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宅怎么就突然快乐了起来?

C9 文化 2018-05-22
  • 17

当肥宅快乐体成为一个暗号,大家就容易知道谁才是友军。

可乐是肥宅快乐水,披萨是肥宅快乐饼,全家桶是肥宅快乐桶……仿佛是在一夜之间,“肥宅快乐”体风靡了大江南北。

肥宅,字面意义就是肥胖的御宅。所谓肥宅快乐体,简而言之是一个爱称,可以应用于一切令肥宅快乐的事物上,比如这张网上流传很广的“肥宅快乐九宫格”。

喵星人令人快乐,那就是肥宅快乐兽。索尼手柄令人快乐,那就是肥宅快乐手柄。大家第一次发现,这世上有这么多事物存在共通之处,而它们的共通之处,则可以借由“肥宅快乐”四个字完美地体现。国内互联网再一次为一个词而沸腾。

但何止国内,肥宅快乐体已经远销海外,和“我TM射爆”一样为文化输出做出了贡献。

上周末,担任过《虫师》《回转企鹅罐》《JOJO的奇妙冒险:不灭钻石》等动画人设、作画监督的西位辉实老师,远道而来参展上海大型漫展“COMICUP魔都同人祭”。

她一回日本,就在推特上发了条感想:“中国御宅界把披萨叫作‘肥宅快乐饼’。真是妙极。”有其他朋友也补充可乐被叫作肥宅快乐水,西位老师也欣然转发。

另一位朋友呈上全套肥宅快乐系列,西位老师感叹:“要是有肥宅快乐系列的T恤,我就买了呀。

就这样,中日两国人民又一次达成共识,在肥宅快乐这件事上促成了亲切友好的交流。

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朋友开始好奇,肥宅快乐体怎么就火了起来?最早到底是由谁发明了这个词?肥宅们到底怎么就突然快乐了起来?这也是我希望解决的问题。

简单搜索一下的话,会发现网上有一些较为资深的肥宅快乐体使用者,都说自己是从网络漫画家孙渣那里最早看到了这个词。

我按图索骥,去翻看孙渣的Lofter博客,确实,在今年2月份就已经出现了“肥仔快乐水”的踪迹。

孙渣认为,玻璃杯里的可乐要比塑料瓶里的好喝一倍。底下的肛泰官方微博(真的官方)则提出,听装的冻到有冰碴无敌好喝。总之是在可乐带来快乐这件事上达成了一致。

可乐显然为孙渣带来了一个难忘的2月,他接连几次赞美它带给人的快乐。

当时因为是“年底了,一点开心的事情都没有”,孙渣就准备买两箱肥仔快乐水,假装是别人送的。肥仔快乐水这几个字精妙就精妙在,当即就让底下的评论笑了5分钟。

紧接着一天过后,孙渣楼下的小卖部老板就“送”了两箱肥仔快乐水上来,“说是过年礼物”。孙渣很感动,然后收下来发了博客。

这时候,底下已经有评论误把肥仔快乐水称作“肥宅快乐水”。更有意思的是,一位朋友猜测,“结合上一条,一定是孙老板给了小卖部老板粉红快乐纸作为交换”。

粉红快乐纸,这也是个精妙的叫法。五个字抓住了本次肥宅快乐风潮的精髓——美好的事物总能快乐化,继而肥宅快乐化,让大家顿时愉悦起来。

孙渣在2月份发的这连续三条肥仔快乐水,奠定了他在本次肥宅快乐风潮中的重要地位。

但到了今年5月,肥宅快乐体已经如日中天,此时有人提议孙渣去申请一个肥宅快乐水的商标。孙渣也承认,这并非是由他发明的词语,他自己“也是看别人评论学来的”。

那不是来自孙渣,肥仔快乐水又是从何而来呢?

我们接着来逐字分析一下。肥仔快乐水中的“肥仔”二字,粤语中说得最多。而通过微博我们可以发现,早在几年前,就有一些繁体字用户会用肥仔水指代可乐。

肥仔水在粤语中有自己的本意,指专门为婴幼儿设计的肠痛药,但大概是广东、香港人民发现这个词更适合用在可乐上——可乐“肥过肥仔水”,所以才有了引申。

可乐“肥过肥仔水”

只不过从网上看,肥仔水这个引申仅仅是说粤语的朋友们在极小范围、甚至是个别使用的,也缺少最为关键的“快乐”二字。但它们与肥仔快乐水已经十分接近。

而微博上第一条明确使用“肥仔快乐水”指代可乐的(而且是百事可乐,但底下有人推荐换成可口),其实出自去年12月。整个2017年也只有这么一条。

但在接下来的2018年1月、2月,也就是孙渣在博客中使用肥仔快乐水之前,微博上已经开始出现数条肥仔快乐水或者快乐肥仔水的说法。

无可否认,孙渣在这个词的推广上起着一些作用。因为在2月,就有一位微博用户提到他是该词的源头。

从这位用户的发言中也可以看出,可乐与肥仔快乐水之间的完美联系,即使是老一辈也能快速明白。可他不知道的是,这个词的潜力将在未来几个月爆发。是金子总会发光的。

也正是从这些早期肥仔快乐体使用者中,我们能发现另外几位重要的推广者,甚至可能是一大发源地。

其中之一,就是人称“秦先生”的游戏主播Mr.Quin,他在直播中的口癖被广大爱好者叫作“大秦话”,“惊了”“真鸡儿……”一直在游戏圈广为流传。

他与另一位主播全撸剩饭,也就是经常被秦先生深情唤作“天哥哥”的韦天,很早(从微博判断早在2月前)就开始把可乐叫作肥仔快乐水,举例说明就是“可乐是天哥哥的肥仔快乐水”。

天哥哥的微博充满快乐,是他拼全了肥仔快乐的最后一块版图

从这个意义上说,肥仔快乐体其实也属于大秦话的一种。只是它走出了更为广阔的疆土,虽然没有在游戏圈内像其他大秦话一样广泛使用,但却辐射到了一大片互联网圈子。

跟不上跟不上

从最初粤语中极小范围地用肥仔水指代可乐,到孙渣、秦先生、天哥哥等人无意识的推广,再到肥仔二字逐渐被肥宅取代(当然肥仔版并没有完全消失,只是被肥宅版的风头改了过去),肥宅快乐体的流行只用了短短几个月时间。

这很大程度上也依托于如今肥宅二字的深入人心,这是一个颇具时代气息的词语。

肥宅和死宅一样,最初都不是什么好听的词语,但随着越来越多的宅男、宅女以之来自嘲,它们的贬义在减轻。只要是宅,基本都可以自嘲自己是个肥宅。

去年DNF玩家还曾在一个街访节目中,被一名女生叫作“死肥宅”,无奈只好穿起西装打团。死肥宅实在太难听了,有DNF玩家化用周星驰在《喜剧之王》中的“死跑龙套”典故,提议就算一定要叫肥宅,也请不要加个死字在前面。

这其实就是自嘲的好处,自己嘲讽自己知道分寸。我自称肥宅,总比别人叫我死肥宅好听一些。况且一个人拿来自嘲自己的话,往往就是要你们别再说了。

而自嘲的人多了,肥宅这个词就显得越来越中性化,甚至开始出现分支。按照通用的三分法可以分为:自称肥宅的帅逼、自称肥宅的美少女,以及诚信肥宅。

那些明明不胖却非要自称肥宅的朋友,就算不得是什么诚信肥宅了。

图片来自微博@中林義貴

我们可以看到,这几个月正好关于肥宅的调侃或自嘲,处于一个井喷的状态,前有投票数据解释肥宅究竟做错了什么:

后又有表情包为肥宅系统分类:

这些都为肥宅二字添上了浓墨重彩的娱乐精神,有趣的灵魂都变成了200多斤。娱乐精神一集中,就很容易在某个关键节点爆发,而这个节点,就是肥宅快乐体。

到这时候,肥宅已经不是原来的贬义,甚至后来的中性词语了。它已经成了一个暗号。

比方说,推特上的西位辉实能够懂肥宅快乐水的意思,并且能够欣赏。那么同在推特上的川普可以做到这点吗?很难,大家应该都没法认同川普和我们是一个圈子。

相反,抱着肥宅快乐盒的央视主持人张腾岳就会和我们对暗号。

当肥宅、肥宅快乐体成为一个暗号,大家就容易知道谁才是友军。

记得去年一整年都很流行“丧文化”,大家跟葛优一样瘫、跟马男波杰克一样无可救药、跟佩佩蛙一样悲伤、跟咸鱼一样没有梦想,本质都属于自嘲、解压与圈内人相互寻找认同。

而肥宅、肥宅快乐体也是自嘲,能够带来快乐的当然也属于解压,只不过这一回的表现形式与丧文化截然相反,相比早前的“佛系”又没那么云淡风轻。

但是既然有丧的、有佛系的,总得再加些快乐吧?生活就是这样,充满了喜怒哀乐。借助肥宅快乐体,我们可以看到在这世界上,其实有那么多令人快乐的事物。


展开全文

评论

发布
取消
返回顶部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