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韩国,有人体验了一把中医戒网瘾

与“网瘾”联系最紧密的,总是盈利组织。

在韩国首尔江南区的一家韩医院(主营传统中医的医院)的“游戏成瘾门诊”里,一位记者躺在治疗室的床上,他正在接受针灸治疗,头顶的几根针让他不敢动弹。为了能反应接受治疗的真实情况,他将微型摄像头举过头顶,将头顶上被扎针的情况拍摄了下来。


针灸,作为一种中医治疗手段,并不是第一次出现在戒网瘾机构中。在戒网瘾这个领域,谈到针灸治疗最出名的可能是前些年某些戒网瘾机构中,被国内媒体曝光出的“电针灸”。不过,在海外,使用针灸治疗网瘾并不常见,电针灸就更没有听说过了。

在网络发达,电脑游戏流行的韩国,青少年“网瘾”问题同样困扰着很多人。自2018年世界卫生组织将游戏成瘾列为精神疾病后,韩国一些主营中医的医院也开始加入“戒网瘾”的行列中,针灸和中药成为韩国戒网瘾较为新兴的手段。

这位记者是通过搜索页面找到的这家医院,为了能得到院方真实反应,他隐瞒了自己的真实身份前去体验。


当记者来到医院的时候,门诊走廊里坐着不少正在候诊的人,其中未成年人居多,但也有成年人。预约也不是很容易。经过一段时间的等候,记者的诊治开始了。


和其他戒网瘾中心一样,所有进入这里的人先要进行评估。记者拿到一张名为抑郁自评量表的表格,在填完表格后,记者还进行了各种生理方面的检查。比如脑电波和脉搏的检查,以及自律神经均衡度、身体觉醒度、压力抵抗度、血液循环负担度等检查。据医生所说,通过各种数据的比对,他们可以知道你沉迷游戏的生理表现。

据这位记者了解,韩医院一般来说都在神经精神科设立游戏成瘾门诊,是作为应对现代医学的精神健康学科的韩国中医学的专门分类。他们引进了许多现代检查装备,来诊断患者的状态,并根据此下处方。


进行了30分钟的检查后,记者紧接着就接受了医生的面诊。

“你认为自己有网瘾吗?”医生问。

记者的回答是他每天会花四个小时在游戏上,这之外还会花很多时间玩手机游戏。

很快,医生对记者的情况给出了结论:身体觉醒度很高。医生解释说,这是因为玩游戏的人需要对很多事情集中精神造成的,人的注意力越不集中则身体觉醒度越高。

医生还声称,这位记者睡眠时的δ波很高,并认为这是网瘾患者玩游戏时间过长脑疲劳导致的。δ波是一种只有在成年人睡眠时才会出现的脑电波,一般情况下δ波出现次数多则说明人进入了深度睡眠。其实一般造成δ波高的情况非常多,不过这里的医生认为这是游戏时间长导致的。

“网瘾患者基本是这样的。”医生这样解释:

网瘾患者大多都看电脑,所以脖子和肩膀都弯了,肌肉僵硬度很高。这种紧张感会扩散到大脑和心脏。如果患者接受治疗,则患者可以每周来接受一次心理咨询和物理治疗。

我们的治疗可以解决这些问题。

然而,这位记者实际上并没有打游戏的时间。尽管自认为没有游戏成瘾,他还是接受了医生提出的针灸及其他物理治疗。

这真的能有效地治疗游戏上瘾吗? 怀着这样的疑问,他扎好针躺在床上,与医生交谈2个多小时后才入睡。“是不是让人这么累,以至于不能玩游戏?”

从医生的描述判断,这些针灸治疗和物理治疗本身的作用是减少肌肉紧张,但对治疗人们依赖游戏这方面,似乎没听说有什么疗效。


物理治疗后,医生依据治疗结果给记者开了几幅中药,这些中药的作用是降低大脑兴奋程度,提高注意力。另外他们还提供了含有缓解紧张和呼吸的声音文件语音材料,医生嘱咐每天听一次,长期保持有减少大脑刺激的效果。

当日治疗结束,记者来到商谈室结算治疗费用。整个治疗费用由两部分组成:

  1. 心理咨询及物理治疗

  2. 中药费用

其中咨询医生费用每15分钟25000韩元,30分钟50000韩元。咨询费用中包含了针灸治疗的费用,如果不进行咨询只做针灸治疗的话,则每次只要12000韩元。记者的初诊花费则为61600韩元。

中药的费用就相当高了,半个月33万韩元,一个月55万韩元。医院给出的一疗程时间为2-3个月,而一个疗程中,光药费就要花掉165万韩元,折合人民币将近一万元。中药价格不菲,但医生拒绝在人们接受治疗前告知他们配方。

在付款时,商谈室室长还向记者提议,如果一次性购买3个月的中药,他们将给予15万韩元的优惠。

整个治疗结束,记者光中药花费就达到了100万韩元(约6000元人民币)。

事后记者所写的报道中,对该医院的治疗及诊断透露出极大的不信任:

整个咨询似乎已经以患者沉迷于游戏为前提,给出相应的回答,“多玩游戏的这些脑电波大部分都是这样”的诊断也很难让人信服。而且他们没有关于治疗网瘾的专业信息,很多情况下表述甚至可以将“游戏”一词换成其他词语。

这位韩国记者所经历的“网瘾治疗”,结合医院方面敷衍的说辞,的确存在欺骗消费者的嫌疑。有趣的是,这家韩国医院所提供的网瘾治疗手段,和我们在新闻中常见的戒网瘾机构的手段激烈相去甚远,至少从记者所接受的治疗来看这更像是一种养生调理,而并非真正的治疗。

每次支付3个月的药费,就会给患者15万韩元的优惠,与其说是为了照顾患者,不如说是为了经商。

我感觉他们只是在做生意。

这是记者对这家医院所谓中医“戒网瘾”治疗的评价。


展开全文

6 条评论

发布
取消
返回顶部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