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媒体评测,再来看看“弩哥”怎么谈《死亡搁浅》

薯片君 文化 2019-11-07
  • 23

实习生注:《死亡搁浅》即将正式解锁,今天距离第一部预告片公布已有三年了,之前的影片一直给玩家“不明觉厉”之感,但如果将游戏的一系列额外内容去掉,它的核心玩法确实就是“送快递”。如果你看我们先前出品的评测文章,相信会有一些了解。

不过我们会提前带领大家体验游戏:晚上19:00,在游研社斗鱼直播间(5471990)【点击进入传送门添加至书签,社里的同事会准时开启《死亡搁浅》直播试玩活动,如果你想看一看小岛秀夫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我们的首场“快递员培训课程”会给你一个答案,不见不散~

“这款游戏和我儿子玩的那些游戏完全不同,完全是另外一种概念。”

昨天,《死亡搁浅》公布了全新的预告片,为玩家们带来了新的震撼。在这款备受全球玩家关注的新作即将发售之际,外媒The Hollywood Reporter采访了在《死亡搁浅》中扮演男主角山姆的“弩哥” 诺曼·里德斯(Norman Reedus),和他一起聊了聊他和这款游戏结缘的全过程,以及与小岛秀夫的合作经历。我们全文编译了这篇文章,想带大家一起看看,“弩哥”心中的《死亡搁浅》和小岛秀夫是什么样的。

诺曼·里德斯并不是个资深玩家。

他本人这样评论自己,并和The Hollywood Reporter聊了聊他最近的最新作品:小岛秀夫(Hideo Kojima)的《死亡搁浅》。 即便如此,这位明星近年来依然多次涉足游戏行业,在多部由流行剧集《行尸走肉》改编的电子游戏中扮演了倍受欢迎的角色——达里尔·迪克森(Daryl Dixon)。 不过,在小岛秀夫这儿工作,为《死亡搁浅》演出,对弩哥来说要更为艰辛一些。他被要求穿上一套“全身遍布采集点”的动作捕捉服,在拍摄他热播的AMC电视节目的间隔时间里,来回切换不同的声场,来演绎他的角色。

以秘密的方式开展了长达三年以上的制作工作之后,小岛的《死亡搁浅》的发售日终于近在咫尺了,这款游戏将于11月8日登陆PS4平台。弩哥和The Hollywood Reporter聊了聊他在这款游戏中的角色,他和小岛秀夫初次合作的游戏的细节(Konami公司命途多舛的恐怖生存游戏《寂静岭》),以及和一位“天才中的天才”合作是种什么感受:“如果他(小岛秀夫)要拍部电影或者其他什么东西,我会在瞬间赶到的。”

Q:您第一次见到小岛秀夫是什么时候?
A:我第一次见到小岛,是因为吉尔莫·德尔·托罗(Guillermo del Toro)给我打了个电话,他说,“嘿,有人要给你打电话,他想和你一起做个主机游戏。答应他吧。”我问,这人是谁?然后吉尔莫跟我说,“相信我,答应他就行了。”吉尔莫给了我演员工会会员卡和第一份演员工作,我信任他所说的一切事情。我知道,如果吉尔莫都说这伙计是个不错的人,那他肯定就不错。因此,小岛、吉尔莫和我3个人打算一起做另外一款游戏,一款《寂静岭》,但是Konami和小岛之间出了点问题,所以这件事被暂时搁置了。过了一段时间,他们告诉我索尼招募了小岛,我们将会制作一款全新的游戏。老实说,这让我更加兴奋了,因为小岛来了圣地亚哥动漫展,然后用他的iPad向我展示了他正在制作的游戏的一些令人神往的图形。我从那时起就知道这将是一份棒得像本垒打一样的工作。

Q:那是哪一年呢?
A:唔,我从事《死亡搁浅》的工作已经三年了,所以大概是在三年前。

Q:见到小岛秀夫之前,您知道他是谁吗?
A:确实不知道。我从来都不是个资深玩家。我的游戏是(1981年的)《守卫者》这种。和现在的游戏已经大不一样了。

Q:您是否曾经考虑过做游戏?
A:我参与过好几款《行尸走肉》的电子游戏,但那只是抱着对那些行走着的恐怖尸体的恐惧来进行表演,和《死亡搁浅》大不相同。我做梦也没想到我会穿上一件全身都是采集点的动作捕捉服。不得不承认,那让我颇为震撼。

Q:所以,您身穿着动作捕捉服站在舞台上。您能告诉我出演这款游戏的具体过程吗?小岛秀夫和您一起工作吗?
我们在几个不同的地点拍摄:在加利福尼亚的几个地方,面部捕捉设备则在纽约的-这是基于我的位置而决定的。如果人能凑齐的话,在拍摄《行尸走肉》的两集之间,或者如果我有一个完整的漫长的周末,我都会飞过去。有时候是与麦德斯·米科尔森(Mads Mikkelsen)一起在房间里,有时是和蕾雅·赛杜(Lea Seydoux)在房间里,以及游戏里的其他演员。每次我走进去,他们就把那些点粘在我脸上,粘贴的时间长得让人难以置信——取下来则要花更长的时间,然后挤进这套小小的动作捕捉服里,简直是肉眼可见的尴尬,就像被绑住一样。你戴着一个大号头盔,头盔前方还探出一条机械臂。每当我不得不亲吻某人或拥抱某人时,我们的头就会撞到一起。搞得就像《十六蜡烛》中的琼·库萨克(Joan Cusack)一样,仿佛戴着个超大号的头饰。

Q:您从一开始就和其他演员以及小岛一起工作吗?
有时其他演员也在那儿。不过大多数时候,只有我和小岛。他会在地上放一个塑料婴儿,要我把它抱起来,演得好像那个婴儿死去了一样。然后再表演得像是婴儿活着那样。然后再演一下被上面的手印吓坏了的样子。你站起来,他离开,然后想像在你面前有一千只死去的鲸鱼,然后你就会有这种感觉,“啥啥啥?!”他的想法在另一个维度上。他是个天才中的天才。他和我进入了一种默契的状态,他看着我,稍加指点,或者皱个眉头,然后我就明白他的意思了。这么相处了一段时间之后,我们有点超越了语言上的障碍。很多时候导演会说,在这种情况下,我认为我应该这样做,而他们在脑中排练过了太多次了,以至于你向他们提出一些新东西的时候,他们就会发生短路。没有演绎的空间。小岛恰恰相反。你会说,或许我该这么做?而小岛会说,是的!然后在这之上再那样做!他是个善于协作的人。他很喜欢听别人的意见。如果你什么都没说,他会认为你可能遇到了问题。和他一起工作非常有趣。如果他要拍部电影或者其他什么东西,我会在瞬间赶到的。

Q:您原本打算在和小岛合作制作《寂静岭》的游戏。您说您已经为《死亡搁浅》工作了三年。您是否为《寂静岭》拍摄过镜头?什么时候开始转而去做《死亡搁浅》的?
我想我们曾经拍摄过一些东西,一个预告片,他把它做成了游戏预告片,而且那个预告片非常恐怖。我知道这些是因为我有个游戏玩家朋友,虽然我不知道他是个游戏玩家,他当年就有PlayStation,并且把那个预告片下载到游戏机上了,现在那台游戏机可是相当值钱了。

Q:所以你没有玩过P.T.(可互动预告片)?
我没玩过。

上帝啊,那个预告片可是太疯狂了。
我已经看过它了!我知道最后我被吓到了。我看过它的游戏过程,而且确实很恐怖。简直是一部恐怖电影。

Q:《死亡搁浅》不会让人感到恐惧。当小岛向您提及《寂静岭》时,这是一个完全不同的项目,还是与《死亡搁浅》有什么相似之处?
完全不同。《寂静岭》(Silent Hills)有一个背景故事,人们知道这款游戏,知道它的内涵和外观。所以当那个项目取消的时候,我十分遗憾,但是当小岛为我描述了我们接下来要做什么的时候,我完全忘记了《寂静岭》的事儿。我几乎要感谢上帝我们没去做《寂静岭》,因为这儿有个更好的事儿可以去搞。这是完全不同的事情。我见过参加TGA的小岛,他就像甲壳虫乐队一样。 好多40多岁的成年男子眼中含着泪水尖叫,就像猫王刚走进房间一样。我当时就想,这家伙是谁啊?我认识的小岛是我的朋友。他在我家吃晚饭,还见到了我的女友和我的猫。他一直都是个超级风度翩翩的人物,而且他是一个友好而有幽默感的人。我很高兴能和他接触。我真的很了解小岛的想法。老实说,我很庆幸《寂静岭》(Silent Hills)没有开展的现实,因为这样我才能对他的工作方式和他的思维方式有了如此深入的了解,而我完全被这个人震撼了。

Q:他是从一开始就向您讲述了《死亡搁浅》的整个故事吗,还是在您参与的过程中一点点地揭示了它?
一点一滴地透露给我的,我承认其中有些部分给我的感觉就像是,“你到底在说些啥?”在我们开发游戏时,它对我来说变得更有意义了,现在我知道了这款游戏的意义所在,但是我承认,在开始的那半年时间里,是对他的信任在驱动着我,他说什么我就照着去做。现在我知道它的意义了,它与我之前见过的我儿子所玩的所有游戏都完全不同。这是一种与众不同的,强而有力的,个性化的表达。我穿上这套衣服,中间要喝一口水,然后用袖子擦我的嘴,他很喜欢这些动作,并让我再做一次。类似的事情发生过很多次,以至于我一直在问,我们为什么要做这么多小事呢?当我跟他说每个玩家都将在这款游戏中扮演我的时候,他很早就告诉我,“不,他们会是你。”所有微小的举止动作,都是因为他不希望这只是你在整个游戏故事中所扮演的一个普通角色,而是希望你和他能连结起来。他希望你能对玩家产生感情,因为你对玩家的情感正是游戏的一部分。随着故事的发展,你扮演的角色在成长,你也随着故事而成长,而我在参与创作的过程中也看到了这种成长历程。我能感觉到,这款游戏和我儿子玩的那些游戏完全不同,完全是另外一种概念。

Q:你知道那位名叫脏点(Grimes)的艺术家吗?

知道。

在我们拍摄的过程中,小岛只要摆摆手就能把这些超级巨星请过来。他的粉丝群体是如此的广泛。先是《哥斯拉》或者《金刚》的导演,然后是Grimes。简直是疯了。Grimes是一个资深的游戏玩家,我问她,“您为什么如此喜欢小岛的游戏?”她说,“我是一个资深读者,我读小说,我读一切的东西。我也玩游戏,那种感觉就像是在小说中扮演一位游戏角色一样。”我说,“哦,就是这样!”当我开始沉迷其中并且做出这些细微动作时,我了解到了小岛的目的。这种人际互动,你与这个角色之间的,以及你所遇到的其他具有相同互动关系的人,在这一过程中,你是在构建某些东西,而不是消解某些东西——这里面有恐怖元素,动作冒险元素,但也有连结的元素。这种连结,特别是在当今这个充满社交媒体的世界里,并非负面的经历。在怪物、死亡和围绕你的其他东西所带给你的恐惧之中,这是唯一积极的东西。这确实是一个很棒的沟通工具,而不仅仅是令人振奋。如果你想赋予人们力量,你就让他们参与到这种相互连结之中吧。这款游戏以这种形式给人以力量。这是一个全新的概念,非常有趣。除此之外,游戏的画面也太棒了。我从未被如此完美地呈现过!

Q:经历过这次之后,您还想再做一次吗?您想参与更多的游戏的制作吗?
是啊,太令人着迷了。作为一个演员,你在演戏。作为故事的一部分,你活在这个故事中。这和我从小玩的游戏完全不同。它是完全沉浸式的,需要你所有的注意力和耐心。有一次我问小岛,这太真实了,你会不会觉得有一天你不再需要演员了?他回答说,不。你永远不会那样做。你需要灵魂。你需要一个真正的人类来拥有真正的人类情感。我说,谢天谢地,如果不是这样的话,我就要失业了。

本文编译自The Hollywood Reporter:《Norman Reedus Describes Working With "Genius' Genius" Hideo Kojima on 'Death Stranding'》


展开全文

5 条评论

发布
取消
返回顶部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