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灵宝可梦 Let’s Go !》把我和儿子联系在了一起

薯片君 趣闻 2018-11-16
  • 12

精灵宝可梦让我们连接起彼此。

今天是《精灵宝可梦 Let’s go!皮卡丘/伊布》的发售日。在外媒Kotaku上(点击查看原文),一位名叫迈克·费伊的玩家也分享了这款游戏带给他和他患有自闭症谱系障碍的儿子的暖心体验。我们全文翻译了这篇文章,希望能带给屏幕前的你一点温暖的感受。

“老爸,我们能一起玩宝可梦吗?”当我正在《精灵宝可梦 Let’s go!伊布》的关东地区漫游时,我7岁的儿子谢默斯这样问我。这是第一次他想要和我一起玩主机游戏。最终促成了我俩首次在主机游戏中合作游玩。

谢默斯和他的双胞胎兄弟阿切尔对于主机游戏的喜好方式各不相同。阿切尔喜欢在YouTube上看别人玩游戏。除了那些“Let’s play”式的游戏展示之外,他还喜欢看那些经典话题的评论合集视频。而谢默斯则是个主机游戏史的爱好者。他是YouTube上《Did You Know Gaming》和《the Game Historian》两档节目的超级粉丝。谢默斯也喜欢玩游戏。只不过,到目前为止,他都不会跟我一起玩游戏。

这其中的一部分原因是谢默斯个人的游戏喜好。他喜欢运动类游戏。所有的运动类游戏。不仅仅是那些大牌游戏,比如《FIFA》《麦登橄榄球》《NBA2K》,甚至是像《澳大利亚澳式足球联盟》的官方游戏——《AFL进化》——那样的玩意。这是一款关于一项糟糕运动的糟糕游戏,但他喜欢。

我们不能一起玩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他拒绝接纳我。大多数时候,当我问他我能不能和他一起玩的时候,他会把手柄递给我然后走开。“不,等等,我想玩双人合作模式!“他离开的时候我对他喊着。 “不了,你玩吧,”他一边往卧室里的电脑旁边走,一边回答我。有一次他玩《不义联盟2》的时候我试图以二号玩家的身份加入游戏,对于一个7岁的孩子来说,这真的是一局非常正式的游戏,结果他就这么走掉了。

而《精灵宝可梦 Let’s go!伊布》就在这时到来了。这是一款我过去单独游玩的游戏的重制版本。在游戏中,玩家可以通过摇晃第二只Joy-Con控制器来激活双人模式,不过我一开始并没打算玩这个模式。有一次,当我接入我的Switch的时候,不小心激活了游戏的双人模式,这时候谢默斯刚好经过了我的屋子。

 “谢默斯,拿着这个,”我说一边说着,一边把左边的Joy-Con递给他。“现在晃一下。”他晃了晃,帮手训练家就消失了。他又摇晃了一下,帮手训练家就出现了。他用摇杆让角色在屏幕上移动,并且很快就着迷了。如果我和他的角色离得太远,帮手训练家从屏幕上消失,他就开始有点害怕。“没关系,只要再摇晃一下,”我说。“她就会出现了。”

我们徘徊在幽灵出没的紫苑镇上,一起开着一些傻傻的玩笑来缓解恐怖的氛围。“我喜欢熏香(incense)的味道。”一个NPC说。“更喜欢胡说八道(nonsense)。”谢默斯接道——很不幸,他继承了我对文字游戏和俏皮话的喜好。我们差点没听到他妈妈叫他上床睡觉的声音。不过他妈妈叫得很大声,于是我们这一段温馨时光就这么告一段落了。

“老爸,我们能一起玩宝可梦吗?”第二天放学后,谢默斯让我吃惊的提出了这样的要求。我跟他说,他可能忘掉了什么事情,比如说回去继续玩他的澳式足球游戏。然而并不,他想和我一起玩宝可梦。然后我们就开始玩了。

在双人模式下开始战斗时,游戏允许两位玩家各自控制一只队伍中的宝可梦参战。这对于那些程序控制的NPC训练家来说实在有点不公平。让他的嘟嘟利和我们父子的伊布/镰刀盔阵容对战可真不是好玩的。

但这对于我们来说真是太开心了。我坐在我的轮椅上,谢默斯站在我旁边,兴奋的跳着。“看,他打败了我们的鸽子(pigeot)!”他哭着说。“更像个白痴(idiot)了!”好吧,他的笑话只做到了单押,不过他毕竟还只有7岁。他已经知道怎么玩文字游戏了。

谢默斯不怎么了解宝可梦的强弱,他需要我来帮他选择使用何种招式。他是伊布的“咬住”和“连环巴掌”的超级粉丝,但他不怎么喜欢“舍身冲撞”,因为伊布会受到这个招式的反冲伤害。他不喜欢看到我方的角色受到伤害,更热衷于看到敌方的宝可梦倒下。

每次战斗胜利之后,谢默斯就会跳一小段胜利舞蹈,并且大声喊出我们赢得的奖励。“我们得到了4个超级球!”他喊道。他的兄弟阿切尔从房间的另一边看过来,鼓励他说:“再来一次,赢得更多的超级球。”

不过谢默斯可不只是我的战斗搭档,他还是我的宝可梦捕捉搭档。在双人模式下捕捉野生宝可梦的时候,2位玩家都可以向目标扔出精灵球。如果他俩的精灵球能一起命中目标,就会有一段动画让2个精灵球合二为一,变得更容易捕捉成功。谢默斯和我把这种现象称为“加倍”,每次“加倍”成功都会带来一阵兴奋的欢呼声和高音尖叫。

我俩是一个团队,就是那种我想让我俩形成的团队。大部分时间里,我俩都在各忙各的。但是在捕捉宝可梦的时候,我俩就会在一起。谢默斯和他的兄弟都患有自闭症谱系障碍,我们很难连接起彼此。他们的想法和我完全不同,我们不在同一个频道上。可能这话有点老套,但是这是我所能感受到的自己最棒最“父亲”的一次。

我已经打通了《精灵宝可梦 Let’s go!伊布》。现在,我在关东地区四处闲逛,四处触发一周目没有触发的NPC对战和宝可梦捕捉。但我可能要删掉我的存档重新开始游戏了。也许这次,我会让谢默斯来当双人模式里的一号玩家。


展开全文

10 条评论

发布
取消
更多评论
返回顶部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