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发明50年,还没人知道你是一条狗吗?

1

1993年,《纽约客》杂志刊登了一则漫画。

画面上一条狗坐在电脑前,对着同伴说:“在互联网,没人知道你是一条狗。”

形象的画面,简洁的文案,戳中了刚迎来WWW时代的新人类。

在此后的二十年里,这则漫画让作者施泰纳至少赚了20万美元,成了《纽约客》杂志被授权使用次数最多的一则漫画。

其实,施泰纳不太理解这则漫画为什么会流传如此之广。当初在创作时,他对互联网的兴趣并不大,也没有刻意给漫画赋予多么深层的含义。

分析是后人加上去的,比如说这则漫画巧妙的体现了互联网的隐匿性。当时的人与人之间,能在不透露个人信息的情况下进行交流。即便有些网站实行实名制,但基本都是由平台方保存,并不会将其作为公开信息。

2006年的中国,也在不经意间出现过类似含义的音乐。

恰逢手机彩铃风靡,检验一首歌到底火不火,各类彩铃排行榜是唯一标准。

那年底,新浪做了个年终盘点,《QQ爱》入选年度十大网络彩铃歌曲。

编辑在入选理由中写道:“由新潮美眉演绎的老式情歌,歌词简单直接,正应了无聊爱上网的学生族的喜爱,同时又带了些少女的幻想成分,使得这首歌的彩铃如今已经泛滥成灾。”

与1993年的漫画类似,来自2006年的《QQ爱》中有句歌词是这样的:

哦 / QQ爱 / 是真是假谁去猜 / 说不定对方他是杰伦。


2

2006年,有个网名叫毒药的人也火了。

走红时,毒药的MSN空间每天数百万流量,每篇博文下有上千条留言,这个数字放在今天也绝对是个大V。

他就读国外设计名校,网友评价其相貌英俊,家世背景也被传的很邪乎,衣着搭配就更加时尚前卫了,据说他发的自拍中,有的衣服价值过万,英镑。

在国内还以班尼路为名牌的那时,毒药的各种属性都勾起了人们的好奇心。

2006年电影《疯狂的石头》2006年电影《疯狂的石头》

天涯的网友率先吃起了瓜,各种起底毒药的真相帖层出不穷,文字内容真假难辨,不过也有些证件照看起来相对可靠。

随着MSN的没落,MSN空间服务也在后来不复存在。网红毒药消失了,转眼间变成了作家,出过几本书,在微博上被叫作老郑。

有人知道他就是曾经的毒药,在评论区回忆二十年前的网事。

有人对此却很懵圈,问啥是毒药。

老郑哈哈一笑:“毒药是一段伤心往事。”

以人海战术来搜集他人信息的做法,被国内网友叫作人肉搜索。

猫扑顺势推出了人肉搜索板块,配合着虚拟货币(猫币MP)系统关联的赏金制度,促使人肉搜索在国内迅速流行了起来。

起初,几乎没人觉得这有什么不对,反倒认为自己是伸张正义的网络卫士。

2006年猫扑网友曝光了魔兽世界铜须门事件,网友将这起偷情事件的男女主角姓名、照片、工作单位、学校等资料翻了个底朝天。

同年发生的虐猫事件,愤怒的网友更是在一周内就将当事人真实信息扒了出来,最终虐猫者在网上公开道歉并被单位停职。

英国的BBC觉得这办案效率堪称互联网特工,把中国的人肉搜索直接译成了“Human flesh search engine”。

为了方便理解,BBC还把人肉搜索,比作西方群众围剿女巫的行动。

但人肉搜索的弊病也很快显现,借此报复、炒作的事件接连发生,甚至有人因隐私泄露而影响到正常生活,最终选择自杀。

那时流行一句话:

如果你爱他,把他放到人肉搜索上去,你很快就会知道他的一切;如果你恨他,也把他放到人肉搜索上去,因为那里是地狱


3

2010年,湖南卫视的《快乐男声》舞台上,出现了一位叫刘著的参赛选手。

他长卷发,瓜子脸,穿着蓝丝袜,踩着高跟鞋,说话声音也很特别,观众、评委都惊了。

现场评委安妮玫瑰怀疑他走错片场,还要验明真身,并给出了“人性化”建议:“你是选择男评委还是女评委来验?”

另外两位评委打圆场,跟安妮玫瑰说,核实身份交给工作人员就行,先听人家唱一唱。

刘著顺着话唱了,安妮玫瑰却在其间不依不饶打断了三次,还号召网友对他进行人肉搜索。

这段视频放出来后,网上对安妮玫瑰是一片骂声。

经过之前这么多网络事件后,国内网友在支持各种群体展现自我的同时,也开始质疑人肉搜索的用途,大多有了些网络隐私意识。

同样是在2010年,腾讯和360之间的“3Q大战”爆发了。

两个企业争夺安全软件市场的事,网友本来顶多也就看个热闹,之后该干嘛就干嘛去了。

但是360突然祭出大招,上线了一款“隐私保护器”的工具,暗示QQ会扫描用户硬盘,偷窥隐私文件和数据。

网友开始警觉了起来,360趁热打铁又推出了“扣扣保镖”,能够阻止QQ广告、宠物之类的强制弹窗。

腾讯针对这一系列事件发布了《致QQ用户的一封信》,表示QQ与360不兼容,只能二选一。

没想到的是,信中开头那句“我们做出了一个非常艰难的决定”,却成了网友们关注的焦点,欢声笑语中引发了一阵造句风潮。

事态还在不断升级,直到有关部门介入干预,3Q大战才逐渐平息,最终以三场官司收尾。

这三场官司分别是,腾讯起诉360诋毁与不正当竞争,360告腾讯滥用市场支配地位。

炒热这场事件的用户隐私,似乎已经不那么重要。


4

2018年,百度CEO李彦宏的一段话,被媒体和网民围攻。

他说:“中国人更加开放,或者说对于隐私问题没有那么敏感。如果说他们用隐私来交换便捷性或者效率,很多情况下他们是愿意这么做的。”

隐私与效率成了交换的要素,但这两者其实并不一定是互相冲突的,用户用隐私换来的便捷,多数情况下也是被自愿的。

在注册协议、获取权限的组合拳下,手机中的已安装应用列表都能被企业轻易拿走,而大多数人还不知道这些数据都用来做了什么。

李彦宏说出那番话时,Facebook正面临着泄露用户数据而引发的信任危机。

当时,英国电视台通过暗访,曝光了一家名为“剑桥分析”的公司,是如何通过获取Facebook用户数据,从而影响美国大选和英国脱欧。

简单来说,剑桥分析从2014年起,获得8700万个Facebook用户数据只用了三步。

第一步:在Facebook上以心理测试为名投放广告,用户完成简单的测试便能获取小额的现金奖励,以此诱导参与测试,并且要求必须有185名以上Facebook好友才可以参加此测试;

第二步:在调查问卷答题结束时,会请求开放测试者的Facebook好友列表权限,并且同意收集数据用于学术研究;

第三步:剑桥分析收集参与测试的Facebook用户及其好友关系链,总共获得了8700万个用户资料,其中包括点赞等行为信息。

早在2015年,Facebook内部监控程序就发现过剑桥分析频繁获取用户信息。

剑桥分析当时回复收集数据用于学术研究,最终Facebook没把这事放在心上,更没特意提醒用户。

而在心理学研究中,已经有学者通过Facebook的用户行为,来预测其人格特征和社会属性。

只需要68个点赞内容,就可以大致估算出用户的肤色、性取向,甚至是支持的党派。

在英国电视台的暗访中,剑桥分析的工作人员称他们曾受雇于特朗普竞选团队,也推动了英国脱欧,通过有针对性的给不同人群展现不同的内容,从而引起恐惧或带来希望。

实际上,很多选票都是情绪控制的。

虽然很多数据或者咨询公司,觉得剑桥分析在宣传中有夸大实际效果的嫌疑,但Facebook的数据漏洞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实。

2018年4月,Facebook CEO扎克伯格在美国国会听证会上公开道歉:“是我的错。”

Facebook后来因此事收下了50亿美元的罚单。


5

2019年10月,中国人脸识别第一案诞生。

浙江理工大学的一位教授发现他办了年卡的动物园,系统升级了。

原来的指纹识别系统被取消,转而启用人脸识别,未注册人脸识别的用户没法正常进入动物园。

教授觉得,强制收集面部特征等个人生物识别信息,一旦被泄露或滥用,极易造成人身和财产损失。于是起诉了动物园。

动物园回应系统升级时称,人脸识别更方便,指纹有时候稍微破点皮就识别不出来。

李彦宏一年前提出的中国人愿意用隐私换便利的尴尬的事实,似乎终于发生了些变化。

教授的安全意识值得赞赏,但动物园那边也觉得很无奈:指纹也是你的信息啊,办年卡留姓名、电话、身份证等信息时,怎么就不担心损失呢?

这似乎进入了一个怪圈,科技进步虽是好事,但日新月异的技术,对于大学教授这种知识水平较高的人来说,都摸不清隐私和安全的边界。

很多人也并非死抱着那点个人隐私不放。

不少APP都爱在年底做用户盘点,统计你今年和谁互动最多、听什么歌最频繁、最晚几点还打开过应用。有人觉得有趣,甚至还会主动分享给别人看。

但个人数据一旦被有目的性的泄露,就完全不受自己控制。

如今不胜其烦的骚扰电话、短信、邮件基本都是如此。


6

1969年,互联网诞生。

当时,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克兰罗克教授,带领团队成功让一台计算机与硅谷的另一台计算机进行对话,催生了今天的互联网。

在今年纪念互联网诞生五十周年的时候,他说:

互联网推动民主,但也助长了阴暗面,网络上的噪音淹没了温和的声音,极端的观点被放大,充斥着仇恨和假消息。互联网早期的捣蛋者是聪明孤独的黑客,但今天的作恶者是强大的企业以及各种组织,他们以侵犯隐私来获取所需。

克兰罗克感叹业内缺乏远见,未能为此构建完善的措施。今年他开设了个实验室,研究起了互联网的阴暗面。

虽然这位互联网先驱很有资历,但我个人觉得其成果的实际效果可能会比较有限。

因为技术或许能研究透,但人性永远摸不清。


展开全文

12 条评论

发布
取消
  • 2019-11-15 14:33:58
    越发达越没有隐私,越方便越没有隐私,这是一个规律,选择方便还是选择隐私?归根结底大家需要的是“隐私安全”,我用滴滴,但我的出行记录除了司机和滴滴平台不可再让第四方知道。我刷脸支付,我脸部数据不可再让我授权以外的机构知道。可是当前情况这做得到吗?答案是否定的,本人做过实验,房管局会泄露你的信息,总会有人打电话问你要不要贷款。招商银行会泄露你的信息,总会有人向你推荐理财产品。物业公司会泄露你的信息,总会有人问你家的房子卖不卖。社交媒体会泄露你的信息,导致你大面积丢号,段时间没想起来的账号,时间久了发现已经被封。一个简单的手机号都看不好,涉及到更高层次的指纹和面部识别信息谁能看好?脸天天在外面露着,谁知道被多少人扫描过,手指头天天乱摸,谁知道被多少人复制过指纹…
    回复
    取消
  • 2019-11-12 21:06:05
    李艳红卧槽你大爷
    回复
    取消
  • 2019-11-12 16:10:34
    那个混乱无序的网络时代,也是我对网络最初的认识,文中提到的这些事我基本上都有所了解或者亲身经历过,读完感觉又重新经历了一边
    回复
    取消
  • 2019-11-12 12:21:13
    现在各种短视频app网站的热度也说明了只要有利益存在大片的人可以出售自己的生活隐私或者他人的生活隐私 人性本恶
    回复
    取消
  • 2019-11-12 12:15:12
    谢谢 让我想起了那段时光!狗360 最下贱的公司!
    回复
    取消
  • 2019-11-11 16:51:58
    都以为你是人… 这已经很隐私了
    除了丢掉这些投身网络的人…
    回复
    取消
  • 2019-11-11 15:22:27
    互联网让最远的距离变成最近,让最近的距离变成最远。是让虚拟更加现实,还是让现实继续虚拟,孤独的人现实性的孤独无限扩大,孤独的人虚拟性的热闹无限孤独。
    这表明“感谢互联网”和“操你妈互联网”是处于量子纠缠态的,而只有被孤独的人观测时才会定向坍缩成为“操你妈互联网”状态,这也被称为”孤独的‘FUCK U INTERNET’定律”。据悉这一定律将被广泛应用于下一代量子通信领域。
    回复
    取消
  • 2019-11-11 11:09:14
    我觉得很多算不上隐私 公众行为没什么好隐蔽的。只有在自己家里和严密防火墙甚至物理阻断的内网内点对点通信才算隐私。
    回复
    取消
  • 2019-11-11 11:05:54
    互联网是把双刃剑
    回复
    取消
  • 2019-11-11 10:53:57
    好文要被埋没了
    回复
    取消
更多评论
返回顶部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