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在游戏中炮制克苏鲁味儿

  • 15

有内味儿了。

巨大的触手,畸形的生物,疯狂的邪教徒……随着克苏鲁神话影响力的日益扩大,越来越多有关克苏鲁神话的符号开始为人们所熟悉。看准了风头的游戏开发者们挖空心思,尽可能地将这些符号融入作品之中,希望借此打造出原汁原味的“克苏鲁游戏”。

遗憾的是,到头来,他们等到的大多是一句的冷酷的“没内味儿”。


1

对于其他的神话题材而言,往往丢个雅典娜上去大家就知道这是希腊神话、丢个索尔上去就是北欧神话,但只是生造一个克苏鲁的话,反倒显得不够克苏鲁神话。这种奇妙的反差来源于克苏鲁神话的特殊性。

作为克苏鲁神话的缔造者,洛夫克拉夫特的写作风格奠定了这个“现代恐怖神话体系”的整体基调。他晦涩繁冗的文字散发出衰颓、腐朽的气息,没有突如其来的吓你一跳,只有浓郁的窒息感从始至终将你层层包裹。

《克苏鲁的呼唤》是一款去年发行的克苏鲁神话题材游戏,也是洛夫克拉夫特的著作之一。直接以此作为游戏名,颇有点“克苏鲁正统在我这”的意思。

重探索轻战斗的叙事基调加上支撑起整个游戏的解谜机制 ,《克苏鲁的呼唤》的框架设计属于十分中规中矩的恐怖游戏。标榜正统的名字为它赢得了额外的关注,也拔高了玩家对其的期望。

为了回应这份期望,可以看出《克苏鲁的呼唤》在努力地炮制克苏鲁味儿。空鬼、深潜者、阿卡姆选集……你可以在游戏中找到一票又一票经典的克苏鲁神话元素。用略显刻薄的话来说:它在复制粘贴方面确实下了一番功夫。

大量与克苏鲁神话相关的符号被糅合到一起,最终却沦为不尴不尬的点缀。玩家在游玩过程中感受到的恐惧更多来自于身后追赶着自己的怪物,而非未知却透露出疯狂的世界。

你能感受到害怕,但你搞不清楚自己究竟在害怕什么。“不可名状的恐怖”是克苏鲁神话的一大魅力所在,也是以此为题材的游戏难以复刻出来的东西,单纯的元素堆砌显然并不足以使玩家满意。

洛夫克拉夫特在《克苏鲁的呼唤》中写道:

“我认为,人的思维缺乏将已知事物联系起来的能力,这是世上最仁慈的事了。人类居住在幽暗的海洋中一个名为无知的小岛上,这海洋浩淼无垠、蕴藏无穷秘密,但我们并不应该航行过远,探究太深。”

洛夫克拉夫特擅长利用水滴让读者见识大海。而在部分给出差评的玩家眼里,这款游戏展现了海洋中许多奇异的生物,却没能展现出海洋本身的深邃与黑暗。


2

相比《克苏鲁的呼唤》,同样题材的《沉没之城》在气氛烘托这方面出色得多。腐朽破败的建筑,诡异神秘的NPC,压抑的感觉在整个游戏流程中如影随形。

可惜的是,它营造的氛围有多好,就显得它的战斗环节有多糟。绵软的枪械手感,迟缓而脆弱的敌人,将你笼罩在恐怖之中的异形生物上一秒还在步步逼近,下一秒就倒在了主角的滋水枪下——这还恐怖个锤子啊。

除此之外,克苏鲁神话题材的游戏在战斗方面还有先天缺陷。

解释克苏鲁神话时经常会用到人与蚂蚁的例子。蚂蚁无法见识人的全貌,更无法理解人的行为。人不在乎蚂蚁之间的道德礼仪,也不会关心今天是否不小心踩死了几只蚂蚁。悬殊的力量对比让“战斗”这个词都变得荒诞。而在克苏鲁神话中,面对那些诡秘的存在,人类代入到蚂蚁的身份之中,这份荒诞也随之变成了恐怖。

图自Andree Wallin

在这个疯狂扭曲、毫无希望的世界里,战斗的意义所剩寥寥。你可以打败邪教徒,也可以灭掉奇形怪状的神之眷族,但你依旧没有直面神的资格。就像你辛辛苦苦刷怪练到满级,最后大魔王登场扫了你一眼,把你给秒了。这就是克苏鲁神话所传达的绝望——

打不过,没得打。

当然,也有铁了心要在克苏鲁神话中大杀四方的作品。作为一款以战斗为主的Roguelike动作冒险游戏,《克苏鲁异闻录》在游戏背景设定方面颇为严谨,它的角色形象来自洛夫克拉夫特的亲笔描写,它的场景以洛夫克拉夫特书中出现的现实地点为原型,它的剧情有洛夫克拉夫特的原著做支撑。

然而就像前面所说的,注重考据的克苏鲁游戏并不等同于克苏鲁风格的游戏。

不可名状的恐怖被爽快的战斗消解之后,《克苏鲁异闻录》很快就展现出其刷刷刷的实质。要死了嗑药,要疯了啃巧克力,没有什么是一炮下去不能解决的,如果有,就两炮。站在玩家的角度,复杂点说,这叫“有克苏鲁的皮,没克苏鲁的魂”;简单点说,还是那句“没内味儿”。

前段时间,我们报道了无敌的琦玉老师是怎么做到游戏里的,开发团队在保持作品风格的同时通过一种巧妙的方式解决了“琦玉老师在原作设定中无敌”这一问题。

在这个格斗游戏中,撑过难熬的148秒,一拳一个的琦玉老师就赶到啦

同样的道理,想要打造出能与克苏鲁风味兼容的战斗系统,简单的要素堆砌恐怕难以服众,多绕点弯子可能在所难免。


3

在游戏中炮制克苏鲁味儿这件事好像总是 “有心栽花花不开”。

但凡挂上了“克苏鲁”的牌匾,不论是什么类型的游戏,总会有人跳出来批判两句“没内味儿”。相比之下,反倒是一些没有特意用“克苏鲁游戏”标榜自己的游戏更容易被玩家品出“克苏鲁味儿”。

《血源诅咒》在很大程度上跳出了克苏鲁神话的框架。它的剧情由战斗驱动,它没有直接套用克苏鲁神话中的生物。但这并不影响它成为不少人心目中“最好的克苏鲁游戏”。《血源诅咒》从始至终维持着窒息、绝望的压迫感;恐惧来源于未知,而获取的知识越多,距离令人发狂的真相就越近……

《血源诅咒》中提高“灵视”的道具

与之相似的还有整体氛围十分黑暗扭曲的《暗黑地牢》。破落崩坏的建筑和惊悚怪异的敌人时刻折磨着冒险者的神经,探索地牢会使压力值累积,而压力值的累积最终会引发不可控的疯狂。尽管《暗黑地牢》将自己定位为哥特式类Rogue 回合制RPG,但“克苏鲁风格”已经成为其标签之一。

想要炮制出有“克苏鲁味儿”的游戏,“克苏鲁”似乎成为了最不必要的东西。这倒是有点“不可说,不可说,一说即是错”的意味。

沉闷、压抑、令人发疯的氛围一到位,即使洛夫克拉夫特原著中的情节或生物压根没出现,即使部分设定与克苏鲁神话相性不符,玩家也能从游戏中嗅出那股味儿来。

只要氛围到位了,就算本质是纯爱游戏也能有内味儿

克苏鲁神话擅长表现“不可名状的恐怖”,这么看来,说不出就别说,有时可能会更“克苏鲁”。


4

今年2月11日,文字冒险游戏《寄居隅怪奇事件簿》发布版本更新通知,正式移除了游戏的完整模式。这听起来有些奇怪,实际上,这款游戏的“完整模式”其实更应该被称为“TRPG模式”。

TRPG,俗称“跑团”,是桌面角色扮演游戏的简称,说白了也就是玩家在规则的约束下集体创作一个故事。剧本支撑起这个故事的大致框架,而骰子则为这个故事带来一个又一个的不确定因素。

改编自洛夫克拉夫特系列作品的恐怖题材TRPG《克苏鲁的呼唤》是当下最热门的跑团类型之一,而《寄居隅怪奇事件簿》“完整模式”的背景,就是一群玩家在线上聊天室中玩《克苏鲁的呼唤》。它看起来像模像样:克苏鲁神话的世界观,吊诡离奇的事件发展;角色拥有数据详尽的人物卡,行为的成功与否取决于骰子的点数。

然而事实出了一些偏差,《寄居隅怪奇事件簿》中并不存在不确定因素。角色的人物卡是一早就构筑好的,行为的成功与否也是固定的——掷骰子不过是象征性的过场演出。

奔着跑团模式而来的玩家最终发现他们不是在自己跑团,而是在看游戏里的人物跑团……于是,诸如“挂着克苏鲁跑团的羊头,卖着视觉小说的狗肉”之类的评论纷至沓来。

随之而来的还有版权问题。由于没有取得TRPG《克苏鲁的呼唤》的授权,《寄居隅怪奇事件簿》被迫下架整改,这也是它最终自删“完整模式”的根本原因。

相较于本来就不算大众的克苏鲁神话,《寄居隅怪奇事件簿》把目标转向了可能更为小众的克苏鲁跑团。这倒也算是一种巧妙的炮制克苏鲁味儿的方式——如果真的能兼顾上TRPG部分的话。


5

“克苏鲁味儿”确实是个难以界定的东西。

洛夫克拉夫特作品的世界观虽然大致相通,但他实际上并没有真正建立起一个结构完整的神话体系。甚至连“克苏鲁神话”这个名字,他本人几乎都没有用过。克苏鲁神话是一个开放的集体创作式系统,只要能够得到认可,任何人都可以为其添砖加瓦。

所以说,如果真的有什么原汁原味的“克苏鲁味儿”,那大概就是洛夫克拉夫特原著的读后感了。

不少克苏鲁游戏都喜欢在开场引用洛夫克拉夫特在《文学中的超自然恐怖》一书中所作的序言:“人类最古老最强烈的情感便是恐惧,而最古老最强烈的恐惧则来源于未知。

通过“未知”,营造出紧张压抑的气氛,激发读者的想象力,从而编织出“不可名状的恐惧”,这是洛夫克拉夫特的拿手好戏。

而对于游戏开发者们来说,追求 “名状出不可名状的恐惧”这件事本身,似乎就挺有内味儿的。


*我们梳理了一份“克苏鲁味儿”游戏单,感兴趣的读者朋友们可以点击这里进行打分评价或了解更多相关游戏。

*另外,游研社淘宝店中有介绍克苏鲁文化的《死灵之书》,感兴趣的读者朋友可以点击这里进行选购。


展开全文

6 条评论

发布
取消
返回顶部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