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白夜谈】 Pornhub伦理和成人内容相对论

Aria
文化 2020-03-25
文化 > 【白夜谈】 Pornhub伦理和成人内容相对论

严肃一点。

十几个小时前,Pornhub开启了一个叫作“StayHomeHub”的活动,提醒人们在疫情期间少外出、多洗手、保持社交距离——为了让用户不外出也有事干,Pornhub给所有用户都免费开启了付费会员资格,一直送到4月23号。

Logo也改了(顺便申明本文作者和Pornhub官推娘重名纯属巧合)Logo也改了(顺便申明本文作者和Pornhub官推娘重名纯属巧合)

这不是Pornhub第一次扮演“互联网文明之光”了。上个月,他们给疫情中的意大利和西班牙送去了免费会员的温暖。再往前一点,还有投资拍摄性别平权题材的纪录片、和女演员合作推出环保题材的慈善影片……

过去,Pornhub一直以“做看上去不像是成人网站该做的事”而闻名,尤其是在中文互联网舆论里。

但如果你把Pornhub看作一家普通的“互联网企业”而非“卖片的”,这些行为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作为全球最大的成人视频网站,Pornhub的经营思路实际上和那些无成人内容的视频网站并没有多大区别:你能在上面看到一些UGC内容(用户生产),比如自拍视频——但整个网站最核心的流量大头,全都来自PGC内容(专业生产)。

PGC意味着专业的成人厂牌,专业的拍摄、专业的演员和模特。想在Pornhub上成为一个合规的小电影主角,需要走一套有点繁琐的注册流程,并不是说用手机拍个精彩小视频传上去就能当坡恩Star了。

Pornhub上最火的内容都是“演”的,这很关键Pornhub上最火的内容都是“演”的,这很关键

理解这点,就不难理解为什么Pornhub做的事情看上去那么“正规”。

而世界上有些不能容忍Pornhub的地方,却诞生出了别的东西。

比如韩国。昨天,“N号房间”性暴力事件在中文互联网上得到了高度的传播和讨论,但其实韩国是一个对互联网色情内容审查非常严格的国家。

嗯没错,作为我们一衣带水的东亚邻邦,韩国也是上不去Pornhub的。

2019年,出于保护未成年人、阻止互联网有害信息的目的,韩国广播通信审议委员会宣布屏蔽了好几百个色情、赌博和盗版网站,其中就包括Pornhub.

但韩国网民对这件事意见很大,大到有26万韩国网民联名请愿青瓦台取消屏蔽Pornhub……这个数字好像看上去有点眼熟,就当它是天意吧。当时还有百来名网民跑到首尔站前举牌子抗议,不过这事最后也没个下文了。

韩国网民在首尔站前请愿“拒绝网络审查”(都是男性,韩文新闻重点提了下这个)韩国网民在首尔站前请愿“拒绝网络审查”(都是男性,韩文新闻重点提了下这个)

而一年之后,就曝出了“N号房间”这个几乎是完全反人类的性暴力地下产业链。

别误会,我不是在给Pornhub站台,宣扬把“成人行业”非罪化、产业化就能制止像“N号房间”这类性暴力的发生。

因为并不只有强迫行为、肉体暴力才算“性暴力”,涉及到成人内容来时,违背当事人的意愿就是一种暴力。

哪怕像Pornhub这样看上去非常规范、“健康”的成人网站,依然存在着大量“复仇式色情”,也就是未经当事人同意的情况下公开传播的私密内容。即便Pornhub在规章上强烈谴责这类内容,并宣称自己拥有行业内最先进的反色情报复机制,他们也并不能真正地做到这一点。

因为在用户反复上传同一条影片的时候,Pornhub始终是慢一步的——非英语的内容审核就更是如此了。

如果你在Pornhub上尝试搜索中文内容,会看到大量“二手内容”,来自另外一个以两个数字为名的中文成人网站。我不太确定这个网站能不能在微信上公开讨论,不过我相信在座的大多数成年男性都听说过它。

这个网站也有一套和Pornhub差不多的条款(虽然在写作方面比较不规范),总之就是偷拍啊、未经当事人同意啊之类的视频是不被允许的

但事实是什么呢?

在这条中文成人影像的地下产业链里,大多数的女性角色都是非自愿的。

一些先生被送进了监狱里,但更多的还没有一些先生被送进了监狱里,但更多的还没有

这些视频依然存在于互联网上。在可以反复上传的Pornhub里,在无数个朝生夕灭昙花一现的成人论坛里,在无数个网盘和硬盘里。

在昨天的微信后台里,有一些读者对韩国发生的事情表示了一定程度的友邦惊诧(我们没放出来),比如有留言说“我突然觉得不分级一刀切是好事了”“韩国特色,道歉但是不改” 。

这其实挺奇怪的,同样是色情内容,在它完全没有风险的时候,很多人就“谢谢兄弟”;而一旦它变成了一桩罪案,网友经常就会把自己放在了悲天悯人的位置而不去尝试真正理解它。

举个别的例子。

我社有时候会有一些大众喜闻乐见的选题,这些文章通常转发和“在看”不是很高,但是阅读量蹭蹭地涨。这很正常,没啥。

但一旦我们严肃地讨论起这类话题呢?前段时间关于支教女主播的文章,很多读者都表示了对这位女主播的理解和认可,但用的都是类似“妓女从良”这样的词汇。

相比故意要将女主播污名化为“妓女”,我更相信我们的读者只是方便快捷地从传统中文里找到了一个相对恰当的俗语,用来描述这种“感觉”。

但这其实说明了一个事情,在我们几近完全禁欲系的生长环境里,是找不到合适的语言来谈论欲望的。

就算有所谈论,通常也面临着“男女不平等”。不论是Pornhub也好,那个中文视频网站也好,你去看关于影片的Tag,全部都是围绕“男性凝视”建立的。男性通常都能在十秒钟之内准确说出自己的性癖好:女仆装还是水手服?大胸还是贫乳?长发还是短发?戴眼镜还是不戴眼镜?

但对于女性而言,“谈论”这些东西是一件模糊的事情。当女性在互联网上讨论性幻想的时候,似乎大多数时间都在聊耽美——一个女性本身并不在场的场景。

最悲伤的是,把卧室门关上的时候,我们在互联网里,可以相对放肆地谈论欲望(尽管男性的谈论一直显得更为“正当”);而一旦打开门,走到阳光下,它就像不存在了一样。

但欲望永远、永远切实存在。人们不去公开谈论它,并不代表以欲望为名义的伤害就不会发生。

最后说一句题外话吧。

有个保护女性权益的NGO叫#NotYourPorn,旨在帮助私密影像被泄露的女性,和Pornhub打了不少官司。

它的Slogan是这样的:“泄露出来的影片并不是一种影片类型”,希望大家看片的时候都记得哈。


展开全文

扫码关注

游研社公众号

小程序

游研社精选

28
快速评论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评论时间
查看全部评论
  • 首页
  • 下一页
  • 页 / 共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