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程序员花两万元一边环游世界一边做游戏,顺便还找了个女朋友

夜语 趣闻 2017-06-09
  • 7
你说气人不气人?

半个月前,一款名为《Geneshift》的独立游戏上架Steam EA,这是一款类似《迈阿密热线》的射击游戏,支持多人在线协作,同时也加入了类似“GTA”中的飙车内容。游戏迄今虽然只收到57个评价,但好评率达100%。

关于游戏的内容,可以通过上面的视频和下面的几张gif动画来了解。不过这些都不是重点。

《Geneshift》由一位名叫Ben Johnson的独立开发者用了8年时间才完成。在这8年中,Ben送过外卖,当过工程师,最后辞职全职做游戏。

最后两年,他在南美洲小国秘鲁,用每天合人民币150元的开销,靠刷信用卡才完成了游戏的制作,今天我们来讲讲这位澳大利亚小哥的(虐狗)故事。


“程序员不善于预估时间”

 在Ben十几岁的时候,他接触到了一款名为《Soldat》的独立游戏,这款作品由波兰人开发,玩法融合《反恐精英》和《百战天虫》,是一款免费的多人在线2D横版射击游戏。

《Soldat》发布于2002年,如今十几年过去,仍有社区里的热心玩家在继续维护更新,服务器也仍然在运作。这款游戏对Ben影响深远,为其之后走上游戏开发道理埋下了伏笔。

2008年Ben大学毕业后,为了自己的简历更好看,决定开发一款融合《暗黑破坏神2》技能树设定和《Soldat》的游戏。

由于喜欢《侠盗猎车手2》,Ben决定在自己的游戏中也加入类似的飙车元素,并将视角也改成了《侠盗猎车手2》的自上而下。

Ben将游戏的开发代号命名为《Subvein》,由于之前有过几款简单页游的开发经验,他觉得半年时间能够搞定,游戏的程序、美术、作曲、策划和测试全都由自己一人负责。

很快,Ben知道自己错了,游戏直到2009年6月才上线,在这期间,为了维持自己的生活,他找了一份送披萨的外卖工作。

《Subvein》上线后,Ben在《Soldat》社区发帖介绍了自己的游戏,并邀请玩家来测试。出人意料的是,游戏在小圈子内受到热烈的欢迎,并发展了一部分忠实用户,其中很多人一直跟随到了今天。

后来回忆起这件事情,Ben半开玩笑的说:“如果当年没有玩家玩我的游戏,我就能很高兴的退出游戏制作圈子了。”

Ben决定将《Subvein》继续完善和发展,他想给游戏加入单人模式,玩家也提了很多的建议与反馈,想要僵尸模式以及更多的东西。

Ben觉得自己能做到,但他没想到的是,这个过程长达8年。他在近期接受媒体采访时说:“程序员不善于预估时间,我严重低估了这件事情的难度。不过我一旦决定去做一件事情,就会把它完成。”


上架青睐之光

送外卖的工作并不稳定,且工资很低,于是Ben找了一份全职软件工程师的工资,这样他终于有了自己的积蓄。不过由于工作,他不能用白天的时间来开发自己的游戏,只能晚上抽空开发,这样一来,游戏开发进度受到了极大的影响。

2012年8月底,Ben将《Subvein》放到Steam青睐之光,随后将游戏改名为《Mutant Factions》,他花了很多时间去修正Bug,改进画面、技能、模式等,并陆续加入了重生模式、子弹时间等等内容。

就这样游戏越做越大,开发周期也越拖越长,而满足玩家在反馈中所提的需求也十分耗费时间,如开发僵尸模式就用了一年。

2014年,游戏在青睐之光获得通过,这也给了Ben辞职成为独立游戏人的决心。通过之前工作的积累,他存了2万澳元(约10万元人民币),于是决定用2年时间去穷游世界,一边旅行,一边继续开发游戏。他觉得,2万澳元够撑上2年的了,等到2年时间过完,游戏应该也开发完成了。

就这样,Ben带上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出发了,在一年多的时间里,他先后游历了欧洲、非洲、东南亚和南美等地。

每到一个地方,他都会找到Airbnb和青年旅馆住下来,一边领略当地风土人情的同时一边继续开发游戏。一张桌子、一张椅子、一杯咖啡、一台电脑、一个鼠标、一本用来设计关卡的本子和几支写字的圆珠笔,这就是他开发游戏用到的全部东西。

只不过又一次,Ben严重低估了开发所需要的时间,很快,这笔钱快花完了,游戏还遥遥无期。没办法,他最终在南美洲停下了自己的脚步。


秘鲁遇上爱

Ben在秘鲁第三大城市阿雷基帕停留了下来,这里离印加古城马丘比丘很近,自然风光优美,又不像澳大利亚那么寒冷。

最大的优势是,秘鲁物价比澳大利亚低廉很多,吃一顿饭7-13澳元(约35-65元人民币),一瓶啤酒2.46澳元(约12.5元人民币),Airbnb一个月的租金为270澳元(约1300元人民币),设施齐全,环境优美,租金一个月一交。算下来,他在这里呆一个月的全部开销只需900澳元(约4500元人民币)。

虽然自己听不懂西班牙语,当地人大多又不会英语,电力供应不稳定,网络也时好时坏,但Ben觉得这不完全是一件坏事情,他想学一门新语言,集中精力避开外界干扰开发自己的游戏,这些需求秘鲁全能满足。

还有一个问题:签证。澳大利亚护照首次入境可以在秘鲁停留半年,之后则是三个月。这意味着Ben不得不每个季度都离开一次秘鲁,以免遭遇签证过期问题。

Ben每三个月越境去智利一次,“每次都胆颤心惊,生怕回不来”。他会把所有的衣服和行李留在租的房子里,跳上一辆公交车,过了国境线再直接返回来,“过关时特别紧张,特别是我又不会说西班牙语”。

除开这些问题,秘鲁是Ben的最佳选择。而且关键的是,他在这里遇到了一个名叫Carlijn的女孩,Carlijn也来自悉尼,在荷兰念大学,是利用假期来这里旅游的。他乡遇故知,两人很快好上了

就这样,Ben在阿雷基帕停留了下来,一呆就是两年。回顾这段经历,他说:

“整段经历很离奇,而且我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我发现,要融入一个陌生环境从头开始对我来说很奇怪,远离朋友和家人,由于语言不通而少于人交流。不过我也认识到,自己生活在澳大利亚是一件多么幸运的事情,秘鲁有很多人还为生活发愁,而我虽然欠了信用卡不少钱,但至少还有办法还清。”

2016年,Ben为游戏加入了单人模式和潜入内容,并将游戏名称由《Mutant Factions》改为《Geneshift》。

到2017年,《Geneshift》接近完工,Ben所欠的信用卡金额也越来越大,但他仍然决定留在阿雷基帕将游戏完成。在外媒的采访中,他说:“当时我很顽固,觉得自己必须在秘鲁发布这款游戏,否则我的目标就不算完成了。”

今年5月24日,《Geneshift》上架Steam EA,国区售价36元人民币。8年辛勤努力,如今尘埃落定。至于游戏算不算成功,现在还不好说。但Ben觉得,光是这段游戏制作经历对他来说就已经值得了:

“一开始时我就问过自己,如果这8年努力没有结果怎么办?如果游戏失败怎么办?我想了想,即便如此,我还能回澳大利亚再找一份程序员的工作,过上足够好的生活,因此无论如何我都要对此感恩。老实说,我能够尝试做这样的事情,本身就已经很幸运了。”

就这样,最后两年,Ben在一个语言不通、随时有可能停电、网络也不顺畅的地方,用信用卡借贷的钱,最终开发完成了自己的游戏。这也再次验证了《Doom启示录》中卡马克大神说过的那段话:“在这个信息时代,客观障碍已不复存在,所谓障碍都是主观上的。我们在地板上睡过,我们从河水中趟过。”


展开全文

1 条评论

发布
取消
返回顶部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