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遍00后的花手,是非主流的精神续作

非主流时代的偶像歌手也玩起了花手。

最近我在网上冲浪时,看到有些人又模仿起了非主流自拍。

比如这张,乍一看只是一张来自2019年的小姐姐自拍。

但戴上蝴蝶结发卡,一只手将手机举到仰角45度,另一只手摆出各种非主流经典自拍动作,搭配着嘟嘴、闪图一系列操作,瞬间带你乘坐时光机回到2009年。

十年前的非主流,对于信息爆炸的互联网来说是一段十分遥远的往事。但它刻在一代人的记忆里又是如此之深,只需一段视频,或是一张照片,就足以令很多人回想起从前。

前段时间“阿沁刘阳分手”在微博登顶热搜榜时,知乎上关于这场分手事件的问题也被顶到了热榜第一,有30多万人参与投票表达观点,但相较于事件本身的出轨、渣男话题,多数人更在意的是“他们到底是谁?”

热心网友出面科普阿沁是网红鼻祖,微博上有上千万粉丝。这样一通解释,让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更加迷惑了——需要科普的网红都能上热搜?

于是微博上有人开始了生动形象的介绍,称阿沁曾经是QQ空间非主流巨头,顺带掏出了她早年的照片。网友们看到这些上古照片后,终于勾起了那段非主流记忆:“我很久以前用过她的照片当QQ头像!”

网络上的十年很遥远,现实的十年却像是一眨眼的时间。非主流年代依靠照片火遍贴吧和空间的阿沁们,如今拍起了短视频,成了时尚、美妆博主。

当年割腕、吸毒、唱《飞上别人的床》的沉珂,也在自杀传言的7年后现身微博。有家庭,有孩子,卖美妆,被人解读成终于和曾经的自己和解。和解后的沉珂就像是走上商业化、歌唱正能量的rapper,变成了一位不再非主流的主流网红。

沉珂被很多人称作中国非主流鼻祖,但在她“自杀”的2008年前后,非主流这个起源于国外的文化,已经在中国广袤的大地上,逐渐发展成了一股具有城乡结合部特色的杀马特力量。

一飞冲天的发型有着赛亚人般的层次感,前额的加厚版刘海只是为了不让别人发现自己淡淡的忧伤,1GB内存的爱国者MP3中正循环播放着许嵩和汪苏泷的歌,缓缓将头仰起45度,咔嚓一声用30万像素的前置摄像头,记录下了这个难忘的瞬间。

杀马特同时又是极具有创造力的一个群体,将中文偏旁部首结合各种繁体、日韩文造出了火星文。利用这种加密字体,他们在QQ个性签名、空间以及《劲舞团》里,用甜到忧伤的文字,留下了属于自己的哥特式信号。那是杀马特最好的时代,也是杀马特最坏的时代。

好景不长,杀马特愈发成为网络鄙视链的最底层,随之出现了一波又一波“反杀马特”浪潮,光杀马特四大家族之一的达人家族,就在曾经的“反杀”中关闭了二十多个QQ群。非主流裹挟其中,逐渐消失于网络。

被迫退出杀马特界的达人家族创始人安文轩回忆:

我们杀马特属于白界,他们反杀的属于黑界。黑界的一些黑客把我们的网站、 QQ群黑了,还有一些对我们进行语言攻击,说我们脑残。

我们都是穷孩子家,清清白白的去玩这个家族,那么多人聚在一个群里,互相认识做个朋友,多好啊。黑客一来就说要把我们解散,不想让我们聚在一起,所以感觉就很委屈。

如今的安文轩,图片源自看看新闻纪录片《梦与路》如今的安文轩,图片源自看看新闻纪录片《梦与路》

安文轩曾尝试着复兴他的杀马特家族,但当电话打给那些曾经受他管理的家族族长时,获得的回答并不如他所愿。

杀马特在排挤和现实生活面前走向了尾声,消逝的过程中虽然又产生了一些新的网络文化,但不管是表面自嘲的屌丝文化,还是相对小众的二次元文化,都没了曾经非主流杀马特内味。

然而就像是曾经QQ空间和《劲舞团》催生出了非主流文化一般,短视频的兴起为新的网络文化提供了土壤。

小伙气质猛如狼,一腔热血拍胸膛。”精神小伙就此登上了历史舞台。

为什么拿精神小伙与非主流做比较?

首先从服装上来看,精神小伙继承了非主流吸睛的穿搭方案。豆豆鞋、紧身衣、紧身裤是精神小伙的标配,另外发型也要像前辈一样精心打扮,锅盖头这样低调又不失内涵的发型成为精神小伙的主流款式,最好帽子里还能留出个三室一厅的空间。

其次是表现形式。图文时代的非主流在QQ空间和个性签名上表现着颓废和忧伤,如今的精神小伙借助短视频创造着令人感到尴尬又上瘾的土味。

同时土味视频又如非主流曾经发展出的多个分支一样,忧郁、颓废的气质被如今的精神小伙演绎成社会摇,“莣ㄋ嗳”式的火星文则变成了如今“花花世界迷人眼,没有实力别赛脸”的土味语录。

最后是它的传播过程。以牌牌琦为代表的社会摇病毒式的扩散在两亿日活的快手,使得这种在街头聚众摇摆的非主流表演,在闯入人们的视野后便遭到抵制与封杀,像极了曾经的“反杀”。

但新式非主流并没有走上非主流老路就此消逝。这不仅得益于网络环境的变化,也在于其形式的自我更新。随着“社会摇”三个字在快手搜索栏中变成了一片空白的“没有找到内容”,低配版社会摇“影流之主”开始闪亮登场。 

影流之主原为《英雄联盟》中一个有影分身技能的英雄,顾名思义,社会摇由原本的多人街头整活,演变成了单人家中慢舞。配合着短视频APP自带的重影特效,使得低配版社会摇不仅声势依旧浩大,全场动作也比以前更加整齐划一。

由社会摇发展而来的“影流之主”,一不影响公共秩序,二不阻碍社会发展,这给予了它顽强的生命力。伴随着“如果让你重新来过,你会不会爱我”的BGM,“影流之主”的土味气质陡增。土到极致便成了潮,人们对这种形式的舞蹈彻底着了魔,连B站这种社区氛围与快手格格不入的平台,都被土味文化入侵。

B站原住民引以为傲的咬人猫《极乐净土》舞蹈视频,如今已经被新式非主流土味潮舞《影流之主》轻松超越,后者的播放量逼近3000万,稳坐舞蹈区播放量第一宝座。

“影流之主”这样一个自带土味并不主流的新事物,所获得的接受度是空前的。游戏主播周淑怡和FPX战队选手Doinb都曾模仿过,尤其Doinb还在S9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期间,将“影流之主”舞蹈传到欧洲,引发欧洲电竞圈争相效仿,甚至连G2战队选手Caps的老爹都跟着跳了起来。

“影流之主”虽然属于尬舞范畴,但舞蹈水准要求较低并不代表它的模仿难度也一样低。当代非主流文化得到了大量受众后,面临着如何让这些受众转化为参与者的困境,花手的出现解决了这一历史性的难题。

人人可以掌握、随时随地可摇的花手极大的降低了参与门槛,加之它在传播过程中产生的沙雕元素,让花手伴随着一句“别爱我,没结果,除非花手摇过我”经典宣言,火遍了大江南北。

如果你光看视频还学不会,建议去海底捞吃上一顿,顺便让无所不能的服务员现场教学。

花手作为一种新式文化成功输出到了国外。在海外版抖音tiktok上,日本萌妹也玩起了花手。

韩国男团EXO成员当了回花手传播大使,教一帮韩国人摇了起来。

来自中国的女团选手吴宣仪也不甘示弱。

沙雕网友则将花手的内涵发挥的淋漓尽致,试图在花里胡哨之中,找出它的实用价值。

有人不相信这么好玩的花手是起源于快手的一项新发现,于是展开了一轮地毯式的调研,最终搜罗出的证据表明,花手最早出自元朝的周芷若。

曾经充斥着社会摇、精神小伙、土味元素的快手,是典型的当代非主流文化聚集地。身处其中的用户游走于主流文化边缘,遭到各类人群排斥。遭到全盘否定一味排斥,是十年前非主流文化留下的遗憾,但好在新式非主流终于以花手的形式完成了蜕变。

什么?作为十年资深非主流的你,不愿将非主流与如今的花手混为一谈?

我劝你还是放弃吧,就连非主流时代的偶像歌手汪苏泷,如今都已进军花手界,有视频有真相。

  • *本文由游研社与“网上冲浪记事”联合出品*
  • “网上冲浪记事”是一个专门讲述人物故事的公众号。互联网很快,人们每天都被资讯段子裹挟着往前走,我们希望留下点东西。

展开全文

9 条评论

发布
取消
返回顶部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