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非典时期的爱情

网上冲浪记事
文化 2020-02-17
文化 > 非典时期的爱情

为了祖国下一代,戴上口罩谈恋爱。

2003年非典期间,汪涵在一档综艺节目中向搭档马可抛出了一个问题:“在两个人两情相悦的时候,如果情急之时会发生什么状况呢?”

还没等马可回答,汪涵就从手中亮出了一张照片,一对年轻情侣隔着口罩相拥亲吻。汪涵用俏皮的湖南方言说道:“戴了口罩都忍不住。”

马可打断汪涵:“一个口罩有16层,两个口罩是32层,隔着32层怎么亲热?”

汪涵当场开车:“我跟你讲,当两个人有感觉的时候,都是半个小时了,那口水都透过去了,这对人猛啦。”

玩笑归玩笑,汪涵在最后还是用了一段七字口诀,向电视前的情侣们宣传了特殊时期的正确恋爱方式:青山绿水多可爱,漂亮女子人人爱,为了祖国下一代,戴上口罩谈恋爱。


“倾城之恋”

在历史长河的任何阶段,爱情都是人类所向往的一种情感,而在一些特定时期,这种情感就更加显得弥足珍贵。

非典期间,很多大学采取了封闭式管理,里面的人出不去,外面的人进不来。伴随着消毒水的气味,恐慌情绪也弥漫在人群中。病毒肆虐的日子里,校园爱情给很多人的心中带来了温暖的感觉。

当时清华的门户网站开展了“喜欢清华的N个理由”征集活动,很多学生提起喜欢清华的理由时,都表示在那里找到了一份美丽的爱情。当学校封闭实行分餐制时,不同宿舍楼的学生分配到了不同食堂就餐,但校园情侣没有被食堂拆散,他们用饭盒把饭菜从食堂端出,两两一对出现在操场看台,宿舍门口,小树林的长凳。

每天定时集中对宿舍消毒,让喜欢宅在宿舍的学生走出了宿舍。在令人提心吊胆的日子里,大家三五成群的坐在一起,开始互相了解,甚至成为恋人,有人将这浪漫的称为“倾城之恋”

非典爆发五年后,红网采访了一位大学教授的爱情故事,这位教授说“没有非典她不会成为我太太”。

非典爆发时,教授与他太太还都是学生。此前女方曾明确的拒绝过他,但非典疫情改变了这一切。当时她经常向他倾诉自己的紧张与害怕,而他则拿出一副很爷们的样子为她壮胆,托朋友从校外捎来好吃、好玩的给她解闷,炎热的夏天给她送去亚麻凉席。

有同学因食物中毒被急救车拉走,他太太当时并不知道具体情况,发短信说自己十分紧张,这位教授回了一则至关重要的短信:“要是你隔离了,我陪你去。”

2003年4月23日,北京街头一对情侣2003年4月23日,北京街头一对情侣

除了同校之间的爱情,封闭管理下,还有很多不在同一所学校的情侣。他们隔着冰冷的铁栅栏相拥,以此表达爱意和鼓励。

 

破损的爱

压抑紧张的气氛下,并非所有爱情都是美好的。这些年有不少影视剧都将非典这段往事穿插其中,其中不乏青春题材的校园故事。

2014年热播的《匆匆那年》描述了一段校园爱情故事。故事的结尾或许有些狗血,男主陈寻出轨,女主方茴用自己身体报复与别人上床,最终堕胎。非典此时已经爆发,街上的行人都戴上了口罩,而方茴也在非典疫情期间故意避开陈寻,从此消失。

很多原著读者和观众都不太能接受这个结局,觉得方茴为何要如此作践自己。但也有不同的看法,当时贴吧上有人发问,“骂方茴不理解方茴的孩子,你们大学里经历过非典吗?”

楼主在帖子中讲述了自己在非典时的校园见闻。他的一个好哥们上大学谈了一年多恋爱,结果在非典期间女生变心,与另外一个系的男生好上。

后来他的哥们去女生宿舍找她,希望女友能够回心转意,结果却被挖墙脚的男生叫人打了一顿。

“我们系男生知道后,差点和那男的系发生几百人对几百人的群殴,是老师给压下来了。非典时正好大二,真的觉得世界末日似的。好多人表白了,许多分分合合。”

2003年4月22日,一对戴口罩的情侣在北京火车站相拥2003年4月22日,一对戴口罩的情侣在北京火车站相拥


虚假的爱

特殊时期会产生出大量贴合事件的报道,但其中总会伴随着一些人为制造的假新闻。

2003年5月7日,一张非典期间的爱情题材照片登上了报纸头版,画面中一对情侣穿着婚纱,戴着口罩,穿过马路去拍照。

这张照片名叫《非典时期的爱情》,作者是邱焰,他曾获得过中国德艺双馨摄影记者称号,后来这张照片经过国内评审送到了荷赛奖参赛。

荷赛奖被认为是国际专业新闻摄影比赛中最具权威的赛事,邱焰的《非典时期的爱情》在2004年第47届荷赛奖被评为了日常生活新闻类三等奖。

获奖消息传到国内后,邱焰却因此惹上了麻烦。

照片中的“新郎”陈英真实身份是男模,他称《非典时期的爱情》的人物和场景全都是人为制造出来的,摄影记者邱焰为了拍摄“非典”时期为背景的爱情题材照片,在一家婚纱店选中了陈英和另一位女模特帮忙。

陈英为了提高自己知名度,愿意接受拍摄,要求照片以模特身份登报,并且不作结婚新人报道,但最终登报时邱焰未能履约。一年后,获奖的消息传来,陈英将邱焰告上了法庭。法庭上,他称照片是由邱焰亲自导演、一手策划,自己因这张严重失实的新闻照片导致他与女友关系破裂。

但另一方面,陈英时隔一年、照片获奖才起诉,有人怀疑他是为了搏出位,模特和演艺圈为出位不惜炒作自己的例子当时也并不少见。而且起诉前不久,陈英还曾向邱焰索要10万元了结此事,但最终被邱焰以遭到敲诈为由向警方报警。

首次开庭后,邱焰面对媒体采访时,还一口咬定这张获奖照片并非摆拍。但随着4个月时间里的3次开庭,《非典时期的爱情》最终被判失实。

法院在判决书中称:“图片新闻应当遵循新闻真实性原则,本案照片经原告同意,由第一被告邱焰拍摄并配发文字说明,次日,《武汉晚报》作为图片新闻予以发表,该文字说明没有直接反映‘街道口罩秀’营销活动,而是对照片反映事实的拔高处理。”

陈英觉得这场审判总体是公正的,但对于“街道口罩秀”的说法有些不满,“根本不存在什么口罩秀的活动”。

这场官司让陈英拿到了三万元的精神赔偿,但他当时在电话里接受《今日早报》采访时并没有很高兴:“赔得太少。对于邱焰曾说我敲诈,我和律师商议后准备另打官司讨回名誉,他这样做对我做生意的家人造成恶劣影响。”

热恋、分手、造假的爱情转眼过去了17年,曾经非典时期的爱情故事,变成了如今新冠时期的情人节。

今年的情人节如刚过去的春节一样冷清,商场和街头不再灯火通明。线上零售的热搜商品由往年的鲜花、巧克力,变成了口罩和酒精。这次学生没有被困在学校,但却困在了家里,异地恋通过手机屏幕开始了漫长的云恋爱,等这场疫情结束,可能又将是另一种独特的爱情故事。


展开全文

扫码关注

游研社公众号

小程序

游研社精选

4
快速评论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评论时间
查看全部评论
  • 首页
  • 下一页
  • 页 / 共
作者:网上冲浪记事
给互联网留下记忆
相关阅读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