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听黄旭东奶了奶中国电竞的过去和现在

跳跳 文化 2019-06-04
  • 27

“当你的收入高了,家里就不太反对你从事某个行业了。”

5月30日,2019网易电竞NeXT春季赛线下赛的第一天,我第一次在屏幕以外的地方见到黄旭东。他穿着白衬衫和大裤衩,因为刚刚解说完一场近4个小时的BO5比赛而显得有点疲惫。

黄旭东黄旭东

黄旭东是一个彻底的《星际争霸2》职业圈内人。他在1998年接触到《星际争霸》后,就和星际这个IP紧紧联系在了一起,他做过国内最早的系统性星际教学视频《小色教你打星际》,解说过星际的WCG全球总决赛;2011年底成立星际老男孩之后,黄旭东、孙一峰……这些老男孩成员的名字就成为了国内星际玩家心中的一杆旗帜——《星际争霸2》在发售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表现不佳,那时候国内几乎只有星际老男孩们还活跃于星际圈中。

而现在,黄旭东已经“出圈”,远远不只是一个星际解说了,他在整个主播、电竞乃至游戏圈里都有着十足的影响力。他的微博“不是毒奶色我是专业解说黄旭东”有258万粉丝,几乎每一条下都有大量评论谈及他的“毒奶”功力。

“毒奶”是黄旭东多次在表示看好某些选手后,这些选手突然失误输掉比赛的现象,这个词也和黄旭东一起出圈,蔓延到足球、商业等领域,在他最近的一条微博下,有人甚至希望他把松江(上海的一个区)奶得离上海市区近一点。

但是从骨子里,黄旭东还是个星际玩家、一名星际解说。他的大部分直播时间,还是在转播星际比赛或者和朋友玩星际;他自己也一直在举办星际赛事,其他有影响力的星际赛事邀请他去解说,他也几乎场场必到——网易去年推出X系列赛之后,黄旭东就和孙一峰一起连续解说了多届NeXT的星际项目。

在我们不长的40分钟聊天中,黄旭东谈到的大部分内容也离不开星际争霸和电子竞技。他提到自己20年前进入行业时,还没有人知道“电子竞技”这个名词,提到这20年来行业逐渐成熟,选手也逐渐职业化起来,最后我们还聊了聊电竞与传统体育为什么没法走一条路,谨慎地展望了一下电竞的未来。

当然,我们也没忘记让黄旭东奶一奶游研社,只是好像奶反了。

以下是整理后的采访实录:

游研社:你最早是什么时候进入的电竞圈?那时候有想过电竞会发展到今天这个规模吗?

黄旭东:最开始的时候,其实根本没有电竞这个概念,没人会说“电竞圈”。当时大家都是爱好者,我也一样,大学时我帮杂志写过攻略文章,组织本地的小型比赛,都是挣点外快。第一次进入全国性的电竞领域,也是大学时,2004年去全国电子竞技运动会当记者。

当时没人能想到电竞能发展到现在这个样子。那时候所有人都以为电竞会走传统体育的路子,就像足球篮球一样,国家也是往这个方向扶持的,后来发生了一些变故,电竞才走上现在(依托网络)的路。


游研社:当时家人同意你进入这样一个前景不明朗的行业吗?

黄旭东:家里不同意,可是他们拗不过我。我大学上的是制药工程,家里面也已经找好了关系,让我留在本地(自贡)做医药代表。但是我不喜欢做这个,所以就想着先去外面试一试,先去完成自己的梦想和爱好,见一见世面,实在不行再回来嘛。


游研社:后来家人理解了你的职业选择吗?

黄旭东:其实就和电竞的发展历程一样,任何一个家庭,当你的收入高了,家里就不太反对你从事某个行业了。

我父母都住在小城市,观点比较封闭,对电竞根本不了解,认为不做他们理想中的工作,不去做公务员或者去大型国企上班,就是不务正业。直到2009年我解说WCG的星际比赛,在成都,我父母悄悄过去看,也没告诉我。当时赛场里人数非常多,有两三万人,规模很大,他们才发现自己儿子做的事和他们想的不一样,不是瞎混。

2012年的时候,我30岁,那是另一个重要的时间点。从小城市到大城市发展,都会面临成家立业的问题,我家里也负担不起上海的房价,帮不到我,我那时候本来都打算不干了,回家。结果就在那年,电竞行业有起色了,我开始做星际老男孩,能挣到钱了,在上海留下来这件事不再是骗自己了。

我当时也没告诉父母我有不错的收入了。直到2014年,我决定结婚了,要在上海买房子,告诉父母,他们都很震惊,说你哪里来的钱,我说是我自己挣的,他们特别吃惊。2015年结婚之前,他们第一次来上海,看房子、儿媳妇还有我的公司,才发现我的生活环境和工作环境都很好,和他们印象中的我完全不一样,这时候才慢慢接受了我做电竞这件事。


游研社:他们2014年才第一次来上海看你?

黄旭东:对,第一次来。


游研社:之前为什么不来看看你

黄旭东:在我的理解里,就是不愿意接受现实。他们住在小城市,很多人告诉他们你儿子从事的不是正经工作,他们就一直认为儿子在上海过得很苦、没有积蓄,是月光族,怕来了之后看到我更伤心。


游研社:现在他们理解电竞这个概念了吗?

黄旭东:我估计,还是不怎么理解。以前他们就觉得我是打游戏的,觉得打游戏没前途,不如回家做公务员或者去银行上班;现在发现我能挣到钱,过得很好,就不管我了,但是也只是知道我大概在做什么,比如组织比赛、解说之类的,具体到是什么游戏,电竞是什么,还是不理解。

他们现在就四处旅游,平时打打麻将,还有就是催我要孩子了。


游研社:你觉得现在的年轻人进入电竞行业,和你当年相比如何?

黄旭东:有好有坏吧。

好的一面是,现在电竞圈的工作比以前好找了。只要进入一家成熟的公司,不用担心公司第二天就倒闭,第二天就没饭吃,薪水也比当年高很多。当年我们的工资刨去房租和吃饭,就毫无存款,周围的电竞公司都在倒闭,我们也不知道公司和自己究竟在做什么。那时候我们特别想去大型游戏厂商上班,就是为了一个稳定的饭碗。现在年轻人进入电竞圈不用太顾虑这些了。

坏的一面是,现在机会变少了。初创时行业内到处都是机会,当时大家对未来会发生什么也不清楚。我当时做解说,就完全没有想过解说能让自己获得这么多粉丝和收入,最开始就是出于喜欢和虚荣心,大部分时间是上网混论坛和玩游戏,实质的生活其实并不如意。而现在的年轻人,面临的是一个各个职位都已经有人在做的局面,现在的游戏、电竞公司也都很成熟,规模庞大,晋升的难度也大大提升了。


游研社:这20年来,你觉得国内电竞行业最大的变化是什么?

黄旭东:最大的变化是整个行业变成熟了。

选手对自己的目标定位,整个圈子的盈利和发展模式都在逐渐清晰。我刚刚接触星际时,还没有电竞这个概念,大家跑去参加比赛,是为了奖金和名气,其实就是在挣外快;选手们都很单纯,普遍的想法是“打得好是我自己的事,和别人都没关系”,对于比赛、观众、厂商的关系不关心也不了解,一直到星际2之前都是这样。

现在,优秀的选手可以进入俱乐部,有粉丝之后可以变现,有明确的物质回报。选手会知道表现出色能吸引观众,而观众多了,才能让厂商们愿意举办比赛,因此他们现在会更加尊重观众、迎合观众的口味——这其实就是职业化程度越来越深的表现。

俱乐部和赛事举办方也是一样。以前搞战队办比赛没什么明确的目的,有时候可能是因为觉得“办比赛很屌”而去做,对于比赛之后没有规划和想法,现在大家的思路已经逐渐理清了。


游研社:你觉得电竞未来会向传统体育那种模式发展吗?

黄旭东:不会,而且不可能。最大的问题是,电竞的主体是(电子)游戏,而(电子)游戏都有生命周期。足球能有完整的职业体系,比如青训等人才输送体系,是因为足球可以永远地踢下去,有时间来做人才的培养,可是电竞不行。星际的电竞无非就是十年,星际2再来十年,可是这已经是两个游戏了,英雄联盟的生命可能长一点,但也很难有20年以上,所以这个产业链一定会有缺失和断档。

另外,传统体育没有版权,国际足联也不能禁止我在小区里组织个比赛。而电竞的游戏首先是个商品,厂商有最终的决定权,他们的目标是把游戏卖出去,电竞只是卖游戏的附属价值。

电竞应该走自己的路,可能会借鉴一些传统体育的东西,但是本质上是不一样的。现在很多电竞圈人士号称电竞是体育,要有体育联盟这些和传统体育一样的东西,这要么是他们不懂,要么就是在骗自己。


游研社:有时候把电竞和体育划等号也是一种宣传策略。

黄旭东:对,这个没问题,能让更多的人理解电竞。但是作为从业者,一定要清楚电竞不可能走传统体育的路。


游研社:你认为现在国内电竞走的路对吗?

黄旭东:对或错只能由时间证明。从现在的情况看,国内的电竞发展得比国外好一些,因为国内的资本比较疯狂,所以电竞圈不缺钱——但这也导致了另一个问题,由于资本太多,国内电竞的盈利模式或多或少都有问题。

你可以看到,做电竞的人本身都没能从电竞身上挣到钱(做主播赚钱其实和电竞的盈利没有正相关)。现在国内的盈利主要是靠赞助,做比赛和俱乐部来拉厂商的赞助,这个商业模式很清晰,但是赞助的规模还是比传统体育小很多。相对于电竞比赛的投入而言,赞助带来的回报并不大,我觉得还是要等,等主流人群能理解和接受电竞——实际上现在的情况在变好,已经有千万级的赞助进来了,下一步我期待会有上亿级的赞助商进入,电竞的体量配得上这样的赞助规模。

但是现在的赞助规模还没到上亿级的程度,千万级别也不多,因为我国电竞的造血能力比较弱。这个也和厂商有关系,电竞赛事大多由开发游戏的厂商主导,他们的收入主要来源于游戏本身,电竞只是帮他们吸引玩家的工具,因此厂商也没有动力在电竞赛事上找赞助商——大不了我花钱补贴电竞嘛。比如TI(Dota2的国际赛事),V社已经靠卖通行证赚到了上亿美金,完全没必要去找其他赞助商。


游研社:像NeXT这种网易主办的官方赛事,对于星际的电竞有什么帮助?

黄旭东:帮助很大。NeXT的规模和投入都不小,星际也作为重点项目在做。尤其是比赛改成了战队赛,这个对于整个星际圈很有帮助。我们之前自己也做了战队联赛,促使了一些战队的成立,但我们的比赛一年只有两次,比较单薄。网易电竞NeXT一年有三个赛季,是一个很好的补充,让战队、俱乐部一年都有星际比赛打,至少对俱乐部的曝光有好处。

Newbee战队获得NeXT《星际争霸Ⅱ》战队对抗赛冠军Newbee战队获得NeXT《星际争霸Ⅱ》战队对抗赛冠军


游研社:在你看来,俱乐部和战队在星际电竞中扮演着怎样的地位?

黄旭东:只有职业性的俱乐部参与进来,业余选手才有出路,更多的个人玩家才能走上电竞这条道路。因为从业余玩家到职业选手再到顶尖选手,其中有一段真空期,这段时间选手几乎没有什么收入。比如一个玩家入行成为一名普通选手,这个时候他几乎拿不到什么奖金,奖金都让顶尖选手拿到了,而要变成顶尖选手,总得有一两年的沉淀,这段时间就需要俱乐部的工资支持。如果没有俱乐部,家庭条件不好的人就很难坚持下来了。


游研社:这段时间,《星际争霸2》的开发和玩家群体都转向了合作模式,你觉得这是件好事吗?

黄旭东:当然是好事了,合作模式是暴雪找到的正确道路。

但是游戏首先要好玩,然后有人来玩,玩的人多了才会有竞技,这是一个健康的循环。合作模式这条路是绝对正确的,大家进来(玩星际)并不一定要真刀真枪和别人打,我第一次玩星际时也是觉得这个游戏很精致,种族和单位很有意思,后来打战役、打电脑,才逐渐玩起星际的。

游戏终归是游戏,必须好玩,才能谈电竞。合作模式能让更多玩家喜欢游戏,然后再引入电竞,这才是健康的状态。

合作任务现在是《星际争霸2》的主要玩法之一合作任务现在是《星际争霸2》的主要玩法之一


游研社:让你对粉丝和还在星际电竞圈内的从业者各说一句话,你会说什么?

黄旭东:对粉丝,其实我不喜欢粉丝这个称呼,叫观众吧。那么多年,你们一直支持我们,看我们的转播和节目,毕竟做了这么多年,我和91两个人其实也没什么特别多的优点,大家跟我们一起瞎糊弄,糊弄了这么多年,也蛮感谢大家的。

对于还在从事星际这个行业的人,我觉得,大家还是应该看清楚现实。星际2毕竟是个十年的游戏,大家实际一点,不要抱着特别大的幻想,觉得星际2会变成英雄联盟那样的热门游戏。我觉得星际2乃至RTS会有自己的生态和规模,你喜欢这游戏,你选择了这个游戏,就不要太考虑外面的世界,千万不要抱着比一比的心态。

可能和星际2比,Dota发展得更好,和Dota比,《英雄联盟》又更好一点,但是外面的足球篮球联赛,又比《英雄联盟》好多了——比就比不完了,你既然选择了这个游戏,找到定位,就好好干下去,总会有回报的。

游研社:谢谢你接受我们的采访。


展开全文

20 条评论

发布
取消
更多评论
返回顶部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