的对话,展示了他希望对方捐赠玩具车的原因。

我非常感谢你们送我游戏。我妹妹2007年的时候因为白血病去世,当时她17岁。之前她曾在洛杉矶的儿童医院接受治疗,我曾经带着我的Xbox去她的病房和她一起玩。我希望能回报那家带给我们爱的医院,很不幸她没能(被那家医院)治愈,但只要我力所能及的时候我都会为那家医院做些事情。

这张截图让他获得了更多的支持。很多人为他的经历感到悲伤,同时也理解了他希望CDPR捐赠玩具车的缘由。许多人称赞他是真正的 “Breathtaking” 。在那之后,他的YouTube频道很快达到了1万5千个订阅,推特也有了6千个关注者。

但自然而然地,一个月之后的今天,他的热度随“Breathtaking”事件的过去逐渐减弱,和他搭话的人也越来越少。

他的推特不再有那么多人回复,YouTube频道里视频的平均观看次数也稳定在了1000次左右。尽管在自己的直播频道的宣传图上标明了“Breathtaking本人直播”,更新频率也更加频繁。

他悼念去世妹妹的推特也只获得了1次转推和19次喜欢。

但可以注意到,他依然在推特上执着地使用“Breathtaking”标签。最近还以此为主题,增加了新的业务,卖周边。

马克杯、靠枕、T恤、卫衣,各种周边都有,图案则是将Peter Sark的头像和电影《疾速追杀》中基努·里维斯的形象合二为一。

尽管涉及到了商业行为,但这一次,就连质疑声也变得很少了。更多的人没能看到这条讯息,它被淹没在了互联网的信息洪流之下。这是又一个不大不小的、网红退烧的故事。

也许Breathtaking 将是他最美好的回忆之一,他自己至今也仍然没有放弃这个标签。但在30天后,Peter “Breathtaking” Sark还是变回了那个普普通通的Peter Sark。


展开全文

1 条评论

返回顶部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