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谈】疫情期间,我爱上并放弃了《荒野大镖客2》

嘤肉卫星 文化 2020-03-20
  • 10

本文中含有《荒野大镖客2》的关键剧情信息,请谨慎阅读。

我因为疫情被迫待在家的大部分游戏时间,都献给了《荒野大镖客2》。

我现在说这件事并不是为了告诉你这款游戏有多好或者多差,并给出一个“是否值得买”的结论——毕竟时光飞逝,大表哥2已经是两年前发布的老游戏了。

我花了不少时间玩这个游戏。大表哥2的西部世界从风景,细节到情节,角色都非常迷人,荒凉的草原、骑着马悠闲踱步的赏金猎人、河边的淘金者和忙着修铁路的劳工,每一个细节都让我产生“这就是小说、电影中那个美国西部”的错觉。

当我总是关注一个游戏的细节时,我就知道自己喜欢上它了。

而我越喜欢一个游戏,就会越频繁地去做它的支线任务。我想推迟自己通关的日子,想把一个好游戏给我的体验拉得稍微长一点。所以在一开始,我花了整整10个小时,却连游戏的第二章都还没走完。

然后我就被无情地剧透了。

朋友告诉我《荒野大镖客2》是个凄惨的悲剧,现在还是策马奔腾、把酒言欢的帮派兄弟,再过几章就会变成枪口相向的叛徒,一起扛过枪、打过劫的朋友会一个接一个地死去。帮派终归挡不住历史的车轮,就连身为主角的亚瑟,也未能得到令人满意的结局。

在这之前,我对于游戏方面的剧透一向不在意,知道结局又怎么样呢?好玩不就行了,游戏不光只是“看看”而已。

但这次有点不一样,大表哥给了我在看体育比赛时才会有的感受——在知道比分的情况下,我没法完整地看完一场球赛回放,尤其是知道自己支持的一方最终失利的时候。既然已经知道结局,再精妙的战术和对抗都变成了毫无意义的挣扎——“再看有什么用,反正最后也输了。”

“反正亚瑟也死了”,知道结局的我产生了同样的想法。

大表哥2里对于游戏进度的描述是这样的:“完成所有任务,将达奇·范德林德帮的故事带至自然的结尾。”没有惩恶扬善或者拯救世界这样更宏大的愿望,只是“带至结尾”。

“带至结尾”是个恰当的用词,尽管在这个R星耕耘多年的开放世界里,亚瑟能做许多事,拿枪指着许多人,但玩家永远没法改变最后的结局。我们更像是旁观者,就像看一部电影一样看着亚瑟和帮派走向悲剧。

明知结局却又无法改变,顿时让我失去了对游戏的热情。最终,我只能怪罪于那个引起争议、有些过头的“真实性”上。在我玩过的所有游戏中,大表哥2确实是最真实的一个。这个“真实”不仅体现在游戏事无巨细且繁琐至极的系统上,比如子弹等消耗品只能一个一个造,亚瑟会因为气温掉血等等;还在于它能让我对其他NPC乃至动物也产生类似“真实”的感觉。

我在野外帮助过的陌生人会在城镇上认出我,并慷慨地让我在商店里拿走一件物品;我随手抢劫过的老奶奶会在我下次经过时,指挥她的三个儿子攻击我;如果你耐心跟着麋鹿,你甚至能看到它们在为争夺交配权厮杀。

按照常规逻辑,如果你在游戏里帮助了某个人,你肯定会立即得到奖励。但更多时候,大表哥里那些惊慌失措的NPC在被我解救后只是道声谢,便匆匆离去,直到未来某一时刻,几位陌生人在酒吧请我喝酒并赞颂我的功德时,才能让我回想起多日前的义举。

有的任务会以一场审判和处决告终有的任务会以一场审判和处决告终

这些贴近真实的设定无疑拖慢了游戏的节奏——不是所有玩家都有耐心去追逐小动物,或者漫无目的地在城镇里闲逛的。不过我并不觉得这样的“慢节奏”就是什么减分项,别人问起来,我依旧会说这个游戏挺好的,真的挺好,我下次一定通关。

我曾经看某论坛用户抱怨现在的主机游戏“快餐化”,上来就开爽。以往,快餐化这个词不会被用来形容主机游戏,现在迫于形势,主机游戏也开始频繁、廉价地给予玩家正反馈了。

但每当我“迫于无奈”,依旧选择投向某些“快餐化”游戏的怀抱时,我就会怀念起多年前那些不懂日语、连蒙带猜并最终通关《最终幻想4》的美好日子。


展开全文

2 条评论

发布
取消
  • 2020-03-23 17:29:01
    个人观点,大表哥2是个披着慢节奏皮的快餐
    回复
    取消
  • 2020-03-21 12:27:40
    其实你按照主线去推进的时候你就会发现,节奏其实并不慢。你总要去城市补给或者做任务,很多事件都会触发,不用专门闲逛;动物不用追踪,当游戏进行到中期,背包捉襟见肘时,你发现只有打猎才能扩展背包,自然就会去追踪动物了,到时候你就会发现打猎多么有趣。我也是早知道亚瑟的结局,但是我还是玩完了,千言万语一句话,推主线啊
    回复
    取消
返回顶部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