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白夜谈】我又想起了《美少女梦工场》

热得快
文化 2020-04-15
文化 > 【白夜谈】我又想起了《美少女梦工场》

题图 / CaesarZX题图 / CaesarZX

也许你对《美少女梦工场》这个系列并不陌生。

但即使你没听说过也没关系,其实用一句话就能讲清楚它的内容:从10岁开始,把一个小女孩抚养成人。从作品的英文名“Princess Maker”就可以知道游戏设定的目标:让她尽可能变得优秀,最终成功嫁给王子/国王。

但《美少女梦工场》是有隐藏结局的。在这个系列的每一部作品中,如果你和女儿的关系够好,再加上满足一些杂七杂八的条件,就可以达成“父嫁”的结局——女儿最终向你表白,成为你的新娘。

每一部《美少女梦工场》里的女儿都是养女,不是天界下凡来的,就是小精灵投胎人间体验生活,总之和主角确实没有血缘关系——但这看起来更像是一种在伦理上避嫌的做法,和“本作品中全部登场角色都已满18岁”这种差不多。

四代的父嫁结局,截图来自油管播主leon80276的视频 四代的父嫁结局,截图来自油管播主leon80276的视频

当时的玩家们显然很支持“父嫁”的设计,现在去网络上搜一下,还能看到许多玩家都对这个结局表示十分满意,甚至认为是“真结局”。游戏本身也大获成功,制作公司GAINAX靠着这个系列的前两部作品挺过了经济危机,后来通过发行《新世纪福音战士》彻底翻身。

但现在再回头去看,我们大概会有种诡异的感觉——什么,父嫁?这难道不算恋童癖吗?

不仅如此,在1993年推出的《美少女梦工场2》的DOS版里,还有一个后门,能够让玩家通过特殊手段进入一个隐藏的商店,买到一些特殊道具。在这其中,就有一件“国王的新衣”,物品的说明则是“父亲的最爱”。

顺带一提,2代也正是整个系列中移植版本最多,销量最高,得奖最多的一代。它在CERO上得到的分级是“C”——15禁。

这甚至已经进入儿童色情的范畴了。

在游戏里,你要把女儿从10岁养育到18岁,为她安排课表和活动,决定她在不同的时间段该去做不同的事——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十几年后的《中国式家长》其实和《美少女梦工场》走的是一个路数。

这样一来,你可以决定女儿人生的走向,决定她会遇到的事情,甚至决定她对这个世界的了解,进而决定了她会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

这种大包大揽式的定位,也让一些人评价说《美少女梦工场》实际上是个展示“光源氏计划”的游戏。这个典故来自日本古典小说《源氏物语》,后来成了“男人把小女孩抚养长大成自己心目中理想的女人,最后娶她为妻”这种行为的泛称。

这种做法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唯美这种做法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唯美

而在游戏里,你能做的最过分的事也就是女儿生病后不去照顾。这毕竟是《美少女梦工场》,你必须靠当一名真正意义上的好父亲来得到“父嫁”的结局。

可是,游戏所展示的充其量只是一个侧面,甚至连一个侧面都算不上。如果你把这个小心塑造的幻象拿到现实世界去看,就会发现它的脆弱和一厢情愿:这种看起来似乎很美好的关系,其实处处都是扭曲。

*它所扭曲的重点,不仅仅在于权力,也在于权利。*

关于权力的部分很好理解,看新闻就知道了。“养父”们从来都不会是软弱的人,他们往往像玩家一样,全知全能,掌控孩子生活的全部。在这样的不对等下,游戏里不会告诉你的那一部分事情就会发生——性骚扰、性侵、性暴力……而孩子当然无从反抗。

关于权利的部分,则要更抽象一点。

我们可以再带着有点较真的心态回到《美少女梦工场》,看看其中一部作品的父嫁结局达成条件:

简而言之,就是尽量让女儿待在家里,少和外界接触。我相信当年的开发者应该不会想得很深,但这种设定其实折射出了一些隐含的态度:想让女儿只爱你,就不要让她太多地接触外面的世界。

这让我想起了一部叫《狗牙》的电影:一个家庭,把子女都围在高墙里面,阻隔外界的信息,甚至为此扭曲了语言,比如把“大海”的意思变成“皮质沙发”。

在这种情况下,所谓的“爱”,即使是从孩子自己的口中说出,也会显得非常可疑。“养父”们剥夺了孩子正常成长的权利,让她们没办法用正常的方式去认知,去思考,去表达,这是比用权力强迫孩子更可怕的方式,它用一个虚假的世界,替换了真实的世界,让孩子们从此永远迷失。

在与性有关的问题上,尤为如此。

也许你已经看过这几天关于鲍毓明涉嫌性侵案的报道,并且有了自己的看法;也许你会发现,鲍毓明拿来为自己辩解的相当一部分理由,都是说受害人是“爱他的”,和他是“亲密的”;也许你注意到,受害人看起来并没有那么“正常”,行为与言语有时自相矛盾,或者语焉不详……

现在你一定意识得到,这本身就是施暴者所罗织出的陷阱,它重要的不是撇清自身,而是污染受害者的身心。

曾经出版过《房思琪的初恋乐园》的台湾女作家林奕含,是在三年前的4月份自杀离世的,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她曾受到补习班老师的性侵,进而患上严重抑郁症。

在她的小说里,有过这样一段描写——“我不能只喜欢老师,我要爱上他。你爱的人要对你做什么都可以,不是吗?思想是一种多么伟大的东西!我是从前的我的赝品。我要爱老师,否则我太痛苦了。”

剥离了对爱的正常感知,扭曲了对依恋的正确觉察,摧毁了对美的本能信任,让一个孩子刚刚开始的人生走向不可知的轨道,这可能是关于“恋童癖”的罪恶里最深重的一项。

在林奕含生前的最后一次访谈中,她曾经这样说:“我觉得我的书写是屈辱的书写。”这是因为,她很确定,“房思琪式的强暴”仍然会继续发生。

实际上也确实如此。书中的人物原型,涉嫌性侵她的陈国星,最后被台方检院宣布证据不足不予起诉,去年还曾经化名到福建授课。而这一次的鲍毓明,最终的结果也远未到水落石出的地步。

但每当我们想起林奕含,想起鲍毓明案,想起那些被侮辱与被损害的个体,我们都能努力把这个世界建立得更好,更安全,改变社会的看法,避免更多孩子掉入陷阱。

我相信时代是在进步着的,这种进步需要来自我们每一个人。


展开全文

扫码关注

游研社公众号

小程序

游研社精选

9
快速评论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评论时间
查看全部评论
  • 首页
  • 下一页
  • 页 / 共
App内打开