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着钞能力者的相助,这家发行艺术游戏的厂商摆脱了破产危机

百页豆腐 趣闻 2019-09-04
  • 20

有钱真系大晒。

喜欢《艾迪芬奇的记忆》《画中世界》《Florence》等作品的玩家现在能松一口气了——这些游戏的发行商安纳布尔纳互娱(Annapurna Interactive)终于摆脱了破产危机。

此前,有消息传出安纳布尔纳互娱的母公司安纳布尔纳影业因积累超过2亿美元的债务而无力偿还,考虑申请破产保护,让不少玩家为这家公司的未来捏了一把汗。近日传来了好消息,安纳布尔纳影业已经将超过2亿债务全部偿还,而拯救它的英雄,是……嗯,一位钞能力者。

安纳布尔纳影业能这么快的脱险,很大程度上是因为CEO梅根·埃里森的父亲是甲骨文的联合创始人、身家百亿的拉里·埃里森。

拉里·埃里森之前就有向安纳布尔纳影业投资,此次他联合几家顶级金融机构向银行施压,以每1美元偿还82美分的价格偿还了安纳布尔纳影业的债务。同时公司短期内不会再向银行借贷,项目资金会根据项目单独筹措或由公司自掏腰包。

拉里·埃里森(左一)和梅根·埃里森(左二)拉里·埃里森(左一)和梅根·埃里森(左二)

虽然看似落魄,甚至到了要递交破产保护的地步,但安纳布尔纳影业并不完全是一家失败的公司。这家独立制片公司成立八年来始终坚持制作优质的作品,他们拍出的影片如《猎杀本拉登》《她》《美国骗局》《狐狸猎手》和《大空头》等是各大颁奖典礼的常客,作品的素质也受到了不少的赞誉。

但因为旗下的电影普遍偏文艺和小众,因此在商业上并不十分成功,经常出现亏损,真正能够赚钱的电影并不多。他们在2018年的影片几乎全部亏损,拉里·埃里森就曾埋怨女儿在“经营一个在经济上不负责任的公司”。

猎杀本拉登猎杀本拉登

安纳布尔纳影业在2016年底成立了游戏部门安纳布尔纳互娱,希望在游戏界闯出一片天空。他们招揽了一众有经验的老员工,其中有不少来自索尼和华纳。制作人陈星汉还被聘为公司的顾问。

如之前所说,安纳布尔纳影业一向以或品味独特或艺术气息浓郁的电影著称,把成本和市场的收益放在次要位置。

而他们的游戏部门也继承了这种传统,专门发行高素质的原创独立游戏。愿意为有艺术价值的项目和制作人投入金钱。

画中世界画中世界

成立仅两年多的时间,安纳布尔纳互娱就已经成为了游戏界最活跃的发行商之一,它发行的很多游戏如《艾迪芬奇的记忆》《画中世界》《Florence》《Donut County》都受到了广泛的好评,同时也取得了不错的销量。而最近发行的《Telling Lies》《Ashen》《Outer Wilds》也都是很有特色的游戏。

在他们尚未发售的游戏中,有《块魂》制作人高桥庆太的新作《Wattam》和今年在E3上获得不少关注的悬疑解谜游戏《12分钟》,都相当令人期待。

《块魂》制作人新作《Wattam》《块魂》制作人新作《Wattam》

另外,他们还参与了一些优质游戏的移植工作,比如《风之旅人》《到家》《肯塔基零号公路》。能看出来,安纳布尔纳互娱在发行游戏上,重视质量和艺术价值,强调独特的视觉观感和叙事方式。

12分钟12分钟

《她的故事》和《说谎》的作者Sam Barlow给予了安纳布尔纳互娱高度评价,他说:“他们的作风不是赌谁能成为黑马,或者寻找热点去砸钱。他们更多的是找到最好的艺术作品,然后帮助他们变得更好。”

说谎说谎

强调艺术性的创作者往往制作周期都很长,而安纳布尔纳从创立之初就一直与这样的创作者打交道,因此有耐心让作者去打磨自己的作品,合作过的游戏制作人都对他们赞誉有加。

《Donut County》的制作人Ben Esposito谈到与他们的合作甚至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最开始接触的时候我不明白他们的目标具体是什么。我只知道他们想做出独特、有趣的东西,但直到一起共事了半年多的时间之后,我才发现他们的目标就是帮助有想法的创作者实现他们的创意。他们会尊重创作者的构想。最开始我也不相信,后来发现,哦,真是我说了算。即使有时候我做出一些奇怪的决定,双方都不确定玩家的反应,他们也没有反对。我觉得这真是一股清流,因为通常当你被一个大发行商投资之后,最终结果往往是他们会干涉你的创作。但安纳布尔纳完全是相反的。”

Donut CountyDonut County

有思想、有内容的作品值得每个人的尊重,但在残酷的市场规则面前,很少有人有胆量去真正的创作,更少人有本钱去这样任性的创作。正因如此,不论是在电影界还是游戏界,像安纳布尔纳那样的公司都是弥足珍贵的。

它用事实告诉我们,有一个亿万富翁的老爹是多么的重要。


展开全文

5 条评论

返回顶部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