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把“社会吃瓜”做成了游戏,让玩家感受吃瓜群众的“力量”

而有些人已经无瓜可吃。

2018年11月,由于政府提高燃油税,法国各地爆发了声势浩大的“黄背心”示威活动,首都各个地标笼罩在一片烽火狼烟之中。虽说后来法国政府进行了一系列的妥协,但“黄背心”们丝毫没有消停的迹象。就在上个月,他们又进行了第14轮抗议活动。

这场近40年来法国最大规模的骚乱,也给各国网民们提供了无尽的恶搞素材。游戏玩家们,自然也没有闲着——

自制封面——《彩虹六号:巴黎围攻》自制封面——《彩虹六号:巴黎围攻》

除了疯狂P图,一个名叫莱昂纳德·蒙切亚里的意大利人,还把“黄背心”做到了自己的游戏中,它的名字言简意赅——《骚乱》(Riots:Civil Unrest)。

之所以说这样的游戏“前无古人”,是因为此前的确没有出现过以城市骚乱为主题的策略游戏。至于“后无来者”,则是缘于莱昂纳德为其定义了一个绕口的艺术门类——“互动社会运动纪录片”。

果真是独此一家,别无分店了。


一个吃瓜群众的诞生

故事,还要从2012年的秋天说起。

莱昂纳德的偶像是美国著名纪录片导演迈克·摩尔(《华氏911》),他希望自己也能够成为一个用摄像机来为正义发声的独立制片人。但为了生存,毕业后的他只能在好莱坞的三流工作室中打杂,闲暇时靠玩玩游戏解闷。

莱昂纳德毕业自洛城洛约拉马利蒙特大学,主修影视学莱昂纳德毕业自洛城洛约拉马利蒙特大学,主修影视学

相对莱昂纳德在影视圈近乎为零的知名度,他在《半条命》玩家圈的地位就大不一般了。2011年6月,凭借自制真人电影《半条命:奇点崩塌》的优异表现,莱昂纳德一夜之间圈粉无数,也获得了G胖的注意。

《奇点崩塌》被认为是同期最优秀的Half-life自制电影《奇点崩塌》被认为是同期最优秀的Half-life自制电影

同年12月,他被Valve招安,负责官方宣传视频的制作。

莱昂纳德在Valve的工作经历不算长,但身为门外汉的他却第一次接触到了电子游戏的开发流程。2012年夏天,离职后的莱昂纳德回到意大利西北部的老家度假。此时的都灵附近郊区正在爆发大规模的“NO TAV”游行,百般无聊的他,也扛上了摄像机去凑个热闹。

所谓“NO TAV”,是意大利的一项历史悠久的示威活动,旨在反对横贯南北向的高速铁路的建造。众所周知,意大利国土狭长,形似一只长筒靴,山地占总面积的75%。在一些人看来,高铁建设在创造巨大社会效益的同时,也会给沿途人口密度较高的社区带来严重的负面影响。因此从上世纪90年代以来,左翼团体始终都在反对这一项目。

7月2日清晨,莱昂纳德跟随数千名基亚诺科镇的居民,前往施工现场进行和平抗议。整个上午,除了始终在人群头顶上方盘旋的一架警用直升机以外,看不到半个警察的身影。

虽然这是莱昂纳德第一次参加抗议活动,但他并不紧张。毕竟在过去的二十多年时间中,“NO TAV”抗议活动一直都比较平和,极少以警方的武力驱散而收场。

然而这一次,参与者们都错了……

临近中午,一辆推土机将通向施工现场的路障推开,随后约两百名防暴警察端着厚重的盾牌,从两翼向抗议现场包抄,不断把原本浩浩荡荡的人群向开阔地带驱赶。

莱昂纳德后来在游戏中还原了当天的这幕画面莱昂纳德后来在游戏中还原了当天的这幕画面

有人试图用石块和酒瓶还击,然而这并没有用——防爆队迅速排成密不透风的龟甲阵,继续缓步推进。盾墙在距离人群约30米的地方突然停下,在三轮催泪瓦斯弹发射之后,警察亮出长棍开始冲击。

刚才还众志成城的人群,瞬间就做鸟兽状散去。

是的,一切都结束了……

失去行动能力的示威者被警方抬出场外失去行动能力的示威者被警方抬出场外

莱昂纳德在催泪弹腾起的灰白色烟雾中根本分不清方向,他被溃逃者撞得满头包,还吃了几记警棍。直到下午三点,他才忍受着强烈的呼吸道烧灼感逃回家中。已经被踩坏的摄像机,告诉自己已经没法搞大新闻了。那么此刻到底干点什么,才能对得起这一身伤痛呢?

此前在Valve的工作经历,让他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制作一部以示威活动为主题的游戏。

这大概就是他心目中所谓“互动型社会活动纪录片”的由来了。


用一颗拍纪录片的心来做游戏

凭借新颖的题材和天马行空般的创意,莱昂纳德在Indiegogo发起的众筹得到了玩家们的热烈响应。15000美元的筹款目标仅用三天便告完成,截止到项目关闭时,《骚乱》已经募得了36139美元。

然而,凭空套到一笔巨款的莱昂纳德却就此失踪了……

游戏的开发者博客自从2012年末就没有进行过更新,直到原定的发售期——2014年第三季度过后,《骚乱》连一张实机画面都没有公布。更加让捐款者们愤怒的是,此时的众筹资金已经被挪用了一半。再结合莱昂纳德时不时在“朋友圈”发出的异国旅行图片,不少捐款者认为自己又被坑了……

也有人认为莱昂纳德一直都在用自己的方式来制作这部游戏,结合其社交账户的旅行日志就会发现一个诡异的现象——他每到一处,当地都正在,或者即将发生大规模的骚乱。

既然这个阳光男孩看上去一点也不像专门跑去别国搞颠覆活动的大特务,那么这个哪里有热闹就往哪里钻的家伙,一定是在为他所承诺的那部游戏默默准备着什么。

是的,在这两年时间里,莱昂纳德始终都在紧盯欧洲局势的变化。一有风吹草动,他都会立马收拾行装,和自己招募的两名程序师飞赴当地。在希腊凯拉泰阿镇骚乱、2012年埃及抗议总统案判决示威、西班牙“愤怒者”大游行中,均出现了这三个好事者的身影。

现场围观和刷朋友圈吃瓜的风险性不可同日而语,他们也在自己亲身参与的这些抗议活动中多次挂彩,关卡设计师马迪亚·特拉维索甚至还受过轻度脑振荡。

上述事件均在日后成为了游戏的正式关卡,图为希腊凯拉泰阿骚乱的剧情动画上述事件均在日后成为了游戏的正式关卡,图为希腊凯拉泰阿骚乱的剧情动画

这伙吃瓜群众为何偏偏要用命来做游戏?对此,莱昂纳德有话说:

“示威是社会运动最为激烈的表现形式,它的产生有不同的原因,但冲突双方绝非是黑与白、善与恶的二元对立关系。我们制作这款游戏的目的,就是站在完全客观的角度去记录它。倘若我们不像纪录片导演那样去现场寻找素材,那么就不能捕捉到其中的细节,更无法感受到参与双方的真实情绪。”

在觉得时机成熟之后,莱昂纳德和两名合伙人回到了佛罗伦萨,开始了《骚乱》长达两年的闭关开发。

2017年12月6日,《骚乱》的先行版终于上架Steam平台,翘首以盼的玩家们终于可以揭开它的神秘面纱。


 “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

让我们简单描述一下这部游戏:

如下图所示,游戏采用了横版布局,抗议者和防暴警察分居屏幕两侧。每个任务都有特定的目标,比如占领地图上的某个位置,破坏某处设施等等。

扮演示威者的体验,非常类似于《上帝也疯狂》《地下城守护者》等等牛蛙经典游戏。虽然抗议人群的数量很多,玩家也可以用鼠标下达移动指令,但它们很难做出你所需要的反馈,必须借助道具和技能来进行引导。

这种极差的可控性可不是什么Bug——现实中的示威者们,他们的作风本来就是如此:

“暴民”们可以煞有其事地按照玩家的要求排出各种阵型,但一旦动起来,干啥都是一窝蜂——

遇到硬茬,他们又跑得比谁都快——

对此,《天下无贼》里面的贼王黎叔总结得好——

想让这群乌合之众干成事,就必须合理利用琳琅满目的道具,来诱导他们的行为。洛美沙星浸泡过的口罩可以抵消催泪瓦斯,开启社交媒体鼓动更多人前往现场,用小喇叭提升士气,激光笔可以延缓对方推进速度。想干仗,就拿出弹弓、鞭炮等等“要你命3000”系列武器……

低配组合——弹弓、鞭炮、社交媒体和小喇叭低配组合——弹弓、鞭炮、社交媒体和小喇叭

虽然提供给“暴民”的道具多达上十种,但每次只能根据辅助、防御、扰乱和攻击的需要,选择四种进行搭配。每个技能都有独立的冷却时间,需要利用好合理的时间差进行释放,努力保持人流不被冲散,最终将数量优势转化为胜势。

总结起来就是四个字——乱中取胜。

在扮演防暴警察的时候,游戏体验又变成了一部迷你版的即时策略游戏——确切的说是一部塔防游戏。

和毫无组织纪律性的抗议人群不同,警方小队训练有素,对玩家的鼠标指令言听计从。在行动开始后,持盾的战术小队负责控制抗议人群的流动,位于后排的枪械小队适时发射防爆瓦斯,降低路面上抗议者的密度。持有警棍的攻击小组则伺机发动冲锋,进行有效的驱离。

防暴警察的执行力相当之高,只要保持阵型,少量警员就可以实现对人群的分割和控制防暴警察的执行力相当之高,只要保持阵型,少量警员就可以实现对人群的分割和控制

相对示威者对道具和运气的依赖,指挥人数绝对劣势的防暴警察,则全凭正确的战术运用和精确的操作。在控制人流的同时保持好自己的阵型,在局部实现以多打少,同时牢牢守住地图上的关键位置。

像下图这种不堵大门的后果,就是被浩浩荡荡的人群淹没。


一次去暴力和去政治化的尝试

显然,即便在示威抗议常态化的欧美国家,这款游戏的题材和玩法也可以称得上是离经叛道。为了降低游戏中的敏感内容,让玩家们get到设计师真正想要表达的点,莱昂纳德也进行了一番精心设计。

从游戏的实际体验来看,这部“互动社会活动纪录片”尽量避免了“私货”。即便是带有明确政治诉求的“阿拉伯之春”,莱昂纳德也尽可能客观地描述事件的前因后果,避免出现倾向性和煽动性的词语。

关卡结束之后只能看到“抗议者被阻止”、“地点被抗议者占领”等等提示——在制作者看来,冲突中不会有胜利者关卡结束之后只能看到“抗议者被阻止”、“地点被抗议者占领”等等提示——在制作者看来,冲突中不会有胜利者

莱昂纳德并不认为自己要刻意回避暴力元素,毕竟这部游戏所呈现的是除战争以外,人类社会最为激烈的冲突形式。但他认为示威活动本身并不能简单地与暴力划上等号,因为它是的本质是表达和沟通,最终会以妥协方式收场。用我们熟悉的话来说,就是“人民内部矛盾”。

“无论是示威者还是警力,在博弈过程中都会遵从某种底线。而一旦这种微妙的平衡被打破,必然会在事态失控之后变成一场灾难。”

即便在自“五月风暴”依赖破坏力最大的这场运动中,也不乏温情时刻即便在自“五月风暴”依赖破坏力最大的这场运动中,也不乏温情时刻

莱昂纳德也将自己的这个想法融入了这部游戏。当玩家为抗议者配置了燃烧瓶、土制炸弹等等“大杀器”,在行动中过分依赖可以短时间提升人群战斗力的“鸡血模式”(Offensive Mode),那么防暴警察在下一关中的装备和策略也将更具攻击性。

同理,如果在操作警方的过程中下手过狠,那么接下来就会有更多的人走上大街,最终让一场和平抗议升级为大规模暴乱。

但莱昂纳德为政治和暴力内容的“脱敏”,似乎并没有得到专业评审机构的认可:ESBR为本作给出的分级为M(17+),一向不喜欢现实政治题材的App Store,则干脆拒绝了这部游戏的上架——就像他们此前封杀政治题材卡牌游戏《叙利亚:死局》一样。

不过,只要玩过这部游戏,我们都知道它不但没有任何政治立场,也是反对暴力的。


永远也无法停止更新的正式版?

过去的两年多时间里,莱昂纳德在统筹游戏开发的同时,依然时不时奔赴“热点地区”,记录世界各地抗议活动的点点滴滴。与此同时,团队依然在继续完善着这款游戏。

2月13日,《骚乱》的正式版终于登陆Steam平台。就像莱昂纳多承诺的那样,除了此前抢先版中的五个场景之外,他还追加了阿根廷G20峰会抗议、委内瑞拉全国骚乱和黄背心运动等等“时政”关卡。

在制作感言中,莱昂纳多诚挚感谢了玩家们七年来的支持和陪伴,并且表示今后会不断将时事做成新关卡,免费提供给玩家。

黄背心运动的本质是经济衰退、贫富差距扩大、中东难民潮等一系列问题所激化的社会矛盾,目前在欧洲范围内已经呈现出了蔓延的趋势。

接下来还有莱昂纳多忙活的了……


展开全文

13 条评论

发布
取消
更多评论
返回顶部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