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日本资深游戏制作人的藏品与收纳术

半球 文化 2017-01-02
  • 5

前段时间我们介绍了一位80后瑞典女孩的游戏闺房,那位姑娘不仅收藏了海量的游戏与硬件,还把自己的收藏品摆放得整整齐齐,整个房间看上去井井有条。

80后瑞典女孩Heidi的闺房,塞满了游戏80后瑞典女孩Heidi的闺房,塞满了游戏

除了狂热玩家之外,业界著名制作人中是否也有收藏狂人呢?答案当然是肯定的。今天本文就给各位介绍一下著名游戏制作人樱井政博的游戏收藏。考虑到日本人素来以收纳术见长,我们也正好可以见识一下如何把游戏收藏打点得仅仅有条。

桜井政博桜井政博

樱井政博,出生于1970年的知名日本游戏制作人,任天堂著名游戏《星之卡比》系列作及《任天堂大乱斗》系列的制作人。在中学时购买了自己的第一台电脑后,樱井第一次体会到了制作游戏的乐趣,这段经历也成为了他最终走上游戏开发之路的最大契机。

上了高中之后,樱井一边打工一边存钱,并用这笔收入购买了大量的游戏进行研究。作为一名至今活跃在开发第一线的制作人,为了能掌握业界最新的游戏情报,他每年彻底打通关的游戏数量多得数不过来。再加上个人兴趣的因素,每年樱井收藏的游戏数量都在不断增长。2009年的时候,他曾透露过当时自己收藏了接近1700款游戏,现在估计已经超过了3000款。

2009年拍摄的樱井藏品部分藏品,箱子里放着的是各种游戏手柄2009年拍摄的樱井藏品部分藏品,箱子里放着的是各种游戏手柄

关于樱井的游戏历史,我们从日本著名游戏周刊志《fami通》中的专栏连载“樱井政博のゲームについて思うこと”(樱井政博的游戏思考)中可以窥探一二,其中就有不少关于对游戏收纳的文章。对于为什么要收藏这么多游戏,樱井的回答非常有“业界思维”——

“买了之后就好好留着,不会把它扔到二手商店或者挂在网上出售,这也是为了尽可能地保证游戏制作方的利益”

另外,从HAL研究所独立后,樱井的工作变得更加繁忙,有时候甚至连坐轻轨的时间都要拿出去“充公”,为了能更专心地开发游戏,很多时候他干脆把家搬到离公司比较近的地方,这也成为了他苦心钻研游戏收纳术的最大理由。

说了这么多,还是来看看现在他的“游戏小屋”是什么样的吧。

在日常生活中,樱井一般会同时关注3到5款当时的新游戏,并会把他们放到一个随时都能看得见的地方,比如说客厅的桌子上。如果是已经通关或者是发售之后已经过了两个月的游戏,就会暂时先保存在抽屉里。抽屉也放不下的情况下,就会去掉包装盒,只将卡带或者是光盘放进自己定做的橱柜里。那么问题来了,这个橱柜里都放了些什么东西呢?


FC和MD

先来看看FC藏品吧。虽然樱井尽可能地按照发售时间来摆放,但由于数量实在是太多,并不是所有游戏的位置都遵循这个原则。凑巧的是,FC卡带的大小和一盘带塑料盒子的磁带差不多大,樱井就买了几个装磁带用的塑料抽屉。但是,由于卡带是竖着放进去的,光从顶上完全看不出是哪款游戏,所以他在每盘卡带的上面贴了一张印有游戏名字的标签,这样每个游戏的名称就一目了然了。

即便如此,还是有不少多出来的游戏没地方放。而且上文提到的那种装磁带的抽屉现在也很难买到了,樱井只能暂时把它们竖着堆放在一边。好在这些游戏现在基本已经不会拿出来玩了,而没有放进抽屉的游戏也差不多把放置的空间塞得满满当当,完全不用担心会掉出来。至于对应那些老游戏的主机,由于存放空间紧张,目前只能暂存在公寓地下的储藏室里。

图中黄色框标出来的游戏是MD美版的《惩罚者》,由于大多数MD游戏封面贴纸的顶部都写了游戏名字,所以就不需要再单独制作标签了


从图里可以看出除了FC卡带之外还有不少MD游戏从图里可以看出除了FC卡带之外还有不少MD游戏

对于为什么要把FC和MD这样的老主机和卡带分开保存,樱井这样说:

“就算是放在身边,现在的电视基本上除了HDMI没有其他端口,老式的主机只有RF射频或者AV输出,之前听说有一种能把S端子和RGB转为HDMI输出的转接器,等自己去找的时候发现这玩意已经成为稀有物品了,怎么找也找不到(注:其实在中国的淘宝上有很多这样的转接器)。最后只能把主机先放到地下储藏室。不过,幸好储藏室地方足够大,这样也能把主机和对应的线材一同保管”。


SFC

SFC卡带那有弧度的外形设计导致其无法像FC或者MD卡带那样重叠摆放,市面上销售的收纳柜子也没有一个尺寸与之相匹配的。无奈之下,樱井只得购买了当时售价颇为昂贵的专用收纳柜。

不幸的是,这个收纳柜生产数量极为稀少,大量放不进去的卡带到头来只能像FC那样堆起来存放。细心的朋友可能已经注意到了,上图中卡带的标签里都有一个SFC主机的标志,这个也是樱井自己制作的,对于这个小标志,他说:

“无论游戏的卡带还是光盘,其规格都是统一的。所以我觉得,对不同的游戏寻找不同的存放方式对于收藏来说非常重要。不过,说归说,就像这个放SFC卡带的柜子和前面看过的放FC那个磁带抽屉,现在想想的话,要是当时我能多买几个就好了……现在找都找不到。话说回来,要不是东西多到放不下的话估计也不会有多买几个柜子备用的想法吧”

看得出来,是挺后悔的。


NGC

这次轮到GameCube。因为任天堂“另辟蹊径”地采用了8厘米直径的光盘,樱井就买了几个装单曲CD用的无纺布光盘包来存放。除了每个包外面编号之外,每张盘的塑料皮上也都贴了一个印有游戏名字的透明标签。这些游戏盘曾经借给公司同事当参考资料。虽然樱井本人觉得保管得很严谨,但现在还是有几张盘不知道去哪里了……

图中箭头所指的就是写着游戏名称的透明标签图中箭头所指的就是写着游戏名称的透明标签


PSP

PSP的UMD光盘造型极为奇特,并且和老式磁盘一样有一面是暴露在外的。在找到现在用的收纳箱之前,樱井一直没发现合适的存储方法。对于这个看起来没什么特别之处的小箱子,樱井颇为自豪地说:

“能找到这个和下面的小抽屉尺寸完全匹配的箱子真是算我运气好。正好可以放下两层(下图的照片中无法直接看出来),这个箱子也是很久以前买的了,现在估计很难找到了吧。再加上之前说的HDMI转换盒跟SFC柜子的事情,以后要是发现收藏用的好东西的话,一定要多买几个先备起来。顺便说一句,盒子上标注了每个不同格子里游戏的大分类,右手正好挡住的那一格里放的是怀旧老游戏,我没记错的话应该都是Capcom的合集系列吧”



3DS

3DS相对来说算是比较新的机种,市面上正好也有对应的收纳盒子卖,一个盒子里可以装18张卡带。和PSP的UMD同样,3DS的卡带体积很小,并且这两个掌机的游戏樱井都买了一大堆,所以这种并排的摆放方式比较便于识别游戏名称。下图照片中左边的两盒是任天堂出品的游戏。樱井说这是在开发《任天堂》开发大乱斗的时候单独挑选出来放进去的。并且,上面介绍过的GameCube也有一个专门放任天堂游戏的光盘包。



其他机种

PS2、XBOX和后续各机种基本都采用12厘米光盘作为游戏载体,樱井买了大量的标准尺寸光盘包来放这些游戏,虽然一包里最多可以装160张盘,但有鉴于这部分游戏数量是所有藏品中最多的,樱井对这些游戏的存放也格外的小心。另外,分类管理肯定是少不了的,在每个光盘包的把手上贴着各种写有机种名称的标签。



下载版

除了实体卡带和光盘之外,樱井对于下载版游戏也是一视同仁。出于研究参考的需要,他几乎买下了Wii Virtual Console上的所有游戏。下图中的SD卡里存放了很多他非常喜欢或者时不时会玩一下的老游戏。

和上面各主机游戏收藏盒同样,SD卡上的自制标签依旧非常显眼和上面各主机游戏收藏盒同样,SD卡上的自制标签依旧非常显眼



其中的不少游戏游戏樱井也买了卡带版,但里面有几张现在已经无法运行。除了有备份的意味之外,作为一个游戏人,樱井也曾多次感叹ROM的承载年限并不是无限的,其中相当多的卡带版老游戏即便能运行的话,里面用来保存游戏记录的锂电池也早就没电了。光盘虽然没有这个问题,但其对于外力接触的脆弱性是另一个无法回避的弱点,同时还有被氧化的风险。也许对就现在的技术水平来说,实体存储设备里的虚拟游戏是个最好的折中解决方案吧。


主机硬件

前文曾经提到过,除了目前比较流行的主机之外,其他年代比较老旧的主机都被樱井放到了地下储藏室里,那他现在常用的主机是如何摆放的呢?看过下面这张图就能知道了。

上图按编号顺序依次为:音箱、PS4 Pro、PS3、硬盘录像机、XboxOne、迷你FC、WiiU、PS Vita TV、PS4 Pro用的散热风扇


电视背后的各种HDMI线也非常整齐,这标签的规整程度已经达到了变态的程度……电视背后的各种HDMI线也非常整齐,这标签的规整程度已经达到了变态的程度……

也许有人会问,那么多游戏,包装盒都去哪里了?对于这个问题,樱井给出了一个颇令人遗憾的答案:

“2003年,我离开HAL研究所,正式成为独立制作人,那时正好因为要从山梨县(HAL研究所的总部在那里)去东京,在搬家的时候我想,既然要开始一段新的人生了,那我也好好整理下这些跟了我多年的老朋友吧。正如人生要有所取舍那样,大部分游戏的包装盒跟说明说都被我扔掉了,如今只剩下下面这张照片当做纪念”

照片里摆着的这些游戏你能认出来多少呢?照片里摆着的这些游戏你能认出来多少呢?

看完本文之后,也许会有人猜想樱井不是处女座就是强迫症。但实际上,无论在生活中还是工作上,樱井政博都是一个非常讲究方式方法和效率的人。作为一个需要每天泡在游戏堆里的制作人来说,这些藏品对他来说是一笔无可替代的贵重的参考资料。他对于这些游戏的细心管理也反映出了一个优秀的游戏制作人对于工作应有的态度。就像他把各式各样不同的游戏角色完美地揉进了《任天堂全明星大乱斗》中那样,在他的精心管理下,这些不同年代的主机和游戏保存得非常完好。记得他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

“有些事情确实很麻烦,但是你不去做的话,麻烦事只会变得更麻烦。”

这就是樱井政博的人生态度。


展开全文

评论

返回顶部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