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走遍东京的奶茶店,弄明白了为啥日本人爱上了珍珠奶茶

H.J.Potter 文化 2019-09-27
  • 78

我胖了三公斤,走遍东京的奶茶店,总算弄明白了珍珠奶茶在日本为啥火了。

关于珍珠奶茶在日本的火热,你可能已经看过这些新闻了:

日本街头已经被奶茶完全占领,名古屋的鹿角巷新店甚至创造了6小时的排队记录;

在日本女学生流行语大奖中,“奶茶”“喝奶茶”“抖音”分别列各部门第一位;

日本黑道和在日华人纷纷开起奶茶店、女大学生一天喝27杯奶茶成为奶茶评论家登上综艺节目、电视台节目组成天守在“奶茶小巷”采访奶茶饮客,节目嘉宾只需要看一眼就知道珍珠是哪家的;

甚至,就连成人电影里“下药”的场景都普遍改成了往奶茶里下:

奶茶的影响力甚至扩大到了传统文化。在街头对日本未来年号的预测中,“珍珠奶茶”这个词排到了第11位。女高中生们创造出的新动词“喝奶茶”(タピる)也成为了日本年度十大热门词汇。为了纪念这一壮观的景象,日本人索性在原宿开了全球首个珍珠奶茶主题乐园。

很多人会想象日本人每天穿着黑西装一本正经的上班,周末去打高尔夫球、吃寿司或者意大利菜。但事实上,中国氪金手游、抖音的搞笑小视频、排队喝奶茶……这些海外进口的“糖衣炮弹”,已经占据了许多日本普通老百姓的生活。

如今日本女学生中最流行的三样东西如今日本女学生中最流行的三样东西

而奶茶,正是2019年日本人生活中最闪亮的那颗星。

为了了解珍珠奶茶在日本走红的奥秘,我社驻日记者实地探访了东京各大奶茶相关场所,(在胖了三公斤后)写出了这篇调研报告:奶茶改变了日本。

*提示:本文图片较多,请在流量充足的情况下阅读。


1.珍珠奶茶入侵简史

要探究奶茶的流行因素,不能忽视日本人本身就酷爱饮料这一点。

上世纪八十年代,日本的伊藤园公司率先推出了瓶装的绿茶和乌龙茶饮料,并逐渐推广到全世界。大城市里随处可见的便利店和自动售货机也为人们提供了方便的购买途径。这种便利的喝法直接改变了日本人由传统茶道沿袭而来的饮料习惯。

虽然日本的自来水理论上可以直接喝,公司、学校里也大都备有饮水机,但在自动售货机和便利店选购饮料,依旧是一个上班族一天工作中最令人开心的部分。对于一个普通职员来说,一天工作下来桌子上摆上四五个空瓶都不稀奇。甚至开会的时候,大家都会摆一瓶饮料来装模作样,表示自己拥有充足的水分,可以长时间作战。

另一点,日本人非常“喜新厌旧”,所以便利店每周都要上新品,研发人员也会开发各种“期间限定”的饮料,一种饮品一旦缺乏人气就会面临下架的危机。而且日本人对饮料品种的喜好也极其博爱,功能饮料、咖啡、茶饮料、碳酸饮料、乳饮料、保健饮料,琳琅满目,应有尽有。很多游客游玩时都会被便利店的品种之多而震撼。

便利店几乎每周都会推出新品饮料便利店几乎每周都会推出新品饮料

除了瓶装饮料之外,日本人也很热衷于咖啡店和“喫茶”文化。

东京23区内,平均每个车站都有三四家以上的咖啡馆,即使是平日也很难占到座位。这其中不仅有星巴克这样的品牌连锁店,还有兼卖简餐的家庭餐馆、主打自家烘培咖啡豆的外卖咖啡店,以及社区里老头老太们根据自己兴趣开的特色店铺。即使只点一小杯饮料,也可以悠闲地呆一下午。女仆咖啡,猫咖啡等二次元文化的咖啡店,也从秋叶原开始走向世界。

老爷爷面对家庭餐馆里的几十种饮料,看花了眼老爷爷面对家庭餐馆里的几十种饮料,看花了眼

东京几乎每条街道都有老奶奶经营的复古咖啡店,甜品很有个人特色东京几乎每条街道都有老奶奶经营的复古咖啡店,甜品很有个人特色

因此,喜爱饮料,追求新鲜的日本人,有足够多的动力去尝试海外传来的珍珠奶茶。

珍珠奶茶能够在日本流行,功劳最大的应该是中国台湾地区的商家。作为珍珠奶茶的发祥地,台湾与日本的经济和文化交流一直很密切,这为珍珠奶茶率先登陆日本这样的非华语地区创造了文化和经济基础。甚至台湾政客在会见NHK记者时,也曾选择珍珠奶茶作为会议饮品。

因此,台湾珍珠奶茶从很久以前就开始尝试进军日本。这条道路在最初充满波折:2013年台湾品牌Comebuy Japan就曾定下三年内在日开100家店的目标,但因为日本人不习惯边走边喝的夜市文化、街边没有扔奶茶杯的垃圾桶等原因,仅过了一年就不得不关闭所有门店。

事实上,就连大名鼎鼎的星巴克一开始进军日本市场也是黯然退场。后来才重整旗鼓,对咖啡品牌进行本地化,最终成为日本人最爱的咖啡品牌(有1500家以上的店铺)。

有前车之鉴在,剩下几家进军日本的台湾奶茶品牌,放弃了急功近利的想法,以普及奶茶文化为首要任务,开始慢慢耕耘奶茶市场。2013年,珍珠奶茶的起源——春水堂率先登陆日本,第一家店开在东京的时尚街区代官山,如今已经成为日本老百姓巡礼奶茶文化的圣地。紧接,着2015年,曾引发排队热潮的贡茶也打入日本市场。

珍珠奶茶的起源春水堂珍珠奶茶的起源春水堂

大噶好,我们是台北来的阿伯大噶好,我们是台北来的阿伯

到了2017年,CoCo都可、鹿角巷、Chatime等台湾市场的领头羊也占据了自由之丘,原宿,下北泽等最为时尚的街角。

这段时间正好是Instagram,抖音等新型社交媒体开始在日本普及的阶段。穿着各式时尚服装排队的可爱女高中生们一边排队一边自拍发社交媒体,成为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向全社会宣传珍珠奶茶。电视和报纸也开始报道珍珠奶茶引发的排队热潮。由此,珍珠奶茶进入了一般老百姓的视线,这段时期可以算是珍珠奶茶在日本的春秋时代。

抖音和珍珠奶茶可谓是相辅相成抖音和珍珠奶茶可谓是相辅相成

随着社交媒体的推波助澜,2016年到2018年,贡茶在日本的营业额增长了十倍之多。奶茶在日本火起来,可以说是占据了天时地利,喜欢饮料、热爱尝鲜的日本人根本没法抵御奶茶的诱惑。

到了2019年,东京随便一个偏僻的街角都会有几家奶茶店。不光是台湾品牌的连锁店会第一时间登陆日本,来自中国大陆、韩国、欧美乃至日本本土的奶茶品牌也占据了相当的份额。就连一些连锁的汉堡店、甜甜圈店、咖啡店、和式点心店都在纷纷推出自己的奶茶品牌。

龟户同一个商场里,奶茶店门庭若市,咖啡店的店员们却悠闲地聊起了天龟户同一个商场里,奶茶店门庭若市,咖啡店的店员们却悠闲地聊起了天

人人都想趁着这股热潮捞一笔,一时间群魔乱舞,珍珠奶茶也正式进入了战国时代。日本媒体称之为——珍珠奶茶的元年。


2.奶茶元年盛景

在身为奶茶元年的2019年,日本这股奶茶热究竟达到了什么程度呢?

其实前面那个名古屋鹿角巷首家店铺开业、排队动辄五六个小时的新闻只是个例,不过是刚开业时名古屋人民纷纷赶来尝鲜(顺便表达不用进京也能喝到时尚代表的激动)罢了。从开店第二个月开始,这家店的排队时间就降低到仅仅两小时而已啦。

名古屋媒体向老百姓直播这个天大的喜讯:仅需排队六小时,不用进京也能喝到国际流行的奶茶啦!名古屋媒体向老百姓直播这个天大的喜讯:仅需排队六小时,不用进京也能喝到国际流行的奶茶啦!

总的来说,店铺排队的情况因地而异。为取材,笔者一天转遍了东京市区所有的贡茶,发现各店之间排队情况差距很大。像是池袋店就是人满为患,在商场的八楼里,人们越过扶梯,绕着柱子一圈又一圈排着,如果没有保安们的指引,甚至都找不到队尾在哪。但只隔两站的高田马场店就没什么人排队了,入店奶茶立等可取。

有无数笔者一样的大叔都曾兴冲冲排进队伍,结果发现居然不是吃二郎拉面的!有无数笔者一样的大叔都曾兴冲冲排进队伍,结果发现居然不是吃二郎拉面的!

周末的排队情况会比工作日严重很多,比如周杰伦亲自过去撑场的machi machi奶茶(就是《说好不哭》MV里那家),队伍会在原宿的大楼中盘旋,然后一直延伸到安全通道的楼梯里。

不过另一方面,随着奶茶店数量的激增,奶茶店之间的竞争也愈发激烈。原宿的CoCo都可刚开业时会排很长的队伍,如今由于周围开了好多特色新店铺,在消费者眼中地位有所下降,即使是在周末高峰期也不需要排队了。或许中国经历过的奶茶店人气兴衰,日本也会经历一次。

新开业的台湾甜商店抢了邻居CoCo都可的风头新开业的台湾甜商店抢了邻居CoCo都可的风头

右边那队表情严肃的是排队上女厕所的,左边那些兴高采烈玩自拍的才是周末排奶茶的队伍右边那队表情严肃的是排队上女厕所的,左边那些兴高采烈玩自拍的才是周末排奶茶的队伍

与排队时间相比,奶茶的价格或许更令大家困扰。笔者总结了一下CoCo都可、鹿角巷、贡茶、一芳四家连锁店在日本的价格,如图所示,大家可以与国内的价格对比一下:

总的来说,奶茶绝不能算是一种便宜的饮品。便宜一点的款式大概在400日元(26人民币)左右,和日本一杯星巴克拿铁的价格相当。而稍微豪华一点的款式加上税都要上700日元(46人民币),比限定款星冰乐还要贵上不少。也比国内的同款奶茶贵很多。

日本人看似人均收入很高(上班族平均年收入在40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25万),但其实收入要扣不少五花八门也不知道用得上用不上的税和保险,到手远没有想象中那么多。加上一个男人的收入可能要养一大家子,手头通常都不是很宽裕。

对高中生来说,不打工的话一个月大概只有一万出头的零花钱,买一张游戏就所剩无几。喝一杯奶茶的钱能吃一顿快餐,或者在便利店买五六瓶咖啡和饮料,相对而言还是很奢侈的一件事。

不过女高中生饭量本来就不大,珍珠也可以撑胃,因此很多女孩子喝珍珠奶茶就权当吃饭了。而那些既吃饭又喝奶茶的,几个月后就会开始在“奶茶减肥”标签下积极发帖。

取材过程中,笔者胖了三公斤取材过程中,笔者胖了三公斤

关于奶茶的价格,日本黑帮也很有发言权。相信很多朋友都从《如龙》里了解过日本黑帮——在日本,黑帮是政府承认的合法机构,组员都像上班族一样忙碌,不会随便骚扰民众,规模最大的山口组在万圣节还会向附近儿童发糖表示友好。而如今,黑帮成员也纷纷开起了奶茶店。

“没有比这更轻松的买卖了,”一名黑帮成员在接受日本媒体采访时指出,“不需要太多开业成本,甚至也不需要专业技术,即使是在市中心,租一间十来平米的店铺,前期房租加上装修费用20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13万)就足够。只需要雇一个打工仔就可以开工。”

开咖啡店需要咖啡师证书和明亮宽敞的店面,而奶茶店什么都不要。开店门槛如此之低,加上很多黑帮本来就是持有沿街店面的,因此他和他的小伙伴们如今都开起了奶茶店。

买差不多的茶叶,然后再配上差不多的牛奶,一杯珍珠奶茶的成本差不多在30-40日元。我们的店铺的卖点是免费追加珍珠,但由于从批发超市购买的珍珠其实比起奶茶要便宜很多,多放珍珠就可以少放奶茶,从而压低成本,这样每一杯赚的更多。我们一杯的售价是500日元起,利润大概是以前开小吃店时候的三倍。这可比犯罪活动赚的多多了,还不用冒风险,一定要趁着热潮褪去之前狠狠捞一笔啊!

这位黑帮成员一个月的纯利润接近一百万日元(约合人民币6.5万),实在是有些惊人。

没有座位的奶茶店比较普遍没有座位的奶茶店比较普遍

珍珠奶茶的大热,让奶茶杯的随意丢弃甚至成为了一个社会问题。如今在日本繁华街道的路边,随处可见大量喝剩被扔下变腐臭的珍珠奶茶,自动贩卖机的回收筒里也有大量违规被硬塞进去的奶茶空杯。

由于奥姆真理教曾在地铁进行毒气攻击的影响,日本政府撤除了东京都内大部分街道和车站的垃圾桶,甚至连繁华地区的便利店的厕所都不对外开放,以防有人干坏事。

因此大家的日常垃圾通常都是装在包里,带回家处理。日本是垃圾分类制度很成熟的国家,每天早晨居民们都要在规定时间段丢弃不同的垃圾,想丢弃大型垃圾还要从便利店买回收券,然后在指定的日子等待业者上门收取,随意丢弃垃圾会遭到很严厉的处罚。

咖啡店通常都有宽敞的店面,顾客可以悠闲地在店里喝完。但奶茶店的顾客大都是边走边喝,因此想回头到店里扔奶茶杯也不太现实。

如果有足够宽敞的店面,在店里喝完再扔当然是最好的选择如果有足够宽敞的店面,在店里喝完再扔当然是最好的选择

取材的过程中,笔者从池袋买了一杯奶茶,拿着空杯一路坐电车到了新宿,但出了三次站都硬是没找到地方丢弃空杯。笔者本来想像日本年轻人一样把空杯神不知鬼不觉丢到公园长凳上,或是上厕所时候装作忘记拿丢在洗手台上,或是干脆硬塞进自动贩卖机的回收箱里,但脑中飞扬起的五星红旗让笔者狠狠攥住茶杯,断绝了这个念头,直到将带着体温的奶茶杯安全送回家里的垃圾桶。

C96上的cosplay行为艺术“车站附近乱丢的珍珠奶茶”C96上的cosplay行为艺术“车站附近乱丢的珍珠奶茶”

能在外面扔掉奶茶杯是一件让人感激涕零的事,很可能比排队买到网红奶茶的成就感还高。如果有人在街头有偿回收奶茶杯,一百日元一次,说不定已经发财了。

“技术宅”们也完全可以出个丢弃奶茶地图App,随时更新方便丢弃奶茶杯的地点情报,比如涉谷二丁目的商场查得就比较松——大家赶快去扔,不要说是我说的。

自动贩卖机的回收箱是用来回收塑料饮料瓶的,而奶茶杯不属于可回收垃圾(似乎应该算可燃垃圾?),即使是硬塞进去也是违法的自动贩卖机的回收箱是用来回收塑料饮料瓶的,而奶茶杯不属于可回收垃圾(似乎应该算可燃垃圾?),即使是硬塞进去也是违法的


3.“奶茶从业者”们

珍珠奶茶的热潮,也催生出了一批的“奶茶从业者”,不仅仅是开奶茶店的人,还有以评测奶茶为业的网红、奶茶评论家……

现在日本孩子最向往的职业之一就是Youtuber(网红主播),Youtuber在女子小学生梦想中的职业里排第五(排第一的是“老娘不想工作”,第四的是桥本环奈):

而很多网红,正是靠奶茶才“红”。比如日本奶茶博主tapioca_girls就是一位职业奶茶品尝家,不仅每天会在ins和抖音上上传奶茶照片和评价,还制作了圈内很受欢迎的奶茶地图。最终和奶茶店收费合作推广,成为了一位拥有稳定收入的大V。

tapioca_girls制作的奶茶地图tapioca_girls制作的奶茶地图

网红中很流行的不用手喝奶茶大挑战网红中很流行的不用手喝奶茶大挑战

也有技术宅做了奶茶导航app,简称奶导:

日本人做事认真,在评测奶茶的时候也展现了工匠精神,就像评测手机一样,评测时要分为实验组和对照组,连奶茶珍珠的直径都要用游标卡尺量一下,确保误差降到最低。评论家们模仿可乐测试,将奶茶分为实验组和对照组,开始双盲实验:

奶茶评论家们从业务用超市(批发市场)买到了成包的珍珠,开始一边计算成本一边自制奶茶:

因为在日本开店的大多数都是台湾系的连锁奶茶,喜茶、奈雪の茶等大陆人气奶茶均未登陆日本,所以一些精通中文、常有条件来中国大陆出差,顺便介绍日本喝不到的大陆系奶茶的博主格外引人注目。

日本奶茶达人是这么介绍在中国喝喜茶的正确方式的:

  1. 先拍一张美美的图片(这非常重要)

  2. 传到ins等社交媒体上

  3. 先从上层浓厚的芝士开始喝

  4. 然后再品尝清澈的冰茶

  5. 最后混起来,尽情享用

这位博主喝爽了回东京后,还兴冲冲去了池袋一家叫“宣喜茶”的山寨喜茶店铺,大失所望。这家店也坑过不少在日喜茶爱好者。他在炫耀中国奶茶之旅之余,也在建议喜茶赶紧进军日本,不要让山寨货损害名声。

精通中文的作者敏锐地发现一点点的招牌上用的是繁体字,于是介绍起了简体字和繁体字的历史,并教了读者们“打包吗”“要冰吗”等几个非常实用的词汇:

发现奈雪の茶不是日本进口却在商标中用了平假名,日本博主还产生了一种文化输出的民族自豪感:

也有日本博主专门赶去长沙喝茶颜悦色,并感慨“为什么这么好喝的茶只在湖南开店”——嗯,中国人也是这么想的呢。

喝遍北京喜茶的精中博主认为喜茶不畏惧失败开发新产品的姿态令人佩服,日本人做事太瞻前顾后,脚步已经赶不上“中国速度”了:

其实喜茶已经开始针对日本市场进行公开招聘,要求似乎不算高:

还有“上海通”博主用实际行动验证遍布中国大街小巷的“真假鹿角巷”,最后得出结论:除了杯上的图案不同外,味道没几乎啥区别,真货可能略微清淡一点。而且假货扫码打满分还给返现金!

或许他并不了解,别说假鹿角巷了,咱东京还引进了更假的鹿角戏:

日中友好协会还举办了珍珠奶茶中文讲座:

在日华人自然也不会放过奶茶带来的机会。

中国饮食文化对日本影响一直很深。拉面,麻婆豆腐等菜单都是由中国传入,最终变成日本人的家常饮食。在日本开店的中国小吃连锁也有很多,比如常见的黄焖鸡米饭、沙县小吃、杨国福麻辣烫等。

130人民币一斤的杨国福麻辣烫,价格是国内的五倍,是不是感受到了资本主义的黑暗130人民币一斤的杨国福麻辣烫,价格是国内的五倍,是不是感受到了资本主义的黑暗

在池袋、西川口等中国人聚居地,还有很多没有日文菜单,只服务中国顾客的中国料理店,店主的孩子通常还会趴在店里写作业。一般来讲,这种店的味道才是真正正宗的。很多热爱中国饮食文化的日本人都以独自吃过这种店为傲。

繁华街道随处可见的中国特色美食,招牌上不一定有日文,而且支持扫码支付繁华街道随处可见的中国特色美食,招牌上不一定有日文,而且支持扫码支付

虽然由中国大陆起源的连锁奶茶店登陆日本的不多,仅有茶里茶里、答案等几家,但在日华人开的店可一点也不少。

锦系町社区里很有人气的店铺,中国老板娘还积极普及了“脏脏”这个中文词。顺便说一下,日语中并没有“猫头鹰”“奶茶”这几个汉字锦系町社区里很有人气的店铺,中国老板娘还积极普及了“脏脏”这个中文词。顺便说一下,日语中并没有“猫头鹰”“奶茶”这几个汉字

这些店大都在房租便宜的居民区里,店主们大都想要像日本黑道们一样,借着这股热潮大赚一笔。有意思的是,很多店都会在招牌上声称自己是“正宗台湾奶茶”(似乎日本人认为发源地的奶茶更正宗?),但招牌上的简体字和各种扫码优惠活动却暴露了自己的身份。

池袋很受日本女孩子欢迎的奶茶店,虽然标明自己是正宗台湾奶茶,菜单上却没有繁体字,只有简体字池袋很受日本女孩子欢迎的奶茶店,虽然标明自己是正宗台湾奶茶,菜单上却没有繁体字,只有简体字

麻辣烫和珍珠奶茶一起吃是中国的传统(大概)麻辣烫和珍珠奶茶一起吃是中国的传统(大概)


4.日本本土奶茶的“群魔乱舞”

发现开奶茶店能赚大钱后,日本几乎所有商家,乃至个人都开始推出奶茶,一时间群魔乱舞。有种谁不做奶茶,就会被时代抛弃的感觉。

在原宿后街遇到百分百的手制珍珠奶茶。这家店本来的主打是百分百的生乳冰激凌,自从开始经营奶茶以后,冰激凌就没人排队了。在原宿后街遇到百分百的手制珍珠奶茶。这家店本来的主打是百分百的生乳冰激凌,自从开始经营奶茶以后,冰激凌就没人排队了。

星巴克推出了奶茶星冰乐,汉堡店不光推出了冬瓜奶茶,还顺带着推广了一下东坡肉汉堡。以咖啡豆为卖点的连锁咖啡店,也推出了浓缩咖啡珍珠奶茶:

就连秋叶原最受欢迎的一家成人漫画店,也被迫改成奶茶店了。这条阴暗的小巷里曾有最及时的杂志和新刊,老板人很好,无论站着看多久都不会过来训斥,却在资本的洪流下无法自保,不免有些伤心。

在那个只能站着看成人漫画的青春年代里,我们很贫穷,但我们也很快乐。在那个只能站着看成人漫画的青春年代里,我们很贫穷,但我们也很快乐。

此外,还有很多有趣的奶茶文化制品。比如知名成人用品商TENGA推出了有着奶茶图案的新家伙:

鹿角巷与知名化妆品品牌进行联动:

甚至是创意奶茶美甲和珍珠奶茶浴:

人人皆奶茶的时代,做出差异化就显得很重要。恰好日本人最擅长对国外引进的食物进行改良:天妇罗来自葡萄牙,拉面来自中国,牛肉饭由美国水手引进,但这些食品经过改良后都成为了日本的本地美食并输出到了海外。

对于珍珠奶茶,日本人同样做出了很有想象力的改良料理。

格外受年轻人喜爱的珍珠蛋糕和三明治格外受年轻人喜爱的珍珠蛋糕和三明治

黑暗料理:珍珠炊饭黑暗料理:珍珠炊饭

虽然日本人自己也觉得玩得有些过火,但发现珍珠奶茶料理在中国的网络上引起了热议,就赶忙得意洋洋地发表了新闻“日本的珍珠奶茶料理彻底放飞自我在中国网络上成为大新闻”。

除了这些”黑暗料理“外,也有不少试图引领新一代珍珠奶茶饮品潮流的商家。

涉谷一家啤酒吧推出的珍珠奶茶啤酒,苦中带甜,是大人的味道涉谷一家啤酒吧推出的珍珠奶茶啤酒,苦中带甜,是大人的味道

著名寿司店スシロー推出的发光珍珠奶茶,格外受女性青睐著名寿司店スシロー推出的发光珍珠奶茶,格外受女性青睐

三轩茶屋一位中国小姐姐经营的珍珠奶茶自助店“TEA LAND”,珍珠就放在电饭锅里,可以和各式奶底自由搭配三轩茶屋一位中国小姐姐经营的珍珠奶茶自助店“TEA LAND”,珍珠就放在电饭锅里,可以和各式奶底自由搭配

东京巢鸭的一家蕨饼(わらび餅)专卖店推出了自己特色的用蕨饼代替珍珠的奶茶,格外受本地老年人喜爱。我们似乎可以期待其再度进化一下,和台湾传统的手抓饼结合?东京巢鸭的一家蕨饼(わらび餅)专卖店推出了自己特色的用蕨饼代替珍珠的奶茶,格外受本地老年人喜爱。我们似乎可以期待其再度进化一下,和台湾传统的手抓饼结合?

为了总结珍珠奶茶在日本取得的伟大成就,日本人索性在原宿开了全球首个珍珠奶茶主题乐园,因为格外火爆入场还需要排队,不过现场给人的感觉……有点一言难尽。

这个主题乐园的入场费为1200日元,送足足能喝两大口的无名奶茶,有多达四家店铺参展,还能在教室那么大的场地里和气球做的奶茶模型合影(真超值!)

不过这与其说是珍珠奶茶乐园,不如说是黑气球主题乐园。大家无视年龄的拘束,快乐地在满是脚丫子味的池子里抱着黑气球滚来滚去(真开森!)

WiFi什么的自然是没有的。而且为了不让大家玩太久影响回转率,店家特意没有在场内设置厕所(真是商业鬼才!)。

“谢谢珍珠”“谢谢珍珠”

在感觉到普通的奶茶档次已经不能满足金领阶级的需求之后,位于银座的一家中药馆“救仁堂”索性经营起了自己的中药保健奶茶。基本款奶茶一杯加消费税接近1000日元。此外店家还提供了人参鹿茸貂皮等辅料,一样100日元,想加多少加多少,保证大补。

中药保健茶,一百八一杯,这茶怎么样,听我给你吹中药保健茶,一百八一杯,这茶怎么样,听我给你吹

就像寿司和拉面一样,很多食品被喜欢钻研细节的日本人经过改良后,卖回中国时往往会被认为是舶来品而饱受欢迎。比如中药奶茶,就完全可以打上“日本人长寿的秘诀”旗号,当中药保健茶,卖到一百八一杯嘛。

“脑洞大开”的日本人还能将奶茶玩出什么花样,这些奶茶以及相关文化产品会不会逆输出到中国,会如何再度进化,就需要继续观察了。

而我如今至少能确认一点:奶茶,确实改变了日本。


展开全文

37 条评论

发布
取消
更多评论
返回顶部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