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光荣使命》有这么多黑历史,你们腾讯代理时心里没点数吗?

Oracle
大事件 2017-11-08
大事件 > 《光荣使命》有这么多黑历史,你们腾讯代理时心里没点数吗?
我们不要钱,不要钱,真的不要钱!!

11月5日,自称为“山叔”的《光荣使命》官方运营成员在社区发帖,称“最近言论比较乱,希望大家不要被骗子钻了空子”。

这时距离游戏原定的内测日期已经过去了两个多月,玩家迟迟不能玩到这款“5人小团队用心制作的吃鸡大作”。而在几乎整个10月,这款预约量近200万的吃鸡手游彻底销声匿迹,完全停止了对外的声音,以至于一些玩家以为相关的开发工作已经终止,开发小组是不是撑不下去跑路了。

10月底,官方已经噤声1个月,社区里依然不乏“要相信山叔”的声音

山叔发这个帖子的时候,是官方在1个月的沉寂后久违的声音,当时《光荣使命》还不叫“光荣使命”,而是有另一个名字,叫《The Last One》。甚至在更早的时候还有一个名字,叫《丛林大逃杀》。

(为了便于叙述,下文将三个名字统一,一概称为《光荣使命》)

11月8日,腾讯公开了自己的吃鸡手游,过程一波三折。8日0点,预热页面的倒计时结束,在稍微延迟了一小会后,官方终于正式宣布,腾讯的首款吃鸡手游就是这款《光荣使命》。

几乎与此同时,《光荣使命》(也即丛林大逃杀)的运营成员在官方社区发了一则题为“好!久!不!见!”的帖子,宣布了与腾讯的代理计划与正式名称。

“任何时候我:山叔!保持对游戏内容和商业化的绝对控制权!”

这个决定让很多人觉得不解,对于那些从8月就开始追随《光荣使命》的老粉丝们,官方曾经的宣言仍在耳边回响:在当时的官方答疑贴中,官方运营成员极度厌恶腾讯,称其为“qq毒瘤”,并坚决与其划清界限,表示绝对不会为了一时的利益出卖玩家,“不给某鹅”。

在3个月前,官方做此声明的动机是可以理解的,当时《光荣使命》的开发团队,是一个情怀满满的5人小团队,是“资深吃鸡粉”,是“不为盈利,只为最可爱的人们”的理想开发者,这样独立气息充沛,富有情怀的团队,有着完美的“人设”,怎么能跟老被人吐槽的腾讯“同流合污”呢,当然要划清界限。

“玩家”在社区里对开发团队的解读,人设可以说非常完美

同时,官方公告不止一次地声明,这是一款“有授权的游戏”,所以“不要担心什么侵权问题”。

需要注意的是,这些天宣传十分高调的吃鸡手游如《小米枪战》《荒野行动》,并非为第一批尝试吃鸡的手游。在他们之前还有一整支队伍,有四五款同类产品的数据相当不错,其中《光荣使命》的前身《丛林大逃杀》,是首个在TapTap上达到百万预约以上的游戏。

《光荣使命》刚开始在TapTap预约,数据就极其抢眼,知乎上也有相关的问题,不过没人关心,这个游戏的舆论中心始终在TapTap的社区里,由开发商管理

《光荣使命》之所以能有这个成绩,“有授权”的说法功不可没。在吃鸡手游大幅度涌现的黎明期,让很多玩家坚信,这就是“吃鸡的正版手游”。以至于一些游戏媒体也做出了类似的报道:

“是的,正版手游,你没看错!” 源于某媒体

当然,光小团队情怀和“授权”的概念还不够,玩家需要的“干货”,想知道自己期待已久的吃鸡游戏到底是什么样,因此官方在放出了很多“游戏截图”。

从画质来看,在当时那个吃鸡手游还普遍很糙的环境下,《光荣使命》的画质可以说巅峰一样的存在,这给了玩家很大信心。即使当时有其他吃鸡手游玩,但玩家的胃口已经被这些截图钓了起来,所以宁愿死等《光荣使命》。

但在过去的几个月里,几乎没有玩家能玩到这款游戏。原定于8月30日的内测早已成镜花水月,一拖就拖到了腾讯代理后。这时候正式画面出来了,玩家发现是这样的:

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对比一下前后的画面区别

“有授权”和“画面特别棒”,加上小团队的理想主义情怀,把《光荣使命》的预约人数推向将近200万,要不是中间突然有一个月杳无音讯,实际人数还会多不少。

为什么在一片利好之声中杳无音讯了?从表面上来看,就是“人设”崩不住了,快要崩塌。别家的吃鸡手游已经开服,《光荣使命》却还在许诺空头支票,玩家迟迟玩不到游戏,质疑的声音越来越多,只能暂时装死。

回过头来看,你会发现《光荣使命》使用的宣传手段十分暧昧。往往会使用一些语焉不详,容易产生歧义的描述,打各种擦边球混淆视听(我称之为“鸡贼”)。其中,“获得了授权”是最典型的一种——因为蓝洞的《绝地求生》根本不会有这样的授权,所谓的“授权”并没有特指是什么授权,但极易给人一种“名门正统”的印象。

(当然现在官方可以解释为,这里的“授权”是指获得了“光荣使命”这个PC游戏的IP授权。但官方在声明获得授权时,游戏还不叫《光荣使命》)

不过这种程度的擦边球,和官方这几个月来孜孜不倦的“卖人设”比起来,就是小巫见大巫了。

从一开始,官方就一直在树立一个“5人情怀小团队”的人设。这类人设目前在国内游戏圈很流行,很多商业大公司会在产品初期主推一个和母公司没关系的小团队,唱各种独立戏。其中,《光荣使命》的这个“5人小团队”无疑是卖人设最为成功的那个。

秉承着“在产品成型之前,要让玩家爱上你的团队”的前人成功经验,在过去的3个月,《光荣使命》的宣传史,就是一部造星史,官方主推“山叔”这个官方偶像。山叔会用亲切的口吻,向玩家传递开发进度,阐明创作初心,表达情怀于理想,畅想未来的乐观前景。

山叔会用“老铁”来亲昵地称呼玩家们,该称呼来源于快手视频上的“双击老铁6666”

8月30日,原定第二天的测试迟迟没有下文,玩家们开始怀疑,这时有山叔粉丝力排众议来辟谣,“山叔都没出来发言,你们凭什么说游戏跳票?” 结果游戏跳票到了现在

这种“卖人设”的策略,在用户数量快速增长但又相对封闭的TapTap社区极为奏效。山叔成了社区里的偶像、明星,成了《光荣使命》的精神图腾,一言九鼎,被奉为绝对的真相,抢到跟帖前排的人甚至会激动不已。直到今天,你去《光荣使命》的社区论坛,依然能看到很多为山叔打Call,尽管在TapTap之外,没人听说过山叔。

就这样,官方凭借着一系列“放卫星”和“卖人设”的组合拳,在TapTap上成功吸到了近200多万预约,为产品履历增加了浓厚的一笔——然后将代理权卖给了腾讯。

更加耐人寻味的是,从一开始官方就反复给玩家灌输的“5人小团队”情怀,在今天0点正式公布与腾讯的合作后,荡然无存。这时候官方突然宣布,这个游戏其实是巨人网络旗下的。

昨天,巨人网络的官方公众号推送了一篇名为《这款手游同时引起了马化腾、史玉柱的关注》的文章,里面特意强调:

《光荣使命》手游由巨人网络小怪兽工作室开发,工作室负责人为郁晟侃。之前他们参与开发《征途手机版》,在腾讯平台发行,获得出色的市场表现。

敢情这5人情怀小团队,就是当年做征途手游的啊,这个游戏长这样:

就这样,一个之前对外惨兮兮的,充满理想情怀的,毫无背景的小产品,突然摇身一变,成了巨人网络的重点项目。

其实在9月的时候,我们已经从知情人士处获悉《丛林大逃杀》是巨人旗下的项目,但当时官方对外并未透露出任何一点风声,所以我们也没有对此做过多解读。如今官方正式宣布,算是落下了实锤(其实明眼人前几天从《光荣使命》这个名字公布之时就能看出巨人的背景了,因为巨人就是此前同名PC游戏的研发方)。

这个套路是不是有些眼熟?是的,他像极了巨人之前无比成功的《球球大作战》。在《球球大作战》最初上市的时候,它也被包装成了一个人畜无害的,充满理想主义情怀的独立游戏。打出了“高考落榜生团队”的宣传口号,将其定位为“黑马团队”。其曝光度之高,连一线大公司的产品都汗颜。特别是有关“报道”还指出,连游戏业内大拿都连连称赞此游戏,更诠释了人生、做事、企业管理发展、甚至社会管理的哲理。

《球球大作战》当年的团队介绍,熟悉的梦想追求

让我们再回顾一下当时对《球球大作战》的媒体报道,是不是也情怀度爆表了?

摘自《高考落榜生十天开发出百万在线手游明星大咖上瘾》

两年前,在《球球大作战》终于功成名就之时,这个项目背后的巨人第一时间站了出来,《球球大作战》的成功,变为了巨人的“明智战略”、“对用户需求的精准把控”、“高效的社区运营”。它成了巨人自《征途》以来最为成功的商业产品。它的独立光环燃烧殆尽,弃之不用,仿佛从来没存在过一样。

如今,《光荣使命》也故技重施,那么,它会成为另一个《球球大作战》吗?

说真的,即便是腾讯,即便以外界对腾讯的主流认识来看,腾讯在这个时候代理了这样一个产品,我也觉得挺瞎眼的。腾讯,正在和蓝洞谈《绝地求生》代理权的腾讯,假使你真的要像网易、小米那样做一个吃鸡手游,我希望你也能做一个更体面一些的产品。

最后,容我引用一张论坛社区里的玩家自制图,来为这篇文章划下句点吧,一图胜千言。


展开全文

扫码关注

游研社公众号

小程序

游研社精选

2
快速评论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评论时间
查看全部评论
  • 首页
  • 下一页
  • 页 / 共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