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游戏里当一个智障,是逃避“道德抉择”的不二秘方

  • 32

如果不是真的有趣,谁又愿意做一个笨蛋呢。

前段时间我们讲过一个《天外世界》里的小段子:通过在创建角色的时候把智力选成“低于平均”,玩家可以解锁“笨蛋对话选项”,走向常人难以企及的Bad Ending,以此完成速通游戏的目标。

把自己的角色设定成残疾人是玩家群体中一项的古老传统:不论是在黑魂里以“无用之人”出身开局,还是在《三国志》和《太阁立志传》里坚持走“六一居士”或者“五零居士”的路线(初始属性调整到最低),都为已经熟悉游戏的玩家们带来了全新的游玩动力。

你看他笑得多开心啊你看他笑得多开心啊

但在动作类或者战略类游戏里饰演残疾人更多的是在“挑战自我”,而在RPG里,你能因为自己是个笨蛋而体验到正常人永远也经历不了的奇妙故事。

在看到傻瓜速通的时候,我立即在《天外世界》里义不容辞地建了一个智障角色,进游戏看看这些“笨蛋对话选项”到底都有些什么,而黑曜石也没有让我失望。

在一开始的小镇上,我碰到了第一个同伴帕瓦蒂。在带着她修理出故障的机器人时,帕瓦蒂谦虚地表示,自己作为一个工程师,这点小事可以交给她来做。本来这应该是教学的一部分,让玩家学会利用同伴的力量解决自己搞不定的问题。

然而主角完全没有给她施展才华的机会,自信地说:“这种电子产品我最在行,拍两下就好了!”在帕瓦蒂惊讶的目光中,狠狠拍了一下机器人。

“我觉得这玩意用力拍拍就行了““我觉得这玩意用力拍拍就行了“

在后面的旅程里面,主角的蠢言蠢语更是层出不穷。当支线NPC让主角“给他个痛快”的时候,主角会不合时宜地问“给个痛快是啥意思?

直到逼着NPC非得说出个“死”字,智障主角才会罢休。而碰到门旁边的喇叭里传来人声,主角还会感慨“天哪,我碰到一扇会说话的门!”

这幅景象,和几年前黑曜石的另一部名作《辐射:新维加斯》如出一辙。在新维加斯里,如果角色的智力低于3,就能触发“弱智”的对话选项。

最好玩的一段莫过于在马德雷赌场,当年的歌手“摇摆之王”迪安·多米诺发了一通感慨,结果智商不足的主角只会愣愣地看着他。

多米诺身为一名高贵的NPC,却完全无法和玩家沟通,只好放弃自己优雅的形象,用简单朴实的语言告诉主角:您屁股底下坐着个炸弹,您要是想溜走,我就把炸弹引爆,这样您的的屁股就会炸到天上,把月亮也染成樱桃红色。

可爱迷人的反派角色迪安·多米诺面对智障主角也只能口吐芬芳可爱迷人的反派角色迪安·多米诺面对智障主角也只能口吐芬芳

这种层出不穷的互动,让人们乐此不疲地在这类RPG里扮演一名智障。

最老的《辐射》和《辐射2》里面,智商低的主角甚至连完整的句子都说不出来,只会哼哼哈哈地发一些怪声。如果不是游戏中的对话记录有完整的翻译,第一次玩得时候多半会一头雾水。

低智商的主角有大部分时候还是能勉强拼凑出一些简单的句子,不过有时就只能哼哼哈哈低智商的主角有大部分时候还是能勉强拼凑出一些简单的句子,不过有时就只能哼哼哈哈

很久以前,我并不太懂为什么游戏里会有这样的设计。实际上,在RPG里面,我最不愿意调低的就是智力点。一方面,有些游戏的智力属性会影响到升级的效率;另一方面,RPG游戏中的智力属性往往影响到施法类/科技类角色的输出能力,使用智障这样的偏门角色,从游戏玩法的角度出发,没有太大的价值。

但在RPG游戏里面扮演一个去哪儿都会被敬畏和爱戴,永远都能走到完美结局的无敌英雄,总有令人厌倦的一天。当你玩RPG的方式开始越来越野,只要是游戏允许玩家做的事情都会尝试一遍的时候,智障玩法就凸显出了它超绝的游戏性。

试问谁没有不小心惹得整个村子的人都恨你,看见玩家的角色就要和他以死相搏呢?

犯下无法被饶恕的罪行也是角色扮演的一部分犯下无法被饶恕的罪行也是角色扮演的一部分

在黑曜石的RPG里面当智障,其实是“角色扮演感”最强的一种玩法。当主角智商不高的时候,NPC会把主角当成一个特别的对象,对主角既厌恶又同情,偶尔也会流露出一点觉得主角“傻得可爱“的意味。

在《天外世界》里面,当主角和同伴们的羁绊渐渐加深,有的时候同伴甚至会在主角被嘲笑的时候出言回护,为主角辩解。不管是在其他游戏里,还是在现实生活中,都很难遇到类似的交流气氛(在现实里出现智力不足的情况另说),这种感觉确实十分新鲜。

“别在意我们的船长,他这会有点心不在焉,睡一觉就好了”“别在意我们的船长,他这会有点心不在焉,睡一觉就好了”

当然,我变得热衷假扮智障,也许只是因为我变得圆滑世故,开始懂得人际交往中的勾心斗角。

前一阵我看到普林斯顿大学的一项研究,提到在工作场所中,人们会靠迎合其他人刻板印象的方式来让自己变得更加合群。如果一个人看起来傻不拉几的,别人就会觉得这个人很温暖,容易亲近。但是如果一个人看起来很聪明,很精干,那么在别人眼中就会显得比较冷漠疏远。所以很多成年人乐于假装自己很愚蠢,只为融入别人,拉近自己和别人的关系。

那么,作为一个熟练的成年人,在游戏中做同样的事情也找到了解释。

当你越来越不在意游戏的胜负,只想要“享受游戏的过程“的时候,游戏中的主角和你的重合也越来越高。扮演一个智障,只是人潜意识里的想法在游戏中夸张的投射。把游戏里的NPC当作社交对象这件事情听起来很傻,但是实际上,这种现象在玩家中很普遍。

我认识某些人,为了不让自己喜欢的角色被剧情杀,每次都只玩到剧情的节点就提前结束,不玩剩下的部分。

黑曜石在创作游戏剧本的时候,肯定已经考虑到了这些。在《天外世界》的序章最后,玩家要面对一个艰难的道德选择:是切断流亡者的电力,让他们回到镇上安心当黑心企业的螺丝钉,还是切断镇子上的电力,让流亡者们继续生活下去,让星球摆脱过度开采带来的资源枯竭,重新焕发生机?

如果你在前面花费了足够的时间去探寻剧情的细节,会发现这个选择无比困难。小镇本质就是一个黑心工厂,这当然不需要多说。但是又有种种迹象暗示,流亡者们所谓的“让星球重新焕发生机”的办法,无非就是用人的尸体当作肥料来种地。不管选择帮助那一边,这个星球上的人看起来都不像能有一个像样的未来。

在流亡者的实验室里可以找到镇上失踪尸体的遗物在流亡者的实验室里可以找到镇上失踪尸体的遗物

这种两害相权的道德困境,实在是在RPG里看腻了。但如果你是一个智障呢?

我的主角最终选择了将流亡者的电源切断。面对流亡者领袖阿德莱德奶奶的诘问,一般人良心上多少会受到一些谴责。然而身为一个智力有缺陷的救世主,我的回答非常绝妙:


我就是按着玩儿的。

“我也不知道,我就是喜欢按按钮玩吧,我猜”“我也不知道,我就是喜欢按按钮玩吧,我猜”

假如世上所有的难题都可以这样逃避掉,该多好。


展开全文

5 条评论

发布
取消
返回顶部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