氪金手游和“精神续作”:《恶魔城》的两个未来

  • 5

《恶魔城》的分歧结点就此形成,两条路通向不同的未来。

1987年,《恶魔城2:咒之封印》正式发售,该作品首次在系列中加入多结局要素。

30多年后,《恶魔城》这一系列也迎来了两个不同的未来——氪金手游,或是精神续作。


不褪色的《恶魔城》

1986年,《恶魔城》初代发售于FC平台,宣告了《恶魔城》系列的开端。

迄今为止,这一系列已经渡过了30余年的历史,推出了数十款游戏作品,展现出了科乐美历代游戏制作人在动作游戏领域的广泛探索,其在PS平台的《月下夜想曲》,对于很多老玩家来说更是恶魔城的代名词。

从早期的2D横版动作游戏,到成熟期的2D动作冒险游戏,再到晚期在3D动作游戏领域的诸多尝试,《恶魔城》的游戏设计理念一直在不断地变化与完善,并在各种游戏类型下都收获了大量粉丝的支持和喜爱。

作为科乐美麾下的王牌游戏,《恶魔城》系列从日本市场起步,并将影响力扩展至欧美、中国等全球各地。

其中,以《恶魔城X:月下夜想曲》为代表的一系列作品,和任天堂的《超级银河战士》一起,完善了2D动作冒险游戏的游戏设计理念。也正因如此,国外玩家将《银河战士》和《恶魔城》的名字组合起来,把这一类游戏命名为“银河恶魔城” (Metroidvania)类游戏。

时至今日,游戏业界依然在从《恶魔城》的游戏设计中获取灵感。以《奥日与黑暗森林》《死亡细胞》《空洞骑士》为代表的大量精品独立游戏都延续了“银河恶魔城”的设计理念。

最近很火的《空洞骑士》便是典型的“银河城”类游戏

还有另一个例子可以证明它曾经的辉煌:2016年,当任天堂推出miniFC主机时,《恶魔城》系列占去了30个内置游戏中的2个位置。

不过,和科乐美所拥有的其他单机游戏系列一样,进入新时代的《恶魔城》也遭遇了新的冲击:

延续了“月下”风格的《恶魔城:晓月圆舞曲》和《恶魔城:苍月十字架》尽管在媒体评分上表现不凡,销量却不尽如人意。

在3D动作游戏领域进行尝试的《恶魔城:无罪的叹息》和《恶魔城:暗黑的诅咒》也未能取得成功,由于在设计上与《战神》和《生化危机》相似,这两部作品也被玩家戏称为“战神城”或者“生化城”。

而交由西班牙MercurySteam工作室外包制作的《恶魔城:暗影之王》系列,仅在1代时昙花一现,后续的两部作品由于较低的完成度和制作水平,在媒体评分和游戏销量上遭遇双重惨败。

连续的失败使得科乐美对于这一历史悠久的系列失去了信心。《恶魔城》系列就如同游戏中德古拉的城堡一样,湮没在尘土之中。

只不过,这一次它迟迟未能卷土重来。


 《血污》的诞生与五十岚孝司的背水一战

2014年,著名游戏制作人五十岚孝司正式从科乐美离职。

这位喜好以“IGA”自称的制作人曾参与过包括《恶魔城:年代记》《月下夜想曲》在内的多款《恶魔城》游戏的制作。甚至对很多玩家而言,他就是《恶魔城》系列的代言人。

离开科乐美后,五十岚孝司暂时在玩家的视野中消失。直到一年之后,他才再次出现在大众视野中——以众筹发起者的身份出现。

2015年5月12日,五十岚在众筹网站Kickstarter上公布了一段宣传视频。

视频中,他手握着盛满红酒的高脚杯,端坐在黑暗城堡中的王座之上,以顽强的语气说:“多年以来,我一直相信2D探索类游戏仍将继续进化,但全球的发行商们都对我说,玩家们已经不再喜欢这样的游戏,但我绝不接受!”

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之后,五十岚将高脚杯扔在地上砸了个粉碎,以背水一战的姿态正式公开了自己的全新项目:名为《血污:夜之仪式》的暗黑哥特风动作冒险游戏。

五十岚向玩家们展示了这个新游戏的基本面貌:玩家将操纵着身份神秘的女性角色,在被恶魔所盘踞的城堡之中行进,一面斩杀沿途遭遇的怪物,一面获得新的武器和能力强化自身,而新获取的能力也将帮助主角进入更多可探索区域。

在宣传中,五十岚孝司并未将这款新作与《恶魔城》相联系,他只强调自己希望能创作出超越旧作的全新作品,一款更优质的动作冒险类游戏。而除他本人之外,广受赞誉的《恶魔城》系列音乐制作人,被誉为“《恶魔城》音乐之母”的山根美智琉也将加入其中。

而他设定的众筹目标,是50万美元。五十岚承诺,在众筹目标达到后,这一项目就可以开始运作,游戏将在2017年3月正式推出。

然而玩家们对他的信任和对“月下like”风格动作冒险游戏的期待远远超出他的预计。仅仅10小时内,众筹目标就已成功完成。并且在玩家们的口耳相传之间,这款游戏很快被认定为《恶魔城》的“精神续作”。

收获启动资金的五十岚孝司也没有辜负玩家们的期待,他很快展示出越来越多的内容:在《月下夜想曲》等作品的基础上继续进化的关卡设计和游戏内容,多样化的武器选择和动作设计,各种黑暗风格的恐怖怪物,并不断添加新的解锁奖励。

不过,和许多Kickstarter上的众筹项目一样,《血污》在开发中也产生了令众筹参与者们不安的问题:项目延期。

2016年,五十岚孝司宣布,因为更换制作公司的原因,《血污:夜之仪式》的发售时间由最早公布的2017年3月,延期至2018年上半年。而到了2018年,他又再次宣布,因为制作进度不足,发售时间依然不能确定。

尽管发售日期多次推迟,至今未有定论,但五十岚孝司一直没有中断与玩家之间的交流,多次通过视频方式展示包括新角色、新场景和新系统在内的各种新增内容,这些做法都让玩家们感到振奋,项目的众筹金额也一路水涨船高。

截至2018年6月,该项目的众筹金额已达到惊人的550万美元,并成功解锁了现有的全部奖励项目。在这一利好消息下,五十岚孝司正式公布了以解锁奖励形式出现的另一款不同风格的游戏:8bit风格的小型游戏《血污:月之诅咒》。

这款作品已于2018年5月24日正式发售,而它的表现也确实让老玩家们感到满意:从4个具备不同能力的可控角色,到以怀旧的8bit风格绘制的森林、城堡和洞穴等场景,再到与FC时代动作游戏相似的操作和手感,五十岚孝司在这款游戏里毫不掩饰的表达着他对《恶魔城》早期的名作——《恶魔城传说》的怀念,而《恶魔城》系列的老玩家们也对此感同身受。

而在今年E3前后,开发商则展示了《血污:夜之仪式》的更多内容,其中包括一段新的剧情预告片,以及若干个新的试玩和演示视频。预告片展示了炼金术与科学共存、的18世纪欧洲魔幻背景,而试玩里则是满满的“恶魔城”味道——无论是角色的移动和跳跃动作,还是场景中那些熟悉的可破坏物与奖励,再加上使用了全新模型、但移动和攻击方式总让人觉得似曾相识的敌人们,每一个细节都仿佛在宣告着它与《恶魔城》之间难以割断的传承。

一款《月下夜想曲》的精神续作,加上一款《恶魔城传说》的精神续作。五十岚孝司正试图通过众筹这一崭新的形式,让《恶魔城》风格的2D动作游戏获得新生。

只不过,游戏众筹这种形式自身就存在着风险。众筹的参与者们无法获知项目进展,也无法监督资金的使用情况。他们不仅要常常面对项目延期等问题,也可能遭遇成品不尽人意的结果。

此前,出身于CAPCOM的制作人稻船敬二也曾通过众筹平台筹集资金。然而在众筹成功后,他所主持制作的被认为是“元祖《洛克人》精神续作”的《无敌9号》不仅多次跳票,还在发售后表现出了诸多缺陷和不足,令参与众筹的玩家们颇感失望。

这一事件也让其他以“精神续作”面貌出现的众筹游戏蒙上阴影,《血污:夜之仪式》正是其中之一。究竟五十岚孝司能否完成《血污:夜之仪式》的开发,成品又能展现出什么样的品质,一切还尚属未知。


《恶魔城:魂之魔导书》归来,以氪金手游的姿态

2014年,对《恶魔城》系列而言,是不幸的一年。

五十岚孝司离职,外包给 Mercury Steam工作室制作的《恶魔城:暗影之王2》也遭遇了销量和口碑上的双重失败。这一切都意味着,《恶魔城》,这一科乐美曾经的王牌,已渐渐在新时代的洪流中迷失了方向。

《恶魔城:暗影之王2》的媒体综合评分从58(PC版)到70(X360)不等

雪上加霜的是,玩家普遍对3D化之后的《恶魔城》作品缺乏认同感。很多玩家认为,《恶魔城》的3D作品在游戏设计上缺乏对系列传统的继承,部分玩家甚至拒绝承认《恶魔城:暗影之王》系列属于《恶魔城》系列。

而此时,科乐美正经历转型期。博彩业和赌博机等业务比重增大,街机游戏和手机游戏等业务也逐渐扩张,而主机游戏业务则日渐紧缩。公司旗下的《魂斗罗》、《幻想水浒传》、《爱相随》和《寂静岭》等游戏停止开发主机续作,众多知名制作人先后离职。

《恶魔城》系列也未能摆脱这种“被冷藏”的厄运。自《恶魔城:暗影之王2》的惨败之后,科乐美就再也没有为这一系列公布过新的续作。

或许对玩家们而言,唯一值得开心的事,就是2017年《恶魔城》动画第一季的播出了。这部动画由Frederator工作室(代表作:《飞天小女警》、《探险时光》等)制作,Netflix推出,改编自系列的第三部作品《恶魔城传说》。动画以精美的人设、高度还原的场景和细节、流畅合理的剧情,获得了观众们的高度赞扬。

而与此同时,玩家们对于《恶魔城》的新作也逐渐不抱希望。很多玩家将动画的播出视为《恶魔城》系列的终结,认为用这部制作精良的动画来结束《恶魔城》系列的传奇历史,也足以令人欣慰了。

只不过,世事变迁往往出人意料。

2018年4月,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科乐美突然宣布将在iOS和安卓等移动平台上推出《恶魔城》系列的续作:《恶魔城:魂之魔导书》。根据科乐美的介绍,这将是一款包含内购要素的动作游戏,玩家们可以操纵着西蒙、阿鲁卡多等经典角色在城堡中战斗——简而言之,一款动作类的氪金手游。

前段时间,这款手游正在iOS平台上开始了玩家测试,系列粉丝们也积极踊跃的参与了测试。

只不过,它的设计很难让《恶魔城》的老玩家们满意——主线剧情被分割为流程简单的多个小关卡,关卡设计极为简单。而在系统方面,与大部分氪金手游一样,游玩关卡需要消耗体力,武器装备通过抽卡获得,并具备和其他手游类似的装备升级系统。

除此之外,游戏的动作设计也在系列基础上进行了一定的简化。针对移动平台设计的虚拟摇杆/按键的操作方式限制了动作系统的复杂性,玩家所能使用的动作较少,而简单的关卡构造使得玩家可以较为轻松地将敌人各个击破。

而玩家装备页面上,那行醒目的战力数值,则使得玩家们对该游戏正式运用后的环境和氛围产生了担忧。毕竟,游戏中存在着不少多人合作和对抗的内容,除了经典的“Boss Rush”模式之外,还包括了PVP系统。氪金系统可能会对这些系统的平衡性造成损害,而这是玩家们所不希望看到的。

不过,游戏中也有不少闪光点。在美术和音乐方面,本作依然保持了足够的水准,这也是最让玩家们感到振奋的地方。

本作的角色立绘由小岛文美负责,这位与五十岚孝司和山根美智琉并称为“恶魔城铁三角”的著名设计师也并未让玩家们失望。游戏中,无论是经典角色,还是新增角色,每一张立绘都十分精美,并且继承了《恶魔城》2D系列的传统美术风格。而来自于系列各代的场景也经过了重新绘制,在保留原风格的同时变得更加清晰。

音乐方面,本作专门为玩家们准备了bgm解锁功能,玩家可通过关卡中获得的金钱解锁各种数十首曲子。其中,不仅包括了历代作品的经典曲目,新增的《Grimoire of Souls》等曲子也展现出了较高的水准。

尽管对氪金手游的游戏形式存在着担忧与争议,但与《恶魔城》的久别重逢依然让玩家们感到欣慰。

在各种《恶魔城》相关的论坛里,玩家们已经就这款游戏的内容进行了细致的讨论,有些玩家立下豪言壮志,要在正式运营后“氪爆”,还有热心玩家或孤身作战或召集团队,开始收集游戏中的角色、装备、音乐等资料,并为这一还在测试阶段的游戏建立了百科网站。


《恶魔城》的分歧结点就此形成,两条路通向不同的未来。

当然,无论是一直未能公布发售日期的“精神续作”,还是充满了氪金消费要素的手游续作,都得到了玩家们的大力支持。

在相关的游戏论坛里,《恶魔城》玩家们聚集在一起,讨论着对《恶魔城:魂之魔导书》和《血污:夜之仪式》的预期和看法,分享历代作品的原画设定和音乐合集,闲谈对《恶魔城》动画第二季的种种期待,还有贝尔蒙特家族与德古拉数百年来的恩恩怨怨。

在《恶魔城》的设定之中,贝尔蒙特家族与德古拉的恩怨将终结于1999年的最终决战里。而在2036年,一位名为来须苍真的日本高中生在阿鲁卡多的帮助下,彻底断绝了德古拉重生的可能。

现在,时间回到2018年。

德古拉的过往已经不为人知,来须苍真刚刚出生不久,而阿鲁卡多则隐藏在暗处,等待着与德古拉的最后一次交锋。

《恶魔城》的故事,还未结束。


展开全文

1 条评论

发布
取消
返回顶部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