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爱与敬业:CJ上的那些工作人员和玩家

Will 趣闻 2018-08-27
  • 15

从不同视角,观察这场一年一度的盛会。

作为中国最大的游戏展会,ChinaJoy在这些年向世人展现出两种截然不同的面貌。一方面,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不少参展厂商试图以扮相大胆的Showgirl吸引眼球,而展出内容却乏善可陈,Showgirl反客为主成为了主要亮点,也成为大家对CJ的首要印象。

另一方面,在CJ开办以来的16年间,国内游戏行业逐渐走向成熟,一些国外厂商也相继来到中国。在相关的整顿和市场倒逼之下,内容逐渐压过嘘头,CJ变得越来越像一场单纯的游戏展会。

无论你是那种玩家,基本都能在CJ上找到自己感兴趣的游戏。虽然游戏的丰富度难以比得上一些国外展会,但对于我们所处的市场环境这已经是巨大的进步了。

不可忽视的是,玩家社群和游戏文化在近几年的长足发展。我们能看到越来越多的玩家试图传递自己的价值观,尽量用自己的方式去影响更多的人接触游戏,了解游戏。在这些玩家的努力之下,玩家群体正变得越来越具有活力。

CJ上也不乏那些不止安于逛展的玩家,今年,我们便来到了索尼展区,跟这里同为游戏玩家的的Coser、Showgirl和工作人员聊了聊。看看这些亲力亲为去传播游戏的普通玩家身上都有哪些故事。


“大圣Coser”

从某种角度讲,索尼的展台可能是今年CJ上最特别的一个。它和微软、育碧等老朋友共处一个展馆,提供了大量游戏试玩,粉丝热情又井然有序,这种氛围在其他展馆并不多见。同时,索尼为中国之星计划项目安排了不少位置,众多国产游戏在这里得到展示。

在这些国产游戏中,最引人注目的肯定要数《大圣归来》。除了大量的试玩机位,《大圣归来》还有一个合影区,上面放着主要角色的展板和一棵桃树,不时会有一位身穿盔甲的大圣Coser在此驻足给人拍摄,在相对“朴素”的索尼展区里颇为显眼。

“大圣”名叫王浩,是一位毕业不久的年轻人,在CJ之前刚刚辞去了一份策展的工作,正在打算尝试做一个职业Coser和礼宾模特,通过好友的介绍,他报名参加了索尼展台的工作。

把Cosplay当做职业去做,并不意味着他只是拿钱做事,对自己所扮演的角色毫无了解。相反的,王浩会接下这份工作很大程度上是源自对这一角色的喜爱。

“看到朋友圈里有人说需要一个大圣的Coser,我马上就报名了。对这个角色挺有感情的,之前就出过一次。”他说,刚看完《大圣归来》就想过该怎么样出大圣的Cos,最后为了这个角色还做了一大堆道具。

对于游戏版的《大圣归来》,他自然也是相当关注。“知道这次有《大圣归来》的游戏让我特别期待。这几天很忙,没什么机会去试玩和逛展,但我把这个游戏的试玩打通了三遍,感觉比我想象的要好,很期待后面的剧情。”

CJ这几天的工作并不轻松,王浩需要每天4点起床,化妆造型,在开馆前赶到会场。等到10点之后人逐渐开始多了起来,场馆温度越来越高,这时他粘满全身的猴毛变得像是密不通风的羽绒服,汗水甚至无法从身上流走,有时只能靠其他工作人员在旁边扇风透气。

“到第三天的时候,我感觉已经完全没有力气了,完全是硬撑过去的。”高温和疲惫恐怕是王浩这两天最深刻体验。但当我问他是否觉得这个工作非常辛苦时,他则表示自己还算是比较轻松的,展区里的每一个人应该都是从早忙到晚,而且每个路过的人都会跟他说一声辛苦了,这让他觉得自己的工作非常有意义。

王浩会把Cosplay当做一种兴趣乃至工作,或许也是出于同样的理由。他谈到八年前自己第一次接触Cosplay时什么都不懂,但即使造型极为粗糙依然有人会来合影,这种来自陌生人的认可成为了他一直以来的动力。如今,他的cospla作品愈加精致形象,这种认可又成为了他不敢懈怠的理由。

在CJ结束后,王浩还会继续类似的工作。但这样的生活也可能不会持续太久,他说,自己明年开始就要听从家里的安排去做一些比较“正式”的工作,这或许是他最后一次在CJ上做展台Coser。不过,他觉得无论什么时候自己都不会放弃Cosplay的爱好。


“怪猎讲解员”

WeGame版《怪物猎人世界》下架的事在互联网上一度闹得沸沸扬扬,让人见识到了MH系列在国内强大的号召力。在这次CJ上,索尼也把一块非常显眼的区域安排给了PS4版《怪物猎人世界》。

玩过《怪物猎人》的朋友应该都知道,这游戏最开始上手的时候还是比较复杂的,自己摸索怎么着都需要点时间。为了让等待试玩的玩家不必排队太久,《怪物猎人》区有很多负责指导玩家的工作人员,大多是索尼在网上招募而来的,其中不乏很多《怪物猎人》的老玩家,朱子豪就是其中一位。

就是穿蓝衣服的这个小伙子

还在上大学的他是一个资深的主机游戏爱好者,对《怪物猎人》系列尤其喜爱。从PSP上的《怪物猎人2g》开始,基本每作都要体验一番。而这次的《怪物猎人 世界》他已经玩了200多个小时。

除了《怪物猎人》,PS4上的大作他基本都玩过,尤其是像《黑暗之魂》,《血缘诅咒》这种动作游戏更是他的最爱。但非常有意思的一点是,他基本不会看游戏的相关资讯和视频,玩什么游戏全凭兴趣。

由于不太了解游戏直播和视频的事,在工作时他还闹了点小尴尬。游戏主播寅子和黑桐谷歌曾来过他负责的机位,因为不看直播,朱子豪完全不认识他们,给他们一通讲解。被同事拽走之后才知道这两个人都是主机游戏主播,后来他还在舞台上和寅子一起玩了游戏,这段经历让他有些哭笑不得。

朱子豪自称是个沉迷动画和游戏的废宅,参加CJ的工作主要是出自对索尼的喜爱,但3天时间下来他还是觉得有些吃不消。“本来以为这个工作是来玩的,没想到会这么辛苦。”

虽然工作人员有轮班,但长时间的站立和场馆内的高温对所有人都是种挑战。朱子豪的岗位最为辛苦,前来试玩的观众大多从没接触过怪猎,他必须从头讲解游戏操作,在游戏中盯好每个玩家不要掉队,在场馆的嘈杂中这样一轮下来早已口干舌燥。“每次轮班休息的时候我都在休息室睡一会,身体上倒是不怎么累,主要是精神高度紧张,时间长了会很疲劳。”

但他最后觉得,能够通过这份工作认识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短暂的劳累似乎也不算什么了。在日常生活中,很少有能跟他一起玩主机游戏的朋友。“都是过去的朋友,周围的同学都不玩主机游戏,玩完游戏之后找不到能一起聊的朋友还是感觉缺了点什么。”

而会去索尼展台工作的人,大多对主机游戏和PS4有浓厚的兴趣。他们中的很多人通过这次工作成为了朋友,在展会结束之后会还会一起来玩游戏。朱子豪觉得这是他最大的收获之一。

比起自己来逛展,他说还是做staff更有意义,如果下次还有机会他或许还会选择其他展台试一试。谈及未来的打算,他表示要在自己还是学生的时候把想玩的游戏都玩一遍,如今的大作动辄需要几十上百个小时,谁知道毕业之后还有没有时间去玩呢。


“懂主机游戏的Showgirl”

索尼展台上引人注目的可不只有游戏,这里的几位Showgirl也足以让人驻足。虽说漂亮的女生在CJ上绝不少见,但索尼展台前的Showgirl可能是其中比较特别的几位,因为她们大多也是主机游戏的爱好者。

索尼的Showgirl可不只是礼宾,懂主机游戏也是重要条件之一

王逸立是《怪物猎人》区的一位Showgirl,这位多才多艺的姑娘今年刚刚毕业,在一家日语培训机构工作,工作不算紧张。在平日的自由时间里,她喜欢用尤克里里弹唱,水平很高,偶尔也会给人授课或是接些商演。而她另外一个兴趣则是用哥哥的PS4玩游戏。

她在游戏的选择上可谓相当杂食,从《战神》、《神秘海域》这样的主机大作,到“吃鸡”、《王者荣耀》这样的手机游戏统统来者不拒。

大多数人开始玩游戏的时候都有个领路人,王逸立也不例外。她有个大她四岁的哥哥,她最初对游戏的认识和了解正是来自哥哥的言传身教。王逸立的哥哥非常喜欢游戏,从小就偷偷带着妹妹玩游戏。

王逸立记忆中的第一款游戏是在4399上玩的《恐龙快打》,后来家里的主机越来越多,从PSP到XBOX再到现在的PS4,哥哥总是拉着她一起玩或是让她在旁边看着。在这样的影响下,王逸立自己也开始对游戏越来越感兴趣。

她说,之前根本不知道CJ有索尼展台。她最开始是想去万代展台工作,但是那里人满了便被推荐来了索尼展台,这个结果她倒是很满意:“我一听还有索尼,什么都没想就来了。”

至于她一开始想去万代展台的原因,自然也跟她哥哥有关。小时候哥哥总带着她一起做高达模型,看到这次CJ万代招人她就立刻报名了。

比起其他岗位,Showgirl的工作显得轻松不少。王逸立偶尔也会自己在展区里闲逛。索尼签字版上的各种吐槽还有抱着孩子来玩《怪物猎人》的父母,都能让热爱游戏的她会心一笑。

“我觉得那些孩子长大之后,要是能想起这件事应该会特别开心吧。”能和家人一起体验游戏的快乐,可能是这世界上最幸福的事之一,对此她应该深有体会。

虽然在《怪物猎人》展区工作,但王逸立说自己其实还没玩过《怪物猎人世界》,这次在展台上看了好几天,她决定回家之后要亲自试一下。


展开全文

4 条评论

发布
取消
返回顶部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