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只能玩一个小时游戏”的条例,被日本高中生联名反对

空白缠绕 文化 2020-02-06
  • 11

在日本香川县,一位高中生收集了600个签名交给县议会,实名反对了该地的“游戏成瘾对策条例”。而这几个月来,闹得沸沸扬扬的“保护未成年人”条例,也终于要接收到未成年人的建议了。

1

不久之前,日本香川县公布了“游戏成瘾对策条例”,作为该地区应对未成年人“网络游戏成瘾”的对策。但随之而来的,则是一场持续至今的网络战役——有人口诛笔伐,有人力争理据,有人一味反对。

而乱象四起的原因,不仅因为这是日本首例针对“游戏成瘾”的条例,也来自于其令大量网民感困惑的条例内容。

在这个“游戏成瘾对策条例”的草案中,引起争议最多的一条规定大致是这样的:

18岁以内的未成年人每天只能玩1个小时的智能手机和游戏,假期间则延长为1个半小时;高中生晚十点后不许玩,初中及以下的学生晚九点后不许玩。

这样的规则无论放在哪个地区都显然有些严苛过了头,所以首次放出时大部分人的感想都是“不可思议”——游戏先不提,在现代社会一天只用1个小时的手机显然是有些困难的。

所以没几天后,香川县县议会又做出了一次修改:取消对“智能手机”的管控,变成“未成年人每天只能玩一个小时游戏”,并解释此前是表述有误。而其余条例则大致不变——但争议声音仍然没有变小。

尽管该条例未设处罚措施,但其中约束未成年人游戏时间的这几条,恐怕仍然会造成一定程度的影响。如若通过,将从4月开始正式生效。

尽管这些只是仍待更改,尚未通过的草案,但仍然持续在日本网络上激起千层浪。大部分日本网友都认为:这部分的条例并不合理。

不合理的原因之一在于,这个“一小时以内”和时段的限制均毫无来由——给人感觉就是随便定了一个数字,而并没有考虑到实际情况。况且即使真的开始实施,如何实际管控又是一个问题。

也有比较认真的日本YouTuber上街采访香川县的年轻人是否能遵守这个规则,得到的答案都是“绝对做不到”。

有一个看法是相当普遍的:这个条例的作用,只是给了父母一个理直气壮地斥责孩子的理由,让他们能够更轻松地施加压力。

由此也有人做出推测,称这种过度的压迫反而会适得其反——只能让要求无法满足的孩子越来越想玩游戏。

不少有类似经历的成年人都认为:“这样被压抑着的孩子长大会成为超级游戏宅”。

而其中非常有意思的一个现象是,发声最多,最抗议的,还是有类似经历的成年人。动机也不难揣测:他们不想再有孩子重复自己被管控的童年。

关于这个禁令,反对声占了大多数。但必须要说明的是,大部分人并不是在反对“游戏成瘾对策条例”本身,而是在质疑其管控尺度、力度设置的不合理——并没有进行过合理的调查或研究。

一位网友在博客里斥责道:“禁令是最简单,最不明智的选项”。

这也透露出一个现实:制定这些“保护未成年人”条例的人,不一定真的考虑过怎么保护孩子。


2

为了保护孩子而限制游戏时间,那孩子不玩游戏了去哪呢?恐怕没人考虑过这个问题。

值得一提的是,这些声势浩大的争议并非没有由头,这一切都发生在一个看似遥远的背景下:近几年开始,日本的公园已经不再适合孩子玩了。

近年来,由于日本老龄化程度日益严重,公园这一公众场所也开始面向老年人的诉求进行更改。“儿童公园”越来越少,取而代之的是“街区公园”。

但起初还是老少皆宜的公园,后续也开始不再欢迎儿童。根据日本国土交通省的调查,1998年至2013年间,公园里秋千减少90%,儿童乐园减少了约20%,与此同时,老年人的健身器材增长了5倍。又因为这些增加的器材小孩子用的时候会“夹到手”“挤到脚”,所以又呼吁小孩子们不要用。

此外,不仅游乐设备减少了,近来日本公园里又开始规定“不要大声喊叫”和“请勿乱跑”之类的告示,让孩子们无从玩闹,以至于有人吐槽“搞不懂在公园还能做什么”。所以现在更常见的场景是,孩子们坐在公园的长椅上玩手机游戏。

公园里孩子的身影逐渐减少,直到全部消失时才引起了大家的注意。不久前,一位日本网友发了一张公园的照片,其中只有光秃的地面,萧瑟的环境。

因为危险,所以拆除了游乐设施;因为危险,所以不再能玩球;因为危险,不再能放烟花;因为危险,不再能去玩;这里成了仅属于老人的场所。不久之后,老人们离开了人世,这里一个人也没有了。

这条消息引起了很多网友的关注,大部分人这时才突然惊醒——如今孩子的游乐场竟然已经快消失殆尽了。事后这条推文的博主提出疑问:“因为‘危险’就干脆抢先一步全部禁止,我想知道这样的行为真的是正确的吗?”

这句话套在如今的“限制游戏时间”上似乎倒也成立。也因此有人站出来提问:公园不能去,游戏不能玩,孩子们到底要干什么?

而如此“搞不懂大人的想法”,也是这次条例给人最深刻的印象。但至于大人们是否“搞得懂孩子们的想法”,这事似乎就没那么重要了。


3

在这样的情况下,一件备受关注的事情发生了:

“被保护”的未成年人开始发声。

一位收集签名反对条例的高中生得到了许多人的支持:从上月开始,一位17岁的高二学生就开始在网络上募集签名,共同反对“游戏成瘾对策条例”,目前已经获得了近600人的签名,并上交到了县议院。

值得注意的是,这位高中生首先承认了对游戏成瘾的对策是必要的,但同时也表示:“游戏时间是家庭来决定的事,希望行政单位不要介入孩子的世界”。

他的这句话得到了很多年轻人的赞同。而在对于规定孩子游戏时间这点上,收集的支持率比也透露出一个明显的趋势:年龄越大的人,越赞成游戏时间限制,反之则越反对。根据数据显示,年龄为29岁及以下者的支持率仅为17%,70岁以上者支持率则达到了40%。

除此之外,年轻一代发出的请愿也随处可见。不过关注最多的仍然是这位收集签名的高中学生。理由则是他的高中生、未成年人身份,是被条例约束的成员之一——这些“被保护者”的声音,或许更加值得倾听。

管控值得认同,但同样需要值得认同的方式,才能带来益处。目前为止,条例是否会撤回,能否被修改成一个令人信服的尺度仍然是未知。现在,它带来唯一的好处恐怕就是喷子们多了一句骂人的话——

“你住香川县?”


展开全文

8 条评论

发布
取消
返回顶部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