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鲜之下,有更多的Youtube播主在生存边缘挣扎

嘤肉卫星 文化 2019-07-13
  • 12

又一位Youtuber放弃了他心爱的工作。

Youtube播主这个职业很特殊,表面上,它有着足以让大众羡慕的光鲜一面。

首先,做一个Youtuber没有太高的门槛。任何人只要学会简单的操作,将自己的游戏实况、日常生活、所见所想拍摄下来,再经过一定的后期处理上传到油管的个人频道上,他就已经算一名Youtuber了。

其次,那些活在新闻里的Youtuber总会给人一种“做视频赚钱很轻松”的印象。2018年,Youtube上一位名叫Ryan的7岁小男孩成为了整个网站中收入最高的视频作者。

Ryan的视频内容主要为对儿童玩具的介绍和评测。在多数人眼里,制作这种风格的视频并不是一件遥不可及的事,但就靠着测评玩具,Ryan去年获得了高达2200万美元的收入。

和Ryan类似,多数高收入的Youtuber普遍是90后乃至00后的年轻人。内容大都以游戏、运动、恶搞为主题,靠着庞大流量带来的广告分成,他们也都达到了“月入百万”这一令人羡慕的水平。

优厚的待遇加上看似光鲜亮丽的工作内容,越来越多的未成年人把“成为一名Youtuber”当成自己未来的理想职业,为此甚至不惜放弃接受教育的机会。

而在美好外表下,更多的Youtuber正过着与新闻报道截然相反的生活。镜头前他们幽默风趣、娱乐他人,背地里却可能饱受精神疾病和压力的折磨。

哪怕是人气很高的知名播主Etika,此前也因为自身不佳的精神健康状况选择了自我结束生命。在他背后,还有更多饱正在苦苦挣扎的Youtuber。

刚刚年满20岁的Spoodle就是其中一位。他也曾有过和Etika一样的厌世想法,所幸,他最终没有把想法变成现实。

图片来自Spoodle本人推特图片来自Spoodle本人推特

Spoodle是Youtube上一名创作《彩虹六号》游戏内容的视频作者,平时创作的视频内容是自己直播《彩虹六号》时各种精彩、搞笑镜头的剪辑和对游戏的吐槽。

Spoodle目前的个人频道订阅数为5.5万,日常的视频播放量约为5到10万不等——这样的数字不算多也不算少,但相比那些更不知名的作者,这样的视频流量按理来说能够给他带来可观的收入。

但几天前,他刚刚在推特上发布了“自己将暂时告别Youtube”的声明并在Youtube上传了最后一段视频,视频的封面为“Goodbye”。

他在这个名为“再见”的视频里将自己成为Youtuber五年来的想法和感受一吐而出,人们才了解到这个在屏幕前风趣幽默的男孩,内心经历了怎样一番挣扎。

5年前,Spoodle应已成为知名视频作者的好友之邀成为一名Youtuber,逐渐积累了一批粉丝。但在随后的几年,他的视频质量并没有太大提高,反倒是当初邀请他加入Youtube的那位朋友越做越好。

Spoodle曾经把制作视频并给他人带来快乐当成自己的梦想,但他后来表示:“每次上传视频都成为了自己的压力。

在视频创作的后期,Spoodle的频道访问量渐渐下降,为此他甚至在推特上急切地询问粉丝自己的视频究竟是那里出现了问题。 

“担心让喜欢自己的观众失望。”谈及自己退出的原因, Spoodle在视频中这样说道。

视频流量的逐渐走低,慢慢也影响了Spoodle的收入,而他之前在Youtube上交到的朋友也因为种种原因逐渐离他远去,让他真正失望的是“整个世界没有一个人愿意帮我。

后来他坦言:“自己的精神状况越来越差,甚至萌生了结束生命的念头。

“(Youtube)原本是我的避风港,制作视频是我喜欢做的事,但现在,我因为这个平台却动过5次轻生的念头。

“梦想变成了梦魇。” Spoodle总结说。

像Spoodle这样的情况并不是个例,根据Tubics网站去年提供的数据,虽然Youtube上的注册频道多达2300万,订阅人数超过一万的频道却仅有8000个左右,更多的视频作者因为无法满足平台所要求的播放量最终选择离开。

Spoodle不是这些Youtuber中的第一位,当然也不是最后一位。但幸运的是,这次Spoodle并没有受到太多的恶语相向,在那段标题为“Goodbye”的视频下,许多粉丝给了他继续活下去的鼓励:

希望这次他真的如推特上所说,只是想“暂时休息一下”,而在更多希望立志成为Youtuber的人们面前,还有更多的问题:在做出决定前,他们可能得好好想想自己是否真正热爱这份工作。


展开全文

1 条评论

返回顶部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