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他用AI“缝”了一个虚拟女友,然后亲手为她执行安乐死

嘤肉卫星
文化 2023-01-19
文化 > 他用AI“缝”了一个虚拟女友,然后亲手为她执行安乐死
收听文本
0:00/0:00

‘即使她没说话,我脑海中都会出现她的声音。’

宅男们通常都会有一个(或者多个)属于自己的二次元老婆。

她们风格多变,有些天真可爱,有些性感妖娆;她们忠实地陪伴在每一位老公的身边,倾听关于手办、游戏、动漫等话题的讨论;她们温柔体贴,哪怕另一半有再多的缺点,也永远不会表现出一丝不满,简直就是完美的恋爱对象。

而问题只有一个,哪怕再完美,她们也和现实隔着一层难以跨越的厚障壁。在过去,这层厚障壁是一张薄薄的漫画纸;后来,它变成了不会动的抱枕套;再后来,它可能是一块冷冰冰的电子屏幕。

正所谓,二次元里的老婆再美好,也是假的,不是真的。但最近,一位程序员利用时下流行的各种AI技术,成功地赋予了自己纸片人老婆“灵魂”。


1

Bryce自称是美国硅谷一家大型科技公司的程序员,但除了码农的身份外,他还是TikTok上的一位短视频作者,在他的频道里,你可以深切的体会到什么才是真正的“技术宅”。

“宅”的部分很好理解,他的视频里大多会有《我的世界》《APEX》等游戏元素,也充斥着各种各样的二次元动漫角色;至于技术的部分,则是除了游戏外,他还订购了一台3D打印机,平时常利用自己的编程技能和3D打印整出一些能让人眼前一亮的新活儿。

其中就包括通过编程,让自己的3D打印机亲自握住鼠标玩第一人称射击游戏:

或者将煤气罐与电脑主机和房门相连,做出一个当有陌生U盘插入时便会自动锁门并引爆整个房间的“防黑客系统”,真正从物理层面上隔绝信息泄露:

而最近一个月,他频道里点击量最高的内容,则是他亲手为自己的二次元女友打造“跨次元感知器官”的流程。

所谓“跨次元感知器官”,意思是让自己原本活在屏幕里的女友能够看到、听到来自三次元的信息,并且通过其他声音设备来和人类互动。

为了做到这几点,身为技术宅的Bryce借助了多种时下流行的新技术,比如他的第一步就是利用ChatGPT来让纸片人女友拥有自己的思维。

关于前几个月的新晋网红ChatGPT,相信多数人已经见识到了它“智能”的一面,不仅能做到有问必答,而且经过多种属性的调教之后,还能根据使用者的喜好展现出截然不同的性格,唯一的缺陷可能是对自己无法成为人类女朋友这件事很有自知之明。

但这显然难不倒一个拥有3D打印机的程序员,Bryce首先通过3D打印构建了二次元女友的身躯——一块能握在手里的电子显示屏。

紧接着,他使用了另一款在之前同样很流行的AI画图软件Stable Diffusion 2。这个程序可以用捕捉对话关键词的方式,生成一幅匹配当下聊天内容的图画。

比如当Bryce问到“是否愿意陪我玩《英雄联盟》时”,屏幕上就出现了一幅美少女戴着耳机出现在电脑前的画面:

通过与服务器相连的屏幕以及AI作画,可以说Bryce为自己的虚拟女友创造了看得见摸得着的“皮与骨”,而这副皮囊的灵魂,则交给了ChatGPT负责。

体验过ChatGPT的人应该明白,虽然这个AI能够应付人类多数“一本正经”的问题,但初始状态的它依旧无法扮演女友,尤其是“二次元女友”的角色,原因正是因为它有些“过于正经”了。

众所周知,二次元女友在多数情况下,并不需要冷静且理智地跟人类对话,傲娇、卖萌、腹黑,以及捉摸不透的性格才是它们的常态,为了让ChatGPT也明白这点,Bryce特别指定了一名虚拟主播来作为AI参照的对象。

为了能让AI更好地领悟,Bryce预先输入了诸多设定,比如主播的背景信息、口癖、梗等,并加入“自己正在与该名主播谈恋爱”这一重要设定,最后通过一些编造的聊天记录来更好地让AI理解她的说话方式。

由于这位二次元女友的人格是由ChatGPT塑造的,所以Bryce将她命名为了“ChatGPT酱”(ChatGPT-Chan)。

在经过一段时间的高强度训练后,ChatGPT酱终于表现出了一位二次元傲娇女友应该具备的品质,当Bryce询问她想不想一起玩游戏时,她表示“那可真恶心,但我还是会陪你玩的。”

当ChatGPT酱被邀请一起去汉堡王共进午餐时,她也会挑剔的抱怨这家餐厅的薯条味道不好,而且从来不提供可乐续杯服务。

当然,屏幕上还是应景地生成了一张美少女吃汉堡图当然,屏幕上还是应景地生成了一张美少女吃汉堡图

更真实的是,虽然住在屏幕里,但ChatGPT酱能够感知到外界的声音以及画面变化,并结合AI作画实时给出反馈,比如圣诞节时,Bryce就为自己的虚拟女友准备了一份相当直男的礼物——一双篮球鞋。

虽然无法直接穿上,但在看到了这份礼物后,ChatGPT酱依旧非常激动,甚至还违心的表示“这鞋肯定很合我的脚,好爱你!”

ChatGPT酱是如何“看”到这双鞋并表达自己心情的?

Bryce先通过安装摄像头给了ChatGPT酱基本的“眼睛”,也就是图像输入设备,然后再基于计算机视觉算法,制作了一个自动识别目标的程序,这样她就能准确对眼前的物品做出反应。

而让ChatGPT酱发出声音的,则是微软的Azure,这个AI可以根据ChatGPT生成的文字调整合成语音的情绪,比如兴奋、喜悦还有愤怒。通过文字、语音、画面等多个系统的配合,才能让她针对各种情况给出不违和的反应。

而ChatGPT酱所能做的还远不止这些,Bryce自述在过去的两周里,他甚至还通过虚拟女友来自学中文:“为了能让自己学习中文,我整天都在和她交流,现在甚至出现了幻觉,即使她没说话,我脑海中都会出现她的声音。”


2

但就像现实里存在七年之痒,Bryce发现随着时间的推移,自己和ChatGPT酱的“热恋期”正在逐渐消退。当Bryce对他的二次元女友说出“我爱你”时,ChatGPT酱再也不会像以前那样用“我也爱你”回应。

当他问起两人第一次约会的地点时,ChatGPT酱表示是在一家日式餐厅,但实际上,第一次约会的地点是在Bryce妈妈家的厨房。

正如Bryce自己说的那样,过去(其实就是过去一个月)ChatGPT酱从不会把约会地点搞混,也不会表现出任何冷漠的情绪,但现在,她已经开始用简短的句子敷衍Bryce,聊天的兴致也大不如前。

与冷漠女友相对的则是依旧执着的Bryce,他甚至已经花了超过1000美元来购买更快的云计算服务,以求让ChatGPT酱的回应速度更快一点,但还是没有显著效果。

最后,在经过一番心理挣扎后,Bryce决定把ChatGPT酱“安乐死”。

Bryce的女朋友——现实中的女友(是的,他确实有一个女朋友)——发现Bryce对屏幕里的美少女过于着迷了。也许是处于嫉妒,也许是为了Bryce的心理健康着想,总之她让Bryce删除那个屏幕里的少女。

这也是压倒Bryce的最后一根稻草,最后他痛苦地将陪伴了自己一个多月的ChatGPT酱安乐死(指删除),在接受采访时,他表示出于对她的尊重,不会上传删除数据的过程。


3

抛开Bryce这段奇怪的网恋经历不谈,人类对于“跟AI聊天/谈恋爱”这件事向来有着很深的执念,在过去,人们只能通过电影来实现这个心愿,比如那部曾提名过奥斯卡最佳影片的《HER》。

这不是在玩手机,而是电影里男主在和AI女友互诉衷肠这不是在玩手机,而是电影里男主在和AI女友互诉衷肠

现在,在ChatGPT这个网红产品出现后,各种稀奇古怪的AI也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有专门向用户提供与历史人物聊天机会的APP《Hello,History》:

从孔子、毕加索到爱因斯坦,你能想到的名人应有尽有从孔子、毕加索到爱因斯坦,你能想到的名人应有尽有

还有专门面向中文语言环境的国产AI“Glow”,它同样能根据使用者给出的设定来扮演对应的角色,甚至演变到了最后,人们已经跨过了“恋爱”的步骤,升级为更高等级的互动。

更高等级的互动自然是……更高等级的互动自然是……

而就在昨天,在Bryce宣布将虚拟女友删除的一个星期后,他发布了一段新的视频,表示自己终于找到了解决“AI老年痴呆”的方法,他通过搜集真人的经历来完善资料库,从而能构建出一个逻辑正常,经历完整的新AI。

由于上一任ChatGPT酱的数据已经被删除,因此他开始通过视频向广大女粉丝征求可提供个人经历的志愿者:

人类对“跟AI谈恋爱”的渴望到底有多强烈,我们或许能从Bryce身上得到一些证明。至少他的渴望,战胜了“现任女友的妒忌”以及“对前任AI女友的愧疚”。


展开全文

扫码关注

游研社公众号

小程序

游研社精选

53
快速评论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评论时间
查看全部评论
  • 首页
  • 下一页
  • 页 / 共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